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商扑倒败家狼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原计划两天内就可以走完的路程李岚叶跟风金锦却走了六天,慢了整整四天,这六天里并无风雨,日日云彩笼大地,夜夜星斗盖四野,不是他风金锦不愿赶路,实在是路太颠簸,林子里的小动物太美味、斗云镇的社戏太好看、风狼崖下鬼蜂老人酿的桂花酒太醉人……

    风狼崖上的风狼村跟世上其它村落并无两样,只是海拔高了点,云雾缭绕花木繁茂仿佛仙境,源自山背后千松林的小溪蜿蜒向下流经百草园、拾菜园后又在村里绕了两个圈,最后才一直向东流去,在半山腰化作一道飞瀑。

    狼神一族特有的球型房舍错落有秩地散落在巨崖前的一大片谷地上,最大间的族长家就立在最高处,远看着就像一颗绿凤梨。

    自小肚微凸的风金锦在李岚叶的搀扶下踏进风狼村的那刻起,老爹风财梓就没停止过念叨,一会儿责骂一会儿威吓一会儿哀怨,悲愤自己两个儿子都嫁做了「人妻」,真是老天不长眼!老娘霜淼则刚好相反,只看不说,只摸不说,一边啧啧「女婿」身材好一边拍拍他的胸膛捏捏他的大腿,李岚叶这时候才知道婆家的恐怖,终于理解了风金锦不想回家的心情!

    屋子是用藤和竹筑的,离地三寸,大厅里的摆设很奇怪,没椅子更没古董,倒有一堆奇形怪状的兵器无规则无美感地挂在墙上,一张可同时容纳三四十人的矮石桌横在中央,蒲团俯拾即是,说不清它到底乱还是不乱。

    「小子!你当老子是孙子啊!」坐他们对面的风财梓突然露出獠牙来,他恨人形,他气得直想磨他的爪子。

    「岳父大人息怒。」要不是事先观摩过村民变身,李岚叶现在的神态才不会如此淡定,「锦儿大概是累了。」

    「哼,我儿子我不了解吗?」风财梓狠狠瞪了李岚叶一眼,「你小子也别跟我装老实、扮可怜,听青儿说,徐定乾是你朋友,真是混蛋,你们俩都是混蛋,世上好女子多得是,干嘛非来抢我辛苦养大的儿子?」

    「情之所致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爱锦儿,没人能取代他在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李岚叶笑着坦言。

    「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见了我你就得说实话,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们一族是神也是妖、是妖也是神,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拜过始尊大人后,金儿便是你的唯一、你便是金儿的唯一,他日若有背叛,必死无疑!五雷轰顶可是连骨灰都剩不下的。」

    「除了锦儿,我不会再爱任何人,开始如此,到死方休。」李岚叶笃定道。

    「哼……」

    看不惯老公的顽劣,霜淼出口相助道:「哼什么哼,两个女婿都比你长得英俊,比你有才华又比你有钱,你嫉护了是不是?」

    「胡说八道,我嫉妒他们,我堂堂风狼族一族之长嫉妒他们这两个黄毛小子!」

    霜淼又劈里啪啦嘲讽了他一连串,尽管风财梓竭尽全力地反击,可最终还是一嘴难敌四爪,被老婆生生镇压了。

    「娘,你们忙,我回房了。」起身拍去沾在衣服上的蒲草后,风金锦拽起李岚叶住后面走去。

    霜淼扯过风财梓的一条腿,边转头笑着说:「好好休息!大女婿,三女婿跟青儿在百草园,无聊找他们玩去!」

    李岚叶由风金锦带着穿过一条N字形的回廊后终于来到了他向往已久的「娘子的闺房」,眉开眼笑地进门,愁眉苦脸地坐下,晕眩在满室美人的柔波里,「娘子的闺房」里除了画得美美的仕女图跟刻得栩栩如生的仙女像外就是各式花花公子专用的檀扇。

    「难看死了,这张脸。」风金锦拿指头戳了戳他的脑门,撇着嘴角住床上躺去,「累死了,一个白痴就够我应付的了,一下子窜出了三个,就是如来也要吐三口血。」

    「锦儿。」李岚叶从蒲团上起来坐到他身边问,「你……这些……画跟像都是你的兴趣?」

    「别人送的,偷香诱美才是我的兴趣,洛城、黔城、茧城都有我的红颜知己,就是天上之上的仙女们和我也要好的很,要不是你绑人逼婚,我的境地哪会这般惨澹。」越说越困,风金锦卷起被子往床里面翻去。

