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撒旦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您拨的号码没有回应,请您稍候再拨。"

    蓝斯"砰"的一声摔下电话。三天了!从他回国后,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小羽的半点消息,到她家等不到她的人,打手机也没有人接,打去樵心问她是不是出差了,他们公司的人反而凶巴巴的找他要人,说她已经三天没去上班了。问遍她的朋友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她就跟两年前一样,一声不响的走了,只是最起码两年前他还知道原因,也知道她去了美国。而这次,她走得莫名其妙,好像地球上本来就没她这个人似的。

    不行!他得吩咐冷和至云去查一查。

    "听说电话的销路最近特别好,因为你这三天已经摔坏不少支了。"进来的是一派优闲的慕容星辰和终日游手好闲的白至云。

    "嗨!老大,需要电话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一声,正所谓肥水不落外人田,我们云斯尖端科技所生产的电话除了有录音、监听、视讯等功能外,还保证防震耐摔,绝对不会像普通电话一样让你摔得这么没有成就感。"白至云一边滔滔不绝的推销自己公司的产品,一边为自己的口才和认真自呜得意。他这么认真的为公司的销售业绩打拼,虽然只是一支小小的电话,但他那可怕的秘书青就再也不能说他这老板不管公司事了。

    没有理会正处于冥想之中的白至云,对于这个时间会在这看到慕容星辰倒是令蓝斯有点惊讶,"这么有空,台湾今天没人生病吗?"

    "什么时候我们一向喜怒不轻易形于色的千面撤旦也会把气出在无辜者身上?"慕容星辰露出一个不痛不痒的微笑。

    无辜者?依至云这几天和他饭店的领班打得火热的情形来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几天他为了小羽失踪的事大发脾气,这些无聊的家伙八成是来看热闹的。

    蓝斯再度拿起电话,又被一个忽然闯进的不速之客给打断。

    "蓝大哥,你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人家好想你喔!"华咏儿穿着一袭最流行的银色紧身迷你裙,裙身只包裹到臀部下两寸,低胸的V领隐约露出乳沟,十分惹火。

    白至云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眼睛直盯着华咏儿的胸前,"哇塞!咏儿,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来着,穿得这么正点!"www.qb5200.coM

    华咏儿相当满意白至云垂涎的目光,那代表着对她窈窕身材的一种赞美。她就要和蓝斯结婚了,应该展露她的性感让他对她更加依恋才是。

    当然除了性感,她还要表现出她的贤慧,证明她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千金大小姐,所以她今天特别带了她熬了七个小时的什锦干贝骨髓汤来,有了她家厨子的悉心调教再加上她天资聪颖,这汤一定能掳获蓝斯的胃。

    她将义大利闷烧锅放在桌上,打开来是一阵香味四溢。

    "好香,咏儿,虽然我知道这锅不是为我做的,但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沾老大的光吃上碗?"白至云看到美食就跟看到美女一样的无招架之力,马上有如一条哈巴狗摇着尾巴蹲到锅子旁边。

    "当然没问题。"华咏儿笑咪咪的盛了一碗给白至云,又盛了一碗给慕容星辰,最后再将料最丰富的那碗端给蓝斯。

    白至云两三下就解决了一碗汤,"真是太好吃了,咏儿,你的手艺真是不输饭店的大师傅。"

    华咏儿满意的看着白至云手上的空碗,转向仍在吃的慕容星辰,眼中露出期盼的光芒,"如何,还合胃口吗?"

    "套句古人说的话,真是此食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啊!如此美食,我只能细细的品尝才不会亵渎了它。"

    "呵呵!慕容大哥真是大会说话了!"华咏儿得意得嘴巴都快闭不起来了。果然,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婚后她一定会天天下厨煮给她心爱的人吃。

    但是她很快发现蓝斯对眼前的美食动也没动,"蓝大哥,你不吃一点吗?我听饭店里的人说你最近都猛抽烟喝酒、三餐不正常,我特地熬这锅汤给你补补身子的。"

    "咏儿,你这么做太费心了。"蓝斯淡淡的说。

    "讨厌,咱们都什么关系了,你还和人家计较那么多干嘛?"华咏儿的表情带着三分矫情、七分得意。

    蓝斯挑眉,"我们之间不就是再普通也不过的朋友关系?"

    华咏儿脸色一变,侍要发话,慕容星辰眼尖的看到华咏儿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咏儿,好别致的戒指,名戒配美人,这戒指戴在你的手上真是相得益彰。"

    慕容星辰大力赞美着,希望引起蓝斯的注意。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凭他和蓝的交情,他当然不会不知道这是蓝特地从法国订做给方莘羽的戒指。

    华咏儿听到慕容星辰的称赞,马上喜上眉梢,脱口而出,"对啊,这戒指是蓝妈妈给我的,还有我脖子上这个金坠子也是要给孙子做见面礼的。"

    听到慕容星辰夸张的赞叹声,蓝斯不甚感兴趣的往华咏儿手上一瞄。有什么戒指会值得见惯奇珍异宝的慕容赞美?那枚戒指会比他送给莘羽的还独一无二吗?

