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处女女人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大家都低估了沂执拗的性格,她这一失踪,真的就不曾有任何讯息,直到有一天……

    “啊!”媛拿着刚接到的风景明信片,马上直奔颖新。

    “魏泱!魏泱!”电梯才刚停住,她就已经出声大吼着。

    秘书对她这行为早已习以为常,因为她不是三天两头来这儿打探穆沂的消息,就是来骂骂魏泱发发心中的怒气,只是奇怪的是,一向冷漠易怒的总裁,似乎很纵容她这嚣张且目中无人的行径。

    一听到她的吼叫声,魏泱语气容忍的说:“朱媛,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出现都这么惊天动地?”

    他话虽然这么说,可还是很有礼的帮她打开门,谁叫她是沂蕞好的朋友,随时都可能有沂的消息……

    “我高兴嘛!”媛说的理直气壮。

    高兴?!魏泱心一震,抓着她的手急忙问道:“是不是有沂的消息?”

    媛赶忙将背包中的明信片拿出来。

    “你看,她从尼泊尔寄给我的。”她的声音在颤抖。

    魏澳泱接过明信片,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因为有了这张明信片,他就可以知道她还活着,这感觉让他的心稍稍有了踏实感。

    “我可以看吗?”他询问着。

    “看吧。”

    看到信后的署名,魏泱激动的红了眼。真的是沂,也只有她才能将字写的如此有个性、有特色。

    “只不过这是她一个月前寄的了。”媛不好意思的说。

    “没关系,她不是说她还要去西藏和新疆吗?我先去那儿等她。”他会找到她的。他有信心!

    穆拉罕寺

    狭长的走廊,交错的光线,源源不断的梵语诵经声。

    魏泱背靠着墙壁,发凌乱,目光却炯锐如鹰。他在等,等一个人,等那个扰乱了他心湖后,却选择当逃兵的女人。

    只是他等了近半个月了,就是等不到她的芳踪,不过他并不死心,他确信只要她的行程不变,这景点她必定不会错过。

    阳光耀眼,魏泱脱水的唇瓣像干涸的大地,上头满了细碎的裂纹。

    “施主,先进庙里休息吧。”寺庙的住持实在看不过去,好言相劝。

    “不用了。”魏泱拱手作揖,感谢住持的好意,目光却始终落在寺前的阶梯上,因为这条阶梯是上穆拉罕寺惟一的路径。

    蓦地……一抹熟悉的身影和几个观光客就出现在阶梯的下方。

    魏泱奔上前去。 “沂!”

    正要踏上阶梯的沂脚步一滞,猛地抬起头,看着正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魏泱,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魏泱怎么会来这儿?他应该坐镇在台湾的颖欣企业才对。

    看着他,她的心痛得厉害,几乎想逃离这个今她几近崩溃的男人。

    但,不能,她一定要把持住,否则只是显示自己的懦弱和心虚。沂不停的做着心理建设。

    魏泱看着她,紧绷的心情、高悬的心,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解脱。

    注视着他,沂头一抬,牙一咬,深深的吸了口气,装作若无其事地举步走向他。

    “你也来参观穆拉罕?”沂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你,好巧是不?”紧张的心跳动的速度快的就像在参加百米赛跑似的。

    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走下阶梯,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圈住。

    沂表情尴尬的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直到脸颊旁传来声音。

    “魏泱,你怎么了?”她推推他的身子,问:“你该不会是钱被小偷给扒了吧?”如果是这样,他激动的情绪,她是可以理解的。

    她竟然没有半点看到他的喜悦?!魏泱生气的怒吼着:“穆沂你浑蛋!”

    他的怒吼声惹来众人的关注,大家都静立不动的将视线转向他们。

    沂不好意思的频频点头,尴尬地傻笑,直到全部的人都走上了穆拉罕寺,她才吁喘了口气说:“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不放!”魏泱反射性的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偏僻处,愤怒取代了激动的情绪开始怒吼着:“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离开?”

    沂眼神冷冷的看着他,“我有辞职。”

    “我不准,不准、不准。”他连说了好几个不准。

    沂蹙起了眉心,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魏泱你不能这么不讲理!”

    他眼神凄迷地看着她,眼底有深沉的悲哀。“你怎能这么狠心的说走就走?”谁说男人心硬如铁,这个女人的心也从不曾脆弱如玻璃呀!

    她诧异的看着他,脸色苍白,“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几个月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她实在禁不起任何一个小小的伤害了。

    他深邃的眸光直透入她的眼底,“你真的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沂愣住了,不过在下一刻,她偏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还要说什么?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魏泱抓着她的手,覆在她自己的胸口上,不放弃的说:“摸着你自己的心,回答我,你真的对我从未动情?”

