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香糖泡泡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唐朵瑜回到江悠萍的住处后,将原本就不多的东西全塞进背包中,把换下的小礼服放在沙发上,江悠萍会知道怎么处理的。随后她连夜赶回高雄。

    前来开门的唐直天被女儿的模样给吓到了,只见她全身不停的发抖,苍白的脸上只有双眼和鼻子是红的,整个人看起来像随时会晕倒。

    “小瑜!”他惊叫,连忙将唐朵瑜拉进屋里。“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子?发生了什么事了?”他担心地问。

    "没事。”唐朵瑜丢下两个字,吸吸鼻子,二话不说地上楼。

    她现在只想大睡一觉,等醒来后才有力气承受被骗的事实。

    唐直天忧心忡忡地看着女儿失去生气的步伐,她看起来像是受到极大的打击。

    难道悠萍没有好好照顾她吗?

    他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话筒,拨了江悠萍住处的电话。

    江悠萍接到唐直天的电话,得知唐朵瑜回家的消息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她还以为小瑜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后,又会找个地方躲起来,所以她一直不敢打电话到唐家问小瑜有没有回家,现在知道她平安回家,自己也可以放心了。然后她迅速地将晚会上发生的事全部告诉唐直天。

    唐直天挂上电话后,不断地摇头叹气,到底是陆家三兄弟欠了小瑜,不是小瑜欠了陆家三兄弟?要不平静的生活怎会起这么多波折。www.qb5200.coM

    想曹操,曹操就到,他才刚要走去关门,就见陆小豪冲过来拼命拍着薄薄的纱门,他身后则跟着陆中豪。

    他刚才迷迷糊糊的起来上厕所,不经意地往窗外一望,竟看到多余的房间灯火通明,立刻冲来唐家,急着想证实她是不是回来了。

    而陆中豪则被弟弟惊天动地的下楼声给惊醒,便跟在他身后跑来了。

    “现在是凌晨三点,你们都不睡觉的吗?”

    唐直天不客气地说,陆家小子就只会惹他女儿伤心,他怎样也无法对他们和颜悦色。

    “唐伯伯,你先告诉我们,小瑜是不是回来了?”陆中豪隔着纱门,难掩紧张和兴奋的瞅着唐直天问。

    “没错,她是回来了,小子,我警告你们,以后别再来打扰小瑜,她先是被你们两个给逼得离家,现在又被你们那个混帐大哥给逼回家,你们陆家人是专门生来欺负我们家小瑜是不是?”

    说完,他愤怒的重哼一声,毫不留情地将铁门给关上。

    “哥,唐伯伯是什么意思?什么我们逼多余离家?我们有吗?”陆小豪回过神后,不解地问。

    陆中豪当然知道唐直天话里的意思,只是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小瑜被他们那混帐大哥给“逼”回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大哥欺负她?

    "小豪,你房里的传声筒还能用吗?”他神情凝重地问。

    陆小豪一听,立刻得意地双手抱胸。“怎么?你平常不是不屑我跟多余的发明吗?现在终于想到小工具的大好处了?”

    .陆中豪猛敲了下他的脑袋,“你没听到唐伯伯说的话吗?现在是凌晨三点,小瑜一定是为了什么原因才会在这个时候跑回来,说不定是陆正豪那小子欺负她了,也许她现在正在哭,我担心得要命,你却还在这里说什么小工具大好处!”狠瞪了弟弟一眼,陆中豪立即迈开脚步跑回家。

    他忧心如焚,却不知道她发生什么事,还是去试试看小豪房里的传声筒吧。

    陆小豪被哥哥的话给震得恍然大悟,也跟着疾步跑回家。

    唐朵瑜躺在床上,疲惫的想人睡,可是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会清楚看见陆正豪跟那个女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她只有再睁开眼睛。

    吸吸鼻子,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再哭了,尤其她在火车上哭了好几个小时,早已哭够了。

    在火车上,她虽不断地哭泣,但还是想了很多。很矛盾的,她既不恨陆正豪,也不怪他,她甚至相信他在休息室跟她说的全是真心话!可是他说爱她,却又要跟别的女人结婚,难道他是为了想少奋斗三十年吗?

    他会不会是因为刘清云的债务而缺钱,也许他跟那位有钱小姐的家里借了钱,基于感激的因素,所以才无法拒绝这件婚事。

    但这只是她的想法,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该怎么办?

    她会愿意像姊一样成为他的情妇,一辈子见不得光吗?

