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女娃擒冰心 尾声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三年后——

    “奶奶,我要找娘。”和万俟宇长得神似的小男孩在倪芸怀里撒娇着。

    “小歆乖,奶奶陪小歆玩。”倪芸哄着小男孩。

    她现在更加确定那个协议只对她儿子有利。他可以独占他的妻,而她很疼她的孙子,见不得她孙子想娘见不到娘而不开心。她要趁他不在时,将她的孙子偷偷送到他妻子怀里。

    然后想独占妻子又宠妻子的他就会让他疼儿子的妻子把她孙子留下,直到他妻子睡下才将她孙子还她。那时她孙子睡了,她也没得玩了。而且,她孙子虽会撒娇,但和他挺像的,不若他妻子好玩。

    “奶奶,我要娘啦。”万俟歆拉着倪芸的袖子撒娇着。

    “好,找娘。奶奶带小歆去找娘。”倪芸叹了口气,抱起万俟歆往“云枫居”走去。

    “娘,娘。”聂芷砜一听到万俟歆的声音就冲出房间抱着他。

    “小歆,不和奶奶玩了吗?”弯下腰,亲亲他的小嘴。这一举动让刚好在回廊拐过弯的万俟宇撞见了,他像小孩子被抢了心爱玩具一样,冲了过去。一把抱住聂芷砜,把她吻得七荤八素。

    “娘,爹亲亲,小歆也要亲亲。”万俟歆嘟着小嘴索吻。

    “小鬼,娘是爹的,不准抢。”万俟宇冷冷地看了万俟歆一眼。这小鬼总爱跟他抢芷儿。

    “才不是爹的。娘是小歆的。”万俟歆回视他爹,眼神和他爹很相似。转过脸朝他娘撒娇。“娘,抱抱。”

    “好,娘抱抱。”聂芷砜不顾身旁男子的眼神,将万俟歆抱到怀里。

    “娘的身子好软,好舒服。”万俟歆的脸在聂芷砜胸前蹭了蹭,双手环住她的腰。

    “小鬼,不准吃你娘豆腐。”冷面公子失去冷静地咆哮。

    “就要。爹还不是一有机会就吃娘豆腐。”万俟歆在聂芷砜脸上啵了好大一下,手在她身上乱摸。

    “色小鬼,放开你娘。”伸手要把万俟歆从聂芷砜身上抓走。

    “不放,不放。爹总是霸着娘。现在该小歆霸着娘了。”像章鱼一样紧紧巴在聂芷砜身上。

    “小鬼,爹和娘是夫妻当然要霸着娘,娘才不会被坏人抢走。”万俟宇冷静下来,哄着万俟歆。他在心里补充着。那坏人就是你这小鬼。从出生到满周岁都霸着她胸前该属于他独占的地盘。现在大了,还不害臊地乱蹭。

    “那以后就换小歆保护娘,不让坏人抢走娘。”天真地看向万俟宇。“我是小男子汉了,可以保护娘了。”

    “那小歆想不想要有弟弟妹妹?”那招不行就换招哄。

    “想,小歆想要妹妹。像娘一样美的妹妹。”脸又在原先的地方蹭了蹭。

    “好。那娘还给爹,爹才可以和娘生漂亮的小妹妹。”万俟宇继续哄着。

    “真的?”万俟歆看了看万俟宇,又看了看红了脸的聂芷砜,点了点头。“好,娘还给爹。”

    他乖乖地让万俟宇将他从聂芷砜怀中抱走,放到地上。然后很鬼灵精怪地推着聂芷砜进房间。“娘,给我生小妹妹。”

    “万俟宇。”睨了眼白衣男子。

    “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受那种痛了。”他在她耳边低喃。“我也不想再弄出个小鬼来转移你的注意力,还有分享你。”

    她生产时痛的那模样让他的心揪得都快不能呼吸了,他差点以为他将失去她。那痛太深刻了,现在想起来,他的心还疼得厉害。那时起他就很小心地不在她体内留下种子,他怕她再受那种苦。

