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里的欲望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在婚礼的前一晚少峥失眠了,她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天空的星星逐渐黯淡,天空由黑暗而灰蒙蒙到令人神清气爽的蔚蓝色,就这麽她过了婚前的一夜。

    不久她听到了王妈的敲门声,少峥用被子将全身裹起来,装出熟睡的样子。

    但王妈却毫不客气的开门进来,她很兴奋而小心翼翼的捧着早餐,少峥心想再装睡也没有用了,她脸色苍白的坐起来,王妈看见少峥脸色不好便问:「怎麽回事,少峥?」

    「没什麽,只是稍为紧张了些。」但少峥知道是因为恐惧感在一夜之间突然膨涨了好几千倍,使她不知所措。她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受人束缚,因而对婚姻的恐惧感始终无法清除。

    「我吃不下。」

    「别说傻话了,如果你在礼堂昏倒的话,那就要闹笑话了。」王妈严肃的说。

    「好吧!」王妈看到她开始吃早餐,才放心的走开。

    少峥双手抱头在樯咸闪撕艹さ囊欢问奔洌心想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子呢?以前不是发誓不结婚的吗?她无法了解此刻的心情为何如此恶劣,或许是她内心对婚姻的恐惧感在作祟吧!但时间已无法倒流,事情发展至此也唯有顺其自然了。

    少峥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回想着她与李陵所渡过的快乐时光。少峥叹了一口气,心想李陵能带给自己如此美妙的感受,自己为何会恐惧呢?

    走廊上又传来了王妈的脚步声,接着听到哗啦啦的水声,脚步声又来到门口,「我已经帮你放好了洗澡水。」

    「谢谢。」少峥平静的声音,连自己都觉得很惊讶。www.qb5200.coM

    用完早餐後她披着睡袍走向浴室,当她经过少嵘的门前时,门突然开了,少嵘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看来成熟多了,他用手阻止了少峥。

    「什麽事?」少峥的脸色虽很苍白,但声音却很平静。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话。」少嵘满脸困惑的凝视着少峥,「你是不是被强迫才结婚?他……」

    「少嵘,我只是稍微紧张些,每个新娘都会这样的。」

    中午少峥准备好一切,当她下楼时,一大群人挤进了她家。少峥身着白纱,头发挽了起来,手上捧着一束鲜花,优雅的走下楼梯。

    但她的眼中却无丝毫的喜悦,脸上也毫无表情,就像是一具毫无七情六慾的木头人。朱荣书与王妈很不安,少峥这种出奇的平静究竟意味什麽呢?

    当少峥来到礼堂时发现人潮拥挤,不得不由警察为他们开路,像李陵这种人举行婚礼,这是正常的现象吧!

    少峥紧偎着父亲下车,她仍旧出奇的平静,即使与李陵见面时也是如此,当李陵将结婚戒指戴在手上时,少峥起了一阵毫无来由的颤抖,当司仪宣布:「送入洞房……」後,少峥又恢复了毫无表情的平静。

    四个伴娘包括美珍在内和少峥的四个好友,因为能参加李陵的婚礼而过於兴奋,并未发现少峥的神色不对,她们只不断的称赞及表示羡慕。

    喜宴结束後,两人乘车直奔恒春--李陵的别墅。但是在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紧张的隔阂,少峥心中很紧张,她想李陵大概也是吧!但李陵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而不断的说一些毫无意义的话,少峥的回答也毫无内容,只回答是或不是而已。

    「你看过试片吗?」李陵问。

    「还没有。」

    「邵欣说你的表现不错。」

    少峥瞪着眼珠子,脸上逐渐露出惊讶的表情,李陵微笑抚摸她的头发说:「你成功了,邵欣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麽林导会再让我演电影吗?」

    「看来你似乎迷上电影了。」

    诚如李陵所说,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少峥已被电影世界吸引了,虽然电影只是虚构的情节,却令人迷惑。

    「你跑不掉的,他现在正计划拍一部古装的武侠电影,你对古装有自信吗?」

    少峥终於逐渐恢复了常态,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她又有了信心。

    李陵立刻拉起她的手,「看着我,少峥。」少峥抬起头望着李陵,李陵又说:「你为什麽怕我呢?」

    这时少峥潜伏在内心的恐惧感,突然全部涌上来,她微微颤抖,脸色苍白,想挥开李陵的手,但李陵并没有放手,而且似乎想用手来表达他是如何的深爱少峥,同时也希望使少峥混乱的心平静下来。

