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妻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楚秦昭万万想不到,他才出了齐府不久,原本病得好像快撑不过去的梁玉儿,竟能好端端的坐在房间的小厅向齐安投诉。

    她的一片痴心,在得不到楚秦昭的响应,她忍无可忍,索性翻了脸,病也不用再装了,干脆找来齐安把事掀了开来。

    「大人,您可知楚大人和云飞姑娘之间……存着一份暧昧情结。」

    「这……」

    虽说齐安早已猜到了七、八分,却不知此事连梁玉儿也看出来了!

    他原是有意与秦昭暗中较劲,想不论财富、家世、身份,秦昭哪一项比得过他?虽然他知道,拆穿了秦昭的谎言来得更容易。

    但两人毕竟情同手足,他知道这将会有何后果,他不愿自个儿的好兄弟受难。

    更大的原因是,秦照自小处处让他,没有一件事不让他称心如意,正因如此,他更是咬定自己的胜算。

    但没想到这粱玉儿不似外表柔弱,反倒观察力过人,竟识破了这场骗局。

    「不至于吧……」他原先还想掩饰。

    「怎不至于!」梁玉儿气愤地站起身。「奴家几番见到他们私下拉扯着,那种似情人的小动作,根本就不是兄妹间该有的亲昵!」www.qb5200.coM

    她极尽可能的夸张着,向来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行事作风。

    但见齐安仍一声不响,她又加把劲道:「如果将军不信的话,奴家就去请示齐王爷好了!」她作势要走。

    齐安慌忙阻止。这事若让爹知道,恐怕只会无法收拾。

    「等等,梁姑娘,你先别急。」他转念一想。「为何你会对这事如此在意呢?」

    「因为……因为……」梁玉儿先是涨红了脸,但以她擅作戏的天份,立刻转成抽抽噎噎的咽诉道:「楚大人也骗了我,他答应、答应一辈子陪我,没想到竟然是个骗局……」

    她摀着脸,装作伤心欲绝的模样。

    这下齐安不由得恼了起来,他不得不将之与他妹子齐月之事联想在一起。

    「秦昭真的对你超过这样的承诺?!」

    「当然,要不然你现在找他到我跟前面对面不就得了?哼!搞不好,他现在正和云飞姑娘要好着呢!说不定就连云飞姑娘失踪,也是他们串通好了的,相约在无人之所……」

    她语未毕,齐安已迫不及待夺门而出。

    而此刻亲眼目睹这画面,怎不叫齐安对梁玉儿的话,一五一十地全相信了呢?

    「我不嫁!我不嫁!这简直是强逼人!太过份了!」云飞哭闹着,那些前来要为她梳洗妆扮的女仆全被骂退、打退了。

    「云飞姑娘,安儿是真心喜欢你,要知道能入王府乃是你至大的光荣。」齐朝天以高高在上的口吻道。

    「是呀!云飞,你不是说要同我上京的吗?」齐安涎着笑脸。

    她横眉一竖,「我只说随你到京城游玩,可没说要嫁给你呀!我爱的是秦昭,你们快把他给放出来!」

    众人一回到王府,齐王爷立刻就得知了此事,以着欺上有如欺君的罪名,将楚秦昭关进大牢,且不准任何人探视。

    虽本着情份,及碍于皇上对他的重视,齐王爷不至于处以他死罪,但以莫须有罪名将他发配边疆是誓在必行的。

    然而这一切都只为了将她和他分离,云飞不甘心,又怎能甘心,楚秦昭全是被她给拖累的啊!

    齐安闻言,整个脸都纠结在一起,好胜心冲昏了他的脑袋,他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挫折。

    但他怎能容许自己就这么筒单地被一个从小就跟在他后头收拾烂摊子的小子打倒。他咬着牙,忿忿地道:「你得乖乖嫁了,除非你不想再在这世上见到楚秦昭这人!」

    他在威胁她?!云飞觉得全身冰冷,一个字也挤不出口。第一回,她有那种无奈,全身使不上力的感觉。

    她一咬牙,不愿在这些人面前显出她的脆弱。她一定可以想到办法的,一定可以……云飞这么告诉着自己要坚强。

    突然,门外一阵喧闹,一名小厮匆匆来报。

    「王爷,刚我们往林子的另一头搜时,见到个鬼鬼祟祟的男子,看来像是个外族人。」

    「外族人?」

    「带他到大厅去,待本王去瞧瞧。」齐朝天手一挥。

    云飞闻言一惊,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对那小厮大喊,「对方长得什么模样?」

    「脸黑黑、瘦长个,像根竹竿似的。」那小厮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大约描述了一下。「他讲的话,小的一点也听不懂。」

    「王爷,让我也去见他吧!他可能是我家里仆役,前来找我的。」

    如果她猜测得没错的话……但是,她实在不敢相信他会来?他是怎么找到这的?