    不看还好,一看他的火气马上冒出来。那枚戒指不就是他送给小羽的吗?怎么会变成是他母亲给华咏儿的?还有,他没听错吧?他妈老胡涂了吗?他跟咏儿连手都没牵过,哪里会蹦出一个孙子来?

    蓝斯的眼睛危险地盯着华咏儿,"咏儿,你手上这枚戒指是怎么来的?"

    "这个……"被蓝斯迫人的眼光看得手足无措的华咏儿支吾了起来。

    "没关系,把事情想清楚再说,因为这可是件很重要的事,我也曾买过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我是委托法国一位享誉全球的首席设计师特别打造的,大师向我保证,这枚造价昂贵的戒指除了品质的绝对讲究外,造形上的设计更是独一无二,可说是世上仅此一只。如果德高望重的大师所言不假,那枚戒指现在戴在华小姐的手上,可不是相当耐人寻味吗?"他已经不再叫她咏儿了,性感的声音里有种异乎平常的冷静和危险。

    华咏儿暗暗心惊这枚戒指的来历竟这么大,但她更嫉妒蓝斯对方莘羽的用心。"蓝大哥,这点我可以解释,这枚戒指是方小姐那天在饭店亲手交还给蓝妈妈。"

    饭店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没有半个人向他报告他妈和莘羽见面的事?

    "哦,华小姐倒是提供了一个新鲜的消息,我这总裁真是失职,竟然连饭店里发生这样一件大事都不知道。"蓝斯慵懒的交抱起双手,看似不经心的动作却昭告暴风雨来临前的恶兆。

    "他们……是约在晶华酒店。"华咏儿的声音渐渐微弱,知道纸包不住火,无法瞒天过海了。

    这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知情了,只是为何他们不约在蓝斯饭店呢?

    "听华小姐的口气,华小姐当天也在场吧!"蓝斯扬起嘴角,脸上净是嘲讽的神态。他大概可以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了,华咏儿必定以这副小媳妇的委屈姿态在母亲面前泪眼婆娑的作戏,还宣称已有了他的孩子,而他那耳根子软又抱孙心切的母亲受了她的煽动必定化身为道德的使者给小羽不少难堪吧!

    蓝斯仿佛已洞悉一切事情的犀利眼光瞧得她无所遁形,华咏儿心虚的点了点头。

    "就算她把戒指还给我妈,也不代表戒指该在你的手上。"蓝斯阴郁的抿起嘴。

    "这是蓝妈妈说要给……"准媳妇三个字在蓝斯杀人般的眼神下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我不管我妈是以什么理由把戒指给你,华小姐,请你搞清楚,这戒指只有我未来的老婆才有资格戴,而我跟你似乎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你处心积虑的拉拢我妈。"蓝斯一语道破华咏儿的心机。

    "可是……蓝妈妈说方小姐没资格做蓝家的媳妇……"华咏儿期期艾艾的抬出靠山。

    蓝斯一阵嗤笑,"小羽哪一点不够格做我的老婆?因为她家没你家有钱,还是她的城府没有你深?"

    蓝斯不留颜面的冷嘲热讽让华咏儿彻底崩溃,"为什么?你应该知道我爱你很久了,这两年都是我陪在你身边,我一直努力的让自己足以和你匹配,要扮演好蓝夫人这个角色啊!"

    "华小姐,你想太多了,我从来没有给你一点当蓝夫人的希望。普通女人早就知难而退了,是你一直自作多情的赖在我身边,而我是碍于华世伯的面子才不好意思给你难堪。"蓝斯冰冷的语调里透出高度的厌恶。

    碍于她爸爸的面子?"难道……这几年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华咏儿用力的摇头,不接受这个事实。"不可能!不可能的!上次那个慈善募款餐会你不就任我勾着你的手,而且还对记者们说我们会结婚!"华咏儿满怀希望的问,她以为蓝斯保持沉默就等于是承诺会和她结婚,不是吗?

    "华小姐,请你不要弄错了,那天实在是你将我的手勾得太紧了,我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甩开你的手,一点面子都不留给你吧!再说,让你勾着我的手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使那些像你一样死缠烂打的女人不敢来找我的麻烦。"蓝斯冰冷的声音像是从地狱深处传出,一个字一个字毫不留情的说:"还有,如果我记得没错,我是回答记者'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并不是说'我们还没有结婚的打算',这中间的差异你分不出来吗?"

