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颤的处女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夜深了,千鹤岳拓从卧室的落地窗看见大厅里还亮著灯光,想来他的儿子们都还跪在地上。

    可恶的是,他的妻子霄芸也陪著孩子们。

    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没碰过这么令他生气的事,没想到遨炽竟然娶个妓女回来,又生了孩子。但最气的还是霄芸,她一向逆来顺受,也从未不服从他,她没有主见,几乎成为他的附属品,如今她却首次站在孩子那边。

    他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细想从前:遨炽从小到大,深受每一个人的赞赏、讨好,他天赋异禀,喜欢生物、医学,最后如愿当了医生,也成为举世无双的“医王”,没想到他的终身大事却让岳拓最无法释怀。

    他无法接受超乎常理的事,他不能原谅那个女人,是她让百年不坠的千鹤家不得安宁。

    当岳拓出现在大厅时,大家疲 惫的神色终于露出了些许欢喜,尤其是遨炽,他不但盼望父亲能接纳绰蜻,又对大家心怀愧疚,因为兄弟甚至嫂嫂们都为他请罪。

    但千鹤岳拓仍没有好脸色,遨炽手上还是捧著荆棘,岳拓注视那根荆棘,咬牙切齿道:“不能只有你来请罪。”

    话说到一半他又转身往外走,大家面面相觑,没想到岳拓又抛下一句话。“维系千鹤家命脉的并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不管是你们的母亲,或是我的媳妇们,都得具备不凡的品德,我不准败德的女人进这个家门。”

    儿子们个个哑口无言,岳拓笔直地向前走,稳定的脚步声消失在长廊尽头。

    稍后从窗户往外看,只见数辆宾士车开出家门,掌门人出动果然气势十足。

    千鹤岳拓要去见她,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是甚么三头六臂,能让他儿子如此俯首称臣。

    他满肚子的怒火,傲视群伦的他竟要夜访儿子的女人,真是让他面子全无!他背后站了十来位保镳,注视著那扇大铁门,他毫不迟疑的按下电铃。

    ***

    绰蜻这两天没睡好觉,思兰更是不安分的大哭大闹。

    “乖!思兰别哭,爸爸很快就回来了……”不知为何,泪水不听话地从眼眶里流了下来,沾湿了衣襟。

    她已料到今天没能见到遨炽回来,也就是代表她被判处死刑了,看来千鹤家真的不肯原谅遨炽,也不接受她和他们的女儿。

    她泪眼婆娑,怔忡之际电铃声以石破天惊之势惊醒了她。

    “遨炽……”她回过神,顿时心花怒放,于是飞也似的奔去开门,但外头站的却是她不认识的老人。

    “见到我,你却没晕倒?”这老人不客气的问,因为传闻见过千鹤岳拓的人,几乎都会被他的威严给震倒。

    绰蜻并没有被他吓倒,她只是赶紧拭去泪水。“你是……”

    “我是遨炽的父亲。”岳拓轻鄙地看她一眼后说道。

    她早该料到的,她握紧手把,坚定的与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对峙,她的眼睛发亮,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没想到她会在她最狼狈的情况下与他见面,她身上只披件睡袍,整日忧心不安以及被思念折腾,让她的神情显得憔悴,但她仍不畏缩。

    “不请我进去坐吗?”他不客气的问道。

    “对不起,我没甚么家教,但我知道你屑进我和遨炽的家。”她一针见血的说。

    岳拓挑起眉毛,心想这女人竟敢忤逆我,但是他并不动气,直接承认道:“没错,我是不屑进妓女的家。”

    这句话击溃了绰蜻,但自尊不允许她软弱,她转过头,落寞的说道:“我曾犯过错,而现在该我承受苦果了。”

    这番话竟让岳拓心软了,他咳嗽几声,恨声说道:“遨炽现在还跪在地上,乞求我接受你。”

