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首席大人饶了我 第36章 幸福的大结局(完结)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加入收藏
    “好!”苏皖愣了一下,挂了电话。http://bookcom/    小说

    程彬的语气,不知道为何听起来特别的沉重。

    按照道理来说,明确了病情,作为主要研究人员的程彬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语气听起来会那么失落?

    而且,还要当面说结果,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对了,要到实验楼去拿药,难道程彬觉得当面说郑重一些吗?

    苏皖沉默了片刻,却似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不对,程彬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拿药的事情!

    最糟糕的不过是检查结果不明确,不能给药了,难道……还有更糟糕的情况吗?

    苏皖的心咯噔一声,强烈的不祥预感袭上心头,让她几乎不能够呼吸!

    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多想,跟阮皓扬匆匆的去了实验楼,询问程彬具体的情况!

    到了实验楼,程彬已经在那里等待了,一见面,苏皖就觉得他的表情异常的沉重,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过苏皖还是上前去,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彬,你如实告诉我们,到底怎么了?”苏皖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你们先坐下,听我慢慢说。”程彬示意自己的助理出去,对苏皖和阮皓扬道:“不管怎么样,你们一定要冷静一点,不要太难过!”

    光听他这句话,苏皖就忍不住脸色一沉,不可思议的看着程彬,问道:“到底怎么了?事情真有那么严重吗?”

    程彬缓缓的点点头,道:“果然被我不幸言中,雄性癌细胞在药物的刺激下,发生了强烈的斗争,之前不明白状况,现在查出来,雄细胞已经增多,如果再服药的话……也许会随时……”

    会随时都死,是这样吗?

    苏皖的脸色变得惨白如雪,双手颤抖,道:“那,那该怎么办?”

    “苏小姐,就算我们愿意,这种药,阮先生也不能够继续服用下去了。”其中在试验过程中,已经有两位别的试验者,也停药了。

    这种情况在试验中,本来就是常有发生,见怪不怪。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苏皖的眼泪一下流了下来,现在就算程彬肯给她药,她也不敢给阮皓扬吃了啊!

    “那么……皓扬他,还能有多久的时间?”

    “一个月!最多,一个月!”程彬低声说道。

    “什么?!一个月?”苏皖几欲昏厥,虽然想到这个试验有可能会带来风险,可是希望却更大,没想到,本来可以给病带来希望,本来可以延长性命的试验,反而成了一道送阮皓扬去死的催命符!

    为什么?为什么?!

    苏皖颤抖着双手,简直不敢相信这么一个事实!

    “苏小姐,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程彬叹息一声,对于一个研究人员,看着病患者带着希望而来,却不能够成功,带给对方更大的痛苦,没人比程彬更加的内疚了。

    恍恍惚惚中,苏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了实验室的。

    阮皓扬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从他愿意接受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这种危险就是必须要承担的风险。

    一个月,他不怕死,只是担心陪苏皖和阮悦的时间太短了,短的他都不知道怎么花……

    回到住所后,纪天熙和尧尧似乎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将阮悦给支开,想要安慰他们,阮皓扬却挥挥手,说想跟苏皖单独谈谈。

    纪天熙欲言又止,并没有说话。

    现在能够安慰苏皖的人,也只有阮皓扬了。

    看着他们上楼去的背影,尧尧忽然开口说道:“天熙,你这是在画地为牢!”

    “嗯?”听着这略熟悉的一句话,纪天熙不解的转头看向尧尧。

    尧尧苦涩的一笑,一脸认真的对着纪天熙,跟她平时开朗活泼的神情大不一样。

    她笑道:“你将自己的感情禁锢了起来,画了一个牢,如果有一天你能够走出对苏姐姐固执的感情,也许你会发现,身边有许许多多美好的事物。我能感觉的出来,你害怕寂寞,唯独苏姐姐了解你,所以……你害怕她不是你的,你会永远的寂寞。”

    被戳中心事的话,一字字的敲进纪天熙的心里,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尧尧,她……不过跟自己相处了短短几天,为什么便能够轻易看出自己的心?

