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小绵羊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机场的广播不曾间断,熙来攘往的旅客们提着行李,手持护照,准备通关。“好好喔,又可以出国!”小卡一脸哀怨的看着眼前一挂人,“为什么我就得留守?”

    “因为公司没有放假啊!”小玫戴着墨镜,风情万种,“公关部总是要留下大将对吧?”

    “妳是组长耶!应该要镇守,我是小咖,我自愿代替妳们出国!”小卡说得忿忿不平。

    这也难怪,这次出国是为了跟香港的总公司开会,不过虽名为开会,听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观光,各部门只能有一个代表,羡煞了许多留下来的人。

    业务部派的就是余伟丞,公关部则是小玫“自愿”去开会,至于周筠呢,因为去年她让菁品入主Mystical百货有功,因此也能参加,这次去香港甚至有一个小时的经验简报。

    “把该做的工作做好啊,我们要找的代言艺人,一定要签下来。”小玫不忘交代公事,“不准超出预算范围!”

    “好啦!”送机人员也只能送到这儿,小卡不甘愿的跟大家挥手说再见。

    一行只不过五六人,通关算是迅速,余伟丞处处留意照顾周筠,小玫省了不少力气。

    不过到了免税商店区,周筠的手立刻就被小玫给挽走了。

    “不好意思,男女分开血拼的时候到了,我跟周筠一组,等会儿登机口见。”

    说罢,不容任何人反驳,拽着好友就走。

    周筠掩不住笑,回首跟余伟丞挥了挥手。大家都拿强势的小玫没办法嘛……况且,她的确想松口气。

    “干么?叹那么大口气?”小玫挑了眉,“跟小余在一起那么紧张啊?”

    “也不是……只是有点闷,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不常说话,两个人在一起时,通常都是沉默居多。

    “他讲什么妳就回应喽!”

    “问题是我不喜欢听他说话,而且在某些观念上,我们不是很合。”前几天才刚为了巷口早餐店的事起了一点小争执,他一直觉得那家店不卫生,想要她不要再买,让她忍不住不高兴了起来

    “最近他连我穿的衣服、鞋子都开始干涉了。”

    小玫不可思议的打量了她全身上下。浅粉色的七分袖搭上白色长裤,质感佳又利落,难得她最近越穿越流行,有什么好干……哎呀!她露出一脸贼笑。

    “那个人送的吻?”

    “我之前的衣服全被他捐去什么育幼院了,现在衣柜里每一件都是他买的,我能怎么办?该跟衣服过不去吗?”她嘴上说得理所当然,其实是自己舍不得丢。

    不是因为衣服的品牌或是价值……是因为那是昶伦送给她的,每一件都是他牵着她的手,在服饰店里精挑细选,一件件看她换穿才买下的。

    她还记得试穿这件衣服时,昶伦眼里瞬间散发出来的光芒,他很喜欢她穿粉红色的衣服,那时,他来到她身后,也不管服务小姐在场,就从后面紧紧抱着她。

    他们对着镜子,他说她穿这件很像小公主。

    羞红着脸,她止不住嘴角上挑的笑意,不好意思的打掉他的手,急忙回到更衣间去试穿下一件。一切都历历在目,她怎么可能丢弃?

    “那……内在美呢?”小玫忽地凑过来,附耳一句。

    周筠登时脸红,倒抽一口气的瞪着她瞧。

    “厚……也是对不对?”小玫竟然还噗吓的笑了起来,“一定是成套的……性感内衣裤吧?”

    “小玫!”她难为情的低喊。怎么会突然提这个?

    “我是好心耶,周筠小姐,妳晚上跟余伟丞同一个房间,再穿别的男人送的内在美,说得过去吗?”小玫突然正经八百的说了起来,“没有男人受得了的。”

    “我……我跟小余一间房?”周筠简直花容失色,“我不是跟妳一间房吗?”

    “你们是男女朋友,我没事跟妳一间房干么?”小玫啧啧的摇着指头,“妳早日看开,快点跟小余发展关系,可能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们两个才交往十……十一天!”正式交往是上星期的事,那晚她甚至推开了余伟丞的吻。

    那时,她只觉得好恶心,有着说不上来的反胃感,小余的吻非但不能让她忘记昶伦,反而更叫她想起昶伦那令她酥麻的激情。

    “在我眼中已经有一辈子那么长喽!”小玫对她眨了下眼,“要突破,他才是妳的Mr。right!”说完,瞧见皮件区,就加快脚步朝专柜走去。www。diva87。cn

    周筠一个人傻在原地。跟小余同房,然后会!