    绰蜻脸色发白了,夜寒露重,遨炽他……她恨不得现在就飞奔过去,但情势却不许可,毕竟她连进千鹤家的大门都很难。

    “我很生气遨炽娶了个妓女,虽然他说你嫁给他时还是处子之身,但这已经不重要,而是名誉问题。”

    “你只担心我毁了千鹤家的声誉,却不关心你儿子的身体?”她大声顶撞他。“你就是特地赶来辱骂我吗?你自己也不是甚么好人!”她比他更得理不饶人。

    “你──”岳拓双眼闪现怒火。“嗯!真刁蛮!我来只是要告诉你,既然你有罪就要受罪。带她走!”他对手下吆喝。

    千鹤岳拓语毕,后面的保镳即上前挟持她,连小思兰也不放过,受到惊吓的小思兰哇哇大哭,似乎在为母亲求饶,让绰蜻心疼不已,也更激起她母性的坚强。

    ***

    遨炽没想到父亲居然会带绰蜻和思兰回来,每个人也都瞠目结舌。

    “绰蜻!”遨炽激动地唤她,绰蜻更是毫不犹豫地抱著女儿投入遨炽怀里。

    人生真有太多的变数,千鹤家人竟会在这样的场面下见到遨炽的妻子和女儿。没有嘘寒问暖、殷勤款待,只有一连串不确定的未来。

    “就是你勾引我的儿子,现在还妄想明目张胆的进千鹤家门,像你这种败德的女人,我自有方法赶你走!”岳拓露出骇人的神情,他真的发飙了,他一把抢过遨炽手上的荆棘。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你以为你是我儿子,我就会手下留情吗?你们都错了!”岳拓丧心病狂地吼道。“我要把你打醒!还有你,你好好的看著遨炽为你受苦!这就是给你的惩罚!”

    虽然大家都忿忿不平,却没有人敢开口。

    遨炽推开了绰蜻,但在千钧一发时绰蜻却扑上来压住了遨炽,她为他承受了被荆棘鞭打的痛,那绝非常人可以忍受的。

    贝甜靥──千鹤家的二媳妇目睹一切,心痛的流下泪水,她也是曾经受过伤的人,只当时用鞭子毒打她的身躯,如今用的却是荆棘,而且鞭打绰蜻的正是自己的公公。

    目睹绰蜻那鲜血淋淋、皮开肉绽的背脊,贝甜靥不禁怀疑岳拓难道没有感觉吗?

    “够了!绰蜻!”遨炽死命要推开她,但她不知哪来的力量,竟让他无法推开。

    岳拓的脾气固执得离谱,他不相信她会承受得了,纵使第一下咬牙忍住,但绝不会不躲第二下,但他也错了,荆棘一次次的落下,绰蜻居然都没躲。

    岳拓也不甘示弱,似乎决定要与这个倔强的女子一比高下。“说!说你要离开遨炽。”

    “不!”她喊道。“就算你可以决定我的生死,也不能阻止我和遨炽相爱!身为女人的矜持是不堕落、不沉沦,虽然我曾是个妓女,但我还是完璧之身,我洁身自爱,难道就不配和遨炽相爱吗?”

    “够了!”遨炽嘶嚷。“绰蜻,你为我受尽折磨……”荆棘像利刃般再度落下,他话语未毕,她就昏倒在他怀里,而岳拓这才罢休。

    “出人命了!爸爸!”烈赦忍无可忍地指责。“你实在太过分了!”

    “连你也敢顶撞我?你想造反吗?”他不为所动地喝斥。“我就是要这么做,她只是个女人,没有女人可以指责我的对错!”

    但他不知自己才是最大的输家,霄芸一向闷不吭声,她从不指责丈夫的所作所为,现在她一样不作任何说明,只是扶起绰蜻,交代遨炽道:“快扶她回房里治疗!”

