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个总裁来玩玩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唐怡佳的脑子是空白的,心也是空荡荡的,她整个人失去了方向,也不知道自己在马路上走了多久,只感觉到身体麻木,两只脚像没了感觉一般,只能机械性的移动著。

    她再也承受不起一丝一毫的冲击了,她觉得好累、好倦,好不容易燃起的一线希望,也被楼启凡彻底的击溃,再也找不到任何振作的目标了。

    她眼神空洞而茫然的看著前方,看不到自己该走的路在哪儿……

    “怡佳!”柳佩璇在她身后急切的呼唤,双手拉著她往一旁闪去,一辆计程车从她们身边呼啸而过。“你疯了,想死吗?”  

    唐怡佳失焦的瞳眸慢慢的有了焦距,直到看清站在她面前的美丽脸孔。“佩璇姊?”

    “谢天谢地,总算还认得我。我一接到文风的电话就急急的赶过来,找了好久才找到你。满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个楼启凡真不是东西,一个大男人竟然小鼻子、小眼睛的欺侮你。放心,我这就陪你一起去找楼爷爷,把事情眼他说清楚,请他出面为你讨回一个公道。”她为唐怡佳打抱不平,拉著她就要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不了,佩璇姊,我不想争,也不想解释,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好好的想想。”她摇头拒绝,挣脱柳佩璇的手,再度向前走去。

    那种不哭、不闹,哀伤欲绝的神情,才更教人担心,柳佩璇不放心的跟过去,强硬的拉著她的手道:“不行,你再这样自暴自弃下去,会想不开,会生病的,我现在就带你去楼家,当著他们爷孙的面,把话问清楚。”

    这时候绝对不可以放唐怡佳一个人,受了这一连串的打击,是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向纤细又比常人脆弱的她呢?

    半年前她才刚死了父亲,现在又失去丈夫,连公司都没了,换作是她,一定疯掉。 

    “不,我不去,佩璇姊,我求求你,让我保有最后的自尊,不要逼我去见他好吗?”唐怡佳奋力的挣扎著,悲痛的摇头。www.qb5200.coM

    她在他的面前已经失去太多的尊严,如果连这最后一丝丝的自尊都不能保住的话,她会活不下去的。 

    两人激烈拉扯之际,原本就虚弱的唐怡佳一个踉舱跌倒在地,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紧接著从腹部传来。 

    “啊……好疼啊!”她抱住腹部。

    “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柳佩璇吓得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唐怡佳动了胎气住院的消息,很快的传到楼启凡的耳朵里。

    可是他却沉著脸不闻不问,一点关心的表示都没有,只是沉默的走到客厅一角的小吧台,拿出一瓶酒打开,自斟自饮。

    “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你再不去看她的话,以后一定会后悔。”自觉肇事的柳佩璇气得哇哇大叫,希望能把这个负心汉叫醒。

    可怜的怡佳,被这个坏男人折磨得快不成人形了。

    但他却像个没事人,一丝自责后悔都没有。

    难道他的心是铁打的,肺是铜铸的吗?

    真不知道他妈当初是怎么把这种铁心铜肺的人生出来!

    “我说过,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你要找孩子的爸去关心她的话,就应该去找韩东升。”他冷道,又倒了一杯酒灌进嘴里。

    毋需等到以后,事实上他已经开始后悔了,看到她离去时的决然背影,他才领悟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他真正失去了她,同时也失去了自己。

    “楼启凡!”她真的想杀人了,有没有人可以马上借她一把刀,杀死这个坏胚于!“我说了这么多话,你没有一句听进去是不是?难道一定要我把所有的证人都带到你的面前,重新讲述一次你才相信?”

