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大婚事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加入收藏
    姐妹重逢,不消说三个女孩子万分狂喜,其她人也替她们高兴。徐灏大笑,当即吩咐备几桌宴席,索性派人去把张涟漪、沐兰香、朱氏姐妹等都接来。

    席间谈及,大家才知道沐凌夏原来竟是顾眉仙的族妹,纷纷欣然道贺。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徐府,阖府上下一时传为佳话。

    次日,太夫人萧氏派人去将朱明之和顾眉仙都接了过来,询问姐妹重逢的细节,各房太太夫人遂轮番设宴她们姐妹庆贺,说白了就是借机热闹热闹。

    徐煜显得非常踊跃,引为生平所遇到的第一件奇遇。除了为朱明之欢喜外,懊悔前年不该冒然揣测,说顾影怜已死,令盛先生伤心欲绝之下,病了小半年。

    如今幸亏盛先生没病死,要是人死了,岂不是还得赔顾影怜一个盛先生?总之闹得他心痒痒的,想马上写信告知盛先生喜讯,不过又想到万事都讲究个缘法,当年是他先没了良心,娶了贤妻,后来得知顾影怜身死异乡,是抱着一份愧疚到处寻访,然而其实已经丢下了。

    现在告诉他顾影怜没死又有何用?难道还能纳候爷之女为妾?徒增烦恼而已,知道了心烦意乱,不知道也就过去了,所以犯不着告诉他。想着想着,便搁置了此事。

    再说盛先生自那年从徐煜的口气中,猜测影怜是真的死了,为此病了数月。去年博词科被点了翰林,每每想到影怜就会伤感一番,作诗作词以祭她。

    他妻子冷氏不但贤惠亦有着洞察世事的聪慧,知道丈夫始终忘不掉顾影怜,一来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最美好的,二来也不过是念念不忘顾影怜的容貌才情,没必要与一个死人计较,选择隐忍。

    这一日盛先生又想起了顾影怜,跑去秦淮河岸边烧香祭奠,因心乱了作不出文章,叫人去找好友祝颢来帮他代作。

    祝颢那年回老家娶的结发妻子不幸病逝,今年新娶了一位如夫人,他二人都犯了所谓负情的罪,两个书呆子堪称同病相怜。

    如此你给我作了篇骈文,我给你作一篇,思念佳人之余,在秦淮河边上的痛哭狂歌,结果轰动了半个金陵,人人都说这二位才子痴心痴成傻子了。

    此事被御史参了一本,吏部以放诞不羁为名,下了处分,勒令返回原籍闭门思过二年。

    本来盛先生和祝颢准备参加来年的科举,如此一来便耽误了。徐珵得知后非常不服,这个年纪的徐有贞还很冲动,在国子监发起狂来,说如今天下正在用人之际,这些迂腐官老儿无故毁了两个好人的前程,那我还考什么举?做什么官?竟连夜写了个亲老告养的奏折,托人送往吏部。

    正好盛先生和祝颢也都上本请假,吏部批准了,三人谢过出来,在衙门前抚掌大笑,自诩从此咱们兄弟三人义气为先,可以回老家好好的悠游自在了。

    四月,三人各自带着家眷准备动身的前一日,相约在秦淮河上谈诗饮酒。

    酒至半酣,徐珵一把将头上的书生巾拽了下来,扔在甲板上一脚踩住,然后丢入水中,不屑的道:“从今后,不用这个劳什子了。”

    半醉的盛先生和祝颢大笑起来,三人继续痛饮,徐珵越发放荡的不成模样,站在船头仰天长笑,好像整个天地间,只有他们三个是无拘无束的快活人,余外皆是凡尘中庸庸碌碌的蝼蚁似的,实则是他早已后悔不迭了。

    突然徐珵擦了擦眼睛,指着岸边说道:“你们瞧,那边怎么都是人。”

    盛先生和徐珵走过来望去,果然岸边整条街挤满了百姓,人头攒动,不知在看什么,吩咐船家将船儿靠过去,就见好像是一桩了不得的大婚事,一对一对的执事打眼前走过。

    眼花缭乱的看了一会儿,一乘八人抬的绿呢龙凤彩舆缓缓驶来,看样子里面没坐人,知道是去迎亲的。接着又是一队执事走过去,又过来一乘粉呢龙凤彩舆,也是没坐人的。

    因三人仕途失意,这一段时日流连金陵的山山水水,不愿去招惹徐煜等朋友,所以对城内的新闻一无所知。

    “奇怪!”徐珵说道。

    看后面还是一起执事,一乘鹅黄彩舆,里面也没坐人,看样子整支队伍是一起的,三人都看的不懂起来,不知是不是迎亲的?

    一头雾水的等彩舆过去,见两名宦官举着一对黄牌走过来,上写奉旨完姻,后头跟着四座诰命亭子。

    此情此景,三人有些明白了。再往后看,就见一队甲胄鲜明的护卫扶着一匹汗血宝马,上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徐煜。

    三人同时大笑,就见徐煜今日穿着吉服,左肩披了一挂大红彩珠,神色羞涩,目光扫过来,对着盛先生笑了笑,红了脸低下头去。

    他后面跟了数十匹良马,坐着一群神采飞扬的豪门少年子弟。

    盛先生笑道:“有趣有趣,同娶四位佳人,真算是人生第一乐事了。”

    “太可恶了,这样的大喜事,也不来请咱们去喝杯喜酒。”徐珵不满的道。

    祝颢说道:“咱们自己闭门谢客,能怪谁去?”

