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男的埋伏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柯蕴柔决定赶在霍思暖去英国开个展之前,当面跟她坦白自己和霍思纬交往的事。

    由于出国办展的日期已经逐渐逼近,霍思暖越来越忙,变得很难联络到她。就算柯蕴柔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她,还是找不到人,眼看着再过两天霍思暖就要离开国门,她可不想等到送行的时候才在机场跟她提这件事,到时不知道又有多少要亏她,况且那天霍思伟也会去送行,绯闻中的男女主角都在现场,场面多尴尬。

    老话一句,择日不撞日。

    柯蕴柔索性连电话也不打了,直接杀到霍思暖家去,未料霍思暖也是刚从外面回家,看见柯蕴柔来找她吓了一跳。

    “思暖,你怎么了?表情怪怪的。”干嘛一副受惊吓的样子。

    柯蕴柔纳闷。

    “没什以。”霍思暖的口气有点犹豫。“只是……”她耸肩,好像有什么事又不想说,这相当稀奇,因为她一向是快人快语。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霍思暖的房间乱糟糟,书遗落一地,大部分是有关如何办好展览的书。

    “我……”柯蕴柔的表情有些赧然。“我是来跟你说,我和思伟目前正在交往,希望你能够谅解。”

    “这我早就知道了。”不只是她,人人都知道。

    “思伟也是这么说。”柯蕴柔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是由我口中得知这件事,而不是经由某个人口中传出来的八卦。”

    这是好朋友间的互相尊重,对于越看重的朋友,越值得如此慎重。

    “你能够如此看重我们的友谊,我很高兴,谢谢你。以后我那不成材的弟弟,就拜托你照顾了。”对于好友,霍思暖绝对信任,也百分之一百给予支持。

    “说什么照顾?”谈到此事,柯蕴柔忍不住笑出来。“根本都是他在照顾我,你知道吗?思伟他真的好霸道,我有时候真的会被他气死。”

    她发光的脸庞、她的笑容,无一不标示着幸福。霍思暖凝视柯蕴柔的脸,在上面看见爱情最原始的样貌,只要是恋爱中的女人,都会有这种表情吧?

    柯蕴柔是显得那么幸福,以至于霍思暖犹豫了,她向来藏不住话,但有些事又非隐藏不可,事情的真相一日一被揭发,带来的往往是痛苦。

    “思暖。”

    问题是朋友多年,霍思暖只要一个小动作,柯蕴柔都可以感受到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想隐瞒她没那么简单。

    “什么事?”怎么办,该不该告诉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霍思暖本来就很挣扎,听见柯蕴柔这句话以后干脆全面弃械投降,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话虽如此,霍思暖还是犹豫。

    “我们之间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啊,害羞什么?

    “我刚刚……”该死,真的要说吗?“我刚刚在街上遇见卢禹孟,跟他聊了一些事。”

    原来让思暖这么犹豫的原因是卢禹孟,思暖也想太多了,她跟他已经是过去式,现在她身边的人是思伟,她不会搞错对象。

    “你不惊讶吗?”霍思暖很意外她竟然这么镇定。

    “不惊讶。”柯蕴柔摇头,该惊讶的都已经惊讶过了。现在的她,心脏变得很强,再也不会轻易激动或哭泣。

    “那我就可以放心说了。”霍思暖松了一口气,表情轻松许多。

    “放心说什么?”柯蕴柔一头雾水,搞不懂好友葫芦里卖什么药。

    “你知道,你实在忍不住好奇,就问卢禹孟当年为什么要抛弃你?害你伤心了这么多年。”

    原来思暖终究还是去问了她一直很想要知道答案的事,不愧是思暖,很有追根究底的精神,很符合她的个性。

    “不就是劈腿吗?”虽然柯蕴柔已经决定原谅卢禹孟,但往事仍然教人难过。

    “我本来也以为他是劈腿,但这并非事实。”霍思暖耸肩,在这段爱情故事里大家都是输家,全都败给了命运。

    “你说什么?”柯蕴柔愣住。

    “卢禹孟没有劈腿。”霍思暖吐了一口长长的气,觉得他也好可怜,被命运之神捉弄得最惨。

    “他没有劈腿?”这怎么可能!“但是他明明跟我说要和别的女人结婚,而且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啊,他还和那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