    气到头痛,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固执得离谱。

    “不错,除非你能找到苏尹豪,让他亲自站到我的面前来,也许我就相信。”楼启凡道。

    柳佩璇为之气结,一双杏眼怒瞪著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过了许多,她才恨恨的说道:“我会的,到时你别后悔。”

    她就不相信找不到那只躲在臭水沟里的臭老鼠。

    柳佩璇忿然的走出楼家大门,将气出在厚重的铜门上,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找个不会说话的门出气有什么用,要找苏尹豪,我陪你去。”大门边,楼文风双手环胸,交叉著修长双腿等著她。

    “你终于良心发现了?要帮忙的话,你为什么不去跟启凡自首,承认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一看见他就有气,如果怡佳不说,她还不知道这家伙的阴险。

    “你认为这件事情我说了就会有用吗?启凡的个性是不会轻易接受人家解释的。况且这件事情爷爷也大概猜到了,连他老人家都开不了口,足见那小子的脾气。”

    这倒是实话,楼启凡的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是从学生时代就出了名的,一旦他认定对的事情,连老师都难以更改。

    “你知道苏尹豪在哪里?”她问。

    “怡佳买走设计图后,我就一直在找他,最近有了眉目,大概知道他躲在哪。” 

    “那还不快走!”一听说可以找到苏尹豪,柳佩璇立刻拽住他的手臂,往车子的方向走去。“希望快点找到苏尹豪,好让那个笨蛋后悔。”她急著想看楼启凡懊悔万分的样子。

    “放心,你会看到的。”楼文风微笑的保证,边开车门边说:“你没看他一听说怡佳差点流产住院时,脸色都吓白了,拳头握得死紧吗?”

    “有吗?我只感觉到他麻木不仁,无动于衷。”她飞快的钻进车里,系好安全带。

    “那是他的自尊心在作祟,其实我知道这些日子他一直睡不好,你没发现,他刚刚喝酒了吗?”

    楼启凡向来滴酒不沾,除非有重大的事情困扰著他,让他不能解决,才会喝酒。

    “对哦!他刚刚喝酒了。”一想到他在为怡佳的事情困扰,柳佩璇就咧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他也是有感情,我还以为他没有哩!”

    这下就有机会看他低头忏悔的样子了。

    呵呵呵……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唐怡佳拿著一本素描簿画著。 

    她已经许多没有动笔画任何东西了,今天不晓得为什么,突然想画点东西,所以就叫陈妈帮她买了本素描簿。 

    刚开始,她画窗外的小鸟,也画隔壁床的小孩子,画著画著,竟然把一个想遗忘的人影画上去。

    素描簿上的他,依然有著一张俊美的脸孔,浓眉、挺鼻,还有好看的薄唇,不同的是,在画里的他有一双温和的眼眸,深情的望著自己。而现实的他却冷酷得只想报复伤害她。

    同样的男人,为何画里、画外会有如此大的下同呢?

    “小姐,出院手续办好了,可以走了吗?”

    听见陈妈的声音,正望著画,陷入沉思的唐怡佳,立即把素描簿藏到枕头下面。

    “可以了,陈妈。”她走下床,换上陈妈早为她准备好的衣服。

    因为不是什么大病,带来的东西不多,陈妈很快便整理好,扶著她走出病房。

    而那本藏在枕头下的素描簿,就被遗忘了。

    楼启凡坐在会议室内,耳朵听著满星职员的报告,心却不由自主的飞到唐怡佳的身上。

    忘不了她离去时的那一幕,忘不了她坚毅却空洞的眼神,还有,她现在情形如何?孩子保住了吗?

    不安和焦虑让他的眉头蹙得越来越紧。

    “启凡。”柳佩璇拉著苏尹豪,台风似的飙进会议室。“我找到人了。”说著,抬脚朝苏尹豪用力一踹,痛得他龇牙咧嘴,却不敢叫出声。

    楼文风慢条斯理的走进来。

    柳佩璇一看他慢吞吞的走路,立刻转移目标,张牙舞爪的冲过去。“快一点,你是要自首的犯人耶!就不能移动得快一点吗?” 

