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情傲主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晌午,忙完了其它的家事,玉蝶正站在庭前晾衣服,才大略拧干了湿衣上大半的水分打算架上竹竿,透过衣服间的缝隙,她看到了神色仓乱、抽抽噎噎跑回来的妹妹。

    「品梅?」喉头猛地一紧,她急忙拉住了她的手。「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妳了,为什么在哭?」

    品梅抬睫深深望着纤瘦的姊姊,哇地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玉蝶,对不起……」

    玉蝶不过长她一岁而已,可为什么她不会像自己那么愚昧不明?是因为她被过度地宠疼、呵护着吗?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玉蝶愈觉反常,品梅向来不拿长她一岁的自己当姊姊看待,她恃宠而骄惯了,这三个字不曾从她口中听到过。

    「对不起、对不起……」品梅拚命的点头赔不是,眼泪倏地奔流。

    「到底是怎么了?」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姊姊的关心话语让她更形惭秽。

    「玉蝶,原谅我的任性,是我心智不成熟,态度太霸道了,妳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虽然无法明白她突兀的转变,但这段话却教玉蝶心酸不已,「我没有生妳的气……」

    「唐世风打妳的那个耳光,还痛不痛?」说着,她伸手轻抚上了玉蝶的脸颊。

    她终于知道爷爷,还有大家说的玉蝶心中的委屈了。以前她总是觉得玉蝶像只闷葫芦,日子过得乏味至极……可是现在她懂为什么了。

    这个年龄的女孩哪个不爱美、哪个不爱玩?若不是有她和爷爷这两个大包袱,玉蝶也可以活得很自在开心的……也许,若没有她的责任感,他们书家早就支离破碎了……

    「不痛了……」

    品梅忏悔的垂下头,「我太自私了,一心只为自己,却忽略了妳的感受,我好该死,爹娘地下若有知,一定也会责骂我的……」

    自责、懊恼的情绪充塞在她心中,但无论如何后悔,也弥补不了她在玉蝶身上镌下的伤痕,她比任何一个伤她的人都可恶!

    「品梅……」感受到亲人的关心,玉蝶落泪了,流下了她所有的委屈与脆弱。

    「对不起……我总把妳的好心劝告当作是耳边风,现在我受到教训了,以后会好好帮妳忙的……我不会再没大没小了……」

    爷爷早上才语重心长的劝告过她,而她却没有礼貌的与他回嘴……难道不经一事,真的不长一智?

    若没有南勖的当头棒喝,带她去看清所谓的事实、何谓她一心追求的爱恋,或许她现在仍一意孤行地错将最温暖的关怀排拒在心墙外,荒谬的只接纳那些不实际的甜言蜜语。

    「想不想见妳的唐公子一面?」当她正和几个姊妹淘在茶楼闲聊时,南勖突然走近问道

    因为已经多日未见唐世风,于是她抱着姑且相信的心态,和他上了青楼一趟

    「等会儿不管妳看到或听到了什么,不许吵,也不许闹。」南勖交代

    「为什么?」她对他依旧很反感。

    「游戏规则就是妳得回答我的问题,而我不必回答妳的。」对这个任性的丫头,他的口气也好不了。

    「这些规则……」「不公平?没错,因为它们是我发明的。而它们再如何不公平,也不及妳对玉蝶的跋扈恶质。」

    品梅不理他这个蛮横男人,扬起下巴跟着他的脚步,不再开口说话,直至她的双眼纳进最冷酷的事实——

    她看到她几乎要奉为神秘的男人﹑脸上紫色瘀肿尚未消褪的唐世风,双手左搂右抱着冶艵的妓女,笑得好轻佻荡肆,他亲她们﹑摸她们,那一脸淫色的模样令她觉得好恶心……所有对他的幻想瞬间裂开一条填补不了的轨痕……

    之后,她更听到其中一个女人问他否认识品梅,她不晓得那两个妓女是不是收了南勖的钱才会发此问题探问他,她只知道他的答案将她几个月来的付出,连同一颗心一道推落了谷底……

    「书品梅,她是谁?和书玉蝶那个贱人有关系吗?」唐世风愤恨难平的问,他忘不了南勖在家仆面前对他的羞辱,这全是书玉蝶那个婊子所致﹗

    「如果有关系,大少爷我不玩她个几回合,怎能过瘾,如何能消除我的心头之恨?」

    「过分﹗」随着他浮秽的言语再三逸出,品梅将下唇咬得更紧,直至泛出血丝,眼泪不自觉地漫流了全脸。

    「好过分……」

    她生气,不只因为唐世风辜负了她的深情﹑玩弄了她的感情,还因为他对玉蝶的诋毁……想起她曾经警告过自己的话语,她觉得好讽刺,她甚至谩骂过亲生姊姊,怀疑她妒恨自己比她幸福……

    唐世斵风根本连书品梅是谁都不记得,而她却傻得将一颗心全投注在他身上,辜负了大家对她的劝诫与关心……

    她活该,她是咎由自取……

    「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了吧?」南勖很欣慰终于在她脸上寻着了懊悔的迹象。

    「我……」所有的情绪纷至沓来,品梅只知道自己不知自爱的行为一定为难了玉蝶好多,让爷爷很头痛……

    「玉蝶……」她突然好想抋玉蝶,好想﹑好想……

    「不要再找妳姊姊哭诉了,她的事情﹑她的烦恼还不够多吗?妳只看到她的坚强,她的脆弱妳知道多少?」

    「你……」品梅惊讶,他竟比自己还了解她……

    蓦地,她想起了爷爷那天在桥上的话,还有这些天常常逮着他偷偷的诡笑,她脑海里依稀有个念头渐渐明朗。

    「你是不是和我爷爷谈好什么了?」

    「品梅,如果妳能接受我这个姊夫,请妳转告玉蝶,就在之前她夜夜等候我的地方,我等她,直到她来为止。」

    「你真的爱玉蝶?」她相信是的,因为他眼中的爱意和唐世风看她时的狎谑神情是完全不同的。

    「我要给她最好的,弥补她所有不曾享受过的不足,这辈子我只要她。」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