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先生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经过了成昱的不断劝说,琇堤终于点头下嫁。

    成夫人在知道琇堤过去的事后,毫无犹豫地便接纳了她,并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一般,带她买这买那的,好似在替女儿办嫁妆,而不是在娶媳妇。

    这算是令人惊讶的结果吧?

    而琬堤则是在成昱的律师和柯静涓签下脱离关系的协议隔天,就出国了,还誓言不结婚就不再回国。

    新闻媒体在成昱公开的声明之下,失去了新闻价值,记者们不再感到新鲜,盯着他们的人潮也逐渐散去。

    成昱也在两日前搬回之前住的公寓,好就近监工新房的装潢。

    一切就像成昱规画那般顺利的进行着。

    「……美淇说要做我的伴娘,晚点我们还要去试礼服,你来不来?」

    琇堤的手指卷着电话线,小巧的脸颊上挂着两朵红云,令人一见就知道是待嫁新娘。

    「当然要去,不过我有个会议两点要开,开完就直接过去找你,你记得坐美淇的车。」成昱交代着。

    「我知道了,那……待会儿见。」她满脸甜蜜地放下电话。抬头,正好看见阿狗提着工具箱回来。www.qb5200.coM

    「阿狗,你回来得正好,我有事要交代你。」

    下午的工作要安排一下,最近她忙着打点婚礼的事,每个师傅的工作都加重了,好在她是老板,没人敢说什么。

    「老板,我也有事要告诉你。」阿狗眼带淫邪地看着她。

    奇怪,今天的阿狗看来有些不对劲。琇堤心头浮现一抹不安。

    「好吧!你先说。」

    「老板……你今天看起来好美。」阿狗走进柜台内,刻意地靠近她。

    「谢谢。阿狗,你到底有什么事?」琇堤悄悄地退了两步,心中那抹不安越来越强烈。

    「是你有事。别急……你慢慢看!」啪一声,他随手丢出了一大叠的照片。

    一看清那几张相片,她几乎动弹不得。

    「这……哪里来的?」她抖着声问。

    「当然是拍来的。」

    阿狗语气极其暧昧。「很精采吧!不过,这一定没有我跟你做来得精采!」

    惊骇的感觉像根针般,剌麻了她整个身体,她猛地怒火高张地斥骂道:「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偷拍是犯法的,阿狗!」

    「我怕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

    阿狗的脸色变了,用淫秽的眼光打量她的全身,像是她没有穿半件衣服一般。

    「什么?你……你到底想做什么?」琇堤浑身紧绷,想找机会逃开。

    可惜,柜台的空间太小了,她整个人被欺压至角落,除非打倒阿狗,否则她根本出不去。

    「当然是跟我美丽的老板娘了!」阿狗呸了一声,伸手向她抓去。

    她弯身避开他的攻击,但仍逃不出这小小的角落。

    她试着尖叫,引来其它人的注意,但一张嘴很快地便被摀了起来。

    「别叫,要叫等会儿我会让你叫个够。」

    「唔--」

    她捶打着他,胡乱地摸索到话机,举高手就往阿狗的头上砸去--

    「啊--你这个该死的臭女人!」

    阿狗被她敲了一记,但没昏。他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一手捣着头,怒火却直攻上心头。