    少峥望着李陵温柔的眼光及复杂的表情,修长的身体散发着男性的魅力,她虽还有些恐惧,但心中也逐渐浮起了甜蜜的爱惫,她羞怯的看着地上,「因为我太懦弱了。」

    李陵轻轻吻了少峥之後,放开她,两人并肩坐着。

    别墅终於到了,司机缓缓将车子开入一个靠海边白色的房子。由於靠海,空气中还弥漫着咸咸的味道。

    他们先将行李放到房间,少峥发现这是一间米色调的卧室,她的心跳剧然加速,满脸通红,赶紧背着李陵,因为她不希望他看见她的窘态。

    李陵正站在窗边看风景,「想不想出去走走?」

    「好!」少峥只要不待在房间里,随便到那儿都好。

    他们慢慢在海边散步,尽谈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时而沈默,时而眺望盛夏南台湾的海洋。少峥始终跟李陵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李陵也并未强迫她。就这样他们逛到太阳下山,到附近餐馆吃饭,并买了一大袋日常所需的食物、用品,直到九点多才回去。

    「你太累了。」李陵肯定的说:「你先回房间,我去打个电话。」说完之後李陵便站起身。

    进房後她就开始更加不安了,她坐在梳妆台,用手托着下额看着镜子,心情逐渐稳定了,但等她一站起来却又不断的发抖,她缓缓的解开腰带……

    「你睡了吗?」李陵站在卧室门口,少峥穿着浓绿色的睡衣站在卧室中央紧张万分。

    李陵走进卧室低头看了一下少峥的双脚,然後走近温柔的说:「你真美,少峥。」但少峥却紧紧交握着双手。

    即使在李陵抱紧她时,少峥也仍旧无动於表,当李陵低头想吻她时,少峥却极力的抵抗,「我不要,李陵。」说完後用拳头疯狂的打着李陵的前胸又说:「求求你,放开我。」

    「少峥!」李陵放开少峥,但一手仍放在她肩上,可是少峥把那双手也推开。

    「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李陵似乎无法忍受内心的苦恼而大叫,「你为什麽要怕我呢?我是这麽的爱你。」

    ***

    第二天早上醒来,少峥坐在镜子前,发现眼睛四周出现了黑晕,她慢慢的站起来,心想昨晚本来以为会睡不着的,但因过度的疲倦,再加上前天一晚失眠竟熟睡了。

    少峥走进浴室,想以冰冷的水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又觉得太凉了,於是赶快擦乾了身子,穿上灰色的休闲服。

    当她走到饭厅看到双人份的早餐,李陵正靠在窗边,听到声音立刻回头对少峥说:「先吃点东西吧!有话以後再说。」

    少峥慢慢的走近餐桌,她见李陵与平常一样没有改变,不知李陵是否又在演戏,这使少峥深觉难以猜测他的心思。

    「要不要喝杯牛奶?」李陵的声音很平静,似乎他们以前曾经一同吃过早餐了。

    少峥点点头小声说:「好的。」於是李陵替她冲了一杯牛奶。

    两人默默的用完早餐後,李陵走到窗旁的椅子上坐下,「过来,少峥!」

    少峥畏惧的走到李陵身边坐下,内心很不安的期待着李陵接下来的询问。

    「我们不能永远像昨晚那样的。」李陵平静的说。

    少峥默默的点点头,抬头看了李陵一眼又急忙低下头,她看到李陵眼中的温柔和怜惜,使她更觉得自己懦弱。

    「你既然害怕婚姻生活,为什麽又要答应和我结婚呢?」

    少峥犹豫着,但又不得不开口,於是她低着头小声的说:「因为我爱你。」

    「那昨晚的事怎麽说呢?」

    「我害怕。」少峥仍无法抬头看李陵。

    「记得上次爬山我向你求婚的事吗?我亲你,你并不害怕,你也没有反对结婚,为什麽现在会这麽害怕呢?」

    少峥并没有回答,於是李陵叹口气站起来说:「大概是我的缘故吧!自从那次舞会後,我一直认为你也爱我,可是现在我才注意到,当时没有给你灌输一些观念是件错误的事。」说完之後,李陵拉着少峥的手站起来又说:「你不必担心,或许是我太急躁了,好几次我对你的态度是粗暴了点,现在我能耐心的等你成长,你会很快的克服内心的障碍吧?」