    深深的看了尧尧一眼,纪天熙的心头,忽然萦绕上一股奇特的感觉。

    那个以前总是喜欢去当沈瑞欣跟他电灯泡的小姑娘,似乎真的长大,变成一个轻熟小女人了……

    ***

    楼上,阮皓扬的房间内。

    “女人,过来!”

    苏皖回来后,一直坐在窗户边上,遥遥的望着窗外的景色,没有开口说话。

    阮皓扬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下,总算想好了怎么开口,低声叫苏皖过来。

    苏皖缓缓的回过头,脸上的笑容很牵强,可是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异样的情愫,不知道为何。

    听了阮皓扬的话,苏皖缓缓的走了过去,在阮皓扬的身边坐下。

    阮皓扬伸手揽住苏皖的腰,让她靠着自己,低声道:“我明天就带你跟悦儿去马尔代夫去潜水,好不好?”

    “潜水?好啊!”苏皖愣了一下,点点头。

    阮皓扬道:“一个月的时间,有三十天,有720个小时,有43200分钟,我们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了!”阮皓扬看着苏皖,一脸认真的说道。

    “嗯!”苏皖鼻子酸酸的,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阮皓扬道:“而且,医生说的事情,通常都不能作准,有多少人说一个月,人家活了几年,这个主要看心态,看你能不能够跟病魔抗争,如果你不开心,那么……我就不跟病魔抗争了。”

    苏皖赶紧擦掉眼泪,看来阮皓扬的威胁很有效。

    只听苏皖说道:“我不伤心,明天,我们就去马尔代夫,我们一家人去!”阮皓扬点点头,道:“好,到了马尔代夫,最温暖的地方,然后……我们又去南极看企鹅,看野生的企鹅,好不好?”

    苏皖重重的点头,觉得这一切的幸福,都是她想要的,触手可及,却又像海市蜃楼里的一个泡沫,只要伸手一触,便会消失不见!

    阮皓扬没了药物的折磨,身体反而没了疼痛,似乎,这也是另一种解脱。

    苏皖看着以往吃药的时间到了,两人却无所事事,笑道:“我下楼去买点菜,今晚做点好吃的吧。”

    阮皓扬道:“我陪你一起去吧,我还从来没陪你买过菜呢。”

    苏皖心中一动,却坚定的拒绝,笑道:“不行,你不能陪我去,如果被人知道昔日的低于恶魔,滨海市的 第 826 章 。

    买单后,趁着钰莹去提车的时间,苏皖编辑了一个定时信息,开了手机的定位跟踪导航系统。

    到了时间,如果她遇到危险的话,这条信息就会自动发出去,到时候,纪天熙和阮皓扬要救自己也来得及。

    虽然钰莹只是带自己看东西,不过,这种危险,苏皖再也不会蠢到被骗了。

    钰莹带苏皖使车前往郊外,半个多小时后,在一座孤独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苏皖看了一眼周围荒芜一片,要不是美国到处都是笔直的公路,她真难相信这种地方钰莹也能找到。

    钰莹轻笑了一声,道:“你进来,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苏皖点点头,既然来了,就跟着一起进去好了。

    钰莹打开了门,外面简朴的装修,在里面,却是一样的干净整洁。

    屋子的里面,转过一个弯又有一扇门关着,打开那扇门,里面的瓶瓶罐罐,摆设和样式,怎么那么像……程彬那里的实验室啊?

    “这是……”苏皖不解的看向钰莹问道。

    钰莹轻轻一笑,道:“没错,这里就是个实验室,进来吧。”

    电光火石间,苏皖似明白过来什么一般,那些东西却在脑子里飞快的跳跃飞舞着,让苏皖根本就抓不住,一下组织不起来。

    “这里……难道有皓扬需要的药?”苏皖看着这些东西,上面的东西虽然很干净,却显然有一段时间没人碰了,可是……又不像太久,忍不住问道。

    钰莹点点头:“这里面的药,能够帮助皓扬。”

    “连程彬的实验室都做不到,你为什么能找到这些?”苏皖不信。

    钰莹似早猜到苏皖不信一般,转身从墙的东边拿下一副画,画后面是个松动的转头,微微一扭就打开了,苏皖伸手进去,淡淡的说道:“看过这个,你一定会相信我的。”

    话音一落,钰莹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缓缓的递到了苏皖的面前。

    黑色的盒子,这是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不大不小,皮质的小匣子里,里面,装的是什么,竟然能够让苏皖相信?