    “走快就有用吗?人家若是不相信,你讲再多也是白费。”

    “你……”柳佩璇气得再度跳脚。

    “够了,你们想演闹剧的话,就请出去,不要影响我开会。”心情已经够郁闷,楼启凡看到他们无厘头的演出,更觉生气。

    尤其是苏尹豪,一个跟唐怡佳狼狈为奸的男人。

    “演闹剧?你以为我们两个不睡觉,喂了一夜的蚊子帮你抓证人,是演闹剧吗?要不是你的臭脾气、死脑筋,不肯好好的听怡佳解释,我需要如此奔波吗?”柳佩璇看他一副不识好人心的模样,就忍不住破口大骂,狠狠的又踹苏尹豪一脚,把他踹到楼启凡的面前。“叫他自己跟你说清楚,那份设计图是谁叫他偷的!”

    苏尹豪欲言又止,在坦白之前还是不放心的回头看柳佩璇一眼。“你们确定不会告我,不会叫警察把我关起来吗?”他还有大好前程,千万不能留下案底。

    “放心吧!你如果被关,也会有个无聊的人去跟你作伴。再说家丑不可外扬,我相信姓楼的不会这么做。”柳佩璇挑衅的瞪了楼文风和楼启凡一眼。

    两人的对话引起楼启凡的疑心,眉头蹙得更紧,沉声暍问:“你们到底想说些什么?”

    “说什么?说怂恿他偷设计图的人不是怡佳,而是你最要好的兄弟,白痴文风。”她从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开始,就决定给那男人冠上白痴封号,只有白痴才会想出这种无聊方法考验人。

    “你们究竟在胡扯什么?”楼启凡脸色遽变的瞪著三人。“把话给我说清楚。”

    “想听清楚是吧!叫楼文风自己说。”柳佩璇瞪向一旁没事人样的楼文风。

    接收到她警告的目光,楼文风耸耸肩,若无其事的走到楼启凡面前。“对不起,兄弟,我只是有点不放心将公司交给你,想考验一下你的危机处理能力和应变能力,才会在没有告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怂恿这个早有坏心眼的家伙提早行动,将公司花费两年研发的新产品设计图偷走,三十亿资金也存在你瑞士的银行户头里,我一毛也没有动,会害你跟怡佳反目则完全在意料之外。真是抱歉,兄弟一场,开开玩笑,希望你别介意。”

    一切都是阴错阳差,他无意害人,却成了棒打鸳鸯的罪魁祸首。

    “别介意?!”楼启凡抡拳挥向楼文风。“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害惨了我跟怡佳?”

    他还一直误解她、伤害她,这下他该拿什么面目见她?

    她还会原谅自己吗?

    虎目一扫,楼启凡瞪向苏尹豪。“这么说,设计图真的是怡佳跟你买的?”

    “是……是的,那天晚上唐小姐带著一位先生来找我,开价买走那份设计图,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苏尹豪早吓到腿软。  

    这时,已经被革职、正在打包东西的韩东升走了进来。他是听到会议室里有嘈杂声,才走过来看看的,没想到看到这一幕。

    “他说得没错,那天我跟唐总裁被你误会后,就向她问明了原因,才知道她为了帮你已请征信社调查楼文风和苏尹豪两人。那天她也是因为看到征信社送来的报告后,太过震惊才会一时头晕,我上前扶住她是怕她摔伤,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足以让你起疑心的关系。会到高雄找苏尹豪买设计图,也是想帮你解决问题,没料到引起你一连串误会,唐总裁真的是很无辜,她是真心爱你。”韩东升解释。

    楼启凡震撼莫名,额角冒出冷汗。

    他误会她了,真的误会她了。 

    怡佳没有说谎,她没有对不起自己过。

    狠狠的再赏楼文风一拳后,他奔出会议室,飙车前往医院。

    他知道她在哪家医院,他一直知道她住在哪间病房,只是提不起勇气去见她,说服不了自己原谅她。

    现在一切真相大白,误会解开了,他要去找她,去求她原谅,希望他们能够重新开始。

    只不过他到医院时已经晚了一步,怡佳已经出院,去护理站询问,护士小姐将一本素描簿交给了他。

    素描簿内画了很多东西,有鸟,有孩子,还有……他!

