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撒旦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一个月过去了,方莘羽仍是无消无息,寻人工作依旧是没有半点进展。

    "我觉得嫂子也真是个狠角色,一个女孩子家,又挺了个肚子,竟然可以什么东西都不收拾,什么人都不求助,赤手空拳、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本来嘛!她狠她的倒也没差,只是也用不着狠这么久吧?一狠就狠一个月,狠得连一点鬼影子都没有,老大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他们的压力更是一天大过一天!

    白至云喃喃抱怨着,他将眼光调向一旁优闲喝着咖啡的慕容星辰,问题一定出在这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身上。"嗯,姓慕容的,全省医院这么多家,每天看病的人又这么多,你怎么能保证不会有遗漏?"

    慕容星辰轻啜了一口卡布基诺咖啡,"这点我也考虑过,虽然已经将莘羽的照片传给各医院了,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后来又请你们公司的电脑程式设计师设计出一套程式,它的功用在于病人挂号时,挂号处敲入的病人身份证字号如果与莘羽的身份证字号相同,电脑马上有所反应,萤幕上会立即跳出警讯,请挂号小姐马上通知院方并与我们联络。"

    太狡猾了,这只阴险的老狐狸,照他这样说来,嫂子不是在挂号时就无所遁形了!虽然放心了,但他仍是鸡蛋里挑骨头的说:"要是挂号小姐很忙,或是她看到当作没看到,不屑通知你呢?"

    慕容星辰别有深意的含笑看了他一眼,"不可能。"

    白至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这只老狐狸不知又使了什么坏主意?"为什么?"

    "因为发现莘羽的人可以拥有蓝斯饭店二十万元的免费住宿招待券……以及和鬼面撒旦共度一顿晚餐!"

    鬼面撒旦?那不就是他吗?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你……你太狠毒了吧!这样对待自己的好兄弟,是个美女也就不计较了,如果是一个吃男人不吐骨头的花痴,那我不是惨了!"

    "那你就当作自己是为国捐躯吧!"慕容星辰忍住笑认真的说。

    天啊!如果……不幸是一个脑满肠肥的欧巴桑……那他干脆自己先求个了断算了!了断?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www.qb5200.coM

    "喂,你们说,都过这么久了,嫂子既没出国,也没上医院做产检,你说她会不会一伤心之下,不想要那个孩子,跑去那种没有登记的密医诊所,把孩子给打掉。"白至云露出恐怖的神色。如果真是那样,老大大概会亲手宰了那个胡涂的医生,然后他们大家也都没有太平日子可以过了!

    "你的说法也不无可能,但是其实怀孕初期,一个月做一次产检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我们也不用这么悲观。"慕容星辰以医生的专业立场分析。

    "那就更惨了,她如果没有去堕胎,又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说嫂子会不会想不开而……"白至云越猜越离谱。

    "你别乌鸦嘴好不好?"冷昭廷怒吼。这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刀疤,这次可是你不讲理喔!我又没有说想不开而怎么样,是你自己想歪的!"他心情也很差,正想找个人吵架舒解一下郁闷的情绪。

    就在这时,慕容星辰的行动电话响起,他迅速的接起电话。"好,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到!"挂断电话,他对他们露出胜利的一笑,"鱼儿安全入网,我们收网去!"

    方莘羽只考虑到不能去慕容星辰开的南华医院,却没想到她的不告而别早已闹得满城风雨,蓝斯早已将她的照片传给全省各大医院及各妇产科诊所,所以当她在这家医院挂号时,已引起了护士小姐的注意,且不动声色的通知上级。

    护士小姐小芳紧张的端着一杯白开水,心里为自己的好运在尖叫着,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当初自己不顾家里的反对声浪而坚持念护专是明智的抉择,看吧,现下机会不就来了,她要倒水给千面撒旦的准新娘喝耶!而且还是一杯下了药的水,天啊!等一下她爱慕已久的玉面撒旦慕容星辰也会来,如果他因为她倒水有功而想网罗她进他的南华医院,她是马上答应好呢,还是假装考虑一下再点头呢?哦,还有她得先想好如果有小报记者来采访她整件事的经过她要怎么说,是用她的左脸还是右脸面对镜头?而且她还可以分到蓝斯饭店的免费住宿招待券,呵呵,她早就想尝尝住总统套房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方小姐,请喝水,这是我们医院特别为准妈妈和她的小宝贝准备的,不但对你的身体好,对肚子里的小宝宝也有帮助喔,再加上你和你先生优秀的基因,以后这个小孩一定是人中之龙凤啊!"小芳越说越兴奋,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说溜了嘴。

    方莘羽轻啜一口开水,"护士小姐,你如何得知小孩的爸爸很优秀?"