    “打开看看吧!”钰莹见苏皖发愣,笑着说道。

    苏皖接过来,转身坐下,犹豫不过片刻,便打开了盒子……

    ……

    “老爹,你说老妈买个菜,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阮悦扭过头,不解的看着阮皓扬说道。

    阮皓扬摇摇头,心里想起白天苏皖的表情,道:“她大约是想精心挑选一些我们喜欢吃的菜,所以才需要很久吧。”

    “哦!”阮悦点点头,道:“如果等会还没回来的话,我们打个电话给她吧,我有点饿了。”

    “嗯,好。”阮皓扬出奇的温柔,一直眼定定的看着阮悦。

    “老爹,干嘛那么看着我?”还不知道阮皓扬病情又恶化的阮悦,不明白老爹忽来的温柔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老爹想好好看看你,很久没见你了。”阮皓扬道,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和变化,控制自己的情绪,没人比阮皓扬更厉害了。

    “老爹……”聪明的阮悦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拉着阮皓扬的手撒娇,乖乖的没动。

    ……

    “怎么样?信了吗?”钰莹一直都笃定的坐在苏皖面前,等她仔细的看完了黑色盒子里的东西,轻声问苏皖。

    苏皖缓缓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那你什么时候离开?”钰莹笑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惊喜,仿佛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和掌握中!

    苏皖沉默了片刻,艰涩的说道:“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会离开的。”

    “三天?”钰莹微微挑眉,似乎很不满意。

    苏皖点点头道:“对,我会信守承诺,你应该相信,就算我不信守承诺,我也总会估计皓扬的安慰。”

    钰莹点点头,道:“好,那我就给你三天时间。”

    “嗯!”苏皖点点头,笑容满面的说道:“你不怕我会回来么?”

    她不是没想过事后回来,可是……钰莹这么聪明不可能没想到,所以她干脆问出来。

    “你看过之后应该知道,我随时可以断了皓扬的药,这可是不动手术,一次就能够完成,需要吃多久的药,皓扬就需要我多久,所以……你永远都没有机会!”

    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钰莹几乎是咬牙切此的说出来。

    她果然很聪明,聪明的都没有给苏皖留一点后路。

    苏皖深吸一口气,看着钰莹说道:“钰莹,你既然条条路都想好了,我只有一件事情求你。”

    “什么事情?”钰莹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苏皖问道。

    苏皖沉默了片刻,看着钰莹,不卑不亢的说道:“你可以用这个逼走我,占有他们,但是……你一定要对他们好,要比我更好,你能做到吗?”

    “这个自不用你交代!”钰莹看着苏皖点点头,说道。

    “好,我相信你!”苏皖缓缓的点点头,看着钰莹,一脸认真的说道:“不过你记住,如果你不对他们好一点的话,如果他们要是过的不好……我一定会回来,哪怕你对皓扬停药了,我也一定会回来得到。”

    钰莹点点头,苏皖摸了摸那关上的黑色盒子,还给了钰莹。

    两人一起离开后,苏皖便直奔菜市场,买了许多菜回去,

    苏皖将情绪掩饰的极好,回去后,也没被人发现什么。

    纪天熙提出他们要是马尔代夫,那他明天就先跟尧尧回国了,苏皖点点头,回去楼上收拾了几人的行李。

    这一晚,任然是早早睡下。

    一到床榻上,阮皓扬就紧紧的抱住苏皖,道:“今天怎么去了那么久?”