    他抢过话机,在她头上重重一击,她晕了过去,身子顺利地坠入他的怀抱里。

    「安静多了,碍事的女人!」

    不过,愈不容易得到手的就愈甜美,不是吗?他诡笑着。

    哔--

    突地,门外响起车子的喇叭声,打断了阿狗的恍神。

    他怕被察觉不对劲,忙将琇堤藏进柜台内,再挂着假笑出去探看。

    「际老板呢?」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孩走下车,向他问道。

    「她……她出去了。」

    「出去了?怎么可能?她跟我约好要一起去婚纱公司的呀!」陶美淇一脸狐疑。

    「也许是她先走了,老板没跟我交代行踪耶!」他随意打发她。

    「这样啊!好吧,我去婚纱公司看看,谢谢你喔!」她坐回车上,发动车子离开。

    阿狗看着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回头立刻拉下铁门。

    「你是说琇堤没跟你一起来?」

    成昱来到婚纱公司后,看到美淇一身美艳的伴娘装扮,原以为琇堤在里面试礼服,没想到竟是得到这个答案。

    「怎么,她不是改变主意跟你一起来吗?」陶美淇呆愣了下。

    「我下午要开会,还跟她说好要她别骑车,坐你的车来!」倏地,成昱的背脊发凉,一股不安窜上心头。

    「可是我去水电行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里了呀!」她也觉得不对劲了。

    「你几点到那里的?」

    「快一点。」

    「有谁在店里?」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应该是最近才来的阿狗吧?」

    陶美淇回想到那时,他是由店里匆忙跑出来的,可琇堤店里的师傅,从来不曾主动出来招呼客人的啊……

    「我们快回去!」成昱突然喝道。

    陶美淇立刻跟了上去,连礼服也来不及换下。

    「……麻烦你拨琇堤的手机,还有店里的电话,看看是不是联络得上她。」成昱发动车子,安全带也没系的便急驰而去。

    「不会的,琇堤不会有事……」陶美淇边拨着手机,边祈祷着。

    只是店里电话、手机,没有一个是有人响应的……

    亲家水电行。

    她的后脑疼得要死。

    微蹙着眉,她脑子虽不清不楚的,但仍记得自己身陷危险的境地。

    阿狗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又是怎么找到这个机会的?

    她合着眼,努力地回想,可是脑后隐隐传来的疼痛,教她的思绪断断续续。

    「行了,再装就不像了。」

    阿狗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她眼皮上方的光影被一团黑暗罩住。

    知道自己瞒不了他,她索性睁开眼,但仍佯装迷糊,好降低他的戒心。

    她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绑住了。「阿狗,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又不是傻瓜!」阿狗的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音调听来是亢奋的,很显然地,他喝了点酒。

    「我放开你,好让你替我找麻烦?」都到这个地步了,他豁出去了。

    「可你不放开我,我怎么、怎么服侍你?」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露出对阿狗感兴趣的样子。

    「我不信你!」阿狗的戒心不低。

    「真的!天天跟同一个男人我也腻了,我是真的想试试。不过我不喜欢

    玩花样i…」请上天原谅她善意的谎言,她只是想脱身。

    连迭的挑逗字句撩拨着阿狗的感官,几个月没宣泄的,让他的胯下立刻鼓胀起来。

    奔驰的教他只想一逞兽欲,没细想那么多。

    「好吧!我松开你,谅你也跑不掉。」

    他靠近她,一解开绑在她身后的绳子后,就想欺近她。

    「啊!不要在这里,我、我们去浴室……」

    她佯装害怕,同时抑下喉问即将逸出的嗯心感。

    「在这里就好。」阿狗坚持。

    「不、不行,我不想再被拍到。」

    阿狗想想也对,他还没有把摄影器材拆走,如果自己被拍进去,只怕会惹祸上身。

    「好吧,就去厕所,动作快!」阿狗命令道,要她走在他的前面。

    琇堤一走进浴室,立刻旋身锁上门,将自己关在厕所里。

    现在,她只有祈祷成昱发现她不见了。

    老天,她这才懊恼自己不听他的话,坚持自己住在这里……

    砰砰砰!

    「开门,你这个贱女人!妈的,敢骗我……」阿狗迭声地叫骂,用力地捶打着浴室门。

    那力道和发出的声响,骇得她的心狂跳,就怕门抵挡不了。

    她望向上方做为通风用的窗口,那窗口太小,她怕会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砰砰砰!

    闻声,她慌乱地回头,阿狗已经失去控制了,他在用臂膀撞门!

    来不及了!她不再迟疑地踩着马桶盖、水箱,一只手搭上窗框……

    「还是没有响应吗?」成昱回头问陶美淇。

    车子已经停在水电行门口了,只见铁门被拉下,室内的电话声响个不停,那是他们拨的电话。

    「没有响应。不如我们报警吧?」

    「这种状况下,警方是不会受理的。你在这里等着,我看有什么办法爬上去看看。」

    成昱不知道自己的直觉是不是够准,但他愿意赌上它一回。

    绕到屋子后面,果然,老旧房子的水管都是露在外头的,他探看了高度决定爬上那个窗口,希望它能承受得了他的重量。

    他褪下外套甩在一旁,手脚顺势攀住如电线杆般粗的水管,一步步往上爬。

    「啊--」

    是琇堤的声音!

    「要命!」看见她正要爬出窗口,他发出一声诅咒,「你在那里干什么?等我吗?」

    「成昱!」她惊呼,「我把厕所的门锁住了,所以你先别管我,我会自己爬出去的,你快点想办法去抓阿狗……」感谢她那异于常人的职业,让她爬上爬下如壁虎般轻松。

    成昱会意,停止动作。「有没有备份钥匙?」

    「对面卖稀饭的阿伯有铁门的遥控器,你去找他拿。」

    什么?

