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武侠世界的剑客 第四十四章 剑法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加入收藏
    自菩提达摩梁武帝时东渡中土,二十八传至神僧迦叶,少林代出才人,久已为中原武林之宗主。

    远远望去,只见红檐积雪,高耸人云,殿宇相连,也不知有几多重,气象之宏大,可称天下第一。

    自山后人寺,只见雪地上无数林立着大大小小的舍利塔,他知道这正是少林寺的圣地“塔林”,也就是少林历代祖师的埋骨处,这些大师们生前名传八表,死后又何会多占了一尺地。

    无论谁到了这里,都不禁会油然生出一种摒绝红尘,置身方外之意。

    突听一人沉声道:“擅闯少林禁地,檀越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

    心眉出声道:“带我去见掌门师兄。”

    惊呼声中,少林僧人纷纷现身,合十道:“心眉师叔!”

    庭院寂寂,雪在竹叶上融化。

    竹林深处,是间精雅的禅舍,从支撑着的窗子望进去,可以看到有两个人正在下棋。

    右面的是位相貌奇古的老和尚,他的神情是那么沉静,就像是已和这静寂的天地融为一体。

    左面的是位枯瘦矮小的老人,但却目光炯炯,隆鼻如鹰,使人全忘了他身材的短小,只能感觉到一种无比的权威和魄力。

    普天之下,能和少林掌门心湖大师对坐下棋的人,除了这位“”之外,只怕已寥寥无几。

    这两人下棋时,天下只怕也没有什么事能令他们中止,但听到‘李寻.欢’与‘林叶’这两个名字,两人竟都不由自主长身而起。

    心湖看着弟子道:“他们现在哪里?”

    跟着脚进来通报的少林弟子躬身道:“就在二师叔的禅房外。”

    心湖继续问道:“你二师叔怎样了?”

    那少林僧人道:“二师叔并无大碍,只不过二师叔让其余五位师叔以及百檀越一起前去。”

    林叶与李寻.欢站在檐下,遥望着大殿上雄伟的屋脊,寒风中隐隐有梵唱之声传来,天地间充满了古老而庄严的神秘。

    心湖和走到两人身外十步处就停下,“小李探花”的声名流传在外,但直到此刻心眉才见着他。

    他似乎想不到这懒散而潇洒,萧疏却沉着,充满了诗人气质的落拓客,就是名满天下的浪子游侠。

    他仔细地观察着他,绝不肯错过任何一处地方,尤其不肯错过他那双瘦削、纤长的手。

    这双手究竟有什么魔力?

    为何一柄凡铁铸成的刀,到了这双手里就变得那么神奇?

    十年前就见过他的,只觉得这十年来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又似乎已改变了许多。

    也许他的人并没有什么改变,改变的只是他的心,他似乎变得更懒散,更沉着,也更寂寞。

    无论和多少人在一起,他都是孤独的。

    而林叶则是江湖上这段时间突然如同彗星一样崛起的惊艳剑客。

    一剑败退公孙摩云,秦孝仪,田七三人联手,两剑败铁笛先生,杀丘独,尤其是其青魔手伊哭也被其所杀,更是让两人震撼。

    笔直的站在那,身上背着包裹,一身洗的有一些发白的衣服,还有一柄并不是多好的剑,就如同李寻.欢的飞刀一样,只不过是最普通的那种。

    “若是我重铸兵器谱,看来那上面就应该多添上一柄剑了。”看着林叶,轻声笑道。

    听见这话,林叶瞥了一眼,方才得知这人就是江湖上传闻那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

    不过也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就不再去看了。

    “师弟,你将我们唤来有什么事情?”看着心眉,心湖开口问道。

    “师兄,等人到了我自然会明说。”摇了摇头,心眉开口说道。

    等到众人全部都到了,心眉的眼睛一一扫视,最终停留在了一个僧人的脸上。

    随即缓缓开口说道:“心宠,你还不承认了吗?”

    脸色一僵,听见心眉的话,心宠不由得开口说道:“师兄的话,师弟不明白。”

    “这两年来偷到经书的就是心宠你吧,你以为你将那写着你名字的‘读经鎏记’销毁,就已经万无一失了么?前些日子我放在房中的‘达摩易筋经’如今也不见了,我想应该还在你房间之中吧,我已经让弟子前去搜查了。”冷冷看着心宠,心眉开口说道。

    话语刚刚落下,心宠脸色突然一跳,大呼道:“师兄切莫相信,这定然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我!”

    然而他口中虽然狂呼,但是身形起落之间,竟是直接施展出轻功,朝着自己的禅房掠去。

    众人见状也随即跟了上去。

    门果然已经打开来了,而两个僧人也已经站在屋子里面了。

    只见心宠冲了进去,快步来到木柜的旁边,一掌将其劈成了两半,木柜之中竟然还有夹层。

    而易筋经果然就在里面。

    心宠厉声说道:“这部经书本来就是二师兄保管,将这经书放到这就是为了栽赃我,这种栽赃的法子,几百年前就有人用过了,大师兄神目如电,怎么会被你们所欺骗。”

    直到等心宠全部说完,心湖才冷冷的说道:“就算是他们栽赃,但是你又怎么会知道,这易筋经就被他们放在了这木柜之中,你为何不去其他地方找?而是一进来就直奔这木柜?”