    她的脸色苍白,逃避的眼神闪烁着,她生气的挣扎着想挣脱他的钳制。“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到这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问我爱不爱你?”

    魏泱露出一抹怅然的笑容,“放你走是因为我误以为你有婚约,这违背了我的原则,所以只能忍痛割舍。”

    “那你现在不误会了?”沂冷哼一声。

    魏泱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珠宝盒,“顾其云来公司找你,要我把这个拿给你。”

    “所以你知道了一切。”她表情不屑的嗤笑,看了一眼珠宝盒,却没有伸手接过来。

    “沂,我爱你。”

    刹那间,她浑身一震恍遭电殛。

    “不!”沂的心刺痛着,呈现从未有过的痛楚与慌乱,她连忙否决着,转身想逃开。“不!你骗人。”

    魏泱没想到沂的反应会这么强烈,赶忙钳制住她急欲挣脱的手。

    “我都能坦白了,你难道还不能面对你自己的心?”魏泱炽热的眼眸落在她身上,强势的想叩开她的心。

    沂颓然的任由他搂抱,忍了好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溃堤,恍惚间,她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别逃避我,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再离开我、躲着我,这样等待的日子、寻寻觅觅的时光,好苦。”一个吻在这个时候落在她的颊上,细密而温柔。

    闭上眼睛,感受到他埋在她颈窝边,那近乎叹息的耳语。

    “我输不起。”她冰冷决然的说。

    “我才是落败的那一方,因为早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输了。”他的嗓音低沉,柔情似水。

    “你很霸道。”

    “那只是虚张声势,为了那不值一毛钱的男性自尊,做垂死前的挣扎。”

    她紧咬着下唇,任泪水奔流……

    发誓不再为男人哭泣的,可在宽厚的胸膛下,她还是隐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沂在身体两侧的手握了又张,张了又握,犹豫了好一会儿后,还是伸手抱住他。

    泪水滚出眼眶,落在他的心坎上,火热热、滚烫烫,一点一滴地刻镂着深深的痕记。

    “别哭了,你想怎样都行,我任由你处置。”魏泱乞求的嗓音,喑哑的令人不忍。

    她摇摇头,无言的将脸紧紧贴着他的脸,让她的泪水沾湿他。

    “肯原谅我吗?”他问的小心翼翼。

    “你又没有错。”她哑声的说。

    “谁说的,我爱你却又伤害了你,让你心痛的离去,这就是我的错。”捧着她的脸,以指腹轻柔将她脸上的泪水揩去。

    “我又没告诉你,我爱你。”沂别过脸,嘤嘤泣道。

    “再说一次。”魏泱看着她,眼神非常温柔,挂在唇角的笑容好性感迷人。

    “说什么?”她脸一红,推开他转过身,不敢再直视他深情的眼眸。

    他的手温柔的从背后揽住她的腰,长满青髭的下巴挑情的在她颈边摩蹭着。

    “回到我身边。”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包在掌心。

    “你已经有一个新秘书了。”

    “可是她却不及你能干。”他温柔的说。

    “可以再找一个。”

    “我只要你,不管是秘书还是妻子,我都只要你。”他笑着说。

    这回她说不出话来了。

    泪水盈在眉睫,暖流由心底缓缓涌起,沂睁大了眼直瞅着他,生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觉。

    她好想告诉他,其实她也好爱他,就算时光如何交替,她都好爱、好爱他,只可惜她丧失了勇气,因为她已经怕了。

    “沂,我知道我不够好,可是给我时间。”魏泱深深的凝视着她,缓缓的俯下头,攫住她冰冷的唇,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颊。

    沂闭上眼睛,攀住他手臂的手颤抖着。“泱……我没有那个勇气。”

    她拒绝了。

    他的心陡然一沉,蓦地,他灵机一动,转了个身将她揽入怀里,以更积极的行动来证明一切,他绝对不让她有逃避的机会。

    四片唇瓣瞬间紧紧纠缠着,两个身躯紧密的贴覆在一起,在耳鬓厮磨间,真切的感受对方的情意。

    捧着沂的脸,魏泱深深的缠吻着,他要以最深、最浓的爱意除去她的心结,弥补之前对她的伤害。

    沂心里天人交战,她可以给他所有,就是不能心软,因为这样就不会再遭受另一次痛楚。

    她的心在封闭与开启间为难之际,他的手突然覆上了她胸前的浑圆。

    沂倒抽了口气。“你……在做什么?”

    天啊!大庭广众之下若被瞧见了,岂不羞死人了?!

    “如你所见,我正在挑逗你。”他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她涨红着脸嚷着:“你放手啦!”