    「锦儿……」李岚叶伸手拖他回身边,扳正他的脸问道:「现在呢,还想那些姑娘吗?」

    「想,作梦都想,男人自然该想女人。」风金锦迷迷糊糊地应着,男人自然应该想着女人,可惜他自己却早已连梦里头也都铺满了李岚叶的身影,很不甘也很辛酸,杀千刀的李岚叶总是擅作主张地剥夺他做男人的权利。

    李岚叶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小坏蛋的嘴巴真是可以毒死人,虽然知道他爱着自己,可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忍不住为自己掬一把伤心泪的。

    风金锦再次滚向床内,顿时呼声如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整日劳心又劳力。

    跟他一起睡的话说不定又会被岳父大人臭骂一顿,李岚叶想想还是出去走走的好,反正也有些时日没见过徐定干了,朋友就是用来吐苦水的。

    风金锦有跟他说过直走往右再往右就是后院,后院东门通往水天三壁,后院北门通往崖顶,后院西门通往拾菜园,拾菜园过去便是百草园,抬手比了比方向,李岚叶转身走向西门。

    拾菜园果然满地瓜果蔬菜,满树桃李苹橘,满坡五谷杂粮,奇迹的是它们原本都该是不同时节结果的植物,可在这里却同时结满熟了的果实,李岚叶边走边看边啧啧称奇,偶尔有狼或人穿行其间,或盯着他上下打量或旁若无人地品尝美味。

    快出拾菜园的时候,一狼一人突然拦住他的去路,那人善意地问:「你是金大哥的媳妇吧?」

    「嗯……是,算是吧。」

    「我就说嘛,果然是媳妇不是老公,金大哥怎会给人当媳妇呢。」底下的狼拿爪子拍拍那人的腿,「给钱吧,愿赌服输。」

    那人边离开边闷闷地嘀咕:「可是怀孕的不是金大哥吗?」没走出几步,人突然变身成狼,悻悻的跑远。

    望着两狼跑远的身影,李岚叶自怨自艾道:「呵,我真是投错了胎,还是做女人好,女人的话就能听锦儿说甜言蜜语了。」慢慢前行,百草园外的栅栏上开着红得惹眼的芍药,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或一缕茶香。

    世间有的、没的药草百草园里都有,自认医术一流的李岚叶在看到整片整片的奇花异草后也激动到说不出话来,若是在这儿开医馆,相信再难治的病都可以有药可救。

    地方很大,深草丛生,荆藤蔓延……在这儿找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节省时间,李岚叶决定还是用最原始的寻人方法,放声大叫。

    「徐定乾、徐老弟、徐定乾!」过了一会,正北方传来回应。

    李岚叶知道他们会过来,他只要原地等待就好了。

    没一会儿,徐定乾搂着风青水嬉笑着从远处走来。

    「李大哥也来啦,看来你们的进展比青青预料的要快嘛!」徐定乾身上的那股贵气一如既往的逼人,举手投足之间却又露着一丝豪迈的草莽气息,让人很难猜出他的身份。

    风青水轻讽:「这可不一定,你看他一副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说的孬样,必是让我大哥折磨的。」臭屁大王不仅对自己的认知度极高,对别人的认知度也高得很,不然怎么在别人的短处上吹嘘自己的伟大呢。

    「三弟说得对,锦儿至今未对我说过一个爱字!」李岚叶苦笑着说。

    「好孬,李岚叶你真的好孬,哈哈。」最爱落井下石的风青水这下可找到乐子了。

    徐定乾侧头瞪了他一眼,「青青,将心比心。」

    「好啦。」风青水嘟起嘴,瞪回他。

    「你大哥到底想怎样,若不爱李大哥大可以走人嘛。」

    「爱。」风青水笃定道:「我大哥他绝对是爱你李岚叶的,依他的性子,若是他不爱你,你又非要纠缠的话,他早唤妖精灭你满门了,然后再逃之夭夭,连老爹都找不到。」

    「其实我也这么认为,可是他不说明,我心里不踏实。」

    「那就只有用激将法了,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那就制订个策略吧!」徐定干笑着说。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他一句地商讨着「真心话大作战」,直到太阳垂落树梢。

