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一把罩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柳壬卿倾全力找寻青龙玉,而失落了十年的玉石长久以来都没有任何下落,寻觅多年来都找不回来,更何况区区十多日就想找著。

    他知道这比登天还难,可却不能失去任何希望。

    日子一天天过去,巧儿的情况始终不见好转,脸色依然苍白无血色。

    “春风?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倚靠在床沿,虚弱地问著。她现在是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感觉浑身发热,难过至极。

    “亥时了。”

    春风拧干毛巾帮主子擦拭脸上的汗珠,从知道主子是花精以后,她先是感到有些害怕,毕竟没碰到过嘛!但见著主子的身子一天天虚弱下来,又想起主子以前种种的好,便渐渐不再害怕,也回复了先前尽心侍奉主子的态度。

    且私底下,她还很担心主子真的变回一株梅树呢!

    “小姐,这样好多了吗?”希望冷毛巾能发挥一些效用,降低主子高热的体温,让她感觉舒服些。

    “好多了,你帮我把窗子打开,我想看看外头。”

    “夜深露重,小姐又发高烧,还是别吹风吧!”春风担忧地叮嘱著。

    “你打开,我想闻闻隆冬中的梅花清香。”www.qb5200.coM

    “小姐……”听主子此语,春风更加忧心了。人临死前有所谓的回光反照,这花精回归本体之前,想闻闻花香,是不是也同此意呢?以著不安的心,她开启了窗子。

    窗子打开,洒进了一室的月光,今儿个外头已不见寒雪纷飞,传送进来的阵阵花香,随著风势时而浓郁、时而淡雅,巧儿终于露出连日来难得一见的笑容,细细品味这醉人的感受。

    “少主来了!”春风由窗边望见了少主,不自觉松了口气。她总觉得只要少主在,小姐的气色便红润了些,因此待他进入了花影阁,她便先行离去。

    “巧儿。”柳壬卿一脸的神情凝重,欲言又止。

    巧儿见状,心知肚明,想来应是青龙玉仍无著落,他才会如此。她好心疼他这般忧烦,数日来他的容颜憔悴了几许,而原因则是全因为她。

    她打起精神,强颜欢笑。

    “壬卿哥哥来得正巧,我让春风开丫窗,林中的梅花香全送了进来。”她边说边深吸了口气。“你深吸口气,闻闻这味道。”

    见她巧笑倩兮的模样,柳壬卿知道她在强颜欢笑。

    这味道若没有了你,也不那么沁人心怀了。柳壬卿暗自想道,心里更是感到一阵凄苦。他岂会不知她的心意,直到此刻仍没找到青龙玉的下落,他们俩也有默契地绝口不提明日就是百日限期,仿佛如此,时间就会静止,她也不会消失。

    他已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得又这:“梅林乃是你我共同喜欢之处,更是牵成我俩情缘的地方……”她的视线落在窗外,纵使看不到梅林,却也能想像那片灿烂的花海景象。“待我回归成梅树之后,若能植于梅林之中常伴壬卿哥哥,也是挺好的。”

    “我企盼的,是活生生的巧儿,而非梅树。”他来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巧儿苦笑。自己命该如此,她又能如何?她也曾呼唤幻界,却不见幻尊夫妇两人前来,倘若知悉此事前因后果的幻尊都不愿伸出援手,表示事已绝望,再强求也无益。

    “人界常说天意,幻界却道定数;天意也好、定数也罢,合著该是这般结局,我们又能怎样?命运该是如此就该顺著定,不可过于强求的。”巧儿不喜欢自己消极的态度,但又自知敌不过命定之理。天定之数,只是……“只是我仍不明白,既无青龙玉,又为什么我的嗜睡状况在进入柳家之后自然痊愈,一如青龙玉就在身旁?”

    “那是因为真正的青龙玉的确就在你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柳壬卿惊觉起来,来人武功之高,使得人已近在咫尺他却察觉下到他的存在。

    “幻尊!”巧儿闻声震惊地梭巡四周,待她的目光锁定一处之后,果然在那里出现了人影。

    此刻柳壬卿更惊讶了,只见来者不只一人,是一翩翩美男子和一飘逸如仙的优雅女子。

    “巧儿,瞧你这模样,真是糟透了,不是吗?”水柔半是取笑,半是怜惜地说著。

    幻尊夫妇早在几日前便已来到人界,迟至百日之限的前一天才现身,实因幻尊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运用幻术和卦象寻找真正的青龙玉所在。