    齐朝天皱了皱眉,也没多讲什么,只是觉得奇怪,这姑娘家怎会找了个外族人当家中的仆役。

    但总之,不论是不是这么回事,等见了那个人再说,若真是云飞姑娘家派来的人,提亲之事不也就更好办了。

    一伙人来到了大厅。

    只见那个皮肤黑黝的外族人口里喃喃半天,也只听懂他叫了云飞的名字便冲过来了。

    而云飞也激动地上前和他拥抱着。

    众人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有云飞和木拉清楚着。

    在他面前,云飞的坚强剎那间崩溃了,像面对家人那般宣泄着。

    「木拉,我万万想不到你真的会来找我!」

    「我怎能不来呢!你失踪这么久,大家都以为你已经死了,但我坚信你一定活着,活在中原某个角落,我打听到国王当初行经的路线,沿路找来,无意间让我发现你的束发带子,那是你母亲亲手为你缝制的,若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你不会随意丢弃的,所以我便逗留在附近打探消息,没想到却被抓来这,这真是上天的保佑,让我找着了你。」

    两人又是一阵欷吁,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齐家父子两人与木拉面面相觑,完全不懂两人对着什么话。

    只觉得这云飞姑娘的身份更神秘了。

    齐朝天记起了柳神医走遍大江南北,必定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话,于是他唤了人去找柳神医。

    但随后,下人却回话道:「柳神医领了人出门采药去了,要两、三天才会回来。」

    「这……」

    「父亲,不如就先将他安置,等柳神医回来再说。」齐安道。

    「不过这婚礼……」

    「父亲,我想也就在这一个礼拜内举行,免得夜长梦多。」迎娶云飞是齐安的心愿,他已等不及到京城了。

    「也好,就让这人代替作云飞亲属的见证吧!」齐朝天交代一声,就将婚事抵定,想云飞的父母了不得就是行商坐贾之人,肯定很好打发,于是根本没想过要征得他们同意。

    接下来的日子,云飞几乎是被软禁起来,幸而有木拉在隔壁房间陪着她。

    这是她唯一的坚持。

    她请求先让木拉和她单独谈谈家里的状况,才被允许。

    「云飞公主,这是怎回事?」木拉探看四周,发现这真是个华丽无比的房间,而桌上正布满刚送上的丰盛的菜肴。只觉公主明明像被当贵宾一样礼遇、款待着,但又为何门外却有人把守,限制她出入的自由。

    云飞长叹口气。

    木拉觉得她几乎像变个人似的,以前的云飞公主活泼开朗,无忧无虑。

    现在的云飞脸上有层抹不去的忧伤,人也变得温婉柔和许多,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但是,他不喜欢她沉浸在忧愁中的样子。

    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木拉,」云飞抬头哀怨地看向他,「我要嫁人了。」

    「什么?!」木拉闻言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他耳朵没听错吧!

    「但是嫁的,却不是我爱的人,我是被逼的……」想到这,云飞不觉又红了眼。

    「公主,你不能嫁人哪!」他激动地抓紧她的肩摇晃着。

    云飞没见过他这么情绪化,印象中,木拉一直给她一种温吞好人的印象,于是傻了眼,呆了半晌,才又道:「我是不想啊!我想嫁的是另外一个人。」

    木拉恍若受到了重击,无力地垂下双手,他的眼神透出深深的挫败感。

    「公主,你爱上别人了是吗?」

    「嗯。」她用力点下头,完全没能了解他的心思。「我爱他,我只想和他一起走,但是他现在被关在大牢里,外面那些人用他的性命来威胁我,木拉,你说,我该怎办才好?」

    这话,木拉也很想问自己,但是没有答案。

    他千里迢迢寻她,要的并不是这一句话,而是能亲口告诉她--他爱她的!

    在一个没有阶级之分、没人干扰的陌生地方,他以为这句话他可以更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但是……

    情况大出他意料之外。

    稍晚,木拉被带离了云飞的房间,他陷入极度的矛盾中。

    再过几天,婚礼就要举行了。

    无论如何,他首要做的,一定是得将她带离这地方,但她口中的那个情人被关着,她会愿意跟他走吗?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如果他带走云飞,云飞将会是属于他的。

    但是她呢?她能接受他的感情吗?