    听见这话心宠骤然愣住,满头汗出如雨。

    “我们只是怀疑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一声怒叱,心眉瞪着心宠道。

    “真是个笨蛋。”轻笑了一声,林叶不由得摇了摇头。

    “但这法子实在也用得很冒险,他自己若不上当,那就谁也无法令他招认了!”李寻.欢轻轻笑了两声,缓缓走出。

    心湖大师长长叹了口气,合十为礼。

    李寻.欢微微含笑,抱拳一揖。

    这一揖一礼中已包含了许多话,别的已不必再说了。

    心宠一步步地后退,但心烛与心灯已阻住了他的去路,两人俱是面色凝重,峙立如山岳。

    心湖大师黯然道:“单鹗,少林待你不薄,你为何今日做出这种事来?”

    单鹗正是心宠的俗名,心湖如此唤他,无异已将之逐出门墙,不再承认他是少林佛门弟子。

    单鹗汗出如浆,颤声道:“弟子……弟子知错了。”

    他忽然扑倒在地,道:“但弟子也是受了他人指使,被他人所诱,才会一时糊涂。”

    心湖厉声道:“你受了谁的指使?”

    忽然道:“指使他的人,我倒可猜出一二。”

    心湖听见这话问道:“先生指教。”

    笑了笑,道:“就是他!”

    大家不由自主,一齐随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但却什么也没有瞧见,窗外竹叶簌簌,风又渐渐大了。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只听一阵破空之声,的手,如同闪电一般,朝着心湖的背后四大穴道点去。

    “铮!”

    一阵剑鸣之声,林叶手中的长剑已然出鞘,一剑瞬间将与心湖阻隔开来。

    心眉的面色忽然变了,骇然道:“指使他的人原来是你!”

    一脸阴沉:“在下只不过想借贵寺的藏经一阅而已,谁知道各位竟如此小气?”

    心湖长叹道:“我与你数十年相交,不想你竟如此待我?”

    居然也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不想如此对你的,怎奈单鹗定要拖我下水,我若不出手救他,他怎会放过我?”

    心湖一足踏出,宛若雷霆一样的声音,轰然炸开沉声说道:“只可惜谁也救不了他了!”

    单鹗早已跃起,一手抄起了那部易筋经,并朝着窗外跃去,趁着袭击心湖被林叶所阻挡的瞬间,竟是已经来到了禅房外,这样的距离,若是凭借众人的轻功,众人是绝对追赶不上的。

    然而刀光一闪,众人只见到李寻.欢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飞刀,然而眼睛还未眨一下,那飞刀竟然凭空消失了。

    于此同时一阵闷响声传来,只见单鹗的身子骤然停住,随后直挺挺的倒了下来,在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柄飞刀,溅出的鲜血将他手中的达摩易筋经染得血红。

    “我实在很想知道,你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威胁他为你偷到经书的。”心湖看着单鹗的尸体,眼中露出一阵悲哀,缓缓开口说道。

    佛家讲究的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既然已经入了佛门,自然不可能用其以前的事情威胁他,而以他以前的本事金银自然不难弄,所以钱财这方面也能够排除,至于武力更是不可能了。

    或许江湖中有人能够凭借武力对付少林寺,但这个人却绝对不是。

    “一个女子,绝色美女,倾国倾城的女子。”叹了口气说道。

    “绝色女子,难道是?”听见的话,林叶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影。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看着林叶,缓缓说道。

    “林仙儿?”说话的是李寻.欢而不是林叶。

    “林仙儿!”听见的话,众人不由得一惊,虽然出家人不理外事,但是如今的武林第一美人林仙儿,他们却也是曾听过其名。

    “若我说以前的经书,全部不在我的手中,你们信不信?”叹了口气,说道。

    “信。”李寻.欢看着说道。

    “那么出招吧。”叹了口气,目光看着林叶沉声说道。

    计划落空,知晓自己今天想要逃离少林寺,难度恐怕就是比登天还要困难。

    手中突然多出一根细长的银色软棍,右手抓着那银色短棍,朝着林叶的挥去。

    手中剑朝着上方一撩,同样的招式,一旁的心眉与李寻.欢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缩。

    这一剑跟当日林叶对付伊哭的那一剑,几乎一模一样。

    只不过对手变成了而已。

    剑迎上了银棍,那棍子就如同弹簧一样,瞬间弯曲,随后的腰一弯,手中的棍子突然松开,右手朝着林叶的咽喉打去。

    噗嗤!

    一身利刃入肉的声音,众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叶手中的剑竟然已经捅入了的咽喉之中了。

    噗嗤!

    抽出,鲜血瞬间飞洒。

    “谢……谢……谢晓峰,这……这是谢晓峰的……剑法!”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震惊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一句话,随后眼中失去光彩,右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