    盛先生笑道:“咱们继续找个地方喝酒,等醉了,晚上闯进去闹洞房,可好?”

    “好!”徐珵拍手赞同。

    当下三人付了钱上岸,随便找了个酒馆,看招牌写着“万不如楼”,祝颢笑了笑,徐珵说道:“好,这名字起的好,万事不如一杯在手的好。”

    上了二楼,选了个靠窗的雅座坐了,酒保跑上来问道:“三位老爷,要点什么酒?”

    徐珵学着山东人的口音,说道:“俺要喝烧刀子。”

    盛先生和祝颢笑了,说道:“学什么梁山伯里的话头?”

    “呵呵。”徐珵哈哈一笑,酒保也觉得好笑。

    “梁山伯与祝英台”被后世誉为汉族民间四大爱情故事之一,其他三个分别是“白蛇传”、“孟姜女哭长城”以及“牛郎织女”,其中“梁祝传说”是中国最具魅力的爱情千古传奇,自西晋始,在民间已经流传了一千多年。

    唐初“十道四蕃志”记载:“义妇祝英台与梁山伯同冢,即其事也。”

    一直到宋代,“咸淳毗陵志”记载:“祝英台读书处,号‘碧鲜庵’。有诗云:‘蝴蝶满园飞不见。碧鲜空有读书坛。’俗传英台本女子,幼与梁山伯共学,后化为蝶。”

    梁祝的故事还流传国外,后世发现最早的相关记载要属高丽。但真正使之成为家喻户晓的爱情传奇故事,乃源自明代盛起的小说家了。

    “梁山伯与祝英台”与四大名著一样,都是作者借鉴了民间流传已久的各种故事版本,加以整理和艺术再加工。不是说西游记未诞生前,就没有孙猴子的故事,就没有梁山好汉,没有桃园三结义。

    单单一个梁祝,时下民间即有上虞版本、杭州版本、宜兴版本、微山等版本。相对完整的故事形成于唐代,宋代开始通过艺人四处传唱,元代被创作成曲艺,流传更广了,然后被明代小说家比如冯梦龙收录在“古今小说”中。

    盛先生对笑嘻嘻的酒保说道:“老酒三壶。”

    “那点什么下酒菜?”酒保问道。

    徐珵说道:“刚才看见外面放着几篓虾子,吃醉虾,要活的。”

    酒保又问道:“还要什么菜?”

    盛先生说道:“咱们不用别的,你就把醉虾子多多拿来,再来三碟竹笋,下酒吃最好。”

    “好嘞!”

    酒保转身跑了下去,很快端着三壶老酒上来,给客人斟满,又跑下楼去,这一次捧着一个装菜的盆子上来,里面的青虾因活蹦乱跳,特意盖了一只大海碗。

    半醉的徐珵直接伸手把碗掀开,瞬间跳出来几十只大虾,满桌子的乱跳。盛先生笑着躲开,而徐珵已经捉了一只放入嘴里大嚼,又捉了一只吃,任由那些虾子乱蹦。

    他一只手拿起酒壶,另一只手在盆里捞虾吃,任由虾子跳的满桌满地都是。

    醉虾不光是酒,还有葱花香菜等作料,祝颢来不及躲开,脸上身上溅了好些酱油沫子,站在远处骂道:“吏部说你放荡一点不假,你这个刻薄鬼,哪有这样的吃法?”

    徐珵笑眯眯的没说话,忽然将手里的醉虾打了过去,祝颢躲开了,正好打在盛先生的脸上。

    盛先生吃了一惊,随即笑骂道:“反了,连虾子都敢造反了。”

    喊来酒保,叫他把桌上地上的虾都扫干净,再看盆里一只虾都不剩,酒壶也空空如也。

    “快添酒添菜。”祝颢喊道。

    不料徐珵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我喝好了,走了。”

    祝颢不知道他心情不好,把人给强行按下去,笑骂道:“你是要作死吗?像个煞神似的,食祭了一顿就要走人,小心撞到真的煞神,把你也当醉虾捉去吃了。”

    “骂得好!”

    盛先生笑得腰都弯了,徐珵见状也笑了起来,不走了。重新叫来酒菜,三人边吃边聊,转眼间又喝了一壶老酒。

    徐珵还要喊添酒,盛先生忙说道:“不能吃了,再吃就真醉了,回头去徐府被人家厌憎。”

    “那算了。”徐珵点点头,眼见时候不早了,想去徐府。

    人刚站起来,忽然见满屋子的人都乱了,纷纷跑了出去,徐珵当什么事,急忙往窗外一看,原来是徐煜的迎亲队伍回来了。

    迎亲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徐珵无心观赏,扭头催促道:“走,咱们现在过去吧。”

    “不急。”盛先生却不动如山,“这时候去了也没用,还得拜堂呢。”

    徐珵说道:“咱们溜达着走过去,到了,大概也拜完了。别坐着了,不然徐兄弟会埋怨咱们失礼。”

    盛先生一想也是,当下算了账,出来也不坐轿,也不带小厮,也不置办礼物,就这么潇潇洒洒、两手空空的直奔徐府。

    走了半天,徐府管家说已交拜成礼,三人遂先去给徐灏道喜,徐灏笑着客气几句。

    三人又向徐家诸位爷们挨个道了贺,忙了一天的徐烨分身无暇,匆匆说请他们三人进园子去新房看一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