    “他是有个儿子没错,但那个男孩却不是他亲生的,是他前妻和别的男人生的小孩,硬是把帐赖到他身上,其实他和那孩子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就算是晴天霹雳,也不会比这个消息更震撼,霍思暖不经意揭露的事实,完全搅乱了柯蕴柔的心,让她不知所措。

    “当年,他是误入了前妻设下的陷阱,以为自己和她发生关系有了小孩,其实他碰都没有碰她。”霍思暖又叹气。“糟就糟在他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就算不确定,就算不认为孩子是自己的,他还是坚持负他应该负的责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他了。”

    不过,也因为他够笨,她弟弟才有机会和蕴柔在一起。只能说,这是上天开的玩笑,否则很难有其它解释。

    “不管如何,这一切都过去了。”感谢上帝。“反正你现在思伟——等一等,你要去哪里?你不是还有话要跟我说?”

    霍思暖原本以为柯蕴柔顶多听一听,感概个一、两分钟就算了,没想到她竟然拿起车钥匙冲向门口,摆明了要做傻事。

    “我要去找禹孟。”

    她果然要去做傻事。

    “我要去找禹孟问清楚,这些话他为什么一直不说,让我误会他这么多年!”

    霍思暖最担心的事果然发生,柯蕴柔要去找卢禹孟,思伟若是知道了一定恨死她,她完了。

    “蕴柔——”

    好吧,去吧!快去!

    看着柯蕴柔疾如风的背影,霍思暖实在不忍心责备她。今天换作是她被隐瞒了八年才知道真相,她会不顾一切去找当事人问清楚,毕竟谁都不想留下遗憾。

    油桐树下,遗憾如影随形。

    有太多的故事在树下发生,那逝去的青春、那无声的啜泣,都在年轮更迭的这个季节发生。然而昂首仰望,白色的桐花不再,一如已经逝去的恋情,只能寄托于下一世的轮回。

    “小柔。”

    当卢禹孟听说有个长得洋娃娃的女孩在桐花树下等他,他就猜到来人一定是柯蕴柔,对她的临时造访,一点也不意外。

    “禹孟。”

    她的模样和八年前并无二致,一样黑亮的长发、一样身穿白衣,但他心里明白一切已经不同,她再也不是他的桐花仙子。

    “你找我有什么事?”时间真正没在往前的人是他,为了能够天天看见这棵桐花树,他申请到这所大学任教,只为了有一天能够像这样再在树下和她说话。

    “我都知道了。”她一脸泣然欲泣。“思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为什么不把事情解释清楚?你知道多年来,我一直都怨着你吗?”

    “解释也没用,你已经结婚了,不是吗?”他不是没想过要解释,只是找不到机会,后来证实也不需要。

    “不,我还没有结婚。”她终于说实话。“我当初会和思伟假扮夫妻,是因为我不甘心,因为你已经结婚有太太和小孩,所以我才会……”

    想出那么荒唐的idea,和霍思伟假扮夫妻一起连手骗他。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不可能。”她真的很傻,但他自己也没有好多少,也是迷惘徘徊了好一阵子,才看清事实。

    “我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她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破镜重圆,她只是要厘清八年前那团迷雾。

    “不,是你不爱我了。”卢禹孟摇头,帮助她厘清真相。“我在你的眼中已经看不到自己。”现在她的眼中,满满都是霍思伟的影子,谁也没有办法覆盖。

    “禹孟……”

    柯蕴柔惊讶地张开小嘴,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她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他的存在?

    同一时间,霍思伟抽空回家一趟,表面上是要探望家里,其实是担心柯蕴柔会被霍思暖欺负,宝贝她的用心可见一斑。

    “老姐,蕴柔呢?”他找遍家里都找不到人,只好找到画室,霍思暖正在打包一些油画准备带到英国。

    “她说有些话一定要亲口跟你说,她还没有来吗?”霍思伟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女朋友是他姐的死党,这层关系怎么想都很奇怪。

    霍思暖原本不想理会霍思伟,就当作她没有鸡婆告诉柯蕴柔当年卢禹孟不得已必须辜负她的事。但她一向就敢作敢当,加上她知道找不到女朋友的男人,发飙起来有多可怕,特别是她弟弟这一身肌肉,光用蛮力就可以把她压成肉饼。

    好吧豁出去了。

    “她去找卢禹孟了。”说了,准备领死吧!

