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魔女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两女一男出现在中正国际机场,女的俏丽可人,乌黑发丝随风飞扬,细致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男的高大挺拔,金发碧眼,有着衣架子般的好身材。

    这种养眼的镜头实在引人注目,只是三个人却是各怀心事的不加理会旁人的注目礼。

    「雪莹,只不过是离开两个多月而已,你用不着如此忧心忡忡啊!」杰森用着蹩脚的中文安慰她。

    「对啊!我相信靳澜一定会没事的,我的药给他吃下去,包准药到病除。咳咳咳……」另一女子大剌剌的拍着胸脯保证,只是一个没留意拍得太过用力,让她疼得咳嗽。

    「文文,你还好吧?老是这样孩子性,都几岁的人了。」杰森紧张的轻抚她的背。虽然口中吐出的话语尽是责备,但是他的动作跟眼神却是盈满着深切的爱意。

    「文文,谢谢你。」凌雪莹望着浓情蜜意的两个人,心中又是一阵伥然。本以为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冲淡她对靳沄的思念与感情,有一度也的确以为自己看淡了。只是当踏上这片土地时,一切的思念又汹涌而至,她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忘却过,只是过去两个月来杰森跟艾文带她四处游山玩水,使她没有多余的心思与足够的体力去想这些罢了。

    「你别跟我谢啊!毕竟这祸是我闯的,而且没想到间接还害了这么多人,所以今天我是来赎罪的。」艾文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细细低语着自己犯下的错误。

    「别自责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凌雪莹握住她的双手,试图减轻她的罪恶感。

    当初靳澜至大陆视察时所碰到的苗族女子便是艾文。尽管已经二十二岁,艾文仍像个孩子般天真烂漫,一心向往着碰见心中的白马王子。

    因此当俊美无俦的靳澜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便决心跟定他,要他做她一辈子的天,细心的呵护她。

    可惜靳澜不但没有被她清丽的容貌所吸引,对她的主动追求更是频频婉拒。对他而言,艾文就像妹妹一样,加上孩子心性重,和沉稳内敛的凌雪晶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当初他第一眼看到凌雪晶时,就被深深的吸引住,对于其他女子是敬谢不敏。www.qb5200.coM

    但是艾文并不死心,除了老是去公司找他外,更千方百计的想与他单独相处。就在他快要离开大陆时,她骗靳澜只要他与她单独出去一天,她就不再骚扰他。

    靳澜也想趁此机会跟她说个清楚,其实两个人并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可是还是可以维持朋友或是兄妹的感情。最后虽然她欣然答应,可是仍心有不甘,因此将之前调皮做的一个植物性的蛊,放进羊奶中让他喝下。

    这蛊发作的症状只是会使人不断的沉睡,而不像其他的蛊会折磨得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艾文从小就聪明,因此当母亲教授她制蛊的方法后,她便举一反三的常拿一些奇怪的植物、昆虫来实验,而这些材料更是苗女们不曾尝试过的奇珍异物。虽然她爱制蛊,但从未害过人。当时她只是想要小小的恶作剧一下。当然,她不否认她嫉妒凌雪晶,既然她得不到他,那么就让凌雪晶得到一个昏睡的他吧!

    只是她万万没有料想到此蛊竟然有后遗症,他会发狂实在是她始料末及的,而且后续还会出现什么样的症状她也不清楚,还好凌雪莹利用关系让她得以到台湾一趟,替他解蛊,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你当初的恶作剧却让雪莹过得这么痛苦,你是该好好反省自己,或许我应该一两个月不要理你。」杰森不悦的说着。

    「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啦!人家真的知道错了,不然我干么千里迢迢的从贵州来到这儿,你不可以不理我。你不是最爱人家的吗?」艾文一脸泫然欲泣,加上翘嘟嘟的小嘴,无辜的模样令人怜惜。

