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情妇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恐怖的恶梦令芝晴双眉紧蹙。她的额上冒著一颗颗巨大的汗珠,痛苦的摇摆螓首。

    梦中,克宇变成一个恶魔,残酷地夺过芝晴怀中的婴孩。芝晴尖叫。

    「把孩子还给我!」

    恶魔冷冷地看她一眼,唇边残忍的笑令人胆寒。

    「你不是要打掉它吗?现在不用麻烦了。我替你杀了它!」

    芝晴恐惧地看他高举双手,孩子被举起、腾空,然後……

    「不要!」芝晴高亢的尖叫声划破沉静的病房。

    她睁开恐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江克宇关切的脸。

    「克宇!」她惊呼。

    「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我说要打掉它是气话,我从来没想过要放弃它。求求你,克宇,我要孩子!」芝晴歇斯底里地哭倒在克宇的怀里。

    「芝晴。」他百般心疼地看著她近乎狂乱的啜泣。他紧紧抱住她颤抖的身躯,恨不得能分担她的苦痛。

    「没事了,嘘!别哭了!」他温柔低沉的嗓音安抚了她,她疯狂的哭泣渐渐变成哀哀的抽泣声。

    理智逐渐恢复,芝晴感受到他正紧贴著自己,她听得到他胸口稳定的心跳。而这奇异地令她感到平静……而且安全。

    她不好意思地稍微推开他,双眸中仍旧充满哀凄,但语气已恢复平静。

    「好吧!你告诉我,孩子是不是没了?」她咬苦牙痛苦地问道。

    他沉默且若有所思地盯著她。芝晴可以明显地看出他显然是渡过了漫长的一天,他的黑发凌乱,满脸胡渣。她在他眼中看出关心、疼惜、和一种更深更复杂的感情。

    但他的沉默却令她恐惧。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克宇终於开口。

    芝晴愕然地看他一眼。

    「我那时哭得很伤心……哭得看不清楚……我不知道……好像撞到什么东西,我跌倒了……」芝晴断断绩绩地说著,可怕的回忆涌上心头,她还记得下腹传来的剧痛,和令人触目惊心的血,从她的大腿缓缓而下……

    芝晴骇怕地抓紧克宇的手,她眼中的恐惧、哀恸令他心疼极了。

    他看著她苍白脆弱的俏脸,一种揉和痛心、愤怒的情绪忽然攫住了他。

    这个小傻瓜,竟然为了愚蠢的自尊,差点害死了自己和孩子。他气她,气她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气她让自己陷入险境,天知道如果她没打电话给他,或是他晚到一步,後果将有多可怕……

    他板起一张俊脸,坚定地推开她紧依著的身躯。

    「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自己和孩子。」

    他的斥责令她羞愧地垂下头。

    「孩子到底怎样了?」她怯生生地问,一脸可怜样。

    江克宇强烈地想抹平她哀愁的神色。但他隐忍下拥她入怀的冲动,冷冷地看著她。

    「孩子早产了,现在还在保温箱,情形还没有稳定。」克宇脸上表情沉重。

    芝晴抽了口气。

    「让我看看孩子,求求你,我想见他。」

    他并没有回答她,依旧冷冷地注视她。芝晴感到—股凉意。他眼中的暖意消失了,只剩下冰冷的责备和控诉。他紧绷的下巴似乎传达著一种不明的讯息……

    「你可以看他。」克宇终於开口。「但是出院後儿子由我照顾,我不会再任你胡来。」他严厉的语气令她全身颤抖。芝晴惊骇地注视他脸上强烈的敌意。

    「不!你不能这么做,」她气愤地说。

    「我不能吗?」他脸上浮现一个冷硬的微笑。

    他的态度看起来再认真不过了!而不管他的动机如何,她知道她绝不可能战胜的了他。他拥有足以撼动半个华尔街的财势,而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演员。她感觉全身血液刹时凝结,沉重的绝望向她袭来……

    「求求你……克宇……不要!」她颤抖地哀求。

    他冷酷地看著她,隐藏自己所有的情感。

    「承认吧!芝晴!你不会是一个好妈妈的。你冲动的拒绝我,结果换来什么?事实证明,你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天知道儿子在你身边会有什么後果。我不想再面对一次失去儿子的恐惧了。」

    芝晴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克宇。

    他怎能这么独断地定她的罪?他有什么权力决定她和孩子的未来?他怎能这么狠心?

    克宇冷静地看著芝晴眼中闪过的各种情绪:震惊、痛苦、不解、和怨恨。他—言不发地凝视她,知道这是他最後—个得到她的机会了,他不能轻易示弱。

    「除非……」许久之後,他开门。「你答应嫁给找。」

    「孩子由你带,但是必须在我的监督之下。我们必须住在一起。」

    芝晴讶异至极。他太卑鄙了,竟敢用孩子来威胁她!所有的血液冲进她的脑门,愤怒令她苍白的双颊泛红。

    「你——休——想!」芝晴—字—句咬牙切齿地说。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仿佛将她的愤怒视若无睹。

    「随便你。」他从容不迫地说道。「不过你自己要好好想想後果。」

    芝晴气愤地瞪著他。

    想不到他却大笑著走出门外,毫不理会她的勃然大怒。火红的怒潮淹没了她。

    「我不会嫁给你!你听到没有!」

    她朝他关上的房门猛力丢出枕头,可是他早已走离。她挫败地挝打病床出气。

    可恶的江克宇!她破口大骂。该死!