    画中的他栩栩如生,笑容和煦灿烂,眼神深邃温柔,那是她想要的丈夫,一个属于她梦想中期待的男人。

    唐怡佳回到家后不久,楼启凡也追来了。当陈妈听到门铃声,打开门看到是他时,立即把门关上。

    “陈妈,是谁?”虚弱的唐怡佳正想上楼,听到门铃声好奇的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没事,只是报纸推销员,别理他。我扶你上去。”陈妈满脸不悦,急著要把她扶上楼,似乎怕她再度受到伤害。

    只是两人走没几步,门铃声再度响起,唐怡佳心生怀疑,再度停下脚步。

    “陈妈,是谁呢?”

    “还有谁?!不就是那个没心没肺的负心汉!他也真是厚脸皮,还嫌伤你伤得不够吗?居然欺侮人欺侮到家里来,看我不拿棍子把他打走才怪。”

    陈妈怒气冲冲的跑到厨房后面,拿了一根棍子出来,打开大门就朝楼启凡没头没脑打去。 

    “我打你这个负心汉!打你这个没情没义的东西。”

    楼启凡不想闪,也不想动,他直瞅著门内的唐怡佳,任凭陈妈的棍子打在他的身上和腿上。

    “我想跟你道歉,我知道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他真心诚意的说,言词里充满恳切,与无限的悔意。

    唐怡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站在那里,一脸忏悔的望著自己……

    她怀疑自己是在作梦,一定是太累了才会产生幻觉。

    抚著额,她缓缓的摇了摇头,慢慢往后退。

    “怡佳。”楼启凡紧张的大喊,推开挡在门口的陈妈,追进去拉住她,急切的说:“求求你,怡佳,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赎罪好吗?”

    望著他拉住自己的手,感受到那上面传来的力量以及温热,她知道自己不是在作梦,而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他了。

    “你要我给你机会?那你又何尝给过我解释的机会呢?”她苦涩的问。

    这一份真实带给她无法遏抑的心痛,再次撕裂她受伤的心,她悲恸的别开眼,不愿再看到他,也不想再记起他对自己的伤害。

    “你走吧!我们已经结束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她虚弱的说,艰辛的移动脚步想上楼去。

    “怡佳,拜托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只要能求得你的原谅,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去做。”楼启凡抱住她瘦弱的身体,怎么也不肯放开。

    “放了我……求求你饶过我好吗?”

    唐怡佳挣扎著,几乎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才挣脱出他的怀抱,跌进陈妈及时伸来的手臂中。

    “见识过你的无情跟反覆无常之后,你以为我还会再笨得上当吗?我承认我没有你的聪明,也没有你的能力,更不是你玩游戏的对象,所以我求你放过我,饶过我好吗?让我有喘息的空间。”

    以为干涸的眼睛再也挤不出一滴泪水,没有想到再次面对他时,眼泪还是奔流而下。

    她真是没用,还是忘不了他是吗?

    “怡佳……”楼启凡明白她心中的伤痛,因为自己实在伤得她太深。“拜托,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报偿你好吗?”他语带哽咽的恳求著。

    无奈,还是唤不回她的心。

    为免楼启凡再来骚扰自己,唐怡佳带著陈妈避居到山里的别墅。

    那是一栋位于台东知木的两层楼房子,虽然平常很少来住,但一直有请钟点佣人打扫,所以还算干净。

    她除了想躲开楼启凡之外,也不想自己继续待在拥有两人回忆的屋子里,害怕看到家里的一切,回忆起两人新婚时的甜蜜时光。

    不过她越想躲开他,他就越是阴魂不散的跟著来。

    才以为已经甩开他,可以安静的厘清自己的思绪,沉淀心情,没想到他第二天就出现在别墅外,站在靠近她窗子的一棵树下。

    他是打算以诚心和毅力争取她的原谅吗?

    唐怡佳不愿多想的拉上窗帘,不打算理会他。

    可是一天如此,两天过去了,到第三天他还是站在那儿,这就教人有点心软,无法不去担心他了。

    “小姐,这种人就是厚脸皮,爱耍小聪明,以为用苦肉计就会让你心软原谅他,你可千万别中计。”陈妈端著早餐进来,发现她偷偷站在窗帘后看著外面,马上走过去,把窗帘重新拉好。

    “我没有。”唐怡佳辩驳。“我只是想知道今天的天气是不是比昨天冷。”快过年了,天气还这么冷,他一直站在外面不要紧吧!

