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亲太保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www.qb5200.com
    每天去鹰飒居报到?!这是黑飒离开他私人别墅回黑鹰盟的路上,对花水漾提出的一项要求,而且根本不容许她违抗,若敢不从,他绝对有办法做出最好的处置。

    该死的!他的处置居然是威胁要把她软禁在他私人别墅,绑在床上!

    可恶!他不单是一只自大的沙猪、坏透的狼、吃人的狂狮,更是「鸭霸」的黑豹子。

    贪一次欢,便成了猎物,被缠在蜘蛛丝中挣扎不得,三餐、午茶加宵夜,没有选择的喂饱吐丝的恶魔。

    由於亲身体验黑飒「精力十足」的爱,且乐此不疲地像吸了罂粟般骁勇奋战,一天五餐做全套,她印证了勃兹以前曾对她说过的,「喉结越突出的男人特别

    强」那句话。

    唉!她认命的一叹,走上鹅卵石步道,不解的沉思著另一件事。从黑飒私人别墅回黑鹰盟,原本还害怕接下来要面对的人事物,她担心黑伯母又起了歹念,天天上门来找碴,毒她不死改换折磨人的招术对付她。

    可是,她却怪哉的与自己玩起躲猫猫游戏,这一、两天平静得彷佛不曾发生过什麽事似的。而阿冀今天从高雄谈判回来,中饱私囊的老不死惨遭修理,跑了罪魁祸首,那些小鱼也只能接受和解,不敢不买黑冀的帐,因此黑鹰盟一切看起来仍洋溢著喜气临门的光彩。

    黑冀既然回来了,她也就陷入了两面为难的情况,唉,再度一叹,她希望自己永远跌入昏暗中不要醒来。

    人言可畏,她总不好天天往鹰飒居跑,况且处理完任务,阿冀暂时放下公事,决定全心陪她迎接三天後的婚礼。

    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再次回到黑鹰盟,她的心已不再像以前那般……www.qb5200.coM

    然而一面对黑冀,又使得她对黑飒的爱怯懦了……就让一切在最美的时刻暂时画上句点吧,曾经拥有刻骨铭心的回忆,她已经很满足。

    既然这样,她就不能再和黑飒牵扯下去,所以她昨晚找来季芝煦做伴,没到鹰飒居报到,也让黑飒无法找上门。

    步上阶梯,花水漾正打算跨进长廊,哪知眼角馀光扫过廊栏时,不经意被吓了一大跳。

    黑飒?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正朝她走来,眼瞳中乍现的光芒充满侵略,和脸上的笑容成为强烈的对比。

    不假思索,她转身就跑,她似乎可以预见即将降临的危险。

    可是来不及了——

    「你还跑!」她的肩膀冷不防被两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搭上,板过身子,黑飒突然且快速地将她压抵在墙上,将她牢牢困在墙壁与自己之间,他恍如一头扑住猎物的猛兽,完全不给她逃开的空间。

    「发生什麽事了吗?谁惹你生气?」她装傻。

    「你还装!」黑飒环上她的腰际,逼问道:「告诉我,昨晚为什麽没去鹰飒居,还故意留住小胖妞也让我不能去找你?」

    黑冀一回来,她该死的就想躲进黑冀的壳里,勘芩。

    她香唇微启,「我……我……」

    「你什麽?」俊睑张扬著狂狷的霸气,深眸半眯起。「还做出挑衅我的事。」

    「黑飒!」她双手抵在他胸膛,想推开他。

    「叫老公,」他不满她的喊法,纠正说。「学著习惯,再过几天,你必定要改口。」

    彷佛被雷击中,花水漾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她的耳朵坏掉了?老公?

    「快点喊!」黑飒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移,眼前诱惑的红唇看来十分甜美,他兴致极高。「不喊,我就吻你喽!」

    「你疯,我可没必要跟著你疯。」他的霸道让她忍不住哀叹自己爱错人。

    「不乖,该罚一吻。」他低头攫取她粉嫩柔软的唇,吮吻数分钟,非要把她的爱情诱引出来。

    「呜……你怎麽可以这麽大胆,这里是长廊,随时有仆人走动……色魔。」花水漾眼珠子仓皇的左瞧右瞄,生怕有人经过,亲眼目睹他们亲密的模样,到时肯定又会引起一堆事来。

    「那又如何?」他拨弄她丝缎般的发,轻柔地抚摸她细致的脸颊,看著她微微红肿的双唇问。

    「会被瞧见的!」

    「瞧见又怎样?」他笑了,低头细啄她微启的唇瓣,双颊染上阳光的颜色,有些酡红。「你这颗小脑袋只要想著爱我、安心的嫁给我,其他的事我来解决。」

    狂妄!「以我的身份该避讳——」花水漾话没说完就被黑飒打断。

    「少说废话,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希望我打你屁股,就把给老大的婚姻也一并给我。」他低声警告,手掌覆上她的酥胸挑逗著。