    之后几天,李岚叶有事没事就对风金锦摆一张臭脸,叹一口长气,遇到徐定乾「夫妇」时还会露出一副羡慕到心碎的神情,闹得风金锦头胀心慌,烦得几乎想要拿头撞墙。

    这日,敌我双方的矛盾终于达到了一个顶点。

    吃过午饭,风金锦说要回房睡觉,李岚叶故意不去扶他,径自跟徐定乾、风青水去后园喝茶,风金锦不好当着人面发飙,回房后差点没把房子拆了,能撕的撕能摔的摔能砸的砸!

    他等了一个时辰,李岚叶还没回来,他便气冲冲地跑去后园,老远就听到了李岚叶侃侃而谈的声音,混帐,真是混帐,对着他就是一张苦瓜脸,对着别人就是一张艳阳脸,岂有此理!

    「大哥来啦!」风青水故意提高声调,「是抓兄夫回去问罪的吗?」

    风金锦站定在石桌前,一动不动地瞪着在他出现了以后就变成苦瓜脸的李岚叶,力道十足地问:「李岚叶,你想怎样?」

    「你不爱我,我累了。」

    「那怎样,分手吗?」风金锦甩手就给了他两巴掌,看得一旁的徐定乾都傻了眼。

    「我是你养的狗吗?我累了,真的累了,锦儿,我最后问你一声,你到底爱不爱我?」李岚叶强颜欢笑地看着他的眼睛,声音里掩不住的哀怆。

    「不爱、不爱、不爱,给我滚,滚吧!」气冲上脑门,风金锦也不知道自己吼了什么,因为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在看到李岚叶眼角的一滴晶莹后,他真是后悔得要死。

    就在风金锦想要抱住李岚叶颤抖着的身子时,风青水突然跳起将他拽到一旁,义愤填膺地对李岚叶说:「姓李的,是男人就拿点骨气出来,回去吧,回去好好娶房媳妇,就是再不济也比我大哥强,死心吧,这种烂人根本不值得你爱,你不累,我们看的人都累。」

    「好,好……我走,我走得远远的。」李岚叶起身往东门走去,最后仍不忘回头嘱咐风金锦说:「锦儿,我走了,虽然你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不管以后我娶了谁,我爱的人只有你。这一走,或许就是永别,我不会再缠着你了。多保重,小心上火,你怕冷,冬天的时候记得多穿衣……锦儿,我走了。」

    混帐,说爱他却要离开他;混帐,说爱他却要另娶;混帐,说爱他却走得如此干脆!心猛撞狂跳后碎成了粉末,风金锦像丢了魂魄一样呆呆地定在原地,空洞的眼睛里只剩下恐惧。李岚叶真的走了,真的离开他了,他到底做了什么,可恶至极!

    「现在追还来得及。」徐定乾提议道。

    「跟人家好好表白,说你爱他,爱他爱到海枯石烂!」风青水推了他一把。

    风金锦却像木头人一样转过身,眼神呆滞的原路走了回去,「他真的走了,他真的走了……睡觉、睡觉……」

    最爱他的李岚叶、最疼他的李岚叶、最容忍他的李岚叶居然离他而去了,难道天要塌地要裂了吗?他不相信、他不相信,假的,一定是假的,一觉醒来后,李岚叶一定就躺在他的身边,触手可及!

    风金锦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等他醒来时,李岚叶还是没有在他身边,泪水终于决了堤,汹涌而下,「呜……混帐……谁……是谁允许你离开我的……呜呜……是哪个大混帐……」

    儿子们的姻缘他们做长辈的也不好过问太多,风财梓跟霜淼谁也没问李岚叶为何下山,所以他们现在也不问风金锦为何非要连夜下山,只是唤来蟒女送他一程,之所以是一程而不是全程,那是因为所有法术力量都只能维持一个时辰而已。

    莽女化身能够腾云的巨龙,一个时辰不到就将他送到了山下,谢过莽女后,他又走了一个半时辰才抵达斗云镇,随便找了间客栈宿了一夜;第二天再赶路时他索性变回狼身,毕竟四条腿比两条腿快,还可以穿山越林而不用走曲来拐去的驿道。