    闻言,他真想狠狠地揍她一顿,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男人身上,不是摆明引狼入室吗?

    「我马上去找他,等我回来,我再好好跟你算帐。」

    见她顺利爬出窗口,攀住那根水管,他才撂下话,随即奔去找卖稀饭的阿伯。

    而琇堤一逃出来,就往店门前奔去。

    守在门前的陶美淇,见到一头散发的琇堤,连忙上前询问:

    「琇堤,成昱去哪里了?」

    「他去拿遥控器了,美淇,快报警,有人侵入我的店家,意图、意图……」她还没有说完,所有的力气便耗尽,一阵黑暗袭向她,人便昏倒了。

    陶美淇眼明手快,飞快地扶住她的身体。

    「琇堤!」

    她本来是很勇敢的女性,也十分坚强自主,虽然在过去的日子里,老是让人取笑她的不聪明,可是她一直是平平顺顺的。

    哪里知道,在和成昱交往后,日子开始变调。

    当然这不能怪成昱,谁教她什么人不好爱,偏要爱上她姊姊喜欢的对象呢?弄得家回不了、母女关系更加恶劣……

    这就是姊姊所谓的报应吧!

    她突然好想哭。

    哭出来就没事了……

    成昱曾经这样说,但当时她一点想哭的都没有,现在她却眼泪直流,痴望着大哭一场后,所有事情都会过去。

    「呜……」

    「你在哭什么?」

    成昱就是担心她胡思乱想,一下班就回来陪她。果然,才进门就看见她泪汪汪的小脸。

    「你不是说哭了就什么事都没了吗?我就哭呀!」她闹着,像任性的小女孩。

    「我都还没有骂你,你就先哭,等会儿不是要哭得更惨!」他抱起她,回到床上。

    「你干嘛又想要找机会骂我?」

    「你别想装傻了,除了我跟你说过的住外面要谨守的七要诀之外,你为什么还把钥匙交给对门卖稀饭的阿伯?」见她精神好,他开始算起总帐。

    那天把阿狗扭送到警局之后,他忙着找出被阿狗录下来的带子和以被害人的身分做侦查笔录。

    而她这个女人却两眼一翻,到医院睡觉去了,什么忙也没帮上不说,更气人的是,他还不能骂她!

    因为,医生说她怀孕了。

    当他准备为这件事来个机会教育之时,她总是「巧合」地表演「孕吐」,教他一口闷气发不出,拿她没奈何。

    而妈一知道琇堤怀孕后,立刻要求她不能工作,亲家水电行的店门便先关起来;而新房那里更因为女主人有孕,怕扰到胎神,又暂停动工。

    而一间屋子装潢到一半停了下来,也不方便住人,索性,他把她和自己的家当收一收,搬回家里住。

    「……阿伯人很好啊!何况我把钥匙交给他好几年了,他也不曾开过啊。而且要不是阿伯那里有备份钥匙,我昏倒后,你也没办法进入房子逮阿狗。」

    她万万没想到,阿狗其实患有精神疾病。

    因为他的病情时好时坏,像颗不定时的炸弹,所以没有人敢录用他,她当时同情他失业好几年,便决定用他,没想到却引狼入室。

    不过,这也得怪她仗着自己力气比别的女孩还大,以为自己不像时下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让她没有戒心,阿狗才有机可趁。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已彻底了解,没有危机意识是最可怕的一件事,要想临危不乱更是不容易……

    「你还有话说?光是阿伯会把一个钥匙交给陌生人这点就够可怕了,他连问我都没问,就把钥匙和遥控器给我了,你说,这样安全吗?」成昱怪叫道。

    「这个……」关于这点,她也是不曾想过。「我下次会交代,除了我和你,谁来讨钥匙都不能给,行了吧?」

    「你还有下次!告诉你,你给我乖乖在家待产,哪里都不准去了,知道吗?我这次被你吓成这样,才知道自己心脏并不好,你不要再给我找麻烦了,OK?!」

    「噗哧!原来你也挺会说笑话的嘛!」她轻笑了出来,试图缓和气氛。

    「你还敢笑。我的帐还没跟你算完哩!」成昱故意拉下脸。

    糟糕!他生气了。

    琇堤止住笑,正经道:「好吧,你还要说什么快点喔!我要跟伯母上街买小Baby的鞋鞋。」

    「你还要上街?这么晚了不睡觉做什么?而且,你刚才不是想哭吗?」

    「成昱,你记得小时候我要你教我笑的事吗?」她突然正色问道。

    他摇头,那么久以前的事,会记得才怪。

    「那是因为我笑不出来。现在更奇怪了,我发现自己也是不容易哭的体质哩!」

    什么不容易哭的体质?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你在研究这个?你时间是不是太多了?既然时间这么多,我们来谈谈……」成昱准备教育她遇到事情要镇静,不能慌……