    不,她没办法!光是想像他是别的女人的,她的心就像被剖成两半似的疼痛不堪,也许……她该忘了他。

    想到这里,她的心一抽,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翻个身趴在床上,用力捶了下枕头。

    她活到二十三岁头一次恋爱,竟然是这么悲惨的收场,她真的好不甘心!

    忽然,窗子上的传声筒敲打着窗户,从如此急促的声音听来,肯定是陆小豪发现她回来了。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她想起陆正豪的话,他也说过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可是现在呢?

    她擦擦眼泪,跳下床,打开窗户。

    陆中豪跟陆小豪正对她猛挥手,陆中豪还频频指着手中的传声筒,要她也拿起她的。

    迟疑了一会儿,唐朵瑜拿起传声筒,“我现在没心清跟你们说话,有事明天再说。”说完后,她放下传声筒。

    “等等!小瑜——”陆中豪的声音随着唐朵瑜将窗户关上而切断。

    重新躺回床上,唐朵瑜开始感到阵阵的睡意。

    她知道她该勇敢地面对他们俩,但不是在三更半夜的时刻,她太累了,一切等她睡饱后再说。

    “小瑜?”唐直天敲敲门,“小瑜,该醒醒了,你已经睡了十二个小时。”他都已经下班回到家了,她怎么还在睡,就算被人抛弃了也不该消沉成这样吧。

    唐朵瑜缓缓睁开眼睛,整个人有点茫然呆滞,躺在床上一会儿后才想起这是家里。

    “小瑜?起来没?”唐直天又敲敲门喊着。

    这孩子该不会想不开吧?“自杀”这两个字忽然闯进他心里,这怎么得了,他敲得更用力?更紧张了。

    “小瑜!小瑜!”

    “爸,我醒了,你不要再敲了。”唐朵瑜慵懒无力地喊着,费力地坐起身。

    怎么睡了那么久,还是觉得好累?

    门外的唐直天听到女儿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醒了就好,快去洗把脸,然后到楼下吃点东西,不要再睡了。”他叮咛着,听到里头应了一声,便放心地下楼。

    唐朵瑜下楼后,唐陈秀芳已经煮好一碗什锦面在等她了。

    她拉开椅子坐下,“妈,有没有人来找我?"她佯装随口问问,却竖起耳朵等着答案。

    “除了陆家那两个小子每隔一小时会过来探门,还有悠萍打电话来外,没有别人了,”唐陈秀芳将炒菜锅弄得铿锵响,藉此发泄怨气。

    今早老公将女儿被抛弃的事说给她听后,他现在是提到陆家就一肚子火。枉费她对中豪垠小豪那么好,真是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还有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陆正豪,他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否则她会拿扫把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听到母亲的回答,正低头吃面的唐朵瑜顿了一顿,压下满心的失望,才继续吃面。

    “对了,悠萍说如果你醒了的话,要你打个电话给她。她还说如果你心情很糟糕,她可以陪你出国散散心,旅费全由她出。”唐陈秀芳放下刷子,转身狐疑地看着女儿,“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听她的口气好像急着跟你赎罪似的。”

    “没有啦,你不要瞎猜了,姊知道我失恋,心情一定很低落,所以才会这么说。”看来昨晚是姊遇到陆正豪,所以他才知道她也在会场里,而他才会跟在她身后追到休息室的。

    姊太多心了,她连陆正豪都不怪了,又怎么会怪她?而且就算姊没告诉陆正豪她在休息室里,他也一样会在晚会上宣布跟那美女订婚的。

    说来说去,这全是命,无法改变的。

    等她吃完面后,她也该去找中豪跟小豪说清楚了。

    会跟他们牵扯在一起也是命,她也该好好与这两位她命里无缘的爱慕者说清楚。

    “是吗?”唐陈秀芳虽然不怎么相信她的话但也没有再追问,转身去洗锅子。

    唐朵瑜吃完面后,就往外走。

    “小瑜,你要去哪里?”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唐直天喊住她。

    “我去找中豪他们。”

    唐直天点点头,“嗯,该面对的迟早是要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去跟他们说清楚了也好,不过记住,感情这种事不能勉强,也不能随便找人代替,一定要听自己心里的话,知不知道?”他用心良苦地叮嘱女儿。

    他怕女儿在一时伤心之下,会随便答应陆家兄弟其中一个的追求,拿他们当疗伤止痛的工具,这对两人都是种伤害,亦是不公平的。

    “我知道。”唐朵瑜对父亲皱眉,对他话里的意思听得明明白白。

    她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她还在担心今天以后,可能无法再跟中豪、小豪像往常一样嬉闹,怎么还会做出那种伤害彼此的事,她连想都没想过。