    “什么?”霍思伟愣住。“她干嘛去找卢禹孟?”

    “因为她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她接下来把在街头巧遇卢禹孟的事,和两人交谈的内容说一遍,说完以后,一脸歉意。

    “对不起,思伟。”她诚心道歉。“都怪我一时好奇,问了不该问的事。”过去的事就该让它随时间埋葬,可她偏偏执意要挖掘出来,搞得大家都难受。

    “……所以,她就跑去找卢禹孟。”听完了霍思暖的解释,霍思伟没有预料中的暴怒,却有着意料以外的茫然。

    她竟然一声不响就去找卢禹孟,在她心中,他到底算什么……

    “我相信蕴柔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而已。”霍思暖安慰她弟弟。“怎么说她被蒙在鼓里蒙了八年,她一定是觉得委屈,想要当面听到答案,才会去找卢禹孟。”

    可恶,怎么越解释越糟糕?难怪清朝贵族会取笑她空有一张利嘴,答辩能力却差得要命,原来是其来有自。

    “不要再说了,我都明白。”霍思伟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看得霍思暖心惊胆跳。

    “不然,你也可以去卢禹孟的学校把蕴柔找回来,她才刚去不久,应该还来得及。”霍思暖建议她弟弟,一样被拒绝。

    “不,我不想去。”他没有兴趣演出拉拉扯扯的戏码,这是现实人生,不是偶像剧。“如果只是一个八年前的真相,就可以立刻改变她的决定,那我们的感情也未免太脆弱,不可能维持长久关系。”

    爱情是一场拉锯战,谁的耐性足够,就能获得最后胜利。他一向自认为耐力十足,但他已经累了。如果十几年的漫长等待,终究只能换来空欢喜一场,他也无话可说。

    “思伟……”

    “我有一点头痛,先回房间休息了。”说他不够勇敢或是任性也行,这次他要柯蕴柔自己走到他身边,他绝对不要再像个傻子追着她跑。

    “思伟!”霍思暖无奈地看着霍思伟的背影,拼命骂自己鸡婆,没事干嘛告诉蕴柔那些陈年往事?这下可好了,捅了一个大洞看她怎么补?

    “禹孟……”

    而在霍思暖烦恼该怎么补破网的同时,卢禹孟却是以无比坚定的语气,曾经拥有的爱情,已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你也一样心里有数吧,蕴柔。”卢禹孟微笑说道。“尽管不愿意承认我们两个人其实并不适合。”

    他们曾经有过童话一般的爱情,至今他还保有童话一般的房子,但他们毕竟不是童话中的人物,再美的童话也有幻灭的一天。早一点发现彼此不适合,总比日后变成怨偶来得好,若单从这一点看,上天对他们是仁慈的,只是用的手段比较残忍。

    “许多朋友都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我一直心存怀疑,现在我终于相信了。”如果连他都承认他们不适合,那他们就真的不适合,很多事真的不能硬拗。

    “而且我发现不只是你,我的眼睛也已经看不见你。”和她一样,现在他的眼里装着另一个女孩的影子,他们都各自找到了真爱。

    “我们不是无缘,只是缘浅。”曾经,她以为他们是无缘的,八年来连在街头都碰不到,孰知八年以后,他们再相遇,经过一连串偶然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闪的真命天子和真命天女,都不是对方。

    “是啊,只是缘浅。”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希望他们能将这缘分延续,不要再给他们这么无奈的结局。

    柯蕴柔强忍多时的泪水,这个时候终于决堤。

    他们今生或许无法拥有完美的结局,但永远都会在彼此心中占一个重要的位置。

    “我很高兴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此一来,她才能毫无心结地跟他当朋友,相信改天他们还能相聚在一起聊往事,聊那段他们曾经错过的岁月。

    “朋友?”卢禹孟伸出手,柯蕴柔紧紧握住他,擦干眼泪微笑回道。

    “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永远的好朋友,直到来世。

    令人砰然心动的花季,已经走到尾声,接下来就是炽热的艳夏。

    油桐花早已结束它的开花期,只剩下再普通不过的绿叶,诉说着比初恋更美的故事。

    少年维持的烦恼又开始了,唉!