    “嗯,买多了一点菜,所以……”苏皖轻声说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阮皓扬将下巴瞌在苏皖的肩膀上,低声的问道。

    “没有。”苏皖回过头,在昏暗的灯光下,小心的打量着阮皓扬,怕他看出一些什么端倪来。

    阮皓扬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笑道:“是不是为我的病情担忧?”

    被他误会,苏皖先是一怔,随即点头道:“对,真希望……老天爷能够送一个奇迹给我们。”

    阮皓扬低声说道:“不要担心,永生并不是幸福……”

    苏皖沉默了下来,一时间,屋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里。

    沉默中,阮皓扬紧紧的抱着苏皖,转过头,在苏皖的唇边落下雨点般的亲吻……

    苏皖没有抗拒,没有拒绝。

    这一晚,他们异常的火热,这一晚……苏皖诡异的热情!

    第二天吃过早餐,几人就去赶飞机了,到了下午的时候,阮皓扬一家三口就到了马尔代夫。

    阮皓扬早已经准备好,早已经在海边租好了一套独立的别墅,他们准备在这里玩七天!

    七天,钰莹给苏皖限定的时间,只有三天,这三天的时间,苏皖要跟他们好好相聚,还要不着痕迹,伤害他们的心,像阮皓扬一样,永远都不让他们原谅,这样的事情很残忍,阮皓扬以前对苏皖做过,苏皖知道拿有多难受!

    可是,为了阮皓扬的药,为了阮皓扬能够快点康复……苏皖没有办法,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这栋别墅不大,可对于一家三口来说,确实相当的宽敞了。

    别墅林立在海中一个孤独的小岛上,岛上鸟语花香,清泉袅袅,别墅的风格也很独到,别墅里,早已经准备好了全套的潜水装备!

    马尔代夫的风景宜人,气候温暖,可是到这里来若是不潜水,你就不必来了。

    阮皓扬说,为了保险起见,会请一个专业的人来教苏皖和阮悦潜水。

    他怕上次在滑雪场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不敢再让苏皖担心。

    他们到了别墅放好行李,苏皖买了许多当地的吃食回来给一家人大吃了一顿,晚上夜幕降下,星辰下,平静的海面迷人极了,一家人坐在门口的沙滩上,午后是温暖的阳光,碧波粼粼的海绵在星光下,美的不似凡境。

    “老爹,这里好漂亮哦!”阮悦看着眼前的景色,由衷的赞美道。

    阮皓扬想也不想,看向阮悦说道:“如果喜欢的话,我就把这里买下来,在这里生活!”

    “不要!”苏皖赶紧摇头,一下又觉得自己的情绪太激动了,笑道:“这里虽好,终究是要回家的。”

    阮皓扬思索了一下,想着自己只有一个月的寿命,如果都在这里度过还买下来,会让他们触景伤情,何况……他还要带他们去更多的地方,看人生浮华,美景佳肴都要品藏,只希望他的死亡时间,不要来的太快,让他有太多的事情来不及做才是……

    “我们去游泳吧!”阮皓扬提议道。

    苏皖点点头,到房间里给阮悦拿上了救生设备,换上泳衣,两父子已经脱的光溜溜早下水了!

    苏皖无语的追过去,在阮悦的小脑声中将他的救生衣穿好,一家人在海边玩闹着,屋内暖暖的灯光带着亮光,也给他们带来了温暖。

    阮悦将水浇到苏皖的脸上,苏皖笑嘻嘻的还击,阮皓扬在一旁叉腰笑看着,一会儿帮帮这个,一会儿帮帮那个,最后,竟被苏皖和阮悦两人合伙一起用“水掌”攻击着!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笑声传达天际,老天爷,你可有听到?

    第二天一早,一家三口去潜水,苏皖在教练的陪同下,看了许多美丽的海礁和海底风景,感叹世上美丽的生物太多,可偏偏……她最留恋的美好却只是一个随时会破灭的梦!