    她努力闪躲着,却怎么也躲不开他的碰触,浑身颤栗连连。

    “我不会放,除非你答应我。”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

    “我不要。”沂本能的抗拒着。

    魏泱瞅着她,霸道的将舌更加探入她嘴里,制造另一个悸动。

    她又羞又窘的想推开他,却总是无法将他的身体推开半分,反而惹得他以更火热的吻挑逗、诱惑着她。

    沂水漾般的眸子迸出怒意。“你不能这样!”他的手撩起了她的衣服,让她随时都有曝光之虞。

    “你放心,没人会看到你这诱人的模样。”他可没打算将她这娇柔妩媚的模样展示出来,她是他的,他一个人专属的。

    火热的舌在她耳际攻城掠地,而他的手也没闲着,邪肆的在她胸前极尽挑逗,最后欺上了她小腹上的拉链处,毫无预警的就要拉下拉链……

    沂顿时呼吸一窒,紧张的心就要跳出胸膛,她再也无法镇静的尖叫:“魏泱,你住手!”

    他威挟着:“除非你答应我。”他的手就放在她小腹上,宣告着他的意图,长指不甘寂寞的透过拉链的细缝勾搔着。

    “你总得给我时间考虑吧。”她讨价还价。

    讨厌!他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可以,不过我有条件。”他得寸进尺的要胁着。

    她咬牙切齿的问:“什么条件?”在他的挑逗下,她手脚发软,完全使不上力的挂在他身上。

    他扯唇笑着说:“回家了。”他已经有多久没碰她了?身体早就想念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幸好他真的停手了,否则再下去她真的会撑不住,因为饥渴的身躯在他的挑逗下燥热难耐,一种空虚的感觉令人心头一酸的,脑中一片空白,只能他说什么就答应什么了。

    “好,我跟你回去。”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他的嘴角立刻漾起一抹邪笑。

    蓦地,他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快步走向早已等待许久的车队。

    就这样,沂自助旅行的行程就这么结束了。

    台北

    “穆沂,你到底几时才肯点头?”

    一个清脆又响亮的咆哮声,从门口一路传进来。

    “你还有脸来找我?别忘了,我可还没找你算账呢。”沂冷冷的看着那个喳呼个不停的媛,嘴角向上勾起。

    媛自知理亏,索性以哀怨的眼神祈求着。“你一天不点头,我就得多忍受一天,天知道我已经快被那个痴情的男人给烦死了吗?”

    “那你可知道我的旅程才进行了一半,就被人抓回来的感觉有多怄!”沂也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

    “大不了你们蜜月旅行时,再接下去走未完的行程就可了呀。”她答的好心虚。

    “你是个背叛者。”沂生气的说。

    “你是个逃兵、弱者。”

    沂皱皱眉头。媛则翻翻白眼,谁怕谁呀!

    两人僵持着,当然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就在当天的晚上,有人终于忍不住了——

    魏泱趁着夜深人静之际,悄悄地摸上了沂的床铺……

    沂惊觉身旁有人,立刻惊呼出声,但声音才刚到唇边,就被炽热的唇瓣给封住了。

    魏泱丝毫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一欺上身,就和她吻的缠绵排恻、难舍难分。

    “放开我,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她抿起唇,咕哝着。

    “除非你答应嫁给我。”他手一使劲,她整个人跌入他怀里。

    “我还在考虑。”

    他低声笑着,食指在她的唇瓣上勾勒着。“你已经考虑的够久了。”他非得她马上点头不可,因为他要的答案也只有这一个,其他的一概不接受。

    “如果我不要呢?”

    他微笑着,将她压在身下,胸贴胸、大腿覆着大腿的靠着她……

    沂呆了呆,满脸羞烫,这简直是强行逼供。

    “你……哪有人这样?”她的心剧烈的跳着,连呼吸都紊乱了。

    魏泱低下头吻住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一手绕过她的腰际……

    “你一天不答应,我们就一天不下床。”他笑的好邪佞。

    强势中的魏澳泱看来危险而野蛮,让她不知所措。她本能想翻身逃开,身子却被他庞大的身躯压的更紧。

    “泱……”受不了这激情的挑逗,她用力的摇头,粉颊上热潮阵阵。

    “答应我,我就给你。”低沉的嗓音诱惑地怂恿着。

    受不了这样的欲火燃烧,沂弃甲投降了,在连连喘息间,她终于点头答应了:“好,我嫁、我嫁。”

    魏泱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问:“嫁给谁?”

    “魏泱,沂要嫁给魏泱。”她难受的颤抖着声音回答。

    “口说无凭,盖印为证。”这时魏泱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结婚证书,要她打手、印盖章。

    沂伸出手指不多想的盖了上去,因为她已经被他挑逗的濒临崩溃的阶段。

    “我的爱,魏太太。”

    卧房里,春意浓,在男性高亢的吼声中,伴随着女性娇柔的喘息申吟,好一幅令人面红耳赤的春宫画面持续的上演着……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