    「我忽然又好想睡了,哈……」

    她假意打了个哈欠,「成昱,麻烦你去告诉伯母,买鞋的事明天再去好吗?」

    知道他不会拿她怎么样之后,她愈来愈大胆,甚至,享受起这被宠爱的感觉。

    「别跟我装睡、讨可怜,这招没有用。」

    成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扳住她的肩头要她面对自己。

    「好吧!先把那件事摆一边。我问你,你跟阿狗在房里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什么话?」

    她的视线被迫迎向他,但因脑子对那天的事不想存有记忆,因此,所有的对话全数被抹得一乾二净。

    「你说天天跟同一个男人也腻了,这是真心话吗?」

    这是他听到窃听器里的内容,让他一直很介意。

    闻言,琇堤发出惊呼,「老天,这怎么可能是真心话嘛!你想也知道我是在转移他的注意。我从小眼睛里面就只放着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我就放心了。」天知道当他听到这句话时,差点儿没教醋意淹没。

    不过,她的屋子里尽是监视器、窃听器和多得数不清的电线,的确是教人感到毛骨悚然。

    好在,她没事!

    「答应我,以后不再做这么冒险的事,也不许跟陌生人往来。」他霸道地说。

    「可阿狗也不是陌生人呀!」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立刻被成昱狠狠地瞪着。

    「噢……我知道错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看他这么生气,她只有认错的份儿了。

    「这还象样点。」他搂着她,将她轻放在床上。「好久没炒饭了,咱们来『大炒一番』吧!」

    一个小时之后。

    「……成昱,你想小Baby在这个时候来临,是不是表示我们的好日子已经来了?」琇堤斜躺在成昱的胸膛前,问道。

    「你还在想琬堤说的『报应』?」成昱知道她的困扰,在经过阿狗的事件之后,她似乎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嗯,若我依然是我,你依然是我姊的男朋友,或许……」

    「没有或许。我永远都不会成为别人的丈夫,只会是你的爱人、你孩子的爸爸。」他坚定地否决她任何自卑、无聊的想法。

    「我爱你,也决定陪你共度这一生,有什么天大的灾难,也是我们一起担。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

    「当然是。在我小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要的人是你了。只是我怕你……怕你会后悔……」

    「没有这回事,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会在一起,永永远远,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会再是孤单一个人,懂吗?」他许下永恒的诺言。

    「嗯。」她点头。

    单恋了七、八年,她的爱情终于有了回报,而且是她真正想要的,她怎么能不感动呢?

    「成昱,怎么办?我现在好想哭、感动得想哭!」

    「那就哭吧!」他无所谓地应道,「但哭过之后,我要你永远笑着。」

    「霸道!」她嗔骂了声。「那你要教我怎么笑才好看喔!」

    「没问题。」

    成宅楼下大厅。

    成夫人换好衣服和鞋子,已经在沙发上等了四十多分钟了。

    「怎么这么慢呢?不是说好要去京华城买Baby鞋的吗?我看我还是上去催催。」

    「明天再去吧!这么晚了,成昱不会让她出门的。」成朗一副知子莫若父的模样。

    「晚?!」成夫人一愣,目光移向墙上的钟,「现在才八点不到耶!」

    「对成昱来说,八点很晚了。」成朗对成昱的护妻心情十分了解。

    「说的也是,那就让他们『早点睡』吧!」

    成夫人语带揶揄地打消了出外购物的念头。

    她也同样知道成昱的心情,因为当年成朗也是这样待她的呀!

    成家的男人啊!年轻时再怎么多情,最终也是要败在妻子的手上……

    【全书完】

    编注:欲知《冷君的女伴系列》四之一「傲慢先生」的精采故事,请翻阅贪欢458。

    请继续锁定精采的《冷君的女伴系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