    一年多前,杰森跟着学校教授到贵州的台江县做苗族研究,那儿是目前苗族聚集最众的一个点,其中苗族人口占全县人口数的百分之九十六。

    一群外国人激起了艾文的好奇心,她老是跟在他们后头,甚至走入偏远山区做研究。

    杰森本就喜欢苗族的民俗风情文化,而苗族女子更是娇艳可人,于是他被这老爱跟前跟后的苗族女子煞到了,在研究结束后,甘愿留下只为讨好佳人。

    不过当他知道艾文曾经因为一时恶作剧而伤害他人时,竟然难得的板起面孔责备她。

    「杰森,你就别怪她了,艾文就是孩子性重,只是希望我不在的这两个月中,靳澜仍是维持旧样。」凌雪莹帮忙说情,因为杰森虽然是个好好先生,可是脾气却硬得可以。

    「我们一刻都不可以耽误,所以还是快点前去靳澜他们家,好歹先了解一下情况。」杰森马上回到正题,但是旋即板着脸对艾文说:「如果弄不好他,你就完了,我会马上回英国,不理你了。」

    听他说了重话,艾文只能唯唯诺诺的称是。

    凌雪莹看着眼前这对宝贝蛋,既好笑,又羡慕,当真是一物克一物,艾文的淘气只有杰森治得了,而杰森这好好先生也只有艾文有本事可以惹他生气。缘分这东西就是如此奇妙,那她跟靳沄呢?他们当初所做的赌注孰输孰赢?

    虽然人才刚下飞机,但是她的一颗心早已飞到他身上了。

    ***  全本小说网独家制作  ***  bbscn  ***

    经过一整天的折腾,好不容易解决事情。艾文的药草果真有效,在服用下去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靳澜终于苏醒过来,也不再发狂。

    那一刻,艾文兴奋的搂着杰森又叫又跳,因为她好怕杰森真的会离开她回到英国去,那她孤零零一个人怎么办?

    而在场的其他人更是兴奋,只有靳其崴猛摇头,他实在不认为蛊毒这种东西真实存在,可是今天却不得不信服,毕竟他们西医可是用尽了各种方法,但依然无法让睡美男清醒过来。

    凌雪晶紧搂着靳澜哭泣,忧心了这么久,还怕哪天他就在睡梦中走掉,此刻他终于醒过来,她不禁喜极而泣。

    「雪晶,辛苦你了!」靳澜紧拥着在他睡梦中下时出现的爱人,他知道这段日子以来她备受折磨。

    辛苦这么久的感情,终于有了美好的结果,在场的人无一不被感动,可是这种场面更令凌雪莹为之鼻酸。

    宛如神仙眷侣的两个人,在短暂的深情拥抱后,凌雪晶轻轻推开了刚从鬼门关回来的靳澜,走向从头到尾默不作声的妹妹面前。「雪莹!」她柔声轻唤,执起她的双手紧紧握着。

    「姊姊,你不用多说,反正都过去了,不是吗?」

    凌雪晶摇着头,「我还是要跟你说,这阵子难为你了。」这两个多月来,其实她很后悔对妹妹说了那些话,希望姊妹俩心中不要有任何疙瘩才好。「事发当时,是我慌了才会那样对待你,真的很抱歉。后来知道你只身一人跑去贵州,我好怕你从此不再回来,这样我们之间的心结便会永远存在着,裂缝也难以愈合。」

    「怎么会呢?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最亲最亲的姊姊,我们之间下会有心结,更不会有裂缝存在。」说完,她抱住凌雪晶,任由眼泪潸潸滴落。

    「这是一场美好的结局,所以感伤的气氛不要持续太久,大家应该要高兴才对啊!」风竣扬在一旁打破寂静的氛围,令姊妹俩破涕为笑。

    到了傍晚,众人逐渐离去。艾文因为从未来过台湾,曾来过台北几次的杰森便带着她四处晃晃,看看五光十色的台北夜生活,瞧瞧台湾夜市小吃的魅力。

    靳澜跟凌雪晶久别重逢,因此分外珍惜相处的时光,靳澜更提议要出门走走。本来凌雪晶还顾忌他的病才初愈,不该太过劳累,但是他非常的坚持,她也只好与他同行。

    于是在看护离去后,整栋别墅变得阗静无声,连老管家也都让他放假回家休息去了。

    凌雪莹倚靠着窗台,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象,花园中传来的淡淡馨香,让她疲累的身子顿时放松。

    蓦地,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沉思,她转头看向自动打开房门的来者,虽然早知道是他,可是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悸动着。

    为掩饰自己的慌乱,她连忙又将脸转向窗外,佯装在看外头的景致。

    「你怎么没有吃饭?我见你进了房门后就没再出去过,这样会饿肚子的。」靳沄关心的问着。

    在她踏入别墅时他就一直看着她,可是她的冷漠就像是无言的拒绝,让他无法坦然面对她。尔后因为靳澜的缘故,更使他没有机会接近她,更别说可以跟她说上一句话,问她这两个多月来是否可好?

