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爱情家家酒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绮絮,依我看你爸爸这次恐怕是铁了心不让你走出这间房间了,已经第七天了,你看他还是不肯放你出去。”柳佳媛坐在床上把她特地带来的零食拿出来。

    “看来我爸是真的生气了,一旦他真的生气,就连我妈也没有办法。”这会儿是真的没有人能帮她了。

    莫名其妙背着跟男人跑了的罪名,还被关在自己的房间整整七天,她实在够冤枉。

    “就是啊,绮絮,我昨天还看到你父亲拿着扫帚在你家门口,把一个男人赶跑,伯父这举动让左右邻居都看得目瞪口呆。”

    “我爸怎么会?”父亲不会是被她气疯了吧?否则怎么会拿扫帚把一个男人赶跑?

    一个男人?等一下,一个男人会不会就是他莫逸儒?

    可能吗?

    昨天正好是他的生日。他有可能不在家让他的家人替他庆祝,反而跑来这里找她吗?

    “佳媛,你都看见了是不是?”柳佳媛点点头,提起昨天那幕情景是好笑了些。

    那个身穿高级西装,手捧着花的男士,一定被雷伯父这举动吓呆了。

    “那你也看见那个男人了?”

    “不止看见,我还听见伯父说的话。”

    “那你快说那个男人长得是什么样子,我爸到底说了什么话?”雷绮絮激动地抓紧柳佳媛的手。

    “你怎么了?绮絮。”

    “你还搞不清楚吗?佳媛,那个男人也许就是他。”她希望真是他,如此一来,她这七天的思念,也才算有了代价。

    “你是说那个台北人,莫逸儒?”柳佳媛一脸诧异。

    这么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不然怎么会有一个男人捧着一大束鲜花来拜访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雷伯父才会拿扫帚赶走他,因为雷伯父一定认为他就是拐他女儿的男人。

    “就是他,佳媛,他是不是有张棱角分明、很有个性的脸,身材高大健硕?”

    “看起来是这副模样没错。”柳佳媛点着头,一面认真回想。

    “那一定就是他错不了,他来了,他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他不会找到这里,可是,佳媛,他真的来了!”因为他肯为她来就可以证明他是在乎她的。

    雷绮絮为此整张脸都发亮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个恋爱中的女人,整张脸庞在此刻越发美丽了起来。

    “就是他真的来了,你又能怎么办?你能出去见他一面啊?”

    “所以,佳媛你替我去见他,告诉他我的处境,他会有办法的。”

    “你看他还会再来吗?伯父拿扫帚赶他走,还要他永远不要来找你,任何男人都丢不起这个脸吧?”柳佳媛把昨天听到的说出来。

    “我爸一定以为他就是带着我私奔的男人,不过他既然来了,没见到我他是不会死心的。”

    “你这么肯定?”

    “我了解他。”他们曾经日日夜夜相处了不少时间,她清楚他的为人。“他就是这种人。”

    拿他要她嫁给他这件事来说好了,她不知反对多少次了,他还不是自作主张地宣布他们的婚事。所以,就算父亲把他赶走,他也不会因此就打退堂鼓。

    “好吧,我去见他,就算是我不该谎称你跟男人跑了的惩罚。”柳佳媛也想见见能让她这么信任的男人。

    “那好,佳媛,他的车子是白色的跑车,没有车盖的那一种。”

    “拜托,你直接说敞篷车不就好了。”

    “我怕你不知道嘛。”她吐吐舌头。

    “你以为我像你这么老土啊?”柳佳媛没好气地白她一眼,拿起她放在桌子上的个人生活照站起来往外走。

    “喂,你拿走我的照片想做什么?”