    一走出家门,她立刻发现停在对街的那辆车,心跳差点停止。

    陆正豪跨下车,无法相信自己的好运。他才刚停好车不到一分钟,小瑜就走了出来。

    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遥遥相望。

    他看起来好糟糕。唐朵瑜看着他脸上的青席,他峰上的衬衫也不再平静,发丝也显得凌乱,让她不禁想伸手去抚顺她。

    而当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时,她立刻回过神来。

    不!他现在的身分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她没有权利再想这些事。

    她放下手,扭头往陆家走去。

    陆正豪见状,立刻举步追过去,一把拉住唐朵瑜的手臂,将她旋过身来面对他。

    “你不该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跑走。”他嗓音沙哑的说。

    他的样子近看比远看还糟,面色苍白不说,连眼睛也全泛着血丝。

    “你怎么了?”唐朵瑜被他的惨状给吓了一跳,心疼又焦虑地问。

    陆正豪疲累地揉揉眉心,过去的十几个小时就像一场噩梦。

    “静下来听我解释好吗?我已经很累了,没有体力再追着你跑。”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跟他来往,但唐朵瑜还是不忍心看他这个样子,她不愿去想他为什么会累成这样,也许他的答案是她不想听的。

    “要到我家去休息一下吗?”她后退一小步,客套地问,眼神却不合作地泄漏出她的关心。陆正豪哪会任她拉开两人的距离,手臂一收又将她给拉了回来。

    “不用了。”她父亲今早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将电话给挂了,他不认为现在去唐家会受到欢迎,也许唐伯母正等着他到家里,好拿扫把把他给赶出去。

    “昨晚的那个订婚——”

    “你不用说了!”唐朵瑜忽然大叫,而后意识到自己似乎反应太过,马上软下声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用说了,我了解,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这样对大家比较好。”她不知自己怎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这些话,她的心已经在滴血了。

    陆正豪深吸口气后才开口说:“你可不可以先听我说完?”

    “我都说我了解了,你还要跟我说什么?”她终于受不了的大叫。难道他非要在她伤口上撒盐不可?"

    “我都还没说,你能了解什么?”陆正豪的火气也大了起来,“昨晚的那场订婚,我事前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话再次被打断。

    “不知道才怪!当时我可没看到你否认。”唐朵瑜也吼了回去。

    “我若当场否认,蔡伯伯跟孟芝他们怎么办?他们岂不成了一厢情愿的大笑话?”

    “你就只为他们想,那你有没有替我想?还是你觉得我根本就是个笑话,再多加一个也不会怎么样?”她气喘吁吁地骂道,原来那个美女就是蔡孟芝,难怪他会为她设想那么多,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事情有轻重缓急呀,我已经跟你表白过了,我爱有只有你一人,难道你对我的信心就那么薄弱?还是你根本就认为你是脚踏两条船的人?”极度的疲累已经使他失去往日的冷静,而唐朵瑜的不信任更是火上加油。

    “没错。你就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唐朵瑜也失去了理智,一心只想伤害他,就像他带给她的

    伤害一样。

    闻言,陆正豪沉默着。有一瞬间,唐朵瑜以为他会打她。

    其实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但是说出口的话与泼出去的水一样是无法收回来的。

    陆正豪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脸色变得铁青,过了半晌,他极缓地摇着头,眼里有着痛心。

    “不管你相不相信,这辈子我只跟你说过那三个字,没想到你竟将它踩在脚下!昨晚我一边跟蔡伯伯他们解释无法接受订婚的原因,一边还要担心你会不会一声不晌的跑掉。偏偏孟芝又在这个时候割腕自杀,我和蔡伯伯赶紧将她送到医院,守了一夜,我担心你又会胡思乱想,打电话到你家,伯父又不让你接。等孟芝情绪安定下来,我强忍着疲倦,连开五个小时的车来找你,现在你居然还说我脚踏两条船?好,我现在哪条船都不踏了,我放了你,让你去过新生活,行了吧?”他咬牙说完,不理会泪流满面的唐朵瑜,转身大步地朝车子走去。

    唐朵瑜虚软地跌坐在地上,想出声喊住他却叫不出口,只能任后悔的泪水在脸上奔流。

    她真的不知道昨晚发生了那么多事,她如果知道的话,绝不会说那些话的!