    天吶!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

    对,他现在是她的男友,但是她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小玫!妳就不能跟我同一间房吗?”飞快追上,紧张的扯着她的手,“我跟小余还没到那个地步,这简直像是赶鸭子上架!”

    “我要一个人一间,我得留下空间放我的艳遇。”小玫狐魅的笑着,“戒指都拿下来了,妳何须再裹足不前?”

    戒指……周筠握紧右手。她的戒指是摘下来了,但还放在皮包里,紧紧跟随。

    但是照这样下去,她该怎么忘记一切?

    必须跨出去,把邹昶伦忘得一乾二净才行!

    “机场有卖内衣裤吗?”她悄声问,“我想我得买件新的。”

    小玫瞥了她一眼,露出一个赞许的笑意。“我陪妳去。”或许,跟小余跨出那道界线时,她也会开始为他心跳加速吧?她只能这样说服自己,不再去思念一个不会回来的男人,他终究是场回忆。

    当周筠跟余伟丞肩并肩坐在机上,自窗外看着飞机缓缓升起之际,自美国洛杉矶抵达台湾的飞机,也降落了。

    香港夜景迷人,早就名闻遐迩,而且香港政府非常会打造观光噱头,不仅努力经营五光十色的夜景霓虹,甚至还佐以烟火跟音乐秀。

    总公司请大家吃过晚饭后,便带周筠等人去欣赏维多利亚港边的夜景。

    之后原本还有行程,但是今天一早起来抵港就开会,开了一整天后,紧接着用餐看夜景,大家的体力都耗尽了,因此决定把太平山的行程移到隔日,先让大家回半岛酒店休息。

    一提到回饭店,周筠就开始紧张。“真的不再逛逛吗?”

    小玫转过头来,理解她心思似的一笑。

    “妳还想逛吗?”余伟丞握着她的手,“那我们继续逛好了。我跟周筠晚点回去。”

    “好哇!放你们小两口甜甜蜜蜜。”小玫利落接口,开心的跟她说再见。

    周筠有点气馁,她原本希望大家一起留下来逛的,结果变成只有她跟余伟丞两个人。

    路上观光客众多,情侣更是不少,港边设有许多座位,都坐了卿卿我我的情人们,让她更觉尴尬。

    “想拍照吗?”余伟丞拿着相机,指着一个空位,“在这里拍也很美,比刚刚那里人挤人好多了。”

    “啊,没关系,我比较喜欢拍景色。”她摇了摇头,因为她觉得自己不上相。

    听到她的拒绝,余伟丞看着她不说话,一瞬不瞬,直到她有些难为情的别过头去。

    “妳……好像不是很开心。”他说出自己的看法。

    “没有啊,你别想太多。”她深吸了一口气,强颜欢笑。

    “妳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他执握住她的双手,语气不对劲,“为什么妳要一直记着那种男人?”

    周筠抬首哑然,她无法反驳他的低吼,正因为他爱着她,所以他了解她的心不在焉。

    “我很努力了,小余,我真的很……”她颤抖着手。这种心情不是她能够掌握的,她也不愿意啊!

    谁愿意成天惦记着一个已经遗忘自己的人?谁愿意爱着一个不会回头的男人?

    谁愿意经历这种思念就、心痛的折磨?

    她一点都不想,但是那个人的身影就是挥之不去!

    余伟丞忽然将她拉进怀里,抚上她的脸庞,他的力道很大,拥得她快要不能呼吸。

    “小、小……小余!”周筠有点害怕,抵着他却挣脱不开,“很紧钦,你放松一点。”

    她说着,发现他捧着她脸庞的力道,也几乎要描碎她的颊骨。

    “我好爱妳,妳不该再想着那个人。”余伟丞双眼炙热的瞧着她,“别再推开我了!”上星期他好不容易吻上她,却被她一把推开的羞辱感依然笼罩着他,尤其知道他输给一个不会再出现的男人,就更加不甘心!

    “我……很痛!小余!”她痛喊,“我很不舒服!放开我!”

    可余伟丞彷佛没有听见她的话,忽然扣紧她的后脑勺,粗暴的吻上她。

    周筠惊惶失措却动弹不得,吓得在他怀里挣扎扭动,但是他紧紧箍住她,她完全逃不开,只能让他的气味在口中翻搅。

    好恶心!她紧闭起双眼,不管几次她还是觉得反胃,他的吻不带一丝珍惜,总是激烈而粗鲁,丝毫不在乎她的感受!