    “你放心好了,不是替你相亲,知道你已经心有所属。”柳佳媛挥挥照片笑了笑。

    “佳媛。”

    “是要拿去给他看的,免得他以为我是随便的女人,想找他搭讪。”

    “佳媛,谢谢你。”

    “不用谢我,你会被关在房间,我也要负一半责任,算是补偿你好了。”柳佳媛拿着她的照片,走出房门口。

    雷绮絮走至窗口,看见柳佳媛走出大门口,她知道佳媛一定会完成她所托负的。

    “你是莫逸儒吧,这个女人你认不认识?”很快地,她在巷子口找到绮絮所说的那辆白色敞篷车,柳佳媛把照片连着相框丢向他。

    车上的男人抓着相框,两眼看着里面的照片,眼神有着明亮的温暖。

    “绮絮。”

    在一旁的柳佳媛则惊讶不已,只是让他看张照片而已,他竟然瞬间软化脸上原本僵硬的线条。

    绮絮几时这么有魅力了?

    “你就是莫逸儒?”

    莫逸儒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照片,点头回答她的问话。

    一看到她的照片,他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想念她。

    “绮絮要我来告诉你,她被她父亲关起来,你必须想办法才能见到她。”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她家门口等了三天,却从未看她出来的原因。

    “你是说她父亲把她从台北带回来以后,就一直不让她出来?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她父亲以为她跟男人跑了,所以把她关在房间。你有办法就去见她,不过我劝你光明正大的来,雷伯父最讨厌偷偷摸摸的行为,我已经提醒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特地过来告诉我这些事。”

    “不用谢我,我只是受人之托,喜欢那照片就留给你好了,不过,换作是我,我还是喜欢真人的雷绮絮,你懂我的意思吧?”

    莫逸儒微笑着看她挥手走开,心中有了另一步打算。

    雷绮絮的父亲雷鹏才走进门便看见坐在客厅藤椅上的男人,正是昨天出现在门口的那位男人。

    这令他火冒三丈地上前,朝他怒斥:“你还来干什么?我说过不会把我女儿交给你,你是什么东西?敢上门来拐走我的女儿!”

    “伯父,我不是来拐走绮絮的,您让她出来,我们可以一起谈一谈。”

    “和你这种男人还有什么好谈的?把我女儿拐到台北两个月,谁知道你是不是在玩弄她?”雷鹏说什么也不会把女儿放出来。

    “伯父,我这次来就是特地来请您把绮絮嫁给我。我也不像您说的,在两个月前就拐走绮絮,我是真心对待她,所以请伯父把绮絮交给我。”莫逸儒口气认真,表情更是严肃。

    这重要的一刻,他轻忽不得。

    “滚出去!就算我女儿要嫁人,我也要她嫁给好男人。”雷鹏说着自己抓着他的手臂,想赶他出去。

    如果不是不想让他留下坏印象,雷鹏是拉不动、也赶不走他的,但为了他和绮絮的未来,他让雷鹏拉出了大门。

    除非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否则他不会和他未来的丈人硬碰硬。

    雷鹏这会儿总算满意地走回屋子。

    “你这是在干什么?老伴,你存心毁掉咱们女儿的幸福吗?”雷氏之妻洪玉卿可看不过去了。

    “我在做的事自然有我的道理。”雷鹏是存心在测验那小子的耐性与毅力的。

    他倒要看看那小子能坚持多久。万一他坚持不了那么久,那倒好,他女儿也就不用离开家里,嫁到台北去,他会替她物色更好的男人。

    若是这小子能支持到最后,那么他会慎重考虑把绮絮嫁给他。

    一切就看他怎么表现了,雷鹏心中如此盘算着。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莫逸儒都被挡在门外,不得而入。搞不清楚丈夫心里究竟是如何打算,洪玉卿也拿丈夫没办法。

    “妈,爸到底在干什么?把我换到没有窗户的房间是怕我逃掉吗?我是他女儿耶,他难道不能相信我?”看见母亲端着午餐走进来,雷绮絮向母亲抱怨着。

    “你爸自有打算,你自己只要别饿着自己,再过一、两天,你爸会让你出去的。”