    另一方面,他也找到了让青龙玉产生魔力的方法。

    “幻尊、水柔,你们终于来了,巧儿好想、好想你们喔!可是我呼唤你们,你们都不理我。”巧儿见两人犹如见到亲人,不争气的泪水又滑落,所有的委屈尽在不言中。

    柳壬卿虽不知这突然冒出的两位是何许人物,却由他们的谈话中约略猜到两人的身分。

    “前辈!”柳壬卿作揖喊道,此举让三人纷将目光调向他。

    “真没想到,十八年前一别,我们竟还有机会见到这娃儿。”水柔眼光闪烁地说道。

    “眼前已非当年那天真活泼的小娃儿了,而是气宇轩昂的青年英才。”幻尊将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一次,脸上有著赞赏的表情,

    “不敢,前辈夸奖了。”柳壬卿客气回道,但心里挂心巧儿遂直接又问:“方听才前辈言道真正的青龙玉就在巧儿身上,此事还得请前辈说个清楚。”

    他一提起,巧儿的性子更是耐不住,马上跟进,“是啊!我哪有青龙玉呢?”

    幻尊夫妇相视一笑,尔后幻尊才缓缓说道:“我问你,你身上是不是有块玉呀?”

    见她一愣不解其意,水柔于是补充,“幻尊说的就是卖古玩的老者送你的那块玉。”

    “那是青龙玉?!”巧儿说毕,不敢相信地自腰间香囊里掏出那块不怎么起眼的玉。

    “是或不是,由柳公子辨识最为妥当。”幻尊建议著,同时自她手中接过玉交给了柳壬卿。

    柳壬卿半信半疑,接过了玉仔细研究著,见那苍绿温润的玉石中,清楚的刻著一条张著口,头顶有角的象形巨龙,但最重要的是图形的下半截隐没在云海里,令人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慨,毫无疑问的,这正是青龙玉。

    从柳壬卿的表情,众人已知结果,巧儿尤其意外,攸关自己的性命,百寻不至的青龙玉竟至始至终就在自个儿身上。

    “还是不对呀!青龙玉既在这儿,为什么我仍全身虚脱、毫无元气?”她仍是不明白。

    “傻丫头,你是迷糊了还是怎的?你会觉得虚弱无力全是因为受了内伤又染上风寒所致,跟青龙玉无关。”水柔娇笑。

    柳壬卿和巧儿这才算完全明白,不禁相视而笑。柳壬卿更是痴笑自己的胡涂,以为她非人类,因此也未想到要请大夫来瞧瞧,否则大伙儿也不会被风寒给吓得半死。

    “现在青龙玉已寻获,巧儿!”幻尊转向那欣喜若狂的丫头,“你该与我们速速回幻界。”

    “不!”巧儿尚未开口,柳壬卿连忙抢道:“历经了十八年的等待,加上这段期间患难与共,今日才得以苦尽甘来,巧儿与我终能缔结连理,请前辈切莫拆散我俩。”

    沉默顿时笼罩在这一方空间,巧儿的心情也由狂喜跌至谷底,她只能泪眼婆娑地望向幻尊夫妇。

    幻尊感应到她的心思,摇了遥头说:“你是幻界之人,自当知晓幻界的规矩。”

    巧儿哪里不明白,幻界个体向来冲不过幻网,就连来到人界都不可能,更别说留在人界和凡人共结连理了。

    半晌?她做了决定,拭去脸上满布的泪痕,整了整心情,起身走到幻尊夫妇面前,缓缓说道:“巧儿明白,但我与壬卿哥哥情系彼此,没有壬卿哥哥,就没有巧儿,我愿追随他过著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凡生活,还求幻尊成全。”乞求的眼神也不住地瞟向水柔,希望她可以帮忙说情,将她打成凡体,在凡间过著平凡幸福的日子。

    “巧儿!”柳壬卿偎近她身旁,两人眼中同样闪烁著泪光,让人见了不禁为之动容。

    “唉!夫君就成全他俩吧!”水柔终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幻尊看了看眼前两人,明白巧儿的心已遗落人间,带她的躯壳返回幻界,只是增添遗憾、徒增悲伤罢了。

    他明白地告示她,“倘若这就是你们所希望的,我只有运用青龙玉将巧儿化为凡胎,届时青龙玉毁,巧儿也失去所有幻术,永生不得返回幻界。有得之不必当有舍,鱼与熊掌难以兼得的道理,你们俩可明白?”

    巧儿与柳壬卿互相凝望,从未想过两人仅仅想厮守一生,亦会有这么多的磨难,两人眼中充满著复杂的神色,那是对彼此的爱恋与不舍对方所做的牺牲,然而,这样的牺牲他们甘之如饴。

    半晌,两人相视而笑,都做了最后的决定,双双转向幻尊齐说道--

    “请幻尊成全!”