    在众人慌乱急怒的时刻,霄芸总能笃定的指挥一切,足见她过人的智慧和能力。

    遨炽点头,抱起绰蜻飞奔到卧室,思兰的啼哭声很响亮,似乎明了母亲正处于生死关头,哭声似乎也惊醒了岳拓。

    霄芸不发一语的抱起孙女思兰,把她拥入怀里,平心静气的对岳拓说道:“你不是一直期待有个孙女吗?你看,这女孩好可爱喔!”

    她把思兰凑近到岳拓面前,岳拓原本气得嘴角抽搐,但冰冷的眸子却不由自主被思兰的小脸给吸引了,他的孙女当然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婴儿。

    他像个疼爱孙女的爷爷般想去逗弄她,却忽略了霄芸别有用心的笑脸,果然霄芸立刻又把孩子抱得远远的。

    “你有满肚子气,那么我们不吵你了,让你好好的气完吧!”霄芸语毕,偕同儿子和媳妇们全离开了,室内空无一人,这时岳拓的脑子里居然不断回响著那女人的话──“身为女人的矜持是不堕落、不沉沦……”

    ***

    那如火烧般的痛苦令人难以想像,绰蜻的背几乎全毁,但她知道遨炽一直陪在她身边。

    “你……没事……孩子……”她并不关心自己的死活,气若游丝的问道。

    “不准说话!”遨炽故意大声说,仿佛想挥去那可怕的梦魇。“你就是这样。宁愿伤害自己。”

    他们想起了共同经历过的生死煎熬。

    “我不怕!”她又掉泪了。“因为有你在──”

    “你该不会又要我帮你‘整型’了吧?”他强颜欢笑,跪在床角边握住她的小手。“不要哭!一切都过去了,爸爸不会再打人了。”

    “他老人家……孩子……”她忧心如焚。

    “孩子有妈妈照顾,你昏迷很久,爸爸不知在想些甚么,但我们很惊讶他让你留下来,我一直好怕他会赶你走……”他心有余悸地说道。

    “他没赶我走?”尽管不能动,绰蜻还是努力偎向他雄伟的身躯。“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吗?”

    “是的,”他松口气道。“但是我真不希望看你伤痕累累。”

    “没有关系,”她不在乎地说道。“只要在你怀里,我死都愿意。”

    “不准胡说!”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唇。“我是‘医生’,不会让我妻子那么轻易死去。”

    “我相信你。”她对他的信赖是毋庸置疑的。

    “这里就是千鹤家,你回家了。”他怜爱地说道。

    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但她却露出欣慰的笑容说:“我回家了!”

    ***

    风雨过后,岳拓才开始静思,他真的拿荆棘去鞭打一个小女孩,而她竟也不躲。

    这么多天了,儿子们仍不理他,他们目光都放在家里的新成员──绰蜻和思兰──身上。

    “没想到你果然生了个女儿!”烈赦高兴的说。

    “没想到你也逃不过心爱女人的魔掌!小弟,小心了!想必你也逃不掉的。”掠骋得意洋洋、不怀好意的注视辙穹。

    “才怪!”辙穹故作小鸟飞翔的动作。“看,我逃掉了!”跟著大家全笑成了一团。

    绰蜻惊异地注视著千鹤家两位媳妇,大媳妇莫绣寻,兼具智慧和容貌,浑身散发出无人能及的魅力。而二媳妇贝甜靥,她的笑容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大家都为她的笑容神魂颠倒。

    而绰蜻呢?她自认没有慑服人的魅力,也没有倾国倾城的笑颜,她到底拥有甚么?她戚甚么在千鹤家立足?绰蜻感觉很迷惘。

    岳拓在书房听著儿子们的笑声,心中颇不是滋味,那女人甚至让儿子们都不理他了,他首次尝到孤寂的滋味,不过幸好他还有霄芸,这样就够了。

    事过境迁,他的心情也沉淀下来,现在他心中很平静,但脑海里还是萦绕著绰蜻的那句话。

    霄芸也经常有意无意地提到那句话,说她是他的另一半可真是一点也没错。她坐在他身边,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岳拓似乎也有些心虚,但他绝对不会认错。

    “没有女人喜欢堕落,但有些女人却备受命运折磨,该是造化弄人啊!”霄芸善解人意的说。“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呢?给她一个机会,去问问她的家世背景吧!也许就不会觉得她如此污秽不堪了吧!”