    这一次,他更是加重了力道,让她完全推不开他……

    附近竟还传来口哨声,周筠的泪无力的滑下。

    直到余伟丞满足了,他才松开力道,她迫不及待的推开他。

    “走开!”她失控的喊了出来。

    余伟丞踉跄数步,还一脸愕然。“宝贝……”

    “不要叫我宝贝!你这个……恶心的人!”她从没有这么激动过,但是现在的她竟能如此歇斯底里的喊着,“不要靠近我!”

    这诡异的争执引起路人注意,更有不少人觉得奇怪,刚刚还在热吻的小情人,怎么下一秒就吵架了?感受到四周投射而来的眼光,余伟丞皱了眉,一步上前扣住了她的手臂。

    “别这样,大家都在看了。”他压低了声音。

    “放开我!我叫你不要再碰我!”被他一碰到,周筠就觉得像有千万只蜘蛛爬满她的身子般,很不舒服。

    “妳这是做什么?小声一点!”他说着,竟使劲握住她的上臂,疼得她差点喊出声来,“只是一个吻,妳有必要这么激动吗?我们是男女朋友吧?”

    好痛!她觉得自己的手快断掉了!

    周筠紧咬着唇,忍着不哭,“我……我渴了,你去帮我买可乐。”她颤抖着声音央求他。

    “可乐……”他举目一瞧,发现数公尺外就有小贩,“好,妳等我!”

    她挤出笑容对他点了下头。

    待他一松开箝制,她立刻头也不回的往前奔去,把自己藏入人群里。

    路过贩卖机时,她抖着手投了好几次硬币才买下矿泉水,但即使在路边漱了好几次口,也无法把那恶心的味道给去除掉。为什么……男女朋友会这样吗?以前昶伦吻她时,她根本只会沦陷,不可能如此反感。

    手好痛,身子好痛,为什么怀抱她的男人,不是昶伦呢?

    周筠蹲在路边泣不成声,翻出皮包里的戒指,迫不及待的戴了上去。

    这辈子,她说不定会孤独死去,直到死之前都还爱着同一个男人吧。

    “小姐。”

    有个声音自耳畔传来,在嘈杂人群声中特别明显。

    可她不想理会任何人,就算在路边哭到死,也不关任何人的事!

    “妳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发生什么事了?”那声音相当好听,是个男人的声音。

    “没事,请你不要管我,谢谢。”她稍稍抬起头,却别向另一边,抹去不止的泪水。

    “像妳这么漂亮的女孩在哭泣,身为男人怎么可能坐视不管?”这语调说得恳切,但是听在周筠耳里却彷佛别有目的。真夸张,她有这种本事吗?每次出国都会遇见搭讪的家伙?她深吸了一口气,完全不想理睬来者。好不容易才甩开小余,实在没心情理会陌生人,艳遇对她而言,一生一次便已足够,因为她已经把心交出去了,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应付其它人。

    她该回去跟余伟丞说清楚,他们之间不会是情人,她无法响应他的爱。

    她迅速站起,眼前却突然一片黑,她因头晕而向后倒去。

    有力的手臂轻而易举的撑住她,她下意识抓住来人的衣裳,晕眩的程度让她差点以为会重重摔在地。

    眨了眨眼,在她睁眼的瞬间,搭讪的男子毫不犹豫的将手臂一抬,将她立即揽进怀里。

    周筠吓了好大一跳,想要尖叫,却后知后觉的发现这胸膛与她竟是如此契合,还有随风吹来的熟悉香味。

    “妳好像很喜欢撞进我怀里?”男人的声音隆隆作响,自胸膛传进她耳里。

    她差点站不稳,心中不住的吶喊,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可那双熟悉的温暖大手移近她的脸庞,轻柔地抬起她满是泪痕的脸,让她瞧清楚这一切不是幻觉。邹昶伦就在她眼前,甚至正拥着她。“妳没事吧?又头晕吗?要不要去吃个饭?”他说着,心疼的抹去她的泪痕。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哑着声,哽咽的声调听来令人揪心。

    “我好不容易飞回台湾,一下飞机就去菁品找妳,结果小卡跟我说你们到香港开会,我立刻再坐飞机过来,打听了你们的行程,赶上这里的夜景活动。”他拨开她的前发。筠筠的头发变长了,盖在脸上显得有些憔悴。“刚刚一下出租车我就看见小玫,她告诉我妳跟“妳男朋友”还留在这里。”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提起余伟丞,周筠就有些激动。

    “我看到了。”邹昶伦捣住她的唇,“我听见妳的尖叫声,才能找到妳。”

    否则在这种观光胜地,放眼望去尽是人,要怎么找到她?直到他听见了一个女生的叫声,离他很远很微弱,但是他立刻就确定是她的声音。

    循着声音找过去,已经看不到人,但是他却见到了在排队买饮料的余伟丞。

    没有思索,他直直朝前走去,直觉告诉他,她一定在前方的某处。

    结果果然没错,在距离稍远的地方,他看见了穿着粉红色七分袖上衣,搭着白色短裤的她,他记得她穿起这套衣服来跟公主一样可人,她正蹲在大树下,将脸埋进自己腿间,嘤嘤啜泣。这个不性感不美艳的女人,还是轻易的吸引住他的目光。

    周筠紧紧抱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个怀抱她想念到近乎疯狂,不管他是为什么而回来,她都只想把握当下!