    随后的一连五天,云飞和木拉定时晤面,但他始终没有勇气开口。

    而云飞叨叨诉说的,全是她和情人之间的事。

    楚秦昭这个名字深印在木拉的脑海中。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他很想见他一面,至少他想知道的是,那个男人强过他吗?他也真心爱着云飞公主吗?为何她会对这男人痴迷至此。

    婚礼前一日,齐府上上下下几乎全部都出动了,府里的气氛异常忙碌。

    婢女们轮流进进出出为云飞试着妆,齐安也待在一旁,充满得意的眼神审视着一切。

    云飞全然的心不在焉,她挂念着楚秦昭,虽然她知道在婚礼举行前,他们不会动他,但婚礼成了之后呢……她真不敢想象他们会拿他怎办?

    她唯一能寄托的只有木拉了,但他却一直不能给她一个明确的指引,不知他究竟有何打算?

    这一天,过得似乎特别漫长。云飞盼呀盼那,终于盼到木拉出现在门口。

    「木拉!」

    她急忙迎向前去,她毫无顾忌地说着只有他们之间才懂的语言。

    「木拉,快救我!明天就是婚礼举行的日子了,你不能让我拜堂成婚啊!」

    「公主……我……」

    木拉内心挣扎着,但一接触她那迫切恳求的目光,又瞬间软化了下来。

    「好吧!」他重重地下了决定。「今晚我就过来带你偷溜出去吧!大牢的地点我已经查出来了。」

    木拉并未像云飞一般被拘禁,他在齐府内可自由行动,没有人会防备着他,只当他是云飞的仆佣而已。

    「太好了!木拉,我就知道能信任你。」她激动得上前圈住了他的脖子。

    她只当他是亲人般的事实再明显不过了,但木拉的内心却再再受到冲击。他没见过她如此的兴奋、快乐……彷佛那是她唯一的希望,而那希望来自……

    木拉伸出想环住她肩头的手,在半途中无力地垂下。

    他知道,她喜悦的来源,不是在于他。

    「等入夜,大伙熟睡之际,我会来找你。」

    他们作好了商计。

    当天晚上,齐王爷接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通知--

    拉苏国王前来拜见。

    这搞得他莫名其妙。什么时候了?他明日就要风风光光办喜宴了,却来了个远自异邦的陌生访客。

    齐朝天有些莫名其妙,但无论如何,他也得抽出空来见人,因为这是圣上的懿旨。

    大厅里,此刻除了齐朝天,还有齐安。

    而跟随在拉苏国王身旁的,竟就是柳神医。

    他一步上前充作翻译道:「王爷,这位乃是自京城赶来的拉苏国王。」

    原来,柳亦早听说了拉苏国王有名公主在境内走失的事,加上云飞请他转送的信,他立刻弄清了所有事情,于是费了好大的工夫,以最快的速度飞鸽传书通知了尚在京城宫廷的拉苏国王。

    德拉明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到,半途会见了柳亦,证实了这件事儿。

    「柳神医,这位拉苏国王到此是有何贵事呢?」一番招呼之后,齐朝天狐疑地问道。

    「不瞒王爷,在下听闻拉苏国王的女儿在半途走失了,而依在下所观察,怀疑那位公主就是--云飞姑娘啊!」

    「什么?!」

    齐朝天大受震撼,回头和同感惊愕的齐安互看了一眼。

    「这……」齐朝天一下子之间无法接受。「这怎么可能?」他的胡须颤抖着?

    「云飞姑娘看来是完完全全的汉人呐!」

    「不如将云飞带了出来,不就可以证明了吗?」柳亦的心中,似埋藏有更大的秘密未说。

    「爹,这是不可能的呀!」齐安终于忍不住插了话,神情紧张地。

    齐朝天沉吟了一下,心想,也好,就让两人见个面,总之云飞姑娘的形貌不可能是拉苏人的。

    而此时,等在屋里的云飞,无时无刻地都盼着深夜快快到来,焦急地在房内打着转,心里头还思量着待会如何顺利进入囚牢,处理看守的狱卒之事,不料,门外却突然来了群侍卫。

    而她还弄不清楚状况,便被请到大厅里去。

    乍见那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的人,她呆住了!