    当然也是他的私心,他不要有人分享她。

    就算是他的儿女也不行。

    “小鬼,在爹和娘没生出小妹妹时,你不可以和爹抢娘哦。”万俟宇蹲下身和万俟歆平视。

    “好。”万俟歆勾起万俟宇的小指头,拇指一点。

    “这是男子汉的约定。”诓骗成功的万俟宇摸了摸万俟歆的头。

    “男子汉的约定,小歆会遵守的。”他拍了拍胸膛。然后将万俟宇推到房间里。“爹,娘到时记得还我。”

    “好,等有小妹妹了就还你。”直接关上门,将爱和他抢老婆的小鬼锁在门外。

    “万俟宇,你别老爱和儿子吃醋。”聂芷砜娇嗔着。“你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真不害臊。”

    “你总偏向那小鬼。”他将她扯入怀中,惩罚性地咬了下她的唇。

    “他是你儿子。”她被他的手逗得娇喘连连。“别……别这样。”

    “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手嘴并用,开始了他的惩罚。

    那天,万俟歆在门外坐了一整天。不知回头看了那扇门几次,还是没见门打开。没见爹娘出来给他一个妹妹玩。他只听到房间里一直传出很奇怪的声音。是爹和娘的。

    “生小妹妹要多久啊?”倚着门睡着的万俟歆在梦中呢喃着。“我要小妹妹,我要娘。爹坏。”

    好久以后,万俟歆才知道自己被骗了。那时他也已经有想独占的人了。

    “还认得我?”轻笑着,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想后退,但被禁锢在树干和他的臂弯之间,动弹不得。

    “我想你了。”轻抚她的唇,来回游移着。

    “万俟宇……”你很不一样,她还来不及说出口就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跳。

    “我该怎么惩罚你呢?”贴着她的唇发出问。邪佞得让她不知所措。

    “我该把你绑在身边,还是让你下不了床,作不了怪呢?”他很好商量地让她二选一。

    “怎样?选一还二?”魔王在催了。

    “呃……”小绵羊不知该如何回答。

    “二?”挑高眉,故意把她发出的单音节字曲解。“好。”

    “万俟宇,你混蛋啦。打人家屁屁。变态……”

    “喂,住手啦,很痛耶。”

    树林里除了女子的尖叫声,还有清脆的拍击声。好不热闹。

    “万俟宇,你该死。”

    “出去啦,我不要理你,不要见你啦。”

    宛儿刚推开聂芷砜的房门就看到一个枕头向自己飞来,侧过身闪开了。

    “芷砜,你发什么火?”捡起枕头,朝室内走去。在看到趴在床上的聂芷砜时,她加快速度往床的方向移动。

    “你在练什么功?好玩吗?”很好奇地研究她的姿势。

    “好玩个头!你也让人打得屁股快开花,下不了床看看。”不悦地睨着好奇宝宝。

    “你被打了?!”一脸不相信。“万俟宇舍得打你?”

    “嗯。应该有一百下吧,他的手居然不酸。”摊在床上,连翻身都不行了。

    “我以为你比我幸运。我被禁足了,只能在‘云枫居’活动,连找干娘都不行了。”宛儿在床边坐下。“在看到万俟宇那张冰块脸上的怒意时就知道要遭殃了,没想到你更惨。”只能被困在床上。

    如果不是万俟宇先送她回‘云枫居’再去找聂芷砜。让她知道他把聂芷砜打成这样子她就不出林子了,看他怎么办?

    得意的表情一下子又垮掉了。

    他铁定会直接把她敲晕,连夜送到邢王府。

    “死冰块。”忍不住骂出声。

    “宛儿,你找我有事吗?”闷闷出声。

    “对哦,我是来找你一起偷溜的。”宛儿终于想到自己找聂芷砜的目的了。但眼下的情形是……

    “算了,当我没说。”叹了口气。改变计划吧。找个日子自己溜得了。

    “有,我听到了。”有人不打算当聋子。“再两天,我的屁屁不再那么疼了,我们再溜。”

    可恶的万俟宇,她才不要乖乖听他的。

    “好。那你要乖乖擦药,别任性哦。”眼尖地瞄到门外万俟宇的身影,迅速装出好好姑娘的样子,哄着床上一脸别扭的丫头。

    “该上药了。”无视第三者的存在,万俟宇将药放在床头的椅子上,伸手要掀开床上人的裙。

    “不用你啦,我要宛儿替我上药。”别扭地不肯上药。

    “我……我先出去了。芷砜你乖乖认……呃,上药。”