    事到如今,风金锦为爱已经全不顾形象了,就连他肚中的宝宝也好像停止了生长,彷佛一定要他这个「娘亲」找回爹亲一样。

    风金锦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回到了泽城,变回人形时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说累其实也不太累,就是一天走了三匹驿马的路,或是一天走了两匹汗血马足足走了四天的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他毕竟还活着,不是吗?很幸运了。

    走的离李府越近风金锦的脚步就越慢,回去要怎么说怎么做,想来也不是唤声「相公」就能解决的,冷风一个劲的往他身上吹,冷得他牙齿打架,李岚叶不会连门都不给他开吧?

    李岚叶不会抽他耳光吧?李老夫人一定会叫李岚叶休了他的,他是越想越害怕,越害怕牙齿就颤得越厉害。

    风金锦最后还是留了个心眼,想与其傻呼呼地硬闯进去讨李老夫人的口水不如先偷遛进去看准时机求得李岚叶的原谅。

    今晚,李府大门口停了好多顶轿子,风金锦却没心思想那些,慌忙躲到一棵老槐树后头化成狼形,嗖的一下跃上墙头,再嗖的一下跃上屋顶,嗖嗖嗖的几下子便窜到了和和厅的天窗外,接着他又用隐身术跃下主梁,小心翼翼地挪向前,最后藏身在一突出的椽子后,就在正中央的右上方。

    「好你个混帐东西!」等风会锦看清听清底下的一切后,他忍不住骂道,甚至恨不得朝李岚叶的酒杯里吐唾沫。

    李岚叶居然在离开他后在家大宴宾客!虚伪的骗子,他绝对是这世上最最可恶的骚狐狸精!

    李岚叶在下面小口抿着酒,风金锦在上面大口喷着唾沫星子,也不怕底下的人发现他,他豁出去,大不了将他们通通杀光,让这世界上所有知晓他跟李岚叶故事的人都通通闭嘴!啊,狼要发疯,谁也挡不住。

    「叶儿,让采儿给你倒杯酒吧。」李老夫人以充满慈爱的目光鼓励着他们俩。

    老妖妇、大、死混帐!

    「哥哥,妹妹给你敬酒了。」方采儿微笑着提起酒壶往李岚叶杯子里添着酒。

    「有劳妹妹了。」李岚叶举起杯子仰头一口饮尽。

    骨头都酥了吧!风金锦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今天请大家来,有一件事要宣布。」李岚叶起身拎起酒壶将自己的杯子再次斟满,慢慢举起转身对向坐在方采儿右手边的男子,「许公子,我先干为敬!」音落杯已空。

    许彬匆忙起身将自己杯中的酒喝干,「敬李公子。」

    「你来宣布吧!」李岚叶朝他比了个请的手势。

    许彬缓缓转过身面对着一脸淡然的方采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采儿姑娘,我想娶你为妻,一生只爱你一个人,李老夫人已经允了,现在就等你一句话。」

    「原来……如此。」梁上君子掩嘴偷笑起来,突然不想犯罪了。

    方采儿也举起酒杯一口饮尽,轻轻搁下杯子,并不看着许彬冷淡地说:「承蒙许公子厚爱,可惜采儿我早心有所属了,我不能爱着一个人却嫁给另一个人。」

    许彬有些尴尬,在座所有人都有些尴尬,包括方采儿自己在内,她继续说道:「我爱的人不是别人,我爱的人就是我的义兄,李岚叶。」

    「可我不爱你。」李岚叶平静地坐下。

    这时候。其余人都自觉闭了嘴。

    「为什么,你的锦儿不是不要你了吗?」

    「他会回来的,他爱我。」

    「哼,自欺欺人!那种比泼妇都不如的男子到底有什么是让你忘怀不了的?」方采儿起身离开位子,退后三步,展开双臂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发疯似的笑,「哈哈……看看我,好好看看我,李岚叶,我比你那个男妻美多了……哈哈……李岚叶,你知道吗?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就算你之后负了我,我还是一样迷恋着你,越恨就越爱,越爱就越恨!」