    望着远处幽暗的房间,正在打包绘画工具的霍思暖,真相拿起油画刀捅死自己,好不容易她唯一的弟弟终于开朗一点,她就硬生生把他逼回忧郁的硬壳里,这下就算拿铁锤把他的外壳打破,也没有办法把他拉出来了。

    霍思暖祈祷唯一能够影响她弟弟的柯蕴柔中以马上出现,一方面又担心她会带来比如:要和卢禹孟复合之类的坏消息,烦得她一个头两个大,差点决定不去英国了。

    不过,这却是不可能的事,约都已经签好了,她就算再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也得出门,不然就会被控违约。

    ……啊,烦死了!她干嘛要和那个没良拟的清朝贵族签约啊!简直是自找麻烦……

    “思暖!”

    说人人到,说鬼鬼到。

    霍思暖才刚想擦神灯请精灵把柯蕴柔变来,她就自己送上门,省去她四处找人的麻烦。

    “我的姑奶奶!”霍思暖都快跪下来磕头感谢上帝。“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都谈妥了吗?”

    “都谈妥了,大家以后还是朋友。”有什么不对吗?思暖怎么一副如蒙大赦的样子。

    “太好了。”再次感谢上帝。“你去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决定跟卢禹孟私奔,急得我眼泪都快掉下来。”

    “这怎么可能?”柯蕴柔噗哧一笑,觉得霍思暖好可爱。“我已经有思伟了,我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不想以后还带着怨恨的心情,回想我跟卢禹孟之间的一段情。”也算是一种成熟的表情。

    “干得好。”够理智,她就没办法。

    “我到处找思伟,一直都找不到人,打手机给他也没回call,是不是又忘了带手机?”

    原来她弟弟才是她这么晚现身的罪魁祸首,枉费她胡思乱想,结果是白操心了。

    “他回来了,目前正在房间。”霍思暖好心给柯蕴柔指路,她一头雾水。

    “耶,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害她找了半天。“我来之前还问他要不要一起过来,他摇头说不必,怎么又自己跑回来?”

    “谁晓得?”那小子。“大概是担心你会被我刁难,所以才特地赶回来当护花使者,我也不确定。”

    别看思伟平时那副死德行,必要时却是很管用的,对蕴柔尤其体贴。

    “是吗?”听见好友这么说,柯蕴柔的心头泛起一股浓浓的甜蜜感,他真的是一个非常棒的男人,现在她已有深刻体认。

    “八成是啦!”霍思暖耸肩。“他现在人在房里,你要不要进去?”

    当然要!她有好多话要对他说,告诉他,她有多爱他!

    “呃,我先警告你,他回来的时候,你刚好出去见卢禹孟。我把一切都告诉他了,他的心情很不好……”

    原来如此,难怪他的房间黑漆漆一片,大概气到不想面对阳光,只想一个人躲在黑暗中伤心吧!

    “我去找他。”她要把他拉出黑暗,他原来就不属于黑暗,耍什么忧郁!

    “祝好运。”如果有人治得了她弟弟,那个人一定是蕴柔,天晓得他已经暗恋她许多年。

    柯蕴柔在霍思暖的帮忙下找到霍思伟的房间,她用力敲了几下门,屋内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得已,她只好试着推门看看,没想到门没锁,她很顺利地进到霍思伟房间,和他现在住的公寓不同,这个房间里面有着他最原始的天真。

    由于没开灯,窗帘又全拉上,所以房间大部分是暗的,只有一点点阳光透进来照亮某个角落,只有那个地方特别亮。

    柯蕴柔不自觉地被那仿佛精心打灯的角落吸引,深色原木的矮柜上,摆着一尊留着黑色长松发的搪瓷娃娃。

    她挣大眼睛仔细瞧那尊搪瓷娃娃,总觉得她跟某人好像……

    “她长得像你吧!”