    "这你就别谦虚了,这全台湾谁不知道千……"好险,差点说出千面撒旦四个字,小芳机警地改口,"谁不知道千千百百从外国回来的留学生都是社会的精英,既然是精英,眼光当然差不到哪去,所以可想而知你先生一定也很优。"

    "可是……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从国外回来的呢?"方莘羽更加疑惑。

    "还不是从……从你刚刚填的病历表上看到的,方小姐才填过就忘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好险,小芳暗捏了一把冷汗,差点就讲出自己其实是在八卦杂志上看到的。

    方莘羽也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医院已经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了,心中又掠过一阵苦涩,是她太多虑了吧!都过这么久了,蓝斯大概早和那位华小姐结婚了吧,难道她还以为蓝斯会像两年以前大费周章的寻她吗?

    坐在对面的医生重重的咳了一声,暗示护士小姐别再帮倒忙了。搞什么,他也很紧张啊,而这花瓶护士只会在一旁瞎搅和,她难道不明白如果露出破绽,人搞丢了,他们两个的饭碗也砸了?

    "方小姐,你是第一次来,之前有在别家医院看诊过吗?"医生和气的问她。

    "我上个月检查来过一次,那时才确定怀孕了。"等一下,方莘羽忽然想起刚刚和护士小姐的对谈,既然她是第一次来,刚刚医生都还没有看诊,那个护士小姐又如何能肯定她已有身孕?"对不起,我忘记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办,我下次再来好了。"发现事情不对劲,她决定换家医院。

    "可是……方小姐……"医生紧张兮兮的想留住她。

    "有什么事情会比去见孩子的爸爸更重要?"慕容星辰从内诊室里走出来,脸上挂着一贯的温柔笑脸,"莘羽,好久不见了!"

    方莘羽看到他后惊慌失色,匆忙抓起包包站起身想走,眼前却是一阵因药效发作的头晕目眩、天旋地转。

    慕容星辰对着一旁痴痴看着他的小芳微微一笑,"美丽的护士小姐,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拿条干净的毛毯来?谢谢。"

    天啊,她有没有听错,她的偶像玉面撒旦慕容星辰叫她"美丽的护士小姐",别说是区区一件毛毯,叫她为他死她都没有第二句话!

    慕容星辰接过毛毯,将它轻轻盖在方莘羽身上,抱起她走到医院门口,坐上已在外面等候多时的黑色房车。

    药力消退,方莘羽缓缓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熟悉的蓝色色调,她认得这是蓝斯位于阳明山的别墅,她没有忘记她在昏倒前看到了慕容星辰,他终究找到她了!她轻轻叹了一声。

    这声叹息被端着鸡汤进来的蓝斯听到了,他的心揪了一下,"为什么叹气?"

    方莘羽愣愣的看着他,一个月没见,他……瘦了很多。她情难自己地摸着他的脸庞,上面都是新生的胡碴;她摸着他的头发,似乎凌乱了些;她摸摸他的眉毛,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浓,一样的刚毅,一样的好看,只是现在却紧紧的皱在一起,她想要抚平那皱起的眉峰,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忙想要缩回手。

    蓝斯抓住了她想缩回的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为什么不把事情搞清楚再走?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我?"

    蓝斯紧追盯人的一连串为什么问得方莘羽昏了头。为什么?他怎么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声势逼人的逼问她?背叛者是他,脚踏两条船的也是他啊!

    "事情还不够清楚吗?你的父母带着他们的媳妇来向我示威,你要我和你商量什么?华咏儿肚子里有了你的小孩,你又要我相信你什么?"一个月来囤积的委屈在此时尽数爆发,方莘羽双眸跳动着火花,握紧了拳头,生平第一次她如此怒火高张的吼人,从不发脾气并不代表她好欺侮。

    蓝斯错愕的望着她啧出的熊熊烈焰,原来冰山也会喷火!忘了自己还要跟她算她逃家的烂帐,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因愤怒而有着另一股风情的小脸喃喃道:"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

    准备要和他大吵一架的方莘羽怎么也没料到他竟摆出这种阵仗,顿时气势减弱了几分,难得她想发顿脾气都发不成,她不甚满意地撇撇嘴角,"我在和你谈正经事,你却在那说一些五四三的。"

    "我们是有不少正经事该好好谈谈。"蓝斯赞同的点头,"第一件就是结婚,婚礼的一切事宜都准备妥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大家都在等你这个新娘子回来。"

    "可是你和华咏儿……"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是要和他吵架出出心中的怨气,不是要和他结婚。

    "我不想再听到那骗子的名字!"蓝斯的声音忽然冷却下来。要不是华咏儿那女人从中作梗,他也不用忍受这一个月的相思受怕之苦,他会让华咏儿得到她应该得到的!