    他真的不要她了吗?那她该怎么办?

    唐朵瑜已经忘了正身处在街道上,只是捂着脸不断的哭泣。

    她一直哭着,所以没发现已走到车旁的陆正豪,回头看了她好一会儿后,又挫败地折了回来,蹲在她身边。

    唐朵瑜还是没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只是一迳伤心地哭着,直到她听到一声深长的叹息。

    哭泣声立刻停止,半晌后她才从手掌里抬起濡湿的脸庞,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

    陆正豪看了她半晌后,掏出随身的手帕,粗鲁地擦拭她的脸,“我真不知道若是我不在你身边,你会做出什么蠢事。”

    朵瑜紧扯他的衣服,怕他又走掉,“那就别离开我!”眼泪又再度滑出眼眶。

    “我不知道,你的话大伤人了。”

    “我不是真心的!我知道你是为了刘清云才会跟那些人借钱,所以他们才会逼你跟蔡孟芝结婚的,现在既然你已经拒绝了,一定是想自己扛起债务,没关系,我会跟你一起吃苦的。我手边存了一点钱,可以全部给你拿去还给他们;我还可以夜以继日的工作,反正我的体力很好,一天做二十小时也不会怎样。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就够了,你甚至可以去跟蔡孟芝结婚,我愿意当你的情妇,就算一辈子见不得光也无所谓,只要我们两个在——”

    “等等!”听她愈说愈离谱,陆正豪连忙阻止她再继续长篇大论。“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人家钱了?”怎么他这个当事人不知道呢?

    唐朵瑜有点迷惑地眨眨眼。

    “我干嘛跟蔡家借钱?我自己就有能力帮刘清云偿清债务,你这颗小脑袋究竟在想什么?如果我这个财务顾问落到跟人借钱的地步,那我还混什么?你竟然还想到当我的情妇,还有我也不会拿你的钱,更不可能让你一天工作二十小时。老天,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他不知道自己是该佩服还是该苦笑,她的想象力实在让人自叹弗如,竟能将他想的如此无能。

    “你是个财务顾问?”虽然唐朵瑜不太明白这个职业是做什么,但乍听之下好像挺吓人的。

    陆正豪点头。“而且是机尖的。”

    “你没有欠蔡家的钱?”

    “没有。”他的钱够他们俩用到下辈子了。

    这下糗大了。唐朵瑜不敢迎视他的目光,尴尬地垂下头,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她真希望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你……还在生气吗?”她怯怯地问。

    “当然。”他毫不迟疑地回答,见她将头垂得更低,“你对我的不信任伤到我很深,短时间内是无法复原的。”

    “我知道。”唐朵瑜的声音从脑袋瓜下闷闷地传出,他无法释怀的心清她可以理解。

    “我需要时间来疗伤。”

    “我知道。”

    “也许这段时间会很长。”

    唐朵瑜几乎不可见的点个头。

    陆正豪将她快要碰到需的头给抬起来,“你不觉得你该负些责任吗?”他不悦地说。

    唐朵瑜不解地看着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我疗伤的这段期间,我应该将你带在身边,免得你又跑去某个地方躲了起来,让我找不到,或又想些什么荒唐的念头让我麻烦。虽然这些做我来说有些委屈,但我认了,不过在这段

    期间,为了避免我们孤男寡女会传出流言,我想你还是先嫁给我,以防万一。”他从头到尾都说得很委屈,仿佛娶她是出于无奈。

    唐朵瑜呆若木鸡,半晌后,她抽噎了一声,又凄惨地哭起来。

    “太过分了,你就算报复我也不用这样嘛。”

    她的反应完全出乎陆正豪的意料之外,他是在向她求婚也,她又想到哪里去了?

    “你不愿意吗?”他试探地问,想知道她到底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是女人都不会愿意!你想先跟我结婚,然后等到你心里的伤好了,不再需要我的时候,再和我离婚。”她说着狠狠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的心里不好受,但是我也不见得开心呀,你怎么可以想出这种方法来报复我。”

    闻言,陆正豪真想昏倒算了。老天!过去十几个小时所受到的折磨,都没有跟她在一起的一个小时累人。

    “如果我保证不会跟你离婚呢?”他逼自己拿出耐心,甚至扬起微笑地问。

    “真的?”唐朵瑜狐疑地看着他。

    “当然!除非你想离。但我得提醒你,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男人能像我对你那么好了。”他夸赞自己,这的确是圣人才能做到的事。