    李老夫人觉出她的反常,惶恐地说:「采儿,你醉了,来人啊,快扶小姐休息去。」

    「不,我没醉,我也不是方采儿,我是翠翠,方翠翠,被狠心的家人卖身到妓院的苦命人,哈哈,李岚叶,你记起来了吗?那个求你赎身的倒茶丫头,你明明答应赎我出去做你家的纺织工的,可是,你根本没有,没有赎我,然后我就变成了任人玩弄的妓女。」方翠翠越说越激动,不时住地上啐着唾沫。

    「那天我遇到了锦儿,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然后就把你忘了,你确实有权利恨我,就是再次见到你后我也把你认出来,直到在紫藤园遇见你时我才隐约想起了那个翠翠,翠翠,对不起。」

    「我不要对不起,我要你!」

    许彬突然瘫坐在了位子上,「动、动不了了。」随即,所有喝了酒的人都出现了四肢无力的症状。

    「哈哈,别慌,是我下的药。」方翠翠笑得面目狰狞,突然闪到李岚叶身后,边拿由袖口滑出的匕首抵住他的脖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娶我,像爱那个妖精一样疼我,我就饶你不死。」

    「采儿,不要……」李老夫人昏死了过去。

    两个小丫鬟立即跑去外头求救,只是府里的家丁们几乎都喝了采儿小姐赏赐的酒,晴妈又刚好回乡省亲不在,至少要跑到大街上才拉得到人。

    「杀了我吧,我生生世世都只爱锦儿一个。」李岚叶闭起了眼睛。

    「哈哈,为了个不爱……」

    「住手,我给你杀!」风金锦从房梁上跳下来,汗水已经湿了他的前襟。

    「锦儿,不……」李岚叶开始有所挣扎。

    「杀我、杀我,杀了我李岚叶就会忘了我。」风金锦比着自己的胸口。

    「不,错是我犯的,我该死。」李岚叶急急唤回翠翠偏向风金锦的目光。

    「是啊,该死的是你,是你才对,是你让他忘了我,是你让他的心再也容不下我的。」翠翠狞笑着向风金锦扑过去。

    事情发生得太恐怖也太突然,以致风金锦一时忘了提脚,只一心悬在李岚叶身上。

    「不……」情急之下,李岚叶突然冲破穴道,突然跃在翠翠之前抱住了风金锦。

    一见前头的人是李岚叶,翠翠的手便不由偏了下,可还是直直插进了他的左背。

    三人同时倒下,翠翠昏死过去,风金锦将李岚叶翻过身来搂在怀里,泪水早哗哗沾满了的他脸。

    「不要、不要死……我好害怕……大夫、大夫!」风金锦撕心裂肺地吼着。

    「锦儿……你回来啦!」李岚叶开心地傻笑着,血由他嘴角溢出。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叶……呜……叶哥……叶哥哥,别抛下锦儿……我要你爱我一辈子、陪我一辈子。」风金锦伸手拭去他嘴角的血丝,却越拭越多,「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

    李岚叶费力地伸手去触他的唇,「锦儿……我爱你……你爱……不爱我?」现实往往不受预想控制,真没想到他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听锦儿的告白,他原以为锦儿不会这么快回来的,他原以为只要他再求一求锦儿就会松口的,他原以为翠翠的恨能被爱化解……

    「爱,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叶哥哥,我爱你,你死我也死,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风金锦低头吻着他的唇,「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救兵一个接一个冲了进来,不一会儿,大夫也来了。

    十日后,李府大门外,老管家依旧如一根可怜的麦杆似的摇曳在风中。

    再六日后,两匹汗血马才将它们的主人拉到风狼崖山脚下。

    「锦儿,到了。」李岚叶跳下马车,一如既往地等着为「娘子」效劳。

    嘴巴爪子油光光的风金锦从车里出来,命令道:「转身,背我上去!」

    李岚叶笑着依令行事。

    走出一段路后,风金锦才嚅嚅地问:「伤口还疼不疼啊……叶……叶哥哥?」

    「不疼。」

    「真的?」

    「出发前大夫不就说我的伤全好了吗。」

    「那女人还算有点良心,否则我非剁碎她不可!」想起那天他心还能颤呢。

    「锦儿……」

    「什么?」

    「我爱你!」

    又来了,老逼他!风金锦涨红了脸叫道:「我……我也爱你啦,我爱你!」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http://www.Qb5200.Com)】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