    第二天下午开始,苏皖就开始动不动发脾气,总是心不在焉,对于阮皓扬的话,更是故意挑剔。

    阮皓扬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病情,好脾气的没有介意,虽然心中奇怪,也未多想。

    可是,第三天早晨起来,他看着空空如也的身旁,做梦都没想到,苏皖她竟然……留书出走了!

    阮皓扬惊讶的爬起来看着短短几行字,上面写着:我走了,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痛楚,你说的对,我不该破坏你原本的计划,我想要一个人安静,忘记你,太大的痛苦,我已经无法承受,不用找我。

    这简单的几乎语无伦次的几句话,让阮皓扬彻底的震怒了。

    苏皖从那天买菜开始就不太对劲,阮皓扬一直以为是自己停药的事情对她刺激太大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想着自己就快走了,她难过也是应该的,并且尽量的压抑着自己的脾气,不让自己爆发出来,忍受着苏皖。

    他做梦都没想到,苏皖这样的人,竟然会这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他猛然想起什么似的,飞快的往阮悦的房间走去,嘭一下踢开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阮悦一下跳了起来,迷茫委屈的看着阮皓扬:“老爹,你干嘛?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阮皓扬松了一口气,却更加的奇怪了!

    苏皖她走,竟然没带走阮悦?

    阮皓扬的脑子里,似慢慢的明白过来了什么一般,他捏着那一张字条,看着上面工整自己上那干掉的泪渍,声音不明,低低的说道:“女人……就算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追你回来的,哪怕我变成鬼,也会找你回来……”

    ***

    苏皖伤心的离开后,立刻乘上早准备好的飞机回国,交代了公司上的事情,匆匆的让法务把所有的财产和公司股份都转给阮皓扬,便不声不响的离开,并且跟thc达成共识,她的方案每期都会如约而至,但有一个条件,他们绝对不能够透漏关于自己的任何信息。

    thc的人又苏皖这样的人才,自然只得同意。

    飞快的交代完事情后,苏皖没有见任何人,甚至连纪天熙都没有联系,匆匆的,离开了滨海市……

    苏皖,从此变成了一个谜,一个跟那五个脑科癌细胞的五位专家一家,谁也找不到了!

    直到……一年后!

    ***

    这是一个宁静的小镇,镇子是三亚的一个无名小镇,离市区和旅游区都不算远,却也不近。

    这里立林海面,偶有水鸟飞过,带起一丝丝的涟漪。

    一个海边的小楼前,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正弯腰打理着种上的水仙花,小心的将坏死的根部剪掉,然后又重新的栽种回去。

    她身材凹凸,面容美丽,只是眉宇间,总是带着淡淡的    忧伤,眉头轻蹙,让人一看,就不禁想要伸手过去,将她抚平!

    她穿着一件碎花长裙,薄薄的衣料在海风中废物,整个人看上去,就如一副美丽的画面一般。

    阵子上的人,谁都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这里在一年前住进来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她每天种花养身,从不跟人来往,模样看上去甚是温和,可身上高贵美丽的气质,却让人不敢接近。

    听说,她自称姓阮!可是到底叫什么名字,没人说的上来!

    女人打理好水仙花后,小心的洗干净了自己的手,坐在院子里的白色秋千椅上,呆呆望着海面的风景出神。

    “皓扬,悦儿,你们怎么了,过的开心吗?”女人手里拿着一张笑闹开心的照片,低声的自言自语。

    她,自然就是苏皖。

    一年前离开后,阮皓扬进行地毯式的搜寻,却因为她躲到偏远的小山村,根本没有找到。

    后来一个月后,对于阮皓扬的情况,她竟是一无所知。

    她不敢轻易的让人去调查,怕泄露了自己的身份和行踪,让阮皓扬找到,钰莹就会停药!

    通过新闻知道的却很有限,甚至都没有。

    倒是阴尹瑞,似乎跟何小玉在三个月前结婚了,沈明磊似乎也相处了一个不错的朋友,而纪天熙……虽然不知道他跟尧尧发展的怎么样,可是八卦杂志经常偷拍到纪天熙偷偷约会的照片。

    那照片上的身影,分明就是尧尧无疑。

    每一个人,似乎都得到了幸福。

    而阮皓扬,也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苏皖每天都在这里养花种草,别人问她,她便说自己姓阮,这才是她本来的姓,不是么?