    那个晚上,狂烈的愤怒一直陪伴著芝晴。她永远不会原谅他的霸道、自私,永远不会!  

    日子一天天过去,芝晴绝望地了解到克宇是认真的。

    他每天都陪著她去看儿子,但每次只准她看两个小时,而且都是在他的监视之下。

    他甚至霸道地为她安排了生活。每天,有两个中国女佣会来为她打理家务、煮饭,照顾她的需要。他还不准她自行出门。他说坐月子的女人不可以到处乱走,而他竟然冷酷地执行他的命令——那两个女佣是最好的狱卒。为此,芝晴简直快被他气死了。

    她尝试各种方法想要改变他的决定,但不管她对他忿怒地吼叫,低声下气地哀求,甚至色诱他,他一概都冷酷地拒绝她。

    他的态度很清楚,嫁给他,否则免谈。

    她恨他,恨他用这种可恶的方式逼她就范,他把她当成什么了?一个没有感情,可以任他摆布的棋子。

    他的态度明白地告诉她:她若不答应他,他尽可再找别的女人做他儿子的妈,反正多的是自愿的女人。

    她永远不会原谅他的侮辱和伤害。

    这天晚上,江克宇如同往常地来到芝晴的公寓。他平静而冷淡的态度刺痛了芝晴,但她什么也没表示,只是以相同的冰冷对待他。

    她的冷淡在看到儿子的那—刻都瓦解了。

    他是如此柔软,如此可爱,而且,简直像是他父亲的翻版!

    早产曾使他看来瘦小,但经过—个月後,他的体重已经赶上同龄的婴儿了。现在,在芝晴怀中的婴儿全身嘟嘟的令人忍不住想亲—口。

    芝晴满足地抱著他,脸上充满母性的光芒。

    克宇在一旁看著她。她看起来是那么美,身材曼妙得完全看不出生过孩子。他喜欢看她抱著儿子的样子,当她低声向儿子说话,当她将他抱在胸前,克宇都会忍不住想像在她怀中的是他自己。为此,他必须紧握双手才能忍住下腹狂野的冲动。

    她转身背对他,他知道她正准备解开衣襟喂奶。克宇咬紧牙根,承受这如地狱般的折磨。

    他想要她!该死的!他再也无法忍受每天见到她,却不能拥她入怀,在她身边醒来的日子。

    他的计划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她为何能忍耐这么久而不向他屈服?

    他太心软了——他告诉自己。他或许必须更加强硬些才行,让她了解她不得不嫁给他的事实。他必须立刻解决他们之间的事。

    「时间到了!」他冷冷地说,粗鲁地将儿子抱离芝晴。

    芝晴狼狈地拉紧衣襟,并狠狠地瞪他一眼,但克宇显然一点也不在意。

    「走吧!」他将儿子交给保姆,立刻带她离去。

    在车上,芝晴生气地嘟著嘴,但克宇却像没事人似地自在地开著车。

    他送她回寓所时,一反常态地要求进入她的公寓。芝晴气愤地发现他并非是要求而是命令,而她知道反抗他并没有用的。她高傲地先他一步走进去,并倔强地仰起头看他。

    「有什么事?」她问。

    他靠著房门,沉默地注视她片刻。

    「我想过了,如果你再不嫁给我,那么我只好为儿子另外找一个母亲了。」他从容不迫地说。

    芝晴感觉怒火升起,她恨死了他这样逼迫她。

    「儿子现在还小,趁他还记不得你,让他习惯另一个母亲并非难事。」

    「我毫不怀疑有多少女人会挤破头想当你的妻子。」芝晴讽刺地说。「但我始终是儿子的生母,这点是你无法改变的。」她骄傲地扬起眉毛。

    「错了!一旦我找到一位适当的妻子,我不会再让你见儿子了,你知道的,避免他混淆了。」克宇冷静得近乎无情。

    强烈的愤怒弥漫了她的全身,他竟敢对她做这种事!?

    「江——克——宇!」她双手紧握成拳,怒视著他。

    他平静地面对她的歇靳底里,双眸中的镇定告诉她,他不是开玩笑的。

    「你好好想想吧!」他说完,毫不犹豫地走出门外,看也不看她一眼。

    芝晴渡过了一个绝望、痛苦、辗转难眠的夜。江克宇已经把她逼到极限了。

    她早就没有任何选择了——她挫败地体验到这个事实。 

    凌晨的电话铃声吵醒好不容易入睡的芝晴。

    「芝晴!是我们,江浩和大卫。」

    芝晴神志不清地低喃了声,表示听到了。

    「你怎么没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老天!这可真是台湾历年来少见的大事了,好多媒体都来采访了!」江浩笑道。

    芝晴苦笑,她一直没告诉江浩她怀孕的事,怕他们担心。没想到儿子提早来报到,让她根本赶不及参加他们的婚礼。

    「不用解释了。克宇都告诉我们了,恭禧你们生了个儿子。」

    恼怒令芝晴气得说不出话来。

    「芝晴,我们今天打这个电话是要劝你的。克宇真的很爱你,不管他犯了什么错,我知道他心里是很歉疚的。你应该试著给他一个机会,毕竟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孩子想。」

    江克宇?爱她?