    "你的意思是说……这么多年来我只是你避辟别的女人的纠缠的挡箭牌?你……好残忍。"华咏儿失控的尖叫,平日温柔贤淑的模样已不复见。

    那模样让在一旁观看的慕容星辰和白至云看了都不忍心,但没办法,照这个情况看来,是她使心机将未过门的嫂子给气走了,她惨了,老大这几天所囤积的闷气一定会全出在她这个始作俑者身上!

    "这几年我从来不对任何人讳言,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女人,"蓝斯冷言,"但那绝对不是你。"

    "而那个贱女人就是方莘羽,对吗?"华咏儿再也不顾形象,怨声怒骂方莘羽。新娘应该是她而不是方莘羽啊,她为了等蓝斯耗费掉多少年的青春,方莘羽她付出了什么,她凭什么坐享其成?

    蓝斯暴怒的眼神仿佛燃起了熊熊的烈焰,"华咏儿,请你注意你的措辞,小羽虽然还没过门,但我已认定她是我的妻子,既然是我的老婆就是我的家人,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辱我的家人!还有,小羽已经因为你一手策画的伟大骗局失踪了。她如果没事,中止我们所有的合作关系也就算是你为这件事所付出的代价;她如果出了什么事……那就别怪我不顾蓝华两家多年的交情,我会让华氏半导体永远消失在台湾商界!对了,请你出去以前记得把你手上的戒指还给我。"

    华咏儿惊恐的看着他,俊帅的脸庞上仿佛镶了一层绝情的冰霜,她不敢相信只为了方莘羽这么一个不值钱的下作女人,他竟然可以掀起这么大的怒潮,不但连名带姓的叫她,还扬言要与华氏半导体决裂!

    她清楚他绝不是危言耸听,就她多年来对他的了解,千面撒旦一向说得出做得到。凭"四面撒旦"在黑白两道的势力,粉碎华氏半导体是不用费太大的工夫!一咬牙,狠狠地拔下戒指,掩着面冲出蓝斯的办公室。

    "你不觉得你对淑女有点太残忍了?你在英国所学的绅士风范都跑到哪里去了?"慕容星辰有点同情这位招惹到蓝斯的华小姐了,她是个聪明人,难道看不出来莘羽对蓝的重要性吗?

    "有胆量动我的人就要有付出相当代价的准备。"冷漠的声音里不带丝毫的感情。

    他又害莘羽受伤了,蓝斯心疼的想着、只是为何每次有事她都选择一个人逃避,选择一个人舔舐伤口,她就不能试着找他商量或是像个平常女人般的向他诉苦吗?越想越火大,抓起了桌上的金坠子就要往地上摔,却被慕容星辰及时制止。

    "在你要毁掉这个无辜的见面礼前,我要你先看看这个,这也是我今天特地来此的目的。"他从永远熨得笔挺的铁灰色斜纹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薄薄的单子。

    "这是……"蓝斯眸中浮现一股迷样的光芒。

    白至云不知死活的拍了拍蓝斯的肩膀,"老大,这表示你和小美人在你们做过的某一个爱的动作中产生了一个爱的结晶……"

    "如你所看到的,这是莘羽上礼拜去她家附近医院做的检查,我猜她可能在去医院前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怀孕,证实后也因为你在新加坡而没来得及告诉你。恭喜你了,蓝。"慕容星辰由衷地祝贺着将为人父的蓝斯。

    手中的金坠子依然逃不了被重重摔在地上的悲惨命运,"你们现在是在告诉我,我的老婆连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失踪三天了?"

    "我已经联络国内各家航空公司和机场的海关人员请他们严格把关,防止两年前的旧事重演。另外也将莘羽的照片扫进电脑传送给全省各大小医院和所有的妇产科诊所,只要她一上医院复检,马上会通知我们。"慕容星辰判断不管方莘羽要不要这个小生命都得经过医院这关,所以他已发出重赏的行文给各大医院,发现的人可以获得蓝斯饭店二十万元的免费住宿招待券,他相信在如此重赏之下必定大有所获。

    "是啊!我也吩咐我那男人婆秘书负责派人监视和监听嫂子所有亲朋好友的动态,嫂子是插翅也难飞啦!"白至云信心满满的补充说明。

    蓝斯站在落地窗前吸着烟,他联络到他那对"畏罪潜逃"到欧洲去玩的父母,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他并没有马上拆穿华咏儿未怀孕的谎言,反正依他父母那么想抱孙子的情况看来,他们一定会赶回台湾,到时就让他们自己发现他们错得有多离谱。

    他望着天上闪闪发亮的星星,每一颗都仿佛是方莘羽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但又没有一颗比得上她!

    这该死又无情的女人,难道不知道他有多挂念她,有多……想她吗?

