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不上床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罗婕快速的将朱岚茵捆绑起来,再用黑色大垃圾袋装好,与钱宁一同搭车离开。

    当任轲霆一行人到达时,发现一部可疑的休旅车疾驶而去。

    “该死,他们挟持岚茵走了。”任轲霆看到开车的人正是钱宁,“允昂,是那部黑色的休旅车,快回转!”

    “吱——”猛然的急速回转,让车内几个壮汉措手不及。

    “快追!”任轲霆心急如焚,他要翟允昂全力加速。

    夜幕中,两部车子在快车道上驰骋较劲,眼看后面的车子就要撞上前方的黑色休旅车——

    “这该死的蜘蛛精,我来吓吓她!顺便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人的中秋节是怎么过的!”朱岚轩一想到自己的妹妹被他们挟持,心中气怒不已,他点燃手中事先预备的冲天炮,不一会儿,炮火猛地冲向前面的车子。

    “砰!”冲天炮迅雷般的贯入前面的车体,响起隆隆炮声。

    黑色休旅车内的人受到惊吓,突地紧急煞车,让后面的追车猝不及防的撞上。

    由于速度太快,两部车体遭到强烈的损害,所幸无人受伤。

    一阵阵火药味,挟带着强大的撞击声,令朱岚茵惊醒过来。

    当她感觉四肢被绑着,困在拥挤的黑色空间内,她不安的呼叫着:“你们是谁?放开我!”

    “安静点!否则我会让妳脑袋开花!”罗婕打开塑料带,让朱岚茵知道自己正身处危机之中。

    黑色休旅车这时再度加速前进,后面的车也毫不松懈的全速追击。

    “不,罗婕,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朱岚茵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

    “因为妳不该爱上轲霆,轲霆是我的!”罗婕恶毒的朝她指控着:“妳给我安分点!等我收拾了这些人,我再亲手杀了妳。”

    在陷入紧张的这个时刻,任轲霆的于机突地响起。

    他冷沉的接起电话。“喂!”

    “轲霆,你最好跟我们保持十公尺的距离,否则你准备帮朱岚茵收尸吧!”罗婕语带娇媚的威胁着。

    任轲霆压抑住激昂的情绪,沉着的对她说:“妳别轻举妄动!”接着他又对翟允昂:“速度放慢!”

    两部车子的距离,在保持十公尺的距离下,罗婕才满意总的说:“这才乘!”

    任轲霆试着跟她拖延时间,“罗婕,妳放了她,要什么条件快说出来。”

    罗婕轻笑一声,“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早该在我要求你给我五千万时,就该给我了!不过,现在……给不给钱,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妳究竟想要什么?”

    “你不该在离去之后,又爱上这个女人的,现在我要的不只是五千万……我要的,你给得起吗?”罗婕故意挑衅地对他说着,彷佛十分喜欢这个她设计的游戏。

    “该死的,只要妳不伤害岚茵,我都给得起!”任轲霆终于失去理智的咆哮着。

    “不,你给不起,我要你娶我,我要当你的新娘,我要所有控制权,这一切,你真的给得起?”她贪婪的想着。

    五千万美金,不是她的目标,她要的是更崇高的名利和地位!

    “放了她,我给妳所有妳想要的!”

    罗婕突然狂笑的说:“轲霆,我不是傻瓜,只要朱岚茵活着一天,你就不可能爱上我,所以,杀她是必要的!”

    任轲霆一听,愤怒的朝她低吼:“妳最好别激怒我!”

    他探头发现车子已在鲜少人迹的郊区,猛地,他就地取材,将朱岚轩带在车上的一把冲天炮点燃,对准黑色休旅车——

    “咻咻咻——”冲天炮直往黑色休旅车冲去。

    黑暗中,休旅车失控滑出快车道,翻落在一旁的荒地。

    钱宁听到罗婕和任轲霆的对话,他不想再顾及叛离的她,为了保有手上的筹码,他拿枪抓起朱岚茵,“走!”命令她和他跑到树丛内。

    “你别抓我,死大胡子,别碰我!”朱岚茵一下车,便和他拉扯着,她朝后面的车子喊着:“轲霆!”

    “岚茵!”任轲霆急切的追过去。

    “轲霆,等等我!”罗姨狼狈的从车内挣脱出来。

    “逮到妳了,蜘珠精!”朱岚轩跳下车一把抓住罗婕。

    经过不断的推挤,钱宁干脆一把扛起朱岚茵往树丛跑去。

    “钱宁!你逃不掉的!”任轲霆紧追不舍。

    朱岚茵被倒吊在他肩上,被绑紧的双手,不断的拍打着他。

    “放开我,茸毛肥猪!”

