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阿Sir情人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他还在想原因,他相信一定是因为某些原因。

    许洁不会真的是为了钱,不然她也不必丢掉他为她准备的信用卡,况且在这段时间的相处里,他不认为她会为了钱而离开。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么做?

    是因为其他的男人?还是她找到更符合利益的工作?

    金钱对他而言,他根本不在乎,如果他们之间的问题是因为钱,那他还是会去找她,向她说清楚,如果她需要钱,他很愿意提供帮助。

    他想她,老实说,他真的很想念她……

    以为自己会因为她的背弃而恨她的季修云,在怒气过后的冷静,却发现自己一时太冲动,而让许洁离开了他。他应该听她的解释,他应该给她一个说话的机会,他应该相信她,相信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自己亲眼观察到的一切。

    如果她所说的话刺伤了他,她又何尝不为他的认定而受到伤害呢?

    偌大的宅第,人来人往,少一个多一个又有谁会在乎?可是这次不一样,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其中的不同,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少了许洁离开之后的不同。这房子现在像是座鬼屋,没有生气,只剩空虚,她的倩影在每个夜晚扑进他的梦里,她的芳香依然存在他房里的各个角落。他想起曾经在床上的缠绵,他想起每一个旖旎的夜,她是如何在他的耳边轻声诉说着她的感受。

    一开始,他对她先人为主的印象,使他刻意冷酷的对待她,那是因为被她激起的反应,连自己都无法控制,他想要她、想爱她,从第一眼在警局的角落,看到她无助娇怜的模样,他就已经忍不住想将她拥入怀里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使他的内心刻意抗拒她的影响,使他总是对她恶言相向,使他总是无情的伤害她,明知她心里要的,不过也和他一样……www.qb5200.coM

    他告诉自己她不过是个为金钱出卖灵肉的女人,他企图说服自己不该靠近她,但是他心里又很清楚的知道,就算她真是如此又怎么样?这会影响他想爱她的意愿吗?

    不会,答案是不需质疑的。

    他只是害怕遭到拒绝,他的矛盾在于害怕失望的打击,而他从来没有爱上女人的经验,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真正的感觉。

    之后的相处,他明白许洁绝对不是他之前想将她刻意框住的形象,她的没有经验、她的娇涩,她对他的柔情似水,她对追求物质的平淡……他矛盾的挣扎,逐日的被崩毁,他明白眼前出现的。是他想要却又不敢要的,他害怕受到伤害,又习惯保护自己。

    这些会是许洁之所以离开他的原因吗?

    她对他没信心,或是已经失望了?

    他只知道现在他很想她,渴望看到她,渴望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

    “少爷,有你的访客在大厅。”

    在管家通报之后,他已经从酒精中一跃而起,快速的往楼下的方向奔去。是许洁,她回来了?

    但是一看到那不同的背影,他显然又颓然的失去了生气……

    “苏珊……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不知多久没有刮过的胡碴使得双眼显得暗沉而凹陷,周围的黑色暗影则说明了他没能睡上什么好觉,精神疲惫,身上还有酒精浓烈的味道。

    “那种女人,你何必为她生气!”

    “你在说什么。”现在他没有什么心情去应付她。

    “人家好心来看你,干么对人家那么冷淡!就是为了那个女人?”

    “你别那个女人的没完没了!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修云,你……好,我好心来看看你,没想到你却这样对我,那个女人介入我们之间,让她离开我们到底有什么不对?”

    原本漫不经心的思绪,因为她所说的话开始有了交集。

    “是你让她离开的?你到对她说了些什么?”

    他像只失去耐性的困兽,顾不得被吓坏的苏珊,猛力的摇晃着她的肩膀。

    “好痛,你弄痛我了啦!”

    “快说!”

    “我……我们在一起一年半了,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介入!我只是略施小计,我对她说……”

    “说什么?”

    他的表情让她害怕,她不得不实话实说。

    “说……我怀了你的孩子。”

    “你!苏珊,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我们的关系只有上,我根本不可能娶你,而你,身边的男人向来也不只我一个,你现在这样算什么?”

    “我……可是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但是我不爱你,我爱的是许洁!够了,你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修云……”

    “走!”

    “好,是你要我走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顺带告诉你一句话,她可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单纯,她收了我的钱,她是收了我的钱才答应离开你的!”

    “快滚出我的房子!”

    季修云不由分说的将她赶了出去。

    然而最后的一段话,却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

    “她是收了我的钱,才答应离开你的!”

    他该相信什么?