    她没有觉得不幸,阮皓扬能够活下来,这便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她每天都在这里修生养性,定期给thc一个方案,每天都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可是,每当在这种安静下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儿子和阮皓扬的身影,这一年来,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听过他们的声音,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看到过!

    很想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了,很想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可是脑子里纵然再想,见不到就是见不到,光想,又有什么用呢?

    她这一座,便是一个下午。

    等到夕阳快下山的时候,她便独自一人来到了小镇的市场,想买些菜回去。

    镇子的入口,却围了一群人,正在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些什么。

    苏皖对这些热闹从来都不敢兴趣,只是想快点买完菜回去。

    她经常在固定的几家买菜,那些人都认识她,虽然没说过几句话,可都很是熟悉。

    可今天,他们一个个看苏皖的表情,很是怪异,像是见鬼一般的神情,苏皖不明所以,被他们这本看着,又不好直接问,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思绪跟镇口那一群人,似乎有什么关联。

    难道……那里有什么跟自己相关的东西吗?

    这些年来,四大家族的人,尤其是纪天熙,都在大张旗鼓的寻找她,直到现在都没停止,可是,她一直都很小心的隐藏着,从未被人发现,难道……这次有意外出现?

    正想着,匆匆买好菜,就往镇口那个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人群散去了不少,露出上面一张巨大的海报,现在有十熟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

    苏皖犹豫了一下,上前去好奇的打量那好报。

    海报上眉头图画,只有几个空头大字,苏皖一看,却吓的不轻!

    上面,短短的写着几行字。

    通缉令。

    女人,你是跑不掉的!

    老妈,你是走不了的!

    等我们找到你,你就完蛋了,如投降乖乖回来,可酌情处理!

    下面是括弧,上面备注了一行小字:如发现姓苏和姓阮年轻单身漂亮女人,举报有奖,如提供重要线索,奖励人民币壹仟万元整!

    苏皖看着前面三句话的时候,却已经泪流满面了。

    是他们父子,他们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这么说来,钰莹的那些药,是真的起到了作用,阮皓扬没有死,安全的活了下来么?

    真好,怪不得菜市场那些人怪异的看着苏皖,她称自己姓阮,又是单身女人,还很漂亮,条件那么符合,一千万的悬赏,人家能不感激吗?

    “大姐,这是什么人贴的啊?”苏皖看到一个比较眼生的妇人便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那妇人奇怪的打量了苏皖一眼,笑道:“这是镇上今天的大新文啊,听说有个富豪到这里来找逃跑的老婆,听说还开了白色的船来呢!”

    “是游轮吧?”苏皖纠正。

    “对对,听说那富豪长的又帅又有钱,典型的高富帅啊,还带了一个儿子,也很帅,啧啧……不知道是谁,如果能够找到那个女人,可是一辈子吃穿不愁啊!”大姐羡慕的说道。

    “那你知道女女人,有没有人提供线索啊?”苏皖问。

    大姐点点头:“有几个人去提供线索了,不过好像都不是呢,唉,听说那女人偷人了,还有人说啊,那富豪的老婆卷了好多财产逃跑,要抓回去呢!”

    “……”这是哪里听来的版本啊?

    苏皖苦笑不得,对大姐表示感谢后,就匆匆的回去了。

    一年前,钰莹给她看的那个黑色盒子,竟是她的生父留下的。

    当年因为阮家的一些继承关系,阮皓扬的母亲偷龙转凤换了他们的身份,阮皓扬的父亲当时有所怀疑,便偷偷调查了阮皓扬的身世。

    调查到结果后,他心里又是生气又是伤心。

    可是当时的他,还没有被四大家族其他三家陷害,对于一个无辜的孩子,他自然是不会怎么样,况且跟阮皓扬多年父子感情,虽然被倾注了希望,虽然一向严厉教导,可是浓厚的父子亲,岂是朝夕可以改变的?