    进入树林中,钱宁被任轲霆追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他,已被逼到穷途末路了。

    他索性粗暴的甩落她,再将枪口对准她:“站起来!”

    “我干嘛要听你的话!”朱岚茵不从的回应着。

    “加果妳想活命的话。”钱宁笑着回答她,指尖扣住板机。

    朱岚茵这才意识到他手里拿的是一把手枪:“啊——我……我跟你无怨无仇,你干嘛那么不友善……”

    上帝,主啊,阿拉,观世音菩萨!你们一定要保佑我度过这次难关!朱岚茵全身颤抖的祈祷着。

    “只要拿了钱,我就会放妳走!”他强将她转身面对任轲霆喊话:“我跟罗婕不同,她可以不要那五千万,只要长久的控制权,但,如果我没有五千万美金,一样会被黑帮逼死,所以,任先生,只要你给我五千万美金,我自然会把你的新娘还给你!”

    任轲霆一派自然的笑着说:“你认为我会带着五千万美金到处跑吗?”

    “什么?轲霆,你见死不救……”朱岚轩押着罗婕走到他身旁,错愕的说着。

    “你别唬人了,你急着追车,不正是想追回你的女人!”钱宁睁着大眼睛,眼眸中闪烁着惊异。

    “我的女人是罗婕。”任轲霆爱怜的搂住罗婕,厉声朝钱宁说:“你忘了,她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小孩。”

    朱岚茵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所闻,他……他竟残忍的当着众人,对她吐出他潜藏于内心已久的秘密!

    原来事实的真相是这样……她早该知道的,他说爱她,是骗她的,如果她早点退出,也许她还可以保有一些尊严。

    此刻,她的心中百味杂陈,酸涩、痛苦、绝望充塞在整个胸臆间!

    她不顾钱宁枪口的威胁,气愤的大喊:“任轲霆,你不是人!”

    听到他冷残的话,她突然不若先前那么骇怕了。

    原本她还体谅他,以为他陷人两难之中,所以才迟迟不敢告诉她真相,现在,她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个牺牲打。

    陡地,朱岚茵朝钱宁握着枪枝的手咬去,“枪给我!”

    钱宁怔忡的推开她:“滚开!”既然朱岚茵对他已不贝重要性,那挟持她还有何用?

    当她脱离枪口的威胁,朱岚轩奋不顾身的赶紧上前去扶她。

    “该死的臭婊子!”钱宁恶毒的朝罗婕咒骂一声:“妳不是说这小孩是我的?妳竟然骗了我那么久!难怪,妳迟迟不对他出手,原来你们早就联合起来拖延我……”

    “欺骗我的,都该死!”钱宁冷哼一声,眼神敛聚杀气的朝着任轲霆扣下板机。

    暗夜中,只见任轲霆机警的闪开。

    罗婕却突地嘶喊一声:“不——”

    “砰!”枪声一响,罗婕中弹,她的左胸汩汩流出鲜血。

    钱宁一惊稍稍恍神,任轲霆趁势上前,朝钱宁的手枪猛地跃出一个回旋踢。

    挟着劲力十足的脚风,踢得钱宁失去平衡倒在沙地中,枪枝也应声而落。

    钱宁胆颤心惊,仓皇弃械,想赶紧逃开。

    阿健和翟允昂霎时堵住了他的去路,而任轲霆更利落的踢弹起钱宁掉在地上的那把枪,将枪口对准钱宁说:“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钱宁满身狼狈的沁出冷汗,一动也不敢动。

    “交给我们吧!”阿健和翟允昂拿着他们刚为朱岚茵松绑的绳子,再将钱宁捆绑起来。

    警铃倏地在林间响起,只见树林外,穿梭着急疾而来的大批警察车队。

    “罗婕,罗婕受伤了!快救她们!”朱岚茵在一芳喊着,任轲霆朝她奔来。

    “岚、茵,轲……霆……”罗婕面如白纸,气若游丝的说:“对不……起,我欺骗…了轲霆,这个小孩是……强、尼的!我知道……我没有……资恪爱……你……”

    她拉住了朱岚茵和任轲霆的手,让他们彼此交握着。

    罗婕想起自己年轻时彷佛是只挥霍青春的花蝴蝶,态意享受着身体的欢愉,沉浸在貌似真情的幻影中,所以,当真爱来临时,她分不清是真是假,也不懂得去把握他、去珍惜他,是她背叛了仟轲霆的真情。