    其实想说的是认命。但在冻死人的眼神下她硬生生地改口了。

    “宛儿……”在看到迅速溜到门边的红色身影时,鼓起了脸。“真不够朋友。”

    她没看到万俟宇刚刚看宛儿的眼神,不然她铁定也逃。

    “好了,该上药了。”门阖上时,万俟宇开口了。

    “哼。”别开脸不理他。

    “乖乖上药吧,不然再两天你还是下不了床。”

    “啊?”一脸惊愕地看着他。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再两天我要出门找邢君祀。”用内力帮她催化药效。

    “哦。”是她想太多了。万俟宇怎么可能知道她要溜?

    “不久后,他的王妃就要跟他回去了。”就没人跟他抢人了。万俟宇撇了下嘴。

    他那位伟大的疯婆子娘亲已经和他达成了某项协议,以后聂芷砜归他所有,她不抢了。

    “那不就不能见到宛儿了?”终于抬正眼看他了。水眸里满是指控。

    “你还有几天时间。”言下之意是要她把握时间,越早好对她越有利。

    “那我要宛儿搬来和我睡。”时间不多了,得好好计划一下。

    “不行,这房间是我的,我说了算。”要他搬家,没门。

    “你……”

    “我可以让她在下午的时候陪陪你。”在看到她脸上的坏笑时,他眼里闪过笑意。“但不准你下床。”

    “嗯。”答应得很爽快,心里笑翻了。

    万俟宇笨蛋。

    “该用膳了。”用一旁的清水将双手洗干净,替她盛了碗鱼肉粥。

    “我不能动怎么吃?”白了他一眼,该死的男人,害她连自己吃饭都不行。

    “我喂你。”端着粥,坐在床边。舀了一汤匙,先替她吹凉,再凑到她唇边。

    “这姿势这么奇怪,哪有人吃得下?”趴着吃饭她又不是小狗小猫。

    “好,我抱你。”没有责备她的任性,把碗放在床边,起身坐到床畔,将她小心地搂在怀里。

    居然不觉得痛耶。

    睁大眼看着他。她的屁屁坐在他硬邦邦的大腿上居然一点也不痛。

    是她高估了自己所受的伤还是他的药太灵了,一抹就好了?

    “张嘴。”汤匙凑到她的唇边,等她动尊口。

    “乖,张嘴。”见她盯着自己发呆的可爱样,万俟宇起了色心……呃……捉弄她的念头。他在她耳边低喃。“乖,张嘴。”

    在他第三次要求时,她乖乖张开嘴了。还没从刚刚的受惊中醒来。或者她已经在想要怎么向万俟宇要一些那种药膏,以后她就不怕疼了。

    有东西在她嘴里动?!

    在男人舌头蹿进她嘴里,和她的舌交缠好几回合后,她终于回神了。

    那张眼前放大好几倍的面孔让她红了脸。他的眼神……该怎么说呢,反正就是邪佞地让她觉得自己是准备祭给大野狼的小白兔。

    “万……万俟宇……”她的呢哝声含含糊糊的,最后还是消失在男人的嘴里。

    她感到唇被人咬了一口。

    很痛。

    拧着眉,她瞪着盈满笑的那对黑眸。

    又被咬了一下,比上次更用力。

    她想也不想地回咬他一口,在看到他眼里更浓的笑意时,她更用力想咬破他的嘴唇。却被他的舌惹得无法思考了。只能任他在她唇上轻轻啃咬,制造麻麻的感觉。

    室内氤氲一片,屋顶上的人却很无聊地打了个呵欠。看了屋里吻得规规矩矩的两个人,轻巧地踏着屋檐朝“风扬轩”飞去。

    真不好玩,还以为有什么劲爆的画面可以看呢。结果呢?她儿子根本就只玩小孩子的把戏嘛。

    她什么时候可以抱孙子?

    失算了,那个协议根本就只对她儿子有好处。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