    “他真的是妳男朋友吗?”邹昶伦问着,有点受伤,“妳换男友的速度比我想像的快。”

    周筠拚命摇头,在他胸前摇着,什么也没说,从她手臂加重的力道看来,她似乎又在哭泣。

    “分手了!我跟他分手了……”她抓住他的衬衫,“他强吻我,好恶心!好恶心!”

    邹昶伦扬起一抹笑。幸好,余伟丞还是构不成威胁。

    他没错过地上的矿泉水瓶跟她搓到红肿受伤的唇,抬起她下巴,他看见滚滚不止的泪水,还有一脸厌恶和惊恐。

    他极其轻柔的抚过她的唇瓣,手似带电般,电得她一阵酥麻,芳唇轻颤。然后他俯颈而下,轻巧地含住她的唇,挑逗般的咬尝,直至久违的深吻。周筠瘫软了身子,将全身的力量都放在他的手臂间,他的吻再度让她迷眩而沉醉,她好喜欢他的吻,总是能给她甜蜜的满足感,不但一点都不讨厌,甚至非常享受。

    “这样算消毒过了吗?”半晌,他才缓缓离开她的唇,柔声问。

    她睁开迷蒙的双眼,两颊浮上红彩,露出甜美的笑容,酒窝又镶在唇边,再度让邹昶伦动心。

    他深吸了口气,将她扎实的揉入怀中,让她充实自己的双臂。

    低首吻上她的发,她的香气依然动人。

    “妳把东西打包退回来,让我有点受伤,后来余伟丞又打电话留言,说你们已经开始交往了。”他的声音有点闷,“妳甚至没有跟我要个解释或理由。”

    “那不需要。”她满足的偎在他胸前,“我知道你的个性,Kandy说的我都认同,所以我从不想要一个解释,只想放你自由。”

    “没有人可以绑住我的,筠筠。”他低声笑了起来,“只有我自己才能选择愿不愿意停留。”

    “嗯……”她微笑,那些都不重要。“那你最近过得好吗?找我有事吗?”

    “我最近很忙,心力交瘁,因为我父亲在开幕那晚心脏病发,病况一直不稳,所以我回洛杉矶待了两个月。”邹昶伦用极为平淡的口吻,诉说着让她瞠目结舌的话语,“然后我的恋人火速把我的东西打包寄回,还挑了新男朋友,完全不听我解释就跟我分手。”

    “你父亲……天吶!我不知道!”她小嘴圆睁。原来昶伦的父亲急病,所以他这两个月根本不在台湾―“他现在怎么了?”

    “人醒了,暂时控制住病情,所以我才回来一趟,不抱期望的看看我的“前”女友是否还打算听我说话。”他望着她,带着一点责备、一点委屈,和很多很多的可怜兮兮。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父亲的事,对不起!”周筠真挚的道歉,“我如果知道的话……”

    “如果知道的话?”他的声音高了八度。

    如果知道的话,她就不会选择分手吗?

    不,她还是会。周筠紧皱起眉,有些忐忑不安的揪着他的衣裳,咬着唇。

    “你吻她了。你不只是吻她而已,是饥渴的跟她接吻,还扯下她的礼服……”她其实一点都不想回忆这一幕,“如果你真的很爱我的话,我以为……你不会想要她。”

    “那是我的错,我的凌驾了理智,Kandy紧贴着我,甚至在我身上磨赠时,我的身体无法拒绝她的挑逗。”他并没有罗织理由来骗她,“但是我必须说,是她先上前吻住我的!而且妳如果看得更久就知道,我很快地让血液回到大脑,思考清楚,我推开了她。”

    其实周筠也有看到这一幕,她确实亲眼见到他推开了Kandy。

    “那是因为我想到妳,我的身体也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我想要拥有的。”他捧起她的脸庞,“妳才是。”

    面对深情款款的眼神跟诉说衷情的唇,周筠心里明白,她不可能再次拒绝他,他只要一句话、一个拥抱,就可以让她再次臣服。

    “可是你两个月来没有只字词组……至少也该有通电话,我认为你已经选择离开我了……”

    “因为妳把东西退回来,先跟我分手的是妳,妳甚至有了新男友。”他有点无辜,“但我承认我想要用时间来证实我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一时迷惘,还是能一起拥有未来。”怎么把一切摊开来谈后,变成是她的问题了?她打包的速度的确很快,但当时她还没有跟小余交往,他怎能擅自去转告这个消息?