    "骗子?"方莘羽重复一遍。

    "嗯,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搞鬼,她欺骗我妈已经有了我的骨肉,利用我妈来逼退你……"蓝斯放纵自己沉醉在她发间的迷人幽香中。

    方莘羽犹在消化蓝斯云淡风清的一席话,她一个月来流的泪、受的苦、生的气就这么简单的被解释掉了?她真的有点不能接受。

    蓝斯的俊脸从方莘羽的发梢移到她的肚子上,他好温柔好温柔地和肚中的小宝宝对话,"宝贝,爸爸对不起你和妈妈,这一个月来让你们受委屈了,爸爸会永远永远守护着你们不再让任何人伤害,爸爸还会永远、永远的爱你们,永远永远的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永不分开……"

    方莘羽动容的泪水滑落脸庞,她不再压抑自己真实的情绪,浑身颤抖的哭了起来。是的,她永远也不要再尝一次这种椎心剌骨的痛了!

    那一刻,蓝斯悄悄的抬起手擦拭自己仿佛也微微湿润的眼角。

    一个还不会走路的胖小子正以极缓慢的速度在地上爬行,他的前方不远处有一群大人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拿着各式各样的玩具利诱他爬过来。

    白至云手上拿着一幅巨大的性感裸女海报,"小蓝斯,来,来至云哥哥这边,至云哥哥教你怎么从小就做一个男人中的男人。"

    "这样好吗?这么小就玷污他纯洁的心灵?"对于白至云的作法,慕容星辰不甚苟同的摇摇头。

    "什么玷污?我是在带领他进入艺术之门耶!世界上如果没有女人这项艺术品,这胖小子是打哪冒出来的?"白至云摆出一副修道有成的艺术家姿态,"所谓'泡妞为处世之本'、'三日不泡妞,便觉面目可僧',这些可都是古圣先贤传承下来的真理啊。"

    慕容星辰但笑不语,回头他得提醒蓝斯,别让小家伙和白至云太接近,否则铁定会被白至云调教成另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乖孙来,来爷爷这边,爷爷这儿有可爱的皮卡丘,会唱歌也会跳舞喔。"蓝斯的爸爸抱着一只和人一样大的巨型皮卡丘企图吸引孙子的注意力。

    "皮卡丘?少幼稚了。来!奶奶的心肝宝贝,别理那个老不死的,来奶奶这边,奶奶这里有超炫的车车,开了它可以到处去玩。"为了讨好这个小心肝,蓝斯的妈妈早就请宾士车厂特别量身打造一辆专门给小小孩开的小型车。

    "哼!小蓝斯才多大,你就买这个给他,太危险了,"蓝父眼红的看着小蓝斯一步一步的往老婆那儿爬去,太奸诈了,用小型宾士来拐骗小孩子!

    小蓝斯嘴巴里一边念着含糊不清的童语,一边向缩小版的红色敞篷宾士车进攻。

    "哎呀,你们看看,真是天才宝宝啊,这么小就这么识货,跟他爸爸一样有商业头脑,以后一定又是个商业奇才!"蓝母欣喜若狂的说。

    只差一步了,再一步她就可以抱到她朝也想暮也盼的金孙了。

    唉!自从他们两老听信华咏儿的一面之词而害得媳妇伤心出走的事情发生后,他们那一向孝顺的儿子就没给过他们好脸色看,好不容易到了结婚典礼时蓝斯的气总算消了一点,本以为事过境迁了,谁晓得等孙子平安生下来以后他又故意带着老婆和孩子到世界各地去度蜜月,回国以后,还和他们约法三章,说什么要等孙子满周岁后他们可以抱他。

    听听看,这像是一个有人性的人说的话吗?他们千盼万盼这唯一的儿子能有好的归宿,生一堆孩子,替他们蓝家传承香火,让他们两老抱抱孙子,好了,现在孙子是有了,却因为他们曾经犯下的"小小小小的无心之过"而不能碰,这不是太残忍了吗?蓝斯小时候不小心打破家里的清朝古董花瓶时,她也没这么罚过他啊?