    “要我去问?”岳拓的火气又上来了,这不等于降低了他的身价吗?

    “我可以叫她来向你禀告。”霄芸赶紧改口。

    过几天,岳拓竟召人传唤绰蜻,遨炽吓一大跳,不晓得是福是祸,大家也面面相觑,但绰蜻却出乎意外的镇定。

    “放心吧!我不怕黑道人物。”她自嘲地说,但话中包含了无数的辛酸和心灰意冷。

    “绰蜻……”遨炽无言以对。

    她背负著大家关爱的眼神,坚定地走出去。

    再次见到岳拓时,他手上仍握著那条荆棘。她望著他冷冽的双眸,脸色发白,但仍然站得笔直。

    “那天我打你,你连躲也不躲,真是勇气可嘉!”他开始佩服眼前的小女子。

    “我……我甚么都没有,只有自尊和骄傲。”她低头落寞的说。

    岳拓知道她意有所指。“所以如果我真的打死你,你也不会反抗是吧?”

    她默默的点头,岳拓一脸灰暗,望著手上的荆棘,他又问:“你从何处来?怎么会认识遨炽?”

    她的眼中闪烁著狂喜,身子仍站得笔直,用著生涩的日文说出她的故事,当她勇敢面对过去不堪入目的记忆时,心中的仇恨似乎都化成烟灰,消失无踪。

    她说完后,一旁的霄芸已泪流满面。“你的命运真是坎坷!”

    岳拓别过头,但心中也充满了悲伤,试问有谁能不怜惜这样被命运玩弄的可怜女子?岳拓那颗食古不化的心完全被软化了。

    “骄傲让你撑下来了。”他敬佩的说道。

    “是的。”她站得比任何人都挺直,就算她是个女人,她的气势也不输给千鹤家的掌门人。“以前我很想死,但是我相信上天不会亏待我的,总有一天,上天会奖励我,果然祂赐给我遨炽,遇见了遨炽,我才明白爱,也才知道我的生命很有意义,现在我很怕死,因为怕感受不到他的爱。”她莞尔一笑。

    就这样,他们彼此默默对视了好一段时间。

    “我从未想要高攀千鹤家,我认识遨炽时,他已丧失了记忆。我曾经想当个护士或医生,一辈子都不要结婚,因为我恨男人;我也曾经希望能盖间收容所,但现在我甚么都不想,只单纯的想成为千鹤遨炽的妻子。”她温柔的说。

    “一切都是天意!我的儿子成为‘医王’就是天意,当我知道他的手那么神奇,我就知道是上天要千鹤家不再造孽,祂要千鹤家族也能造福人类!”岳拓扬起眉毛,模样像极了遨炽。“如今他娶了你也是天意!”

    绰蜻不太懂他这句话的涵义。

    “你的勇气慑服了我。”尔后岳拓只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接著大手一挥,要女仆带她离开。

    绰蜻浑身发抖,她不知道千鹤岳拓究竟在想甚么,当女仆把大门关上时,她整个人几乎瘫软的跌坐在地上,而等在外头的遨炽立刻扶住了她。

    “爸爸究竟跟你说了甚么?”他紧张的问。

    她拚命摇头、牙齿打颤、语无伦次的想说给他听,但遨炽听不懂,看样子,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岳拓在房门另一侧,手里紧紧握著那条荆棘,他永远不会忘记三媳妇带给他的特殊感受和极度的震撼。