    好,是她自作自受,竟然亲手把昶伦推了开。

    “然后呢?”她可怜兮兮的问着,“时间证实了什么?”

    邹昶伦无奈一笑,吻上她的前额。真是个傻女孩!

    “我已经站在这里,抱着妳了,妳觉得结果是什么?”

    啊……他飞回台湾就是为了她,再飞抵香港也是为了她吗?

    “我的心很痛很痛,我配不上你,我没办法再次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我真的会怕……”周筠说出了心底挥之不去的担忧,“我该怎么样才能相信自己有资格站在你身边?”

    邹昶伦不发一语,只是将她搁在胸前的柔萸握住,凑到唇边吻上,他先吻上手背,再吻上指尖,最后是那枚戒指。

    一切尽在不言中,既然她都还戴着戒指不肯放手,又何须在意这些事呢?周筠懂了,咧开笑颜。管他的,不管未来会怎样,遇上他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她今生给了他了。路起脚尖,她大大的张开双臂,用力的主动环上他。

    他其实什么都不必说,真的……光是他今天出现在她面前,她就决定即使再次被伤害,她也要义无反顾的爱着他!

    这就是爱,一个人一生,总是要这么爱一回。

    “周筠!”好不容易奔至的余伟丞,不可思议的望着亲昵相拥的两个人,“邹昶伦?”

    “小余……”周筠有些惊慌,“对不起,我没有办法继续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他手上的可乐滚落了地,“这男人究竟哪里好?值得妳这样执迷不悟!”

    “哪里不好?”邹昶伦立刻接口,拉起周筠的左手臂,指着上头的瘀青,“我不会强吻人,更不会对女友动粗。”

    想也知道,若他们真在一起,未来不久的某一天,余伟丞会变成善妒的男子,控制周筠的言行及对外联络,最终走向施暴的路。

    “哇靠!余伟丞,你打人啊!”小玫冷不防从旁边跳出来,事实上,公司一整挂人都在暗处观戏已久。

    “我、我没有,我只是……”他一惊。他只是怕周筠再次推开他而已。

    周筠往前几步,来到余伟丞面前,郑重的向他弯身行了欠礼。

    “我无法响应你的感情,因为我没办法把你当成情人来爱。”她的心不会为他鼓动,呼吸不会因他而困难,甚至会因为他的吻及触碰感到恶心,这样的对象,不适合当情人。

    余伟丞怒不可遏的瞪着她,又瞪向邹昶伦。

    “我说呢,人该放下的时候就要看开点,不是你的东西强求不得。”看见好友手上的伤,小玫不禁庆幸没有真的将两人凑成对。她凉凉的走到他身边,“你不能强迫一个不爱你的人爱上你。”

    “可是我!”爱了她八年啊!

    邹昶伦上前一步,紧扣住周筠的手,十指交握,余伟丞这才发现,原以为拿下的戒指,现在又重回她手上了。

    他不再说话,一脸欲哭无泪的模样,转身奔跑离去。几个男同事见状,也追上前,打算陪他解解失恋的苦闷。

    “看来房间得换人了。”小玫若有所思的看着房间分配表,把余伟丞三个字划掉,“得请小余让出房间,让妳的新艳遇进房喽!”

    周筠羞得无地自容。小玫嗓门太大,四周的人全听见了啦!

    邹昶伦爽朗的笑开。他很欣赏小玫,这女人敢做敢当、敢爱敢恨,若是以前,会是个很适合他的对象。

    只可惜,缘份是注定的。

    “所以,小姐一个人吗?”他低首笑看着失而复得的恋人。

    “嗯,一个人。”周筠勾起笑,那份甜永远让他为之迷醉。

    “我刚好缺一个女伴,不知道妳愿不愿意当我的女伴?”

    小玫一行人窃笑,远远离去。

    “今晚吗?”她赧颜羞红,摇晃着十指交握的手。

    “嗯……时间可能得长点。一辈子如何?”邹昶伦停下脚步,用那令她为之失魂的眼神凝视着她。

    过去只要被他这样看着,她总以为自己是他的唯一,闻言,周筠喜出望外的笑开。她知道,这次,她真的是唯一了。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