    在蓝母伸出手要抱起已爬到眼前的小蓝斯时,忽然双手一空,被刚从饭店回来的蓝斯给接走了。

    "斯儿,你怎么这样,我想抱抱我的孙子都不行吗?"蓝母苦恼的看着自己落空的双手。

    "你们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肯让你们看他,还是因为小羽一直替你们求情。"他本来还不想那么快原谅这两个罪魁祸首的。

    "我知道……"老人家一脸惭愧样。

    "你们没有忘记如果不是我千苦万苦的把小羽给找回来,你们可能连这个孙子的面都看不到吧!"蓝斯忘不了方莘羽失踪时的心悸。

    "没有……"蓝母听到这更是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的确,要不是他们的儿子神通广大,动用这么多人力和关系找到媳妇,他们可能真的见不到这个孙子的面。

    "我以为我们已经约定好在小蓝斯满一岁以前,你们对他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焉!"蓝斯觉得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可是……"可是他们实在很想抱孙子啊!

    不忍看见婆婆和公公抱不到孙子难过的样子,方莘羽觉得蓝斯为了这件事真是小题大做了!她能体会公婆那时倒向华咏儿的心态,再说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和他们相处得十分融洽,这就够了,不是吗?

    她从蓝斯手上接过小蓝斯,小心的将他交给蓝母,"妈,您帮我哄他睡觉吧!"

    像是怕又被蓝斯抢走似的,蓝母准确且迅速的接过小孙子,"小宝宝乖喔,奶奶疼疼,奶奶带你去睡觉觉!"她手里抱着孙子,心里满意的想,她就知道,娶媳妇啊,就是要娶像莘羽这样善体人意的,可千万别娶像华咏儿那些只会使心机、挑拨离间的千金大小姐。

    无可奈何方莘羽的心软,蓝斯轻吻了一下她的嘴角。他越来越离不开她了,今天在饭店里也都在想她,要不是顾念她身子尚虚,他早就把绑到饭店一解相思之苦了。等她坐完月子调理好身体后,他一定要时时刻刻地将她带在身边。

    他从身后拿出一小束蓝色的玫瑰花,"愿你每天都如花一般的娇艳动人。"

    "啧!啧!啧!结婚都一年多了,今天既不是结婚纪念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还搞什么浪漫,送老婆花,结婚真是大可怕了,我看老大中的毒已经无药可救了!"白至云一脸侥幸,婚姻果真是坟墓啊!

    "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也会踏进这座坟墓的。"慕容星辰肯定的说。

    "姓慕容的,你为什么偷看我的脑袋在想什么?"太可怕了,这小子会读心术吗?"我告诉你,我可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不婚就是不婚,你拿着枪抵着我,我也不会进礼堂的。"白至云斩钉截铁的说。

    "我说你一定会结婚!"慕容星辰十分肯定的说。

    "赌一辆一九八○年分的古董级法拉利跑车!"开什么玩笑,要不要结婚只有他能决定的耶!赌别人的事老是杠龟,赌自己的事总不会有错了吧!他要一雪前耻,将之前输的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乐意之至,人永远不会嫌自己车库里的车子太多!"慕容星辰满脸笑意。这家伙真是赌性坚强啊,输了他那么多辆跑车还敢赌。

    看着蓝斯送她的蓝色玫瑰,方莘羽忆起了一年多前的那场盛大婚礼。

    婚礼是在蓝斯饭店举行,各方来祝贺的嘉宾和闻风而至的记者将饭店挤得水泄不通,光是昭蓝保全、云斯尖端科技和蓝斯饭店的职员就将近千人,再加上双方的亲戚和政商名流,使得他们席开三百桌,敬酒敬得他们脚软。

    云斯尖端科技特别研发出一种新品种的玫瑰,颜色是美丽的水蓝色,但如果再看仔细一点,会发现在每片水蓝色的花瓣上又夹杂着一丝丝像羽毛形状的白色,这是特别为他们的总裁和总裁夫人所研发出的玫瑰,他们将它命名为"蓝羽玫瑰",不但在婚礼上出尽风头,在市场上推出后更造成了一股抢购热潮。

    那天她穿着在意大利米兰量身订做的白色婚纱礼服,拖着曳地裙摆,捧着一百朵蓝羽玫瑰走向将和她相伴一生的新郎。

    回过神来,方莘羽感动的看着屋子里和乐融融的气氛,看着不知何时默默握起她的手的蓝斯,觉得幸福之神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唇边浮现了一朵迷人的笑靥,她偎进蓝斯厚实的胸膛,嘴边喃喃诉说着一句古老相传的情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