    「我……」少峥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陵笑了,「只要你回想着我们在竹山渡过的那段时间,你会了解的。」

    ***

    海水轻轻拍击着沙滩,少峥穿着牛仔裤、衬衫、双手插在口袋中,忧郁的注视着海浪。

    来到恒春已有两天了,这两个晚上李陵都是在少峥的卧室门前道过晚安後就回客房去,少峥的恐惧心虽祛除,但也有一丝失望。

    夜晚的海藏着一股浪漫与神秘,静听潮水的声音,就像是交响乐一般热闹。

    这时少峥的耳畔响起了李陵温柔的声音:「很美是吗?」

    「嗯!确实很美。」少峥回过头看了李陵一眼。

    「那边有很多贝壳,我们来比赛看谁捡的多,好不好?」李陵充满兴趣地说。

    「好啊!」少峥这时也想起来活动活动。「要比多,比大,还要比漂亮。」

    「好,就这样,开始。」

    只听到沙滩上他们两人的笑声和吵闹时,因为李陵故意去抢少峥所捡的贝壳,於是他们抢成一团。最後两人累的躺在沙滩上。

    「好不好玩?」李陵边喘气边问。

    「好久没这麽疯了。有一次我要和少嵘和若谷到海边,可惜少嵘有事,最後只有我和若谷一起去,结果……」少峥突然停了下来,但已经迟了,她明知不该提若谷的名字,但没想到却顺口而出。

    李陵大叫着,抓着少峥的肩膀,「少峥,难道你真是毫无感情的人吗?这个时候竟然还提到若谷的名字。」

    由於李陵过於用力,使少峥疼痛不堪,「李陵,我被你抓痛了。」

    「当然,你一定会痛。」李陵愤怒的摇幌少峥的身体,「可是你知道你伤了我的心有多深吗?你一直在逃避我,我不要这样继续下去了,因为你一点也不想去克服内心的障碍。」

    说完後李陵狂热的亲吻少峥,少峥不断的挣扎想推开李陵,但李陵并不放松,并且抱起她走向别墅,用肩膀推开了门。

    李陵大步走进屋子将少峥丢在沙泼上,他凝视着想逃走的少峥大声的笑了,然後迅速的坐在少峥的身边,将少峥推倒。

    少峥在李陵强而有力的手臂下,因不断的挣扎而多处淤血,嘴唇也在李陵的狂吻下受伤了。

    李陵如火焰般的手,轻轻爱抚着少峥的全身,少峥不断的哀求,但李陵只是笑声不断毫不理会。

    逐渐的少峥的体内产生了一阵阵令人震撼的兴奋,甚至比上次在洞穴内的兴奋更强烈千百倍,她也用手紧抓着李陵的肩膀;李陵的慾望已传到了少峥身上,使少峥内心也产生了想获得的满足。她身体不断的扭动着,且发出了令人心弦震荡的呻吟声,李陵迅速的抱起少峥走进卧室。

    两人躺在床上,一番交战後,衣衫尽除,李陵伸手熄了床头灯,他们在黑夜中进行着--一次更激烈的肉搏战。

    ***

    少峥并没有听到开门声,仍旧熟睡着,头发散布在枕头上,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

    李陵轻轻走进卧室,手上端着一杯果汁,他将果汁小心翼翼的放在床头桌上。

    可是声音虽小却仍惊醒了少峥,她睁开眼睛立刻见到李陵温柔的凝视着自己,少峥伸手抱住李陵的脖子,接下来是一阵热情的长吻。

    「你能原谅我吗?」李陵低声问。

    「当然。」

    李陵站起来,少峥看到橥返墓汁也坐起身来。

    「这是给你喝的。」李陵紧盯着少峥身上的睡衣,「你穿这件睡衣真性感。」

    少峥微笑的说:「当邵欣送这件睡衣给我当结婚礼物时,我就跟她这麽说了。」

    李陵红着脸笑了,「我爱你,也爱你心中的慾望。」

    这时李陵收歛了笑容,「我为昨晚的事道歉,当时我已失去了理智。」

    少峥笑了,将头靠在李陵的肩上,「不!是我太傻了,反正这件事我又不生气,你又何必要我原谅呢?」

    李陵走向门口,「你去换衣服,我们去海滩。」

    他们再度手牵手地奔跑在沙滩上,天是那样蓝,海是那样美,不一样的是这次他们没有心结,有的只是幸福的未来。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