    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各自离去,她却躲进客房中始终不肯出来。本以为晚餐时间她会肚子饿出来找寻食物,没想到他一等再等,房里的人儿始终不肯露面。

    难道她知道他在外头等她,所以迟迟不肯出来面对他们之间的问题?最后在他耐心已快告罄时,他决定自己跨出这一步,因为他不能放她这样饿着肚子下管。

    凌雪莹听到靳沄的话才下意识的看看手表,「我没想到这么晚了,可能是太过疲累,让我丝毫没有饿的感觉吧!」她仍选择逃避去面对他,因为那双会摄人心魂的瞳眸对她还是相当具有吸引力的。

    虽然没有看着他,可是她可以感觉到他的逼近,他身上的淡淡麝香扑鼻而来,让她有些昏眩而显得摇摇欲坠。

    就在她快要跌倒时,后方马上出现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扶住她,「还说不饿,瞧你都快饿到晕倒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我真的不饿,只是忽然间晕了一下,可能是飞机坐太久,有些不能适应吧!」凌雪莹想要离开他的搀扶。可是他的臂膀不知何时已经从搀扶的动作改为环住她的柳腰,使她的背紧贴着他温暖的胸膛,她清楚的感受着从他身体传来的阵阵暖流,竟然让她浮现舍不得离开的想法。

    「我很感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哥。」他低垂着头嗅闻她的发香,清新宜人的味道令他忍不住将头埋进她柔顺的发中。

    「你用不着跟我道谢,不要忘了,这是我们当初谈好的条件。」凌雪莹冷漠的回应。

    「别说这些,我们好不容易又见面了。」他已经想念她好久了。坐在办公室中老不由得想起那个老对他大翻白眼,口气不是很好的小秘书;夜晚,又想着与她在小套房中的甜蜜,只是想到最后便会思及自己那晚对她的伤害。

    「对不起!那晚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他轻喃着一直想要对她说的话,这些日子以来,他非常后悔。

    凌雪莹转过身面对他,「不要这么说,我已经不怪你,只是我曾经不断的问自己对你的感情,也猜测着你对我的感情,可是这问题让我思付了好久,至今仍然没有答案。」

    「喔!那你对我究竟是何种感情?」这个答案是他期盼已久的,可惜迟迟无法得到一个确切的回应。

    「你会在乎吗?你从来不缺乏女人暖床,我不想成为你的暖床工具之一,因此我们之间还是该有点距离比较好吧?」她边说边挣扎着,欲脱离他温暖的怀抱。

    靳沄不是没听出她语气中的酸味,双臂更是紧搂着不让她挣脱。「我的床很舒服耶!帮我暖床又不是件什么坏事,不要这么计较嘛!」他开玩笑的说着。

    这话让凌雪莹更是气结,拚命的挥舞着粉嫩小拳往他胸膛打去,一边扭动着纤纤细腰企图挣脱那双牢固的双臂。

    靳沄则是一脸魅笑,全然不抵抗的任由她打。

    好半晌,她放缓了动作,气喘吁吁的盯着他瞧,「你为什么不抵抗?为什么要任由我打?」

    「气消了吗?」他仍维持着翩翩风采,仿佛她的风暴与他无关似的。

    凌雪莹羞赧的红着双颊,他的说法像从头到尾都是她在无理取闹。

    「那换我消气喽?」

    她还未反应过来,靳沄瞬间低下头攫取她嫣红的唇瓣,这些日子以来他是多么的想念这细致甜美的味道,自她唇中传来的淡淡香气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而唇瓣上的柔嫩湿意勾起他灼热的。

    他揽在她腰上的手微微收紧,让她纤细的身躯更加贴紧他宽厚刚硬的胸膛。

    他的舌灵巧的撬开她小巧柔软的唇瓣,逗弄着她反应青涩的丁香小舌。

    原本的浅尝再也不能满足他的,靳沄可以感受到双腿间蔓延的疼痛正侵蚀着他的理智,可是他的理智却告诫他不许再次伤了她。

    强忍着腹部燃烧的欲火,他贪恋的吸吮着她唇办内的芳香,双手紧搂着她的细腰。

    终于他将她娇软的身躯推离自己,「我不想再次伤害你,很抱歉我刚刚的举动。我带你出去吃饭,你先换件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突然的抽离,让凌雪莹有些呆然与不舍,她眷恋着那专属于他的阳刚气息,两个多月来,她始终念念不忘的味道……