    “是不是比昨天冷我没注意,不过你的黑眼圈又加深了一些,我倒是看得清清楚楚。”情字折磨人啊!

    明知道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偏偏小姐割舍不下,才会几天没睡好,关心著他。

    一个站在屋内,一个站在屋外,两个都是傻瓜。

    年轻人的心思,她是越来越不懂了。

    唉!

    陈妈看著端起牛奶,神思又飘向窗外的唐怡佳,只能不住的摇头叹息,悄悄的离开房间。

    第四天下午,柳佩璇来了,带来先前被楼启凡买走的股票,还有新的股价指数。

    “这是干什么?”唐怡佳不解的望著桌上的东西。

    “属于你的东西,全部还给你。”柳佩璇笑嘻嘻的说,把摆在桌上的东西更向她推近一点。“启凡为了表示真心悔过,把所有从你这边拿走的东西,统统还给你。而且他还威胁文风,一定要把满星的股价抬高到七个百分点,以实现他当初对你的承诺。还有这个……”她神秘兮兮的从皮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到唐怡佳的手里。

    “真正的结婚证书。启凡说当初只是因为交易才完成婚礼的公开仪式,并没有到户政事务所去登记,也没有请证人在结婚证书上签名,所以他这次特别托我补办了这道手续,找到当时的证婚人,以及楼爷爷,签下这份结婚证书交给你,以代表他的真心及对这桩婚姻的重视,希望你能原谅他。”

    唐怡佳打开结婚证书,发现上面真的签有楼启凡三个字。

    柳佩璇将一枝笔递到她面前。“看在他这么努力忏悔的份上,你会签下名字吧!”眨动美眸等待著。

    唐怡佳犹豫的看著那枝笔,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签下名字。

    “拜托,你再不原谅他,受苦受难的是我跟文风耶!那傻瓜铁了心想等你回心转意,却把满星和寰宇的工作全丢给我跟文风,害我们累得喘不过气,都快被工作压死了。你知道吗?我现在一天睡不到四个小时呢!”

    仔细一看,她脸上的黑眼圈果然比自己还严重,可见工作的忙碌跟繁重。

    “求求你啦!”一向美艳大方的柳佩璇都快哭出来了,只差没磕头。

    “难道一定要我在你面前宣誓和忏悔,你才肯原谅我吗?”不知道何时,楼启凡竟然来到门口。

    陈妈听到了柳佩璇的话,又舍不得看唐怡佳继续担心下去,黑眼圈越来越严重,才破例原谅他,开门放他进来。

    他略显疲惫的走过来,单膝跪在她的面前。“还要我再求一次婚吗?求你原谅我,再一次答应嫁给我。”

    唐怡佳再也克制不了自己,泪水模糊了眼睛,“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接受你,还能不能爱你!”她害怕的摇头,只想逃避。

    “你知道自己还是爱我的,不然就不会画我。”他抱住她,将珍藏在外套里的素描簿拿出来,交还给她。

    看著素描簿里的他,再看看现实中的楼启凡,她哭得不能自己,无法否认的,她真的爱他。

    不管他做过什么,伤害自己多深,她实在放不下这段感情。

    “你真的爱我吗?”  

    “我爱你。”他毫不犹豫的回答,珍惜地捧起她的泪颜,轻轻的吻她的眼、吻她的眉间、吻她的面颊与鼻梁,最后滑至唇畔,将自己所有的爱意注入她的唇中,缠绵久久,不舍放开。

    “我今生今世只有你一个妻子,只爱你这一个女人,事事以你为尊,绝对不会再误会你,不相信你。除非你弃我,不然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他真心诚意的立下誓言。

    “我也是,今生今世永远爱著你。”唐怡佳破涕为笑,偎入他的怀抱。

    两人重新寻得甜蜜的归宿。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