    「父王?!」

    她眨眨眼,还以为自己是在作梦。

    「云飞,真是你!」德拉明用着拉苏语,激动地上前,一把抱住她,哭得是老泪纵横。

    「我以为将要从此失去你了!」

    「父王--」

    云飞重见亲人的心情,宛如看到护庇的靠山,那些个仓惶不安的心,瞬间得到了平抚,自然也是泪雨如注。

    父女相会的画面十分感人,但是齐王爷和齐安却几乎无法相信这项事实。

    云飞是拉苏国的公主,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明明她的眼、她的眉、她的肤色……

    在云飞向德拉明解释了一下她到这里的经过后,齐朝天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父王!」云飞焦急地想寻求她父王的援助,她知道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了,她乞求父王可以助她脱离困境。「他们逼我要嫁进王府,父王你快救救我呀!女儿不想嫁!不要嫁呀!」

    德拉明皱起眉来,望向齐朝天。

    柳亦听闻脸色大变。

    「王爷,齐将军要娶云飞为妻?」

    「是啊!没错,婚礼就定在明日,本想通知你的,却不巧你出门去了?」

    柳亦回头听见拉苏国王似在告诉着他什么,而云飞听闻突然推开了国王。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她怒眼圆睁着,像要崩溃似地大吼。

    「柳神医,国王说了些什么?」齐安见状怪异,忙不迭的问?

    柳亦听清楚后也是震惊不已,抖着唇道:「他说……他说……」

    「他到底说了什么?你倒是快说呀!」齐朝天显得失去了耐性。这一切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而且就在婚礼前一刻,叫他怎能不急呢?

    「拉苏国王说,愿把女儿嫁予齐将军,攀上这门亲事。」

    齐朝天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柳亦却显得忧心忡忡,没想到他才出门一个礼拜,却发生了这么件大事!

    这实在太荒唐了,他不能让齐安娶了云飞姑娘,他一定要阻止这门亲事,无论如何,因为……

    而此时的云飞只感到一切都绝望了,原以为父王的到来,能解救她远离这一切,却没想到是把她推向无底的深渊,她几乎有了寻死的念头,幸而齐朝天及时唤人将她带下,并特别嘱咐了三名婢女到房里看着她,以防她有任何的意外。

    待一切喧闹平息了。

    齐朝天特别吩咐摆上酒席,打算欢迎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宾。

    「以后咱们就是亲家了。」

    他阔步向前,要求柳亦翻译。

    柳亦迟疑了一下,只转头向德拉明淡淡地道:「王爷摆了酒席欢迎国王。」

    德拉明尽是笑逐颜开。原本以为自己失去了一个女儿,没想到失而复得,更令他喜上眉梢的是,还因此攀得了一门亲事。

    齐朝天喜孜孜地欢迎拉苏国王与其一同前往宴厅。

    这时,柳亦却唤住了他,

    「王爷请留步,在下有重要的事要同你说。」

    「有什么事,不能等明日婚礼完再说。」

    「不!王爷,这事相当重要,现在不说不行。」柳亦显然非常坚持。

    齐朝天只好要齐安先行招待国王去,随后与柳亦来到了书房。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他的口吻稍显不耐烦。

    「王爷,」柳亦考虑着该如何开口是好。「您知道云飞公主和楚大人的事……」

    「好了!」他的火气突然上升,原是为了这件事。「他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如果你是想替他们求情的话,那倒可以省了!」

    齐朝天欲拂袖而去,柳亦慌忙喊道:「王爷!您不会忘了『李玉娘』这三个字吧!」

    齐朝天的步子突然停住,全身僵硬得不能动弹。这个名字像一道闪雷劈进他的胸口。

    他……怎会忘呢?至今,这名字再被提起,依然那么刺痛着他的心。

    但,为何柳神医会突然提起这名字?他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他。

    「王爷,如果你还看重我这个老朋友的话,听我一劝,千万别让齐将军娶云飞公主。」

    齐朝天稍稍变了脸色。「如果你是想用这件事来说动我的话……」

    「不!王爷。」柳亦认真地盯着他,一字一句说得再清楚不过。「云飞公主是李玉娘的孩子,也就是您的女儿呀!」

    「你、你说什么?」

    这句话彷佛是一道青天霹雳。

    「小的是说,云飞是王爷您和李玉娘的女儿。」他缓缓解释道:「当年,您对李玉娘失了约,却不知她早已怀了您的孩子,在舆论的压力下她远走他乡,在家人的安排下成了拉苏国王的妃子,您知她在拉苏,曾要老朽代为去探望,老朽去了,不过李玉娘坚持不让你知道她在哪,其实她就在拉苏国王的皇宫里,您那孩子就是云飞公主啊!」

    齐朝天顿时失了血色,摇摇晃晃急着找个椅子坐下,要不然他恐将晕倒过去了。

    这个令他震惊不已的消息,从柳亦口中说出来。

    云飞就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他和当日恋人李玉娘的女儿?!