    「不!」她猛然再次投向他的怀抱,「不要离开,既然我们都确定了彼此的感情,那就不算伤害了,我……我要你爱我!」

    靳沄狂喜的低下头,覆上她的唇……

    ***  全本小说网独家制作  ***  bbscn  ***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才离开短短两个多月,怎么公司全变了样?」凌雪莹不能接受的嚷着,音调不自觉的拔高。

    凌雪晶面对妹妹的指责,自知理亏的低垂螓首,一直不敢抬头看眼前快要火山爆发的妹妹。

    在一旁的靳沄只好连忙打圆场,「没关系,我们还是有办法把公司给要回来的,而且你的持股还在,我们还是有胜算的。顶多我们靳氏企业的股份分给你一半,好不好?」

    「我要靳氏股份做什么?那又不是我爸胼手胝足打下的产业,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凌雪莹气恼的回着。

    好脾气的靳澜了解兹事体大,可是他也知道雪晶对企业管理压根没兴趣。「雪莹,雪晶会把手上的持股卖掉,是为了照顾我,那时她无心于公事上,因此才决定让有能力的人管理凌氏企业,我相信这么做对凌氏企业比较好。」

    「澜!」凌雪晶见自己心爱的人替她说话,不禁深情款款的看着他,一副甜蜜的模样。

    靳澜揽着她的肩膀,宠溺的神情好似在跟她说:别担心,有事我会负责担下来的。

    本来气呼呼的凌雪莹看着姊姊幸福的神情,不禁重重的大叹口气。

    她看向靳沄,翦翦水眸透露着无可奈何,希望此时他可以帮她作决定,让她不至于钻牛角尖的坚持自己的立场与意见。

    收到凌雪莹的求救讯号,他走向她身边并且顺势轻搂住她的腰,「不要想太多,很多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大哥说得没错,把企业留给有能力以及有心的人去管理,是比较妥当的。」

    「所以你们的意思就是说女人没有能力喽?」凌雪莹有些不悦女性被歧视,这也是她一直坚持下去的主要因素,因为大家都不看好她们,所以她越要做给那些瞧不起她们的人看。

    靳沄宠溺的哄着她,「谁说你们没有能力?在你们上任后所颁布的一些福利不就颇得下属的好感,因为你们的细心与体贴,懂得为人着想,自然能赢得下属的信赖而为你们卖命。只是你们的心思无法完全的放在公事上头,这样对公司的营运会有影响的。」

    凌雪莹仔细的听着他的意见,觉得不无道理,因为雪晶整颗心都在靳澜身上,只怕再要她坐在总裁的位置上,心里头想的却是晚餐该煮些什么好吃的给靳澜补一补身子。

    她又叹口气,「好吧!我想我了解。不过雪晶无法胜任,但我还是可以啊!因为我没有任何的牵挂,所以我还是要想办法把凌氏要回来。」她不气馁的想再接再厉。

    「不可以!」靳沄听到怀抱中的人儿这样说,手劲不由得加大,语气更是异常的坚定。

    「好痛喔!你干么握得这么用力,我的腰好像快断了。」凌雪莹痛呼着。

    凌雪晶跟靳澜在一旁瞧见目前的情势,不禁哈哈大笑。

    「谁叫你冥顽不灵啊。」她笑着说。

    「我哪有冥顽不灵啊?我本来就没有什么牵挂,为什么不可以去把爸爸的公司讨回来?哀唷!你又捏我了。」凌雪莹气呼呼的瞪着身旁伟岸的男人。

    「你平日是很古灵精怪,为什么现在却顽固得像颗石头?你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脑浆还是豆腐啊?」靳沄忍不住揶揄。

    「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智商?我好歹是数一数二的国立大学高材生,你这样骂我会得罪很多人的喔!说我脑袋装豆腐,那些考下上的人岂不是装大便了。」她不服气的反驳着。

    此话一出惹得靳澜捧腹大笑,而靳沄则是青了脸。

    面对两兄弟不同的反应,凌雪莹跟凌雪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啊?」凌雪晶好奇的问着。