    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想去追回许洁的念头,终究被这可能的事实,硬生生的给排出心门之外。

    jjwxc      jjwxc        jjwxc

    她期待他的出现,自始至终都一直期待着,却也清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如果季修云爱着她,如果他在她离开后发现她在心里的份量,那他就应该会来找她,那他就应该会等待着她,等待着再次相聚机会的到来……

    只是这样的幻想,她知道是不会有实现的一天了!

    他和苏珊应该已经结婚了吧?他们的小孩会在什么时候出生?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在空想,纵使季修云发现自己爱的人是她,却也无力去改变苏珊怀着他孩子的事实,而依照季修云的个性,他是不可能放弃小孩而选择她的!

    不是早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吗?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这么样的痛?

    想像着苏珊在他怀里的模样,想像着苏珊就在她之前的位置,取代了她在季修云温暖的臂弯,听他在夜幕低垂时说着温柔的话语,想像着他宽厚的大掌也会抚过苏珊的身躯,在每一个起伏之间,用他的爱来满足她……

    她的心纠成一团,不争气的泪水也悄然的滑落。

    她不该再想他,她不该再想起任何有关她和季修云之间,或是他和苏珊之间的事。

    既然有勇气离开,她就应该有勇气承受的不事吗?她应该祝福,她应该忘了他们,重新回到自己生活的原点。

    于是,她比以往更需要许多份兼差,不全然是为了金钱,而是她希望借由一连串的工作,让自己忘了那些不该有的期待。

    骑上她的小摩托车,早上送早报,下午送晚报,中间和晚上的时间,则利用来外送披萨,披萨店打烊之后,她还可以到速食店去做晚清的工作,一直到每一天都筋疲力竭,一直到眼皮再也沉重的流不出泪水,她才能将疲累的身躯丢到床上,任自己沉沉的睡去三四个小时。

    她用意志力强撑住自己的精神状况,在拥塞的马路里冲锋陷阵。

    “许洁,北和路十七号六楼。”

    “知道了!”

    香气四溢热腾腾的披萨,却让她一点食欲也没有。

    她机械性的将它放人机车的保温箱内,依照着地址上的门牌,很快的将食物送到楼上,按下了大门边的电铃。

    “答乐美披萨!”

    “好,请稍等一下。”

    门里传来应对的声音,但在过了好一阵子之后,才见一名裸露着上半身,拿出百元整钞的男子,匆忙的打开了门。

    许洁将食物递给他,却对那张百元纸钞略略皱起了眉头。

    “对不起,你有没有小额一点的?我可能找不开。”

    “啊?这样啊……苏珊,你身上有没有小钞,她找不开!”

    苏珊?应该只是同名同姓吧!

    然而在他的叫唤之后,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女人,顺手拿出皮夹将它丢给了他。

    “苏珊!”许洁忍不住出声唤了她。

    她回过头来,先是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原来是你。”

    既没有欣喜,也没有太多的讶异,但现在许洁在乎的不是这些。

    “你……那修云……”

    “哼,修云那不懂得开窍的臭男人,别提他,一提起他我就有气!”

    “可是,你肚里的小孩……”

    苏珊的脸上,尽是轻蔑的笑。

    “没睡在一起怎么生小孩?你还真天真,随便说你都相信!”

    jjwxc      jjwxc        jjwxc

    许洁很犹豫,自己该不该去找他呢?

    他会不会在等她?会不会也和她一样期待彼此的出现?

    在心中挣扎的两股势力,强烈的冲击着她。

    也许没有苏珊,他还是很快就会有新的对象,以季修云的条件这不是件困难的事,他应该可以轻易的得到他所需要的,如果他想要的话。

    但是季修云知道苏珊所造成的误会吗?

    他知不知道她是因为苏珊的欺骗,才执意离开他的?

    都怪她自己当时没有查证清楚,甚至没有勇气向他查证,便相信了苏珊婆娑的泪眼攻势,让她一心以为她说的全都是事实。

    这对他来说,很不公平吧?毕竟他很可能真的希望她留下,毕竟他可能已经爱上她,毕竟他可能也希望继续发展彼此的关系……然而她却因为相信一个谎言而毁灭了它,一个未经证实,一个出自于陌生人的口中,粗糙的谎言。

    她真是太笨了,而他会怎么想呢?他会不会真的相信她是因为讨厌他,因为不想再见到他,所以才选择离开的?

    太多的想法,挤满流窜在她小小的脑袋瓜里,她想去找他解释清楚,另一方面却又怯懦的要求自己再等待。

    等待,等待……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她的心中却依然交错着两个全然不同的念头,直到逃避被想念他的取代,去对他解释的想法压倒性的逼使她面对现实;如果在她向季修云坦承一切之后,他仍然想要她离开,至少她的爱情触礁怨不得任何人,是她先不相信他,而后选择离开他,就算季修云不会愿意再接纳她,那她也会想办法让自己死心。

    一旦决定之后,在勇气还没有消失前,许洁已经进入了宅第,用不怎么确定的语调,向管家说出了她的目的。

    “修云他,在吗?”