    “再过一、两天?我已经被禁闭整整两星期,也许爸打算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了。”这不是没有可能,依父亲那种说一就是一,永远不会变通的脑袋,是绝对有可能的。

    “别说气话,你爸才舍不得。”

    “妈,您不会也认为我真的跟男人跑了吧?”她突然这么问。

    “傻瓜,你是我的女儿,我还会不了解你吗?你如果真的喜欢一个男人,你不仅不会跟他私奔,你反而会在我们面前尽力说他好话,让我们接受他,我说的没错吧?”洪玉卿把午餐交到女儿手中。

    “妈,我就知道您不会误会我。”

    “不过,你倒是应该把去台北一呆就是两个月的原因说出来。你爸自从你上台北之后,每天就是担心你被台北的男人拐跑了,所以当佳媛说你跟人私奔了,你爸才会相信有这么一回事,才把你带回来,而你却不肯把去台北的原因说出来,难怪你爸会一直到现在不肯让你出去。”

    “妈,我不是说过我去看美絮吗?”

    “然后遇见了那个男人?”

    “是,我是一上台北就遇见他,他也帮我找地方住,让我不用把钱浪费在旅馆上。”

    “有这么好的男人?”

    “是,妈,他真的就是这么好的男人,本来上个星期日就是他要娶我的日子。”

    “你们要结婚了?你却没有打算打个电话回来告诉我们?你这不是准备跟人家跑了吗?”雷鹏站在门口怒火冲天。

    “爸,您怎么可以在门口偷听?”她没被父亲脸上的怒气吓到,反而气呼呼地指控道。

    “不然你几时会说实话?”雷鹏这会儿大步地走进来。

    “好了,老伴,你让女儿说下去。”洪玉卿不准丈夫打断女儿的话。

    “妈,在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之前,你们就把我抓回来了,我怎么告诉你们?”

    “在那之前你怎么不先打个电话,问问我们的意见?”雷鹏已明显地降低火气。

    “我本来也还没决定要嫁给他。”

    “还没决定是吧?那么也不用决定了,我替你去回绝他。”

    “但我现在决定要嫁给他了,爸、妈。”

    “绮絮,你?”

    “妈,他来了,他为我而来,这证明他是在乎我的。这不就是你们也希望的,有一个男人能好好照顾你们的女儿?”

    “我们是这样希望没错。”

    “这不就对了,他会好好照顾我的。”

    “我不信任那小子。”雷鹏因为一连几天都无法顺利赶走他,心中更是十分光火。

    “爸,只要是要接近您的宝贝女儿的,您没有一个会信任的。您爱我,怕我会受欺负,这是人之常情。要是你随随便便把我嫁给别人,我才要担心爸是不是不爱我了呢!可是,万一他真的是个会好好照顾您女儿的人,您把他赶走,谁来照顾我?”雷绮絮勾住父亲的手拉他坐下。

    试着和他父亲讲道理,会有用的,她深信父亲是疼爱她到舍不得把她交给别的男人。

    “那小子如果两、三下就被我赶走,那么你也别嫁给他了。”

    “他不会,已经第九天了,他还是每天来我们家按门铃。爸,他没有见到我,他是不会回台北的。”她很有自信,莫逸儒是不会死心的。

    只是辛苦了他这位莫家的大少爷,放着好日子不过,来到这里受折磨,每天像站卫兵,一定把他给累坏了。

    “最好是这样,否则我是不会把你交给他的。”

    “爸,如果他能一直持续下去,您会同意接受他吗?”她满怀期望。

    “这也看他怎么表现了。”雷鹏犹豫了下,朝她点头说。

    雷绮絮兴奋得又叫又跳,抱着父亲的颈项,直说道:“爸,谢谢您!”