    就在她疑惑的当头,房里的灯全部被打开,霍思伟不知道从哪一个角落冒出来,脸上有着明显的落寞。

    “吓死人了!”她拍拍受惊的心脏,喘气。“你怎么都不出声,也不开灯。”

    “我现在不是开了吗?”他耸肩,走到搪瓷娃娃面前,细心摸她的头发。

    “你们真的长得好像,我几乎是一见到你,就爱上你了。”多年以后,他终于敢在他的娃娃们面前承认他对她们的爱。

    柯蕴柔看他对待搪瓷娃娃的温柔模样,瞬间明白他对于自己喜爱的事物,都是毫无保留地付出,她得到的尤其多。

    “它还有一对翅膀。”柯蕴柔不得不承认娃娃跟她真的有几分相似。

    “所以我叫它‘天使娃’。”

    这个名字她很熟悉,因为他也是这么叫她。

    “你拥有它几年了?”看起来有些老旧,不过保养得很好。

    “我爱你几年,就拥有它几年。”她们几乎是同时间进入他心房。

    柯蕴柔闻言抱住他,娃娃的牌子上头写着她高一那年,他已经默默爱了她十三个年头。

    霍思伟紧紧拥住她,虽然等待多年,但这一刻是值得的,他的埋伏终于有了回报,他得到了他梦想的中天使娃娃。

    “我已经去见卢禹孟了。”她主动提及。

    “我知道。”他苦笑,不是很想知道结果。

    “他说他在我眼中看不到自己,我猜那是因为我的眼中满满都是你的缘故吧!”因谡了的影子过于巨大,把她过去的阴影完全遮住。

    “蕴柔……”

    “我们已经说好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那就代表他们已经结束,无论过去的真相是什么。

    “对不起,我太孩子气了。”还没等到结果,就开始自艾自怜,在她的眼里,他一定很可笑。

    “我就爱你孩子气的样子,很可爱。”她一点都不介意他孩子气,太成熟她也害怕,那代表他又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惩罚方式,在床上他超强的。

    “我先警告你,不准再喊我弟弟。”感觉到他最恨的那两个字她就快要说出口,霍思伟事先打预防针。

    “除非你把我想知道的事,统统告诉我,不然我又喊你弟—嗯嗯!”她最后一个‘弟’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嘴巴就被他捣起来,可见他有多恨那两个字。

    “你想知道什么?”可恶,根本是看准他的弱点下手。

    “你为什么会想要制作动画?”她从以前就想知道这件事。

    答案又是一篇令她感动的小故事,原来几年前她去纽约留学时,他瞒着家人跟着过去了。他在她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每天看她上学。他很想跟她打招呼,又怕耽误到她的功课,就在此时,他看见有制作动画的课程,于是报名参加,他原本只是想藉此了解创作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竟一头栽进动画的世界,因此而发现他另一项天赋。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拉近和你的距离,却没想到色彩调配和动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说完以后他不禁脸红,为自己当初单纯的心思心虚。

    “可是我们确定拉近距离了!”相反地,她觉得很窝心。他竟然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可她一件都不知道,自己真的太迟钝了。

    “这倒是。”他微笑捧起她的脸,不敢相信她真的在他的身边。

    “八年前,当我看见你被卢禹孟抛弃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这辈子要保护你、守护你,不让你再受到伤害。”那天她蹲下来哭泣的身影,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思伟……”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无法相信—

    “当时你在哪里?”

    “你可能无法了解我有多爱你吧!”霍思纬苦笑。

    他并不是故意偷窥,只是担心,因为当时卢禹孟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要告诉她喜事,所以他才决定留下来,果然就看见那令人伤心的一幕。

    “思伟……”

    “你可以骂我变态,但我真的很担心你。”因此而看了不该看的事,对不起。

    “只有担心吗?”她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下来,他在她身边,未免也埋伏得太久了吧!

    “此外,我很爱你。”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真的非常、非常的爱你。”

    这才是她想要听到的答案。

    “我也爱你,弟—弟!”她大受感动地回道,只不过‘一不小心’又犯了大忌,惹火了酷男。

    想当然耳,他给她的惩罚一定精彩又刺激,又充满创意。

    没办法,谁叫他们都是搞创意的人。

    只能说,天作之合喽!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