    管家一见到她的出现,丝毫没有掩饰兴奋愉悦的表情,他知道困顿的风暴终于有了转机,很快笼罩在宅第内的乌云,将会因为她的出现逐渐的散去。

    “少爷他在楼上的房间里,需不需要我帮你通报一声?”

    “不用了,我想……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踏上铺满地毯的阶梯,脚步似乎显得相当相当的沉重,还有更多因为即将得到答案,而有的起伏不定。

    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勇敢面对,他需要一个解释,而她的心则需要一个答案。

    敞开的房门,让许洁直接进到了房内,斜倚在沙发上的他,没有什么表情的怔忡着……

    “修云……”

    像是不能确定是不是酒精引起的幻觉,他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修云,我来是想告诉你,也许你能听我的解释?”

    他回过头,讶异、惊喜、情感、想念与矛盾,交错纵横在他的眼眶,但他没有站起身,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她靠近了他,在他面前蹲下身。

    “我……之所以会选择离开,是因为苏珊对我说她怀了你的孩子,我知道你会作出什么决定,心里又怕你爱的人是她,我不愿意看见你为难,所以才会坚决的离开。”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将眼光固定在前方。

    “我知道你一定会怪我为什么不问你,但是当时的情况,我对你和自己都没有把握,我害怕会由你口中听到你亲口承认你爱的是她,我不想,也不敢面对……”

    “你拿了她的钱?”

    “我没有。”

    “但你需要钱。”

    “我是需要钱,但是我没有向苏珊拿钱。”

    他再度陷入沉默,仿佛在内心交战着是否该相信,相信一个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

    “你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

    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许洁探询着他眼里真正的情感,宛如想从中得到自己的答案,然而她发现,他还是不相信她,不愿相信她永远不可能因为金钱而离开他。

    她已经得到了答案,纵使失望、心碎让她失去了移动的气力,但无论如何她还是会坚持在这最后一刻,保留自己的自尊心离开。

    她站起身,准备走出他的房内时,猛然被握住的手腕,被旋然的转进了他的怀抱。

    “修云……”

    决堤的泪水有喜悦、有委屈、有怨怼,还有不依从的娇嗔。

    “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我只是……一时之间还恢复不过来。”

    紧紧相拥的身躯,连空气都不占有太大的位置,失而复得的激动,让他们彼此更懂得珍惜,也更不愿意放开此刻所共有的甜蜜依偎。

    “我也有错,是我不应该……”

    好不容易他才稍稍松开了彼此的箝制,他吻干她脸颊上的泪痕,抚平她不安的颤抖,然后再次拥紧她,像是生怕她会再度离去。

    “你知不知道,这次的经验让我学到了什么?”

    “什么?”

    “让我学到了,如果你害怕一个人离开,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她娶回家,用一辈子的承诺将她牢牢铐紧,让她在你的视线范围内,想逃也逃不了!”

    感动的泪水又再次沾湿了她的眼角,这就是她的修云,霸气、蛮横,老把她当“囚犯”的季修云,不过她喜欢!她喜欢这个只对她霸气蛮横的季修云,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季修云!

    “讨厌,这该不会就算是求婚吧?”

    “那你还想听什么?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对女人这么说……”

    “不管啦,不够!”

    她耍赖的就是要逼他说出她想听的,所有女人都想听心爱男人说出的那一句……

    “我爱你,许洁,虽然你从头到尾实在麻烦不断,还把我弄得为爱神魂颠倒、食欲不振、精神萎靡,只差没有上吐下泻,但我就是爱你,而且不能没有你!未来的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够不够好,但我会尽一切的力量爱你,一直永远的爱你!”

    她终于展露出欣喜的笑容,那是璀璨、狂喜还带有一点癫狂笑容。

    “我也爱你!修云……”

    竖起耳朵,伫立在外面走廊上的季老先生和徐管家会意的相视而笑,房间内的温度已经让两人视而不见,于是徐管家轻轻的为他们关上了房门,而后和季老先生轻声蹑足的离开了春意盎然的走廊。

    “恭喜了,老爷,我想你很快就会有曾孙子了!”

    “那还用说,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呢!”

    宅第又再次恢复了属于它的宁静,而此刻因为女主人的加入,则为它更增添了欢腾的温暖。

    一完一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