    往事历历在目,清楚地浮现在脑海。他永远忘不了,他曾辜负了李玉娘,负了当日的誓言,就因为皇上的赐婚,让他不敢违旨,怕坏了自己大好前途。

    这个伤口往后却时时来折磨他,他娶了个不爱的女人,负了玉娘。

    而云飞,她竟是--

    他差点铸成了大错呀!

    齐朝天滴下了这二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泪水,低声道:「柳兄,谢谢你……谢谢你……」

    夜深了。

    现在她时时刻刻有人盯着,即使是木拉,也救不了她了。

    云飞现下一心只想寻死,她不是母后,不会苟且存活下去。

    她再再为命运的捉弄而喟叹,像具行尸走肉的躯壳,端坐在梳妆镜前,不哭也不闹,只是静静地坐着。

    忽然,在三更锣声响过没多久,门外有了动静。

    她以为是木拉,正想回身制止他别轻举妄动,不料进来的,却是齐朝天。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只见他卸下了平日的威严,面露慈详地看着她,并遗退了所有婢女们。

    而云飞依然采取着防御的姿态,不知他想做什么?

    「云飞--」他欲言又止,连看她的目光都变得不同。「随我来吧!」

    他不多废话,转身便朝门外走去,此举更激起了她莫大的好奇。

    她狐疑地跟在他身后,发现一个随从也没有。

    两人穿过长廊、林园,在地窖面前停了下来。

    云飞全身的血液都快凝结住了。这是关秦昭的地方吗?他带她来这干什么?

    然而齐朝天依旧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引她走了下去。

    「秦昭!」

    当她看见憔悴落魄的楚秦昭时,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而楚秦昭也同样感到难以置信,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

    两人隔着囚房门栅哀哀切切地互诉思念,像一对即将面临生离死别的苦命鸳鸯。

    「打开牢房!」齐朝天的眼中泛着泪光,向狱卒令道。

    那狱卒愣了一下,但随即听命,并不时奇怪地偷瞄王爷,不知王爷想做什么。

    待牢房一开。

    楚秦昭奔了出来与云飞紧紧相拥?

    「你们可以走了!」齐朝天倏然道。

    什么?!

    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和楚秦昭两人同时回头,不解地望向他。

    「时候不多了,你们快走吧!至于国王……我会找理由跟他说的。」他的目光留恋在云飞身上,像要好好将她看个够。

    「我不懂,王爷,为何你……」

    云飞想问,但被齐朝天打断。

    「柳亦就等在门外,他会带你们从密道里出去而不致惊动众人。」他挥了挥手,不再留恋的转身。

    楚秦昭拉着她奔上楼梯。

    忽而,齐朝天又唤住云飞。「云飞……我……」他音调哽咽。「代我问候你母亲,如果你有再见到她的话。」

    云飞闻言更是迷糊了。但她没有时间多问,楚秦昭忙扯着她出去了。

    囚房外,柳神医果真等在那。

    不花半个时辰,他们就逃离了齐府,置身在府外的偏僻巷道内。

    云飞满腹的疑问,令她再也忍不住的抓住柳亦追问。

    「柳神医,这究竟是怎回事?王爷为何改变了心意?他又为何会对我说一些奇怪的话,什么……问候我母亲?他认得我母后吗?」

    「云飞。」

    柳亦疼惜地看着她,觉得事情也不需再隐藏了。「你是齐王爷的女儿,你是你母后和王爷的孩子!」

    「什么?!」

    云飞怔愕了住,直想奔回头,但被楚秦昭拖住。

    「快走吧!这是王爷一番苦心,待事情平息后,也许你们父女可以再见到面。」

    在柳亦的催促下,他们跃上了齐朝天为他们准备的马匹奔驰而去。

    直到天明。

    十二年后--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落,一对恩爱的夫妻正在果园翻着土,他们时而抬头向对方甜蜜地一笑,好似舍不得离开对方的视线片刻。

    「没想到,我真的就在中原生活了下来……」妻子忽然有感而发的道。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丈夫问。

    「嗯。」她笑着点头。「真希望母后也能看到,我完成了她无法实现的美梦。」

    楚秦昭则圈住她的腰道:「这也是我梦中的生活呢!」

    两人在夕阳的余晖中灿笑着。

    「也许,该捎个信给王爷了。」云飞轻声道。

    在她眼中是远处层层的山峰,绵延不断的阡陌和低矮瓦屋,相信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