    ***

    今天晚上的餐桌气氛很不一样,因为家里多了一个人,但又不能让她上桌与大家一起吃饭,那种难堪的感觉,不管是对遨炽或绰蜻,都深感折磨。

    难道每天都得如此?他该怎么办?遨炽理不出个头绪来。

    直到岳拓坐上桌,大家才开动,但气氛就是不对,那股令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岳拓神色自若的开口道:“我这一生常常感受到生命无常,我告诉自己别让孩子们沦为黑道份子,所以我努力教育你们,而你们也没让我失望,现在你们个个是雄霸一方的社会菁英,遨炽更是我引以为傲的,因为你那神奇的双手救活了无数病人。”他对著三儿子释然一笑。

    “但你们终究要过著与凡人相同的生活: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我希望你们都能做到爱家、爱妻、爱子。”岳拓的目光专注地注视著遨炽。“而今连你也娶妻生子了,虽不辜负我的期望,却也给我一个大难题,你娶了个妓女。”

    “爸!别提那两个字。”遨炽要求道。“她不是妓女,她现在是我千鹤遨炽的妻子!”

    岳拓不发一语,私自娶妻后,遨炽又明目张胆的顶撞他令他很愤怒,以他过去的个性,他是不会轻易饶过儿子的,但今天他忍住这口气,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做得过火了些。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我亏欠了你的妻子。”

    所有人愕然,霄芸露出会心的笑容,岳拓继续说道:“你的妻子具有不堕落的矜持和勇气,够资格做千鹤家的媳妇!”

    “爸!你……”遨炽说不出任何话,他心中胀满狂喜。

    岳拓却淡然说道:“叫她来吃饭吧!”

    大家发出阵阵欢呼,遨炽赶紧跑到房间把绰蜻带出来。

    “爸、妈,”她落落大方的风范,完全像是豪门世家的少奶奶,也许她天生就具有这样的高贵气质,只见她不疾不徐地向大家打招呼。“谢谢你们接纳我!”

    “你受苦受难却懂得洁身自爱,你成就了自己,你有今天完全是自己挣来的!”岳拓相当具有气度的赞道。

    “你说服了爸爸!”遨炽笑得合不拢嘴。

    “靠我的勇气。”她得意的说道。

    “很好,我们一家终于团圆了!”岳拓满意地说道。

    望著在绰蜻怀中笑得天真无邪的思兰,岳拓心想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拆散这一家人。

    ***

    “发生了甚么事?”原本平静的公园,今天却充满了严肃的气息,这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但在公园里的妇人们却莫名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

    “千鹤家的三公子要带妻子和孩子来这玩耍,因为怕被打扰,所以派我们在这里护卫。”一位黑衣男子冷漠地对围观的妇人们说道。

    “千鹤家的三少奶奶?”大家被激起了好奇心,开始窃窃私语。“‘医王’的妻子吗?怎么报纸没报导?这么大的消息却没曝光……”

    车子来了,一名保镳开了车门,围观的人很多,不少还是绰蜻的老邻居。

    当遨炽带著绰蜻和女儿思兰下车时,周围发出阵阵抽气声。

    “是她!她就是千鹤家的三少奶奶?”曾经把她误认为情妇之流的邻居们,大概一生也无法忘怀这一刻吧!

    “你不再是无名氏,从今以后,你叫千鹤绰蜻!”遨炽的头抬得高高的,表情骄傲。

    千鹤绰蜻──千鹤家的三少奶奶,绰蜻喃喃念著,那些长舌妇再也不敢取笑她了,她把女儿紧紧揽在怀中,抬头望著最美的天空,困惑地问道:“以前我怎么会觉得自己很不幸呢?现在的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医院上下也都在谈论这件事。“原来那位蜻蜓小姐是院长的老婆!”

    “我以前看她都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其实她还满漂亮的呢!奇怪,为甚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医王’的妻子呢?”

    “孩子都生下来了,还有甚么不可能?”

    “不过总归一句话,能当他的妻子真是好命!”

    这句话传到遨炽耳里,他摸摸妻子的一头长发,看著她从抑郁寡欢到现在的神采飞扬,不禁有感而发道:“命好是自己的坚持,天知道那需要多么忍辱负重!”