    当时,他偷偷的调查到了阮皓扬真实的家庭,想有朝一日把事情告诉儿子。

    当然他后来没来得及,便出事了。

    当时,他查阮皓扬真是家庭的时候,却查到一个惊人的事情。

    阮皓扬的母亲跟阮皓扬一样,也患有脑癌,况且,这是他们家族的遗传病,隔了几代就会一餐,到了一定的年纪,便会发作!

    而这个脑癌一直被他们家人小心的隐藏着,没有任何人知道。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阮东墨也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

    这个病虽然很糟糕,可是被遗传到的人,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像阮皓扬这样,非常的聪明,智商高的离谱!

    这个秘密,是连阮皓扬自己都不曾知道过的。

    当时,阮东墨很担心阮皓扬以后病发会给其他三大家族带来机会,况且父亲的轻易,也不容易他看着阮皓扬就那么陨落!

    于是,他就找出了当时最出名的五个脑壳专家,便是程彬口中失踪那五个人,要求他们为阮皓扬研究药物,当时出钱的人便是他,那五个人的失踪,自然也是他一手安排。

    那里面的药物,完全是针对阮皓扬而来。

    虽然五个老人穷极一生的所学本领,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够完全治愈,却能够维持性命,只要依靠药物,便能长久生存!

    后来,遇到事情的阮东墨将他们彻底的藏了起来,不再公诸于世。

    等到他决定要回国报仇的时候,经过再三的考虑,他便将那五个研究者的联系方式,以及他们致命的弱点,和他们所留下的药物成分研究报告,以及日记资料地点放在一个黑色的小匣子里,回国前,交给了钰莹保管!

    而钰莹在再三的叮嘱下,忍不住打开偷看,得知了这个惊天的秘密钰莹,便是利用这个完全可以操控阮皓扬的药物,逼的苏皖离开。

    当时苏皖也是看到了那些东西,配合程彬跟自己说过的话,才确定了这些药物有用,才肯答应离开。

    时隔一年,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谁知道,他们父子竟然找上来了。

    她心中是又高兴又酸涩,高兴的是失去了快一年的时间,他们终于找上门来,证明他们都无事,不过……自己必须要马上离开才行,不然被他们发现,自己就前功尽弃,钰莹肯定会断药的!

    回去后,也来不及多想什么,她收拾了几件欢喜的衣服,拿上证件和银行卡,飞快的离开了这里,赶往飞机场!

    如果自己再停留片刻,只怕就会被阮皓扬跟阮悦找到了,她必须要快点离开才行!

    到了飞机场,苏皖直奔购票区:“买一张飞机票,要马上走的!”

    “小姐,请问您到哪里?”

    “随便哪里,要最快的一趟,马上走的!”苏皖焦急的说道。

    滴滴滴几下,服务员说:“下一趟是出国的,小姐要去吗?”

    苏皖点点头,道:“去,快!”

    “下一趟是二十五分钟后起飞,前往巴黎,请问小姐要什么舱?”

    “随便,要快!”苏皖道。

    “那就头等舱吧!”

    票一出来,苏皖拿上登机牌,就准备登机。

    在登机口,焦急的等待中,苏皖又急又怕,仿佛身后有什么怪兽正在等着自己一般。

    眼看着就要轮到苏皖过安检口子了,肩膀,忽然被人重重一拍。

    她毫无防备的回过头去,对上的,确实两张冰冷帅气,一大一小两张脸……

    “女人,就知道你会上当!”一大一小男人引来不少人的侧目,只听他们异口同声,冷冰冰的说道。

    苏皖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却被两个男人带走,机场的保安都来不及反应……

    ***

    “说,为什么离开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一艘巨大的游轮上,粉雕玉琢,脸上还稚气未脱的小帅哥脸色阴晴不定的问苏皖。

    “我,我……”苏皖吞吞吐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实交代!”冰冷的大帅哥盯着坐在眼前不安的女人,也是冷漠的问道。

    “我,因为,因为我……我不是在字条上说清楚了吗?”苏皖吞吐,四周找钰莹,她这个时候应该出现才对啊。

    “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吗?”说话的小帅哥是阮悦。

    “我没什么好说的。”

    “哼,明明是钰莹逼你的!”阮皓扬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睨着苏皖,眼神里的怒气和神色,让苏皖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你,你怎么知道?”苏皖惊讶的看着阮皓扬,钰莹不可能傻到自己把这种事情说出来吧?