    “岚……茵,对……不起!欠你们的,下辈子再还给你们了……”说完罗婕就断气了。

    朱岚茵热泪盈眶的看着罗婕。

    钱宁被带上警车,黑暗中,只见天幕的星子依然闪烁着光芒,秋风在树林间回荡,彷佛在哀悼罗婕逝去的一切。

    “孩子留不住了,因为伤者有长期服药的习惯,子宫收缩异常,胎儿有胎盘早期剥离的现象,我们帮她取出胎儿时,发现早已胎死腹中,而病患因为大量出血,已没有生命迹象了。”妇产科医师对他们解释。

    “天啊!怎么会这样?”朱岚茵忍不住激动的红了眼眶。

    任轲霆抱紧她,神情哀伤的安抚着她。

    “什么是胎盘早期剥离?”朱岚茵问着。

    “那是指胎儿在出生之前,胎盘剥离,露出子宫外的意思。”任轲霆解释着。

    “我们走吧!”任轲霆表情肃穆的说着。

    “你离我远一点!”朱岚茵推开搂着她的任轲霆径自走出医院。

    可恶的家伙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他的女人是罗婕。

    他罔顾她的安危,一直把她当诱饵,他根本不爱她!

    任轲霆怔愣了一会后,追了出来,对她反应激烈的表情,会意的笑了出来。

    “妳是在跟罗婕吃醋吗?”

    朱岚茵不想埋他,“你的最爱死了,别再对我纠缠不清。”

    “什么最爱死了?傻女孩,非常时刻就要用非常手段,否则怎么把妳救出来?”任轲霆对她低笑几声。

    “那你暗中策画对付钱宁和罗婕的计谋,为什么不先告诉我,让我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实在太过分了!”朱岚茵遗憾的想着。

    “我只想保护妳,吾爱。如果妳全盘了解我的计划,恐怕在树林里被挟持的那一幕,妳就会紧张的不敢咬钱宁的手,这样的话,妳就凶多吉少了。”任轲霆深情款款地搂紧她。

    任轲霆随机应变的处理事情能力,令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是这样吗?”朱岚茵还是很不能谅解。

    “谁都可以怀疑我,唯独妳不行!”任轲霆捏着她的鼻子,霸道的说着:“走吧!我们现在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完成之后,妳就会谅解我了。”

    “去哪?”

    “我这一生当中,最大的遗憾莫过于结婚一个多月了竟还未圆房。只有妳,才能让我等那么久。”朱岚茵被任轲霆塞进座车,他的心情如释重负。

    昏暗的新房中,点燃了浪漫的烛光和海洋玫瑰的催情精油,在温馨的光影和幽扬的音乐中,他们正重拾属于他俩新婚之夜的甜蜜感。

    “岚茵,帮我脱掉衬衫。”任轲霆鼓舞她。

    黑暗中,只有微弱的烛光照映着他们,她鼓起勇气摸索着他。

    她的每个轻柔抚触,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没想到我们终于可未完成的神圣工作了。”朱岚茵也很期待这一刻的来临。

    好不容易,她终于将他衬衫钮扣一颗颗的解放……

    须臾,他伟岸的上身已裸的展现在她眼前。

    她羞赧的不敢直视他,所幸,卧室内昏昏暗暗的,掩去她脸上的潮红。接着她的小手已被他移到裤腰上,他要她再为他解下长裤。

    他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她青涩的接触,这是他一生梦寐以求的女人,也是他一生最期待的一刻。

    “霆,拉炼好像卡住了!”朱岚茵懊恼的研究着。

    “让我来!”紧要关头,怎么可以被卡住……

    不料,他一经手,竟卡得更严重。

    可恶的拉炼,竟在重要时刻绊住他,他真想直接撕毁这件裤子。

    他的新婚之夜,难道注定要那么狼狈?

    “好吧!亲爱的老婆,转过身,闭上妳的眼睛。”

    朱岚茵依言照做。

    任轲霆索性同时卸下两件相卡的裤子。

    “茵,成为我的女人的时候到了。”他走近她,近得朱岚茵可以感觉到他下身的昂挺。

    “亲我!”任轲霆命令着。

    朱岚茵依言在他火热的唇间移动着,任轲霆在瞬间褪下她全身衣衫,让两人袒裎相对。

    “天啊,妳是那么美!自我回台看到妳的那一眼起,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接近妳了!”他俯下身慢慢的吻着她……

    满室的玫瑰馨香,催促一对新人紧密的结合,温柔的抚触和呢喃的爱语,软化了她的厌惧,她不再是那个害怕男人的小女人,在他爱意的滋润下,她已走出阴霾。

    一刻值千金,这回没有任何人再来打扰他们,幸福和温暖的万丈光芒,将他们团团围绕!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