    绰蜻认同也微微一笑。

    遨炽为了爱妻,在千鹤家的阳台上种了满满的猪笼草。

    “猪笼草的花语是忘记烦恼与忧愁。”她喃喃自语。

    “在我怀里,你才能完全忘记烦恼与忧愁。”语毕,他出其不意的将她抱到床上,欺身压住了她。“我们终于回到家了。”

    这段真爱真是得来不易,所以他们更加珍爱彼此。

    她迎接他的吻。“你才是我的归属。”

    她的唇很快的来到他的胸前,心怀不轨地准备咬他胸前的“樱桃”。

    “天啊!”他申吟。“你又想‘控制’我,不行!我不能让你予取予求。”

    “那你要……”她来不及说甚么,他的手指便在她的胳肢窝上搔痒。

    她笑个不停,在床上一直翻滚,她的头发开始蓬乱了,眼睛灿如晨星、嘴唇朱润光泽,他的视线从她的足踝慢慢往上移,最后停驻在她嫣红的粉颊上……

    绰蜻觉得她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一颗心跳得如小鹿乱撞般,当他轻抚她裸露的酥胸时,她仍微微颤抖。

    “天啊!你还是像个处子,”他激动地说道。“‘微颤的处女’!”

    她不安的扭动、申吟,头在枕上左右摇摆,激起他更强烈的,他的嘴移向她的小腹,两手伸到她肾下抬起,当他的手触及她最隐密的地方时,她震惊得张开眼睛。

    “遨炽!”她呼唤。

    “我的爱,你是我的。”当他滑进她时,她心中只有全然的快乐,他抓紧她,动作变得狂野、猛烈。她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满天的星星,世界似乎爆炸开来,她尖叫出声,四肢紧紧地攀附他,唯恐自己会迷失、陷落。

    “我征服你了!”他唇边带抹邪恶的笑意道。

    但她却一股脑的翻身将他压在底下。“天还没亮,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看来今夜有得瞧了!最后,“微颤的处女”终于征服了一代“医王”……

    ***

    多年后,外仔岭在千鹤遨炽刻意推动下盖了间医院,也有捷运线通过,成了台北另一个新市镇,当地还盖了收容所和流浪之家,甚至有仁爱之家及未婚妈妈之家。

    真是风水轮流转,一块原本贫瘠之地,现今却成了台湾繁荣的地标之一。

    黑街也成为一条很著名的“花巷”,“黑街医王”和烟花女子“蜻蜓”的故事成为不朽的佳话,曾经风花雪月的黑街,现在却流行著一句话:“身为女人的矜持是不堕落、不沉沦。”

    又过了许久之后,千鹤遨炽出了一本书,满足了市井小民的好奇心,这本书的书名叫做“微颤的处女”,叙述他如何和爱妻相识、相爱并结婚,这段刻骨铭心的爱,和戏剧化地嫁入豪门世家的千鹤绰蜻,让大家津津乐道了好多年。

    ***

    “爸爸,你说甚么?”辙穹张口结舌地问道。

    “我要为你找个保镳。”岳拓认真的说道。

    “我要保镳做甚么?”辙穹不解。

    “我担心你们。”岳拓再也藏不住对儿子们的那份爱。“我的年纪已大,如果你们有个万一……”

    辙穹懂了,现在换他成为最佳男主角了,先是二哥掠骋,再来是遨炽,兄弟们都曾命在旦夕过,也难怪千鹤岳拓开始不安。

    “你是‘钱王’,很多人已在暗处觊觎你,尤其你让唐光成了废人,还明目张胆的盗取他的钱,他已经在外放话说要杀了你,扯上他绝对没完没了,不找个保镳保护你,我……”岳拓忧心得几乎说不出话。

    “但是我实在不懂,家里已有上百个保镳了,真的不需要再多一个……”

    “这个保镳不一样。”岳拓打断他的话,露出会心的微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