    “请前辈成全!”

    幻尊夫妇也笑了,是欢喜,也有著悲伤离情。他们为这对有情人欢喜,更带著对巧儿的些许不舍。

    幻尊由柳壬卿手中拿回青龙玉,并要他伸出手来。

    柳壬卿毫无异议地照办。

    “这是做什么?!”巧儿见幻尊持著匕首向他,急忙喊道。

    “你应当听过以青龙玉主人之血来祭玉的说法,这样青龙玉才能产生魔力,也只有这股魔力才能助你化为凡胎。”幻尊浅浅地笑答。

    巧儿一听要他的血,眼珠子瞪得比谁都大,“不行不行,要他的血不就等于要他的命,不能这么做。”她又喊又叫,挡在他们之间,就是不许幻尊打他的主意。如果真要她做选择,那地宁可回归本体,也不要牺牲他的生命。

    “只不过要他一滴血?你就嚷嚷成这样。”

    水柔不知何时欺向了柳壬卿,顺势用簪子刺入他的手臂,簪子沾上了他的血,他的眼却连眨都没眨一下。

    “你偷袭!”巧儿孩子性地指著她大叫道,颇不能谅解她的行为。

    “没关系!”柳壬卿安慰巧儿,“一点感觉也没有,不碍事。”

    幻尊让小俩口甜言蜜语去,忙著将簪子上的血涂在青龙玉上。

    直至完成了手边的下作,他随手将玉一抛,青龙玉便定位在巧儿头顶上,并且以玉为中心,由上至下洒出一道光影罩住了她。

    沐浴在青龙现光之下,巧儿感觉通体舒畅,不自觉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耳边传来幻尊渐行渐远的声音,“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巧儿、柳壬卿,今后你两人当帽互扶持、患难与共,不管发主了什么挫折,都莫忘了你们曾受到的折磨,你们好自为之了。”

    待巧儿张开眼睛,青龙玉已随光彩消散,幻尊夫妇也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缥缈的余音萦绕在房内。

    见她眼中闪著泪光,柳壬卿心知她对过往的不舍,将她轻轻带向怀中,同她分担这股离情。

    她抬头看望他,拭去了泪痕,回他的,是洋溢著幸福与喜悦的笑容,而这笑容正晶莹的泪光下更加璀璨亮丽。

    夜,渐深了。

    情,却更浓……

    宋莲湘做完早课,特意又在佛堂里多侍了一会儿。

    这些日子,柳府可谓多事之秋,幸好一切已将否极泰来,只剩……

    她在心里默默感谢佛祖庇佑,这才起身离开佛堂。

    “老夫人。”打从父亲就是三番两次侵入柳宅,企图窃取青龙玉的蒙面人的真相揭露之后,容晴头一回在清晨出现在佛堂之外等候。

    “容晴!”宋莲湘快步向前,拉著她瞧个仔细,一会儿才露出笑容道:“很好,这些日子没见著你,我可担心死了。”她老担忧著这个丫头,但也明了她倔强的脾气,所以如果她没有自己现身,她也不好贸然前去探视情况。

    容晴闻言,不争气的泪水凝聚眼眶,深吸了口气硬将泪水忍住,“是容晴不好,让老夫人忧心了。”

    “傻孩子,我可从不把你当外人啊!”她未先流下眼泪,倒是宋莲湘已忍不住哽咽起来。

    容晴紧握著老夫人的手,感念老夫人的恩德,但只要想到已逝的爹,又是一阵心痛。“容晴对不起老夫人和少主,更对不起柳家,千万个对不起。”

    “我明白,我都明白,苦了你了。”宋莲湘心疼地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止住了话语,好让彼此的情绪稳定下来,再开口时,容晴的声音已回复几许,“老夫人,容晴是特来像老夫人辞行的。”

    宋莲湘一愣,没料到她竟有此打算,

    容家几代以来都在柳府任职,容晴更是生于斯长于斯,别说外地了,就是青州城外她也没去过,这会儿,她打算去哪儿呢?