    「对啊!什么事这么好笑?」虽然她应该问问身旁的那位,不过他的脸色跟大便一样臭,还是不要问他好。

    「哈哈哈……你们有所不知啊!哈哈哈……」靳澜笑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大——哥——」靳沄语出威胁要他没事不要乱嚼舌根。

    凌雪莹哪理会他,不断怂恿靳澜快说,以满足她被撩起的好奇心。

    靳沄一把抓住她的皓腕往外走去,「你不是想去饶河街夜市吗?我现在带你去逛。」

    她哪抵得住一个大男人的蛮力,只见她直直的被往外拖去,「你神经病啊!现在大白天的哪来的夜市?喂!午餐时间都还没到,你脑袋装大便,秀逗了吗?我要听听他在笑什么啦!放开我。雪晶,你到时一定要跟我说喔!」声音跟人影迅速消失在门外。

    凌雪莹的一席话更让屋内的靳澜笑得不计形象,只差没在地板上打滚。凌雪晶则以为靳澜是不是又中蛊了,只是这次中的是笑蛊。

    ***  全本小说网独家制作  ***  bbscn  ***

    中正国际机场不管在何时,总是有着熙来攘往的人群,有的是倦鸟归巢,有的正蓄势待发,欲前往另一个国家旅游。

    「没想到一送就要送走两对,以后我会很寂寞的。」凌雪莹不舍的说着。

    「台湾到贵州不算远,欢迎你常来找我,而且我跟杰森一定会再来打扰你们的,因为我们也都好喜欢台湾这块美丽的土地。」艾文笑容可掬,觉得此趟台湾之行非常值得。

    「我们只是四处去玩玩绕绕,又不是不回家了,你这傻妹妹在难过什么?还是你不希望我们回家啊?」凌雪晶打趣的说着。

    「人家才没有呢!随时欢迎你们归来,只是我看大概也是半年、十个月后的事情了吧!」她又不是不了解自己姊姊的个性,飞出去后只有累了才会想回家,否则准是乐不思蜀。

    「你跟靳沄也该放个假出去走走玩玩,不要等以后结婚有了小孩时,牵绊更多。」凌雪晶劝说着.

    凌雪莹望向身旁的男人,有些撒娇的询问着,「我们也出去玩好不好?」

    靳沄拧着怀中人的坚挺小鼻,宠溺之情不言而喻,「好啊!看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

    她笑得天真无邪,「不然我们跟着姊姊他们一起去玩,然后早点回来。」毕竟他们还有工作在身,不能像他们这样无牵无挂的玩。她想到什么似的又面向凌雪日明跟靳澜,「姊,你还没跟我说上次靳哥到底在笑什么?」

    靳澜跟凌雪晶闻言,面有难色的看着好奇心重的小妹,她浑然不觉自己身旁的男人已经脸色大变。

    「这……我……」靳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后来想想,反正他也要出国了,小弟就算想要找他算帐,应该也要等上一段时日。

    这一想,他心一横,决定暂且不念兄弟之情,「上次你不是说考不上国立大学的人岂不是脑袋装大便?」

    凌雪莹疑惑的点着头,「对啊,不过这是靳沄起的头。」

    「你知道吗?当初靳沄因为贪玩,所以大学联考竟然落榜,连个私立的边都没沾上喔!时间差不多了,我想我们该入关了,各位多保重啊!」靳澜连忙拉着凌雪晶落跑,以免被弟弟赏拳吃。

    凌雪莹乍听之下有些傻住,尔后才缓缓转向靳沄,随即放声大笑,「天啊!你竟然……哈哈哈……原来你的脑袋……」难怪靳哥会笑到讲不出话来,连她都笑得快岔了气。

    「凌雪莹,你是笑够了没?」他想找那张大嘴巴算帐,可一行人早已溜光光。

    他一脸无可奈何的拉着笑个不停的爱人回家,只是路上的行人见状都流露着怜惜的眼光,叹息着长得如此清丽、漂亮的女孩竟然是个疯子,而她身边俊俏的男子则是一脸无奈地牵着地。

    他知道这件事会变成他一辈子的痛,因为身边的小魔女准会三不五时就拿出来让大家娱乐。

    唉,谁叫他要栽在她手上呢!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