    「别再说了,你们根本不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芝晴恨恨地说。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认为她应该原谅他?被狠狠刺伤的人是她啊!没人关心她受过多少辱待吗?

    「芝晴,别这样。克宇一天到晚都提到你,他在乎你的生活起居,全心全意想照顾你,真的找不到比他更关心你的人了……」

    「我并不这样以为!」芝晴忿忿地打断江浩的唠叨。

    「别再管我们的事了!我自己会解决!」她气得挂了江浩的电话。愤怒地喘息,盯著电话的眼神有种杀人的冲动。

    好极了!连她最好的朋友都站在他那边!

    好啊!她霍出去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要她嫁给他,她又何必拒绝,反正情形也不可能更糟了。

    她恨恨地拨了江克宇的行动电话……  

    在走进他办公室的那一瞬间,芝晴竟不禁心跳加速了。

    她告诉自己,她是被迫嫁给那个自大的男人。但在她内心深处,她比谁都清楚她真正紧张的原因——

    她终於真的要嫁给他了,她从小到大唯一的爱人。

    他坐在那张巨大书桌的後面,严肃、平静地看著她。芝晴感觉她的喉咙变得乾燥。他站起来走到她身前,他全身散发出粗犷的男性气概。让芝晴不禁胸口一紧。

    「你说有话要告诉我?」他慢条斯理地说道。眼眸中闪著一抹隐忍的兴奋和期待。

    「我答应嫁给你了。」芝晴挺直背脊,试著装出冷漠相高傲的外表。

    她闭上眼等待他的嘲笑,但他没有。

    她疑惑地睁开大眼看著他。没有嘲弄,反而是一道炽热的眼神。他一把将讶异的她拉进怀里,用唇吻住她张开的樱桃小口。

    他的吻里尝不到一丝霸道,反而充满温柔和热情。她嘤咛一声任他将她抱紧。

    他好不容易放开她时,芝晴几乎颤抖得站不住。这一切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了,他的态度令她迷惑。

    克宇看苦她的神眸溢满深情。

    「芝晴,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刻有多久了?我好爱你,我恨不得立刻和你结婚。」

    芝晴感觉自己像是走错舞台的演员。她张口结舌地瞪苦他,完全不知如何面对这样的他。他看起来完全是个深爱她的男人,一个快乐的准新郎!

    「别这么讶异!」克宇轻笑著点了点她小巧的鼻头。「你早知道我爱你的。」

    芝晴的心一片紊乱,她推开他,他的靠近只会让她更加无所适从。

    「你爱我?那你之前做的那些残忍又冷酷的事是在干嘛?」她气嘟嘟地质问。很高兴自己又恢复一丝理智。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他轻松地道。望著芝晴高涨的怒气,立刻正色面对她。

    「你的个性那么倔强,说什么都不肯低头,我只好出此下策。要是我不逼你,你早就把我甩掉了。那样我一辈子都会後悔、痛苦的。」

    芝晴努力地消化他的话。她搜寻著他的眸子,想看他是不是真心的。而她看到的是绵绵不尽的爱意。

    芝晴发现她再也无法保持她对他的怒气了。他爱她——他真的爱她。

    而她又何尝不是爱著他的呢?

    她娇羞地将头埋在他宽阔的胸膛。心里涨满了喜悦,她不敢相信幸福会这样突然地降临……她抬头看他,眸中混杂著希望和怀疑。

    她还来不及说话,他已经封住了她的唇。芝晴毫无保留地回应他,她的手紧勾住他的脖子,似乎想把自己揉进他体内。她再也不想放开他。

    他稍稍推开了她,深情款款地注视她,眼中有一丝不确定。

    「你还爱我吗?在我做了那么多错事之後?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他声音中的戒慎令她莫名地充满喜悦。

    她重新回到他怀中,抬起头对他笑著。

    「我爱你,从我九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一直到现在,我依然爱著你。」芝晴眼中闪动著的信任,令克宇激动起来。

    他颤抖地捧住她闪亮的小脸,心中盈满狂喜。

    「我配不上你!老天!你是那么纯真、那么专—……」

    芝晴用唇封住他的,用行动来表达她的爱。

    克宇再也不需要任何鼓励,他一把抱起他的新娘走出办公室。

    芝晴涨红了脸,内心盈满了幸福和喜乐。

    她终於等到了这一天。

    在经过了这么久。

    她抬头看著他,他英俊的下巴骄傲地抬高。她知道她爱上的是一个自负得无可救药的霸君。她知道以她同样火爆冲动的个性,他们的未来绝对不可能平静。

    但有—点是不会改变的。

    他们之间永不止息的爱。

    她笑著埋进他怀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