    “容晴,你要上哪儿去?我们从没有赶过你啊!”误以为有人出言要她离去,宋莲湘连忙挽留。

    容晴眼神黯淡,离开柳家乃是不得已,爹爹铸下大错愧对柳家,虽然他已过世,但她终究没脸再待下去。

    她心知老夫人和少主不会计较前嫌,可她自个儿心里仍有阴影,最好的选择便是放逐自我,远离柳家。

    她苦笑,“天下之大,定有我容身之处。”

    “可你一个女孩家,只身在外无人照料。不行,我不放心。”宋莲湘面色一凛,展现出少有的威严。

    “老夫人!”容晴心急喊道,咚的一声跪下,“您若不许,只有令容晴更加难堪。容晴实已无颜面对柳家,求老夫人成全。”

    说完,她一拜再拜,令宋莲湘不知所措。

    “孩子,你这是何苦?”她制止了容晴的跪拜,大大地叹了口气,明白无论如何再也留不住人,“要走,也得暍了壬卿的喜酒再走,你说是不?”她想再多留她几天。

    容晴摇了摇头,“少主与巧儿缘定今生,定能厮守到老,况且容晴重孝在身委实不便。”

    她的顾虑是对的,宋莲湘再次不舍这个善解人意的丫头。“那你打算何时启程?”

    “今儿个夜里……”容晴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怎么,有啥顾忌,还是有我需要帮忙的?”

    “不,是容晴不打算当面向少主告别,所以……”

    宋莲湘顿时明白容晴的自责有多深,也许让地离开柳家是对的,至少她心中的自责会少些。

    “我知道了,这事我会跟壬卿解释的。”

    “多谢老夫人,容晴自幼丧母,承蒙您的照顾,请再受容晴一拜,”她说完又定打算一拜,但膝盖尚未著地便被扶住。

    “孩子,我是真心把你当亲生女儿对待呀!”

    两人相拥而泣,末了,宋莲湘还将手上的玉环脱下送给她,并不断再三叮咛。

    待容晴走后,宋莲湘擦拭著脸颊上的泪水,此时早在门外多时的柳壬卿走了进来,“娘,您就别难过。”

    “壬卿……”她抬头看著儿子,“你都知道了?”

    柳壬卿点点头。“是的,我已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之所以不进来,完全是怕容晴不自在。”

    “我真舍不得她呀!”她伤心道。

    “娘,有舍必有得,容晴此去未尝不好,您要看开。”他此言也是自身经历所得。他与巧儿正是抛舍下一些东西,才换得一生的幸福。

    “我老了……”她无奈的摇摇头。总不住地长叹一声,“再也无力承受这人世间的别离,只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你与巧儿已追求到了真爱,也但愿容晴能早日找到她的归属。”

    “会的,她是但不可多得的好姑娘,老天爷自会对她庇祐有加,您就别担心了。”他安慰道。

    他们纵有般万般的不舍,也只能让容晴离去,在心中献上衷心的祝福。

    一年后

    朝阳居内传出了小娃儿宏亮的哭声,一位老妇满怀笑容,由屋内走出报著喜讯。

    “恭喜老夫人,恭喜柳少爷,府上添丁了,是个白白胖胖的娃儿呢!而且呀……”

    老妇还想说话,在外等候多时的母子俩,脸上已溢出了笑容,柳壬卿更是关心的插嘴问道:“那产妇呢,产妇可好?”

    “好好好,少夫人只是有点累,睡下了。”

    话声才落,春风抱出了新生的娃儿让众人瞧个仔细,只见那孩子直冲著大伙儿笑,模样可爱极了。

    “老夫人。柳少爷,”那老妇又开口了,“我刚才话未说完,我说这孩子呀,八成是神仙转世,再不就是个贵人。你们瞧,他出生时口中还含了一块玉呢。”老妇说著将玉递给了柳壬卿。

    柳氏母子听了老妇的话先是不敢置信,待柳壬卿见著那块玉,更惊讶了。

    苍绿温润的玉中,清楚的刻著一条张著口,头顶有角的象形巨龙,图形的下半截隐没在云海里,彷若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是……

    “青龙玉!”柳壬卿惊讶地喊著。“天意!失去的青龙玉又重新回到柳家,这真是天意啊!”他欣喜地喊道。

    宋莲湘眼中也有著狂喜。青龙玉果真世世代代守候著柳家,庇祐著柳家。

    待众人先后离去,柳壬卿难掩喜悦,想尽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巧儿,他进入朝阳居,走近床榻,看著仍在睡梦之中的人儿。

    她累坏了。他心疼地轻触她细致的脸蛋,另一手握著她露在床被外的纤细小手,瞧她呼吸平稳,脸上不时现出恬静的微笑,想必正作著甜美的梦吧。

    不急,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等她醒来,他再告诉她有关青龙玉重现之事,或许他们仍可透过青龙玉的帮忙,再访幻界。

    另外,他还要告诉她,今儿个柳府来了两位稀客,一是她想念许久的容晴姊姊,另一个嘛,自称是容晴的丈夫,而她却死不承认,想来这应该是个精彩的故事。

    柳壬卿脸上带著藏不住的笑意,静静坐在床沿等候娇妻醒来,再来好好地谈天说地、互诉著绵绵情意……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