    唐朵瑜这才破涕为笑,“你真的愿意娶我?我可得先告诉你,我堂哥们对中豪和小豪很感冒,如果知道你是他们的大哥,可能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我又不是娶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有几个堂哥?我得先衡量一下自己学了二十年的合气道够不够用。”他认真严肃地说。

    “九个。”这还是她将双胞胎、另一个堂侄和自己的弟弟去掉后的数目。

    “还好嘛。天!我好累。”他真的不行了,拉着她站起身,强撑着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他已经累得顾不得舒不舒适了,打开车后往一躺,整个人就立即沉人梦乡。

    唐朵瑜甜滋滋地看着握住自己的大手,他连睡着都还握着她的手。

    “二哥,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吗?”陆小豪绝望地问着身旁的二哥,两人的视线全落在车子里那两个相依偎的人影上。

    他们躲在一旁很久了,足够将一切过程全看进眼里,两人都知道,自己是真的没希望了。

    “你说呢?”陆中豪抑郁地走出巷子,现在该换他去疗伤了,也许他该考虑由公司出资去法

    国进修的这个机会。

    陆小豪一语不发地跟在他身后。唉,算了!女人嘛,哪里没有?何况在他的球迷中,女的就一大堆,少个青梅竹马死不了的。

    两人输得不甘心却又无计可施。最后只有放弃唐朵瑜了。

    三个月后。

    庄来圣洁的教堂里,此刻正举行着婚礼。

    站在圣坛前的神父看着鼻青脸肿的新郎,而新郎身后则站了一排男傧相,跟新郎比起来,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身为新娘的唐朵瑜气得真想逃婚!

    今天是她的婚礼,她一生一次的结婚典礼耶!而她那几个堂哥竟然在她婚礼的前一天找陆正豪打架,美其名是要测验他有没有能力保护她,实际上却是想乘机泄愤,以此名义只是要让陆正豪无法拒绝罢了。

    而值得骄傲的是,陆正豪虽然以一敌九——后来是以一敌十,因为可恶的双胞胎也参了一脚;但是他有如从电影里跳出来的史帝芬·席格,连打架的姿态都这么完美漂亮,她简直是崇拜死了!

    后来陆中豪跟陆小豪来了,大概是血液中的手足之情发挥作用,他们也下场加人这场混战,于是就变成今天这样惨不忍睹的婚礼了。

    幸好他们的婚纱照早已拍好,否则她真想将婚期延后。

    再说到陆中豪和陆小豪,三个月前陆中豪在回台中之前,特来找她,说了句“祝你幸福”后就潇洒地转身走了,而陆小豪则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地说:“你跟那人散了的话就来找我,我会帮你揍扁他!”

    在她不知如何对他们启齿之时,他们却自动帮她解决了问题,她决定当了他们的大嫂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

    当唐朵瑜与陆正豪将戒指套进彼此的手指上时,她还是忍不住地哭了出来。“我好像是在作梦。”她的脸上充满了爱意。虽然新郎脸上淤青影响了他英俊的外表,但她还是觉得很幸福,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真的嫁给他了。

    “不管是不是作梦,你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我了。”陆正豪俯身吻住她的红唇。

    “喂,神父还没说你可以吻新娘耶!”左眼黑了一圈的唐硕文不满的站了出来。

    “干嘛?嫉妒呀!人家已经是夫妻了,你管他们要什么时候亲吻。”右边嘴破了个洞,额头青了一块的陆小豪立刻站出来辩驳。

    “陆小豪,你欠揍呀?”唐硕开站到孪生弟弟身边。

    “你们两个该不会是上火吧?劝你们快点交个女朋友好帮你们消消火,免得到时候肝火上升,不说话都闻得到口臭。”说完,陆中豪挑衅地望着双胞胎。

    “哈!我们还年轻,倒是你老人家,身上能用的就尽早用,免得需要用时方恨不!”

    “‘无能’的人常用讥讽别人来掩饰自己的‘无能’,小弟弟,去检查一下吧。”

    “哪个女人被你看上算她倒楣……”

    唐家年轻一辈的男子与陆中豪、陆小豪卯上了,双方你来我往的斗着嘴,浑然忘了自己是伴郎的身分,也忘不了现场还有前来观礼的两家亲朋好友,吵得不亦乐乎。

    不过,唐朵瑜和陆正豪完全没有被这种没营养的对话给打扰到。

    他们沉醉在浪漫的气氛里,用吻倾诉彼此的爱,以吻许下永恒的誓约……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