    看见女儿这副喜悦的模样,雷鹏知道女儿是留不住了。

    “小子,你对我女儿是真心的吗?”雷鹏打开门,对着每天都站在同一个地方的莫逸儒问道。

    “我已经让您考验整整半个月,伯父,我是不是真心的,您还需要用嘴巴问吗?我相信这半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伯父相信我要娶绮絮的决心。”

    “你很有自信?”雷鹏挑挑眉,搓着下巴。

    “伯父,我凭藉的不是自信,而是一颗真心,不然我不会一天等过一天。”

    莫逸儒总算领教了南部的酷热是怎么样的磨人。但如果能把绮絮带回家,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小子,如果把绮絮交给你,你让她受了委屈……”

    “伯父,您大可放心。”

    雷鹏看着他许久,心下似有了打算。过了半晌,话也没说,便把门关上,再次把他杜绝在外。

    “伯父——”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难搞的人。

    等了许久,莫逸儒知道雷家不会再有人出来了,他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绮絮的人了。还好有绮絮的照片以慰他的相思之苦,否则不到三天他肯定会不再顾礼貌,直接闯进雷宅,把绮絮强行带走。

    已经这么多天了,这位雷伯父究竟会不会把绮絮交给他,他心中也没个谱。

    但是他还是会再继续等下去,直到把绮絮带回家为止,因为家里已经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他把新娘子带回去,一场隆重又浪漫的婚礼,也可正式开始。

    这时,大门再次被打开,莫逸儒很快地回过神转身准备再面对雷伯父的另一番考验。可是,站在门口的不是雷伯父,而是他已经半个月没见,似乎又更加美丽的雷绮絮。

    霎时,莫逸儒傻傻地凝望着她,他已经可以肯定自己是爱她的,这一辈子都只爱她一人。

    “莫逸儒!”雷绮絮脸上漾着微笑,站在门口和他彼此凝视着。

    莫逸儒很快地上前紧紧地搂住她,恨不得能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总算,总算让我等到了!你让我以为你又跑掉了,你知道吗?如果不是舒馨告诉我,你被带回家,我真的以为是我迟迟不肯表明心迹,而逼走了你。”他的眼神没有离开她,分别了半个月,他打算趁现在补回来。

    如果不是念及雷氏两老这会儿肯定躲在屋内,观看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不会只是看着她,却什么也不做。

    “舒馨?”

    “是你妹妹美絮告诉她的。”他的表情告诉她,他可是什么都知道了。

    “你全知道了?”

    “你瞒得我好苦,害我一直误会你,那一天晚上……”他想表示歉意。

    但雷绮絮伸手阻止了,对他摇头道:“不要说了,我说过不再怪你了,你也不要再记着这件事,你来了,这就够了。”

    “绮絮,我原本打算在我生日的前一天向你求婚,并跟你表明心迹,结果那一天还没到,你人就失踪了。那一天你不知道我有多懊恼,还决定一定要把你找回来,结果我花了半个月才见到你,我真的好想你哦。”

    “你还是没说,让你逃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现在该是你说它们的时候了。”她是无论如何也要听他说那一句。

    “在这里?”在她父母还在屋里虎视眈眈的时候?

    “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她是给他机会在她父母面前证实他的真心,将来他要娶她也不用再担心她父母会反对。

    “绮絮。”要在他两位老人家面前是比较难开口。

    “小子,快说出你的真心话,说完她就是你的。”雷鹏难得拿女儿当条件交换,这对他这做父亲的来说,可是相当罕见。由此可知,他已接受莫逸儒这个人。

    莫逸儒闻言,像是获得大奖似的看着雷绮絮,这个外表纤细、内心却倔强可爱的女人,只要他开口说爱她——在未来岳父、岳母面前,她就是他的了。

    “绮絮,我爱你!”于是他以最快的时间,而且又极富感情的呼出爱话,然后再也无法克制满腔柔情,俯下头徐缓地将唇覆上她的,这一生他是再也不愿放开她了。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