    她已经有了一个半月的身孕,竟然胆敢怀着他的孩子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找到她后,他一定要狠狠的修理这大胆的女人一顿。

    那天从晶华酒店出来后,方莘羽一个人走到晶华酒店附近的公园里坐着,她奇怪自己并没有落泪,她就这样木然地坐在公园的一角,直到天空拉上了夜幕。

    方莘羽不想回家,她知道依她现在这个样子,回家只有徒使母亲操心罢了!不,应该说,现在的她没有办法面对任何一个关心她的人,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静静地舔舐伤口。

    方莘羽漫无目的的走着,眼神空洞得仿佛再也装不进任何东西,不知走了多久,她的脚步才在一栋贴着"租"字样的大楼前停了下来。

    就这样,她在那租了间小套房,从那天起,她没有回家,也没有联络任何一个朋友。除了隔天去买了几套换洗衣物,和一些泡面、罐头以及寄了封信回家报平安外,她就再也没有出过门。

    白天,室内透不进一丝阳光,因为她将窗户关得死紧,窗帘更是从她搬进来后便没拉开过。晚上,套房依旧是一片漆黑,任凭黑夜将整个房间无情地笼罩,她不想点灯,因为她不想看到镜中憔悴的自己和红肿的双眼。

    想起蓝斯父母那天在晶华酒店里说的一番话,方莘羽瑟缩了,她没有如华咏儿那般显赫的家世,相反的,她还有一肩的重担要挑,蓝母那一番"家世论"和刻薄的言词轻而易举地将她这二十几年来所自豪的傲骨和自负给粉碎了,虽然蓝斯曾对她许下婚姻的承诺,但在他父母的极力反对和华咏儿已然怀孕的情况下,她甚至没有把握蓝斯会选择谁。

    所以她走了,这样蓝斯就不用落入左右为难的局面,不用去烦恼到底要选父母中意的华咏儿还是……她!方莘羽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得可怜,她又怎么知道蓝斯必会左右为难呢?难道她真的相信蓝斯对她说的那些语甜蜜语,"我的过去你来不及参与,我的未来只有你能参与"、"今生今世再也没有别的女人可以在我的心中有一席之地"、"你这一生都属于我的管辖范围",如果这些话是真的,他又怎会和华咏儿……

    她自愿退出这场荒唐的爱情游戏,多年前父亲的出轨已经在她和母亲的心里划下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痕,她自知没有办法忍受不忠贞的爱情,她知道她很贪心,她无法和别的女人分享她的爱人,可是难道忠诚的爱情真的是一种奢求吗?

    是的,她终究还是落泪了,她气自己竟为了一个爱情骗子而将自己搞得如此不堪。她曾经不相信爱情,是他让她相信了爱情;她曾经不信任婚姻,是他让她愿意和他一起共度未来;她曾经那么爱他,是他亲手粉碎了这一切!最让她心痛的不是蓝家两老的羞辱和阻挠,而是他的背叛和欺瞒!第一次,她把自己的心和人完整的交给另一个人,而她得到的只是另一道更丑陋的伤痕!

    她更气自己在多少个午夜梦回哭湿了枕头,他的影子却如鬼魅般会忽然跳进她的心里,脑海里不经意的会想起在四海一家她喝醉的那个晚上、阳明山上的缠绵继卷、海边的浪漫求婚、他吃醋的模样、他霸气的样子、他……一切的前尘过往,她曾经把这些甜蜜的回忆当作宝似的藏在心底,现在她又得逼自己将这些垃圾从心中掏出来丢弃。

    算了吧!就让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做个了结吧!

    也许早在上次电视上看到蓝斯和华咏儿联袂出席慈善募款餐会时她就该知道,华咏儿才是那个可以帮助他事业更上一层楼,帮他打点好政商关系的贤内助,是她傻得没看清楚自己和他的差距,是她自己笨,才会以为他和华咏儿真如他所说的"没有什么特别关系"!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华咏儿就有了他的孩子!那么照他的说法,自己和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只不过就是怀了个小孩罢了!

    小孩!这几天她的内心不断的挣扎,再也没有初知即将成为人母的喜悦!

    方莘羽不知道她是否该将这个小家伙生下来,让他去承受私生子或私生女的压力,社会风气虽然日渐开放,但对这种事多少还是会带着歧视,她不要她的小孩子在异样的眼光下成长。

    但话又说回来,她割舍得下这个小生命吗?这个身上流着她和……蓝斯血液的骨肉,如果她去堕胎,那不是等于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吗?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几经思量,方莘羽决定,不管受到如何无情的打击,她都得为自己的生命和肚子里的小宝贝负责,她得重新站起来,将这个孩子好好扶养成人,一如当初母亲和父亲离婚后独力扶养她一样。

    她不能再如此颓废下去了!方莘羽坚定的告诉自己。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