痛,摧毁了那一世厚重的墙(优秀散文)

时间:2016-12-22  浏览:

“妈!”痛了,我站在爱的边缘,绝望地放声喊去。随即,一声“嗨,孩子,我在这里,你在哪里?你怎么啦?”传了回来。
像是邂逅了一场千年的甘霖,我心灵的大地被滋润得没有一丝保留。汲尽了爱的雨水,想颤抖都无从释放力气。原来,骄傲的我在这里永远只是个孩子,永远都这么弱小,需要呵护。
近了,更近了,贴上了。啊,妈妈的胸膛好暖和喔!可我却好久好久没有感受了。是她不愿意?不,是我不愿意。
曾几何时,我说她罗嗦,不予理会她让我少看电视的劝告;曾几何时,我嫌她土气,将百里之外赶来为我送钱的她独自丢在了陌生的校园操场上;曾几何时,我骂她吝啬,对因为争取一元钱而与别人撕扯不幸受伤的她给予白眼。我不肯关心她,不肯爱护她,就连必需的几句话也是找合适的机会合在一起告诉她的。
时间的积淀让我们之间的墙越来越高,越来越厚,似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一厢情愿的认为我可以,可以一个人过好我自己的生活。于是,她的怀抱成了我最大的遗忘。
无数次,我听见了沉重的呼唤,那是从她的心底发出来的;无数次,我看见了哀伤的眼泪,那是从她的心里留出来的;无数次,我闻到了紧跟的脚步,那是她用心踩出来的……然而,我没有一丝心动,没有一丝忏悔,甚至会认为那是她故作姿态的乞求,依旧那么漠然、淡然。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十几个年头以随风飘走。我健康地走过了小学,上过了初中,顺利地来到了高中。
高中紧张充实的生活让我将她忘得一塌糊涂。我几乎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叫做母亲的人正在拼命地为我忙碌操劳着,只晓得生活费用不够时,就一个电话通向那边,再耐等三天。至于说那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从来关心过,也不会着急。我只道那时棵摇钱树,只要要,一定有。
然而,人生在世,总不尽是完美,“灾祸”终究会到来。
伴随着快节奏的学习模式和高跨度的学习技巧,我的成绩开始动摇,然后一路向下。没有任何先兆,也没有任何犹豫。老师的批评、同学的讽刺接踵而来。我试图用自己的坚强去回击,用自己的勇敢去抗拒,我麻木的认为我会做得很好。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来到我的跟前,对我说:“抱歉,因为学习任务繁重,我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一起欢乐了。为了不辜负‘朋友’,我们暂且取消它吧!”我惊讶了。我知道,学习任务繁重只是一个托词而已,即使不能一起欢乐,也还可以做朋友吧。可我还能说什么呢?他的话语那样的不可抗拒。我这才明白,坚强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勇敢也只属于我的个人专线。在他们面前,我一点主动都没有。
开始痛了,因为学习;痛到了心里,因为友谊。我弄不明白,为什么真诚换来的只是一纸空白?也茫然:学习成绩真的可以决定一切吗?为什么真心的挽留也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多年的感情可以瞬间消逝?
我问苍天,苍天不语;我问大地,大地不言。莫名的孤独和无限得寂寞煎熬着我,我绝望了。他们说:“唯有绝望才能扼杀痛心的记忆。”可我独自走在路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不堪的记忆,这又是为什么呢?我不清楚。
终于忍不住放声喊了句:妈!随即,传来了一声“孩子”。是她,是那个操劳的人,是那个被我遗忘的人。她正站在那个我曾经发誓再也不回去的地方殷切地望着我,身后是一片灿烂的阳光。
躺在她的怀里,说不尽的温暖,道不完的舒适。望着她那满头的白发和如山的皱纹,我的心第一次颤抖了,不自觉地重复了一句:妈。她笑了,亲亲的说:“孩子,不管遇到了什么都要挺住,要记得到这里来寻求帮助,因为这里才是你永远的避风港。”
是啊,誓言可以遗忘,友情可以褪色,惟有亲情是不变的。不论我们怎样,它都是我们的避风港,都会给我们温暖。可我却将它忽视了、迷茫了。
一把眼泪实在夹不住,那一世的墙随之轰然崩塌。

※本文作者:胡英军※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