    “你以为我是纪天熙那蠢货吧?沾花惹草让那些不知所谓的女人伤害自己心爱的人么?你离开一个月,我就查出药物的来源,逼得钰莹交出本来属于我的东西,让她说出实情!”阮皓扬愤愤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胆子竟然那么大,竟然敢躲着我们那么久?!”

    苏皖愣了一下,心中又是甜蜜又是酸涩,也知道此刻,才有心情好好的打量阮皓扬和阮悦。

    一年不见,阮皓扬的神情好了许多,只是因为寻找自己,似乎有些憔悴,今天见到自己,他是真的很生气,可是眼角维扬,里面的高兴和兴奋,不容忽视。

    阮悦也长高了,几乎都快到苏皖的耳朵上了,容貌有了一些变化,更加帅气逼人,像极了父亲阮皓扬。

    “你们……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苏皖到现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怎么就知道自己去登机了?

    “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贴上,只要你看到消息,必然会离开,一年时间,我们去了那么多地方,没想到你竟然躲在这种最显眼的地方,看来我们低估你了!”阮皓扬简单的说道。

    他们每次一到这个城市,都用这种放大引起轰动和当地媒体的关注,他们相信,得到消息的苏皖有心躲藏的话,一定会跑路,如果无心躲藏,自然也会跟他们联系。

    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找,没到一个城市都在机场等候,以防万一,各个车站也准备了人。

    “你们……”苏皖咬唇,感动的看着他们。

    “老妈,你说过再也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你犯错了,要罚!”阮悦义正言辞。

    “对,你答应过会陪我到最后,结果骗我,也要罚!”阮皓扬跟着帮腔。

    苏皖的眼泪,不禁滚滚而下,看着两父子的神情,美丽的眼睛里,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那你们究竟要我做什么?”苏皖决定妥协。

    阮皓扬丢给阮悦一个眼神,示意他说。

    两人心有灵犀,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一般,点点头,对苏皖说道:“我跟老爹准备开着游轮环游世界,可是呢……船上还缺一个暖|床搓背煮饭的人!”

    “所以呢?”苏皖笑问。

    “所以?所以你就要无条件的伺候我们,知道我们满意为止,才能原谅你的过错!”阮悦理直气壮。

    “好吧……”苏皖苦涩的说道。

    三人相视一眼,下一刻,却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海浪派代着豪华的游轮,三人享用流泪,那么固执坚强的三人,此刻都悄悄的说了一句只有对方可以听到的话:“我好想你,我……好爱你!”

    幸福的结局,总算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三年后。

    某幸福场景。

    阴尹瑞抱着何小玉,逗弄着怀里已经会说话的女儿,笑问苏皖他们一路来的见闻和传奇。

    纪天熙听了,在一旁酸溜溜的紧紧拥住尧尧,笑道:“我们下个月结婚后,也去患有世界旅游!”得到尧尧点头赞同!

    沈明磊也用着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子,含笑看着他们,交头接耳,没有说话,细细一看,那女人,竟似已经怀孕了。

    阮悦已经完全一副帅小伙的模样,盯着何小玉怀里的女娃,见她小小年纪就盯着自己流口水,少年的脸上滑过一抹无语,转身离开了。

    阮皓扬跟苏皖,背靠着背坐在一起,偶尔跟他们搭一句话,回味着三年来的甜蜜。

    原来幸福,也可以很简单。原来要快乐,不是那么难。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