    「我不是。」她脸红的拨开他的手,死不承认,爱他和当他的女人是两回事。

    「难喔!当初还嗯嗯啊啊的在我床上扭动,要我爱你,再说不是,马上就再带你回床上恩爱去。」他邪笑的将她两只手紧压在墙上,在她的颈子洒下细吻。

    「你别老是这麽『那个』。」她需要医用酒精来消除他脑子里头邪恶的病菌。

    「那个是哪个?」黑飒闪著有趣的神情。

    她没好气的啐一声,「色啦!」

    「床买来只睡觉用可惜,你不怀念在床上的滋味吗?」他抬起脚,膝盖抵在她双腿间,轻轻吐送著挑逗的热气,他有一天没和她「运动」了。

    「我不想讨论你的床。」其实她真的好讨厌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拖拖拉拉一点都不乾脆,她根本无法拒绝他,一看到他就会继续沉沦下去!

    可是,她不能嫁给他,阿冀才是她该嫁的人,在这段情爱里,她注定要暂时把给他的爱深埋起,反正一个月,或是一年、十年後,黑伯母可能就会终结这场婚姻,成为下堂妻的她,或许再死皮赖脸赖回他身边。

    「我不许你给我钻牛角尖!」黑飒微愠,他伸手将她的短裙向上撩起,轻抚她完美的腿部线条。

    「放手,谁允许你碰我。」灼热的气息在她下腹窜流,撩得她心口狂跳不已。

    他等了她一天才拦到她,岂会放手。

    「鬼话!我为什麽不能碰你?黑冀一回来你就急著跟我分道扬镳、互不相欠?」他邪邪冷笑,妒火在胸口蔓延开来,他将她紧搂进怀中,蛮横的吻她。

    「放开我!」她不依。

    「你给我安份点!」他狠狠地搂紧她纤细的腰,危险的因子在亮黄的阳光下跳动,他眼中燃著两簇火焰,因她的反抗而生起闷气。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很过份的逾越了!」她的话一出,像是火上加油。

    「你说什麽?」他反扣住她的纤柔手腕,怒火在瞬间爆发,然後他的手点住她的唇瓣,语气转为绝对的霸道,强势地撂下宣告,「休想我会放开,你本来就是我的,一直都是。」他的手一路的往下滑,且郑重道:「你从头到脚都是我的女人,你的身子布满我爱的印记,你身上哪一处没有我的味道,哪一处我不熟悉?嗯?」

    花水漾惊喘出声,他掌心的灼热引起她阵阵战栗,但她仍理智的对他说:「黑飒,你清楚我来黑鹰盟的目的,你救了我,我也付出『处子』这麽昂贵的代价,现在请你结束和我的情爱游戏,我不可以再让你霸占著我,你也该……试著不爱我。」

    「谁跟你游戏来著!」他勃然大怒,想狠狠甩她一巴掌。「你以为搬出你的身份就可以摆脱掉我吗?你把我给的爱当不值半毛钱的屎!」

    黑飒嘴角抿成冷厉的曲线,潜伏在自己心中一角的恶魔,此刻已经从体内冲出

    「不!你的爱是无价的!它夺走了我的心、我的灵魂,那是人间最难能可贵的,我该珍惜你给我的感情……」她咬咬牙,声若蚊蚋的道,眉间有淡淡的忧郁。

    「那就好好爱我,勇於付出,不要再让我气不过的使坏。」黑飒听到她最诚实的答案,表情一柔,他的唇又烙在她唇上,爱怜地探索,所有狂嚣的气焰都烟消云散,他给她自己所有的温柔,萦绕著许多缠绵情意,而她,开始不由自主地低低吟哦……

    吻毕,他满足地抚著她的面庞。

    「跟我来,我有样礼物要送你。」他轻声一笑,拍拍她烫到足以煎熟蛋的小脸,伸手握住她走到一旁的廊栏。

    「礼物?」花水漾像孩子般的惊喜。

    「这束花送你。」一大束郁金香交到她的手中。

    「好漂亮,为什麽送我郁金香?」淡淡花香掠过鼻端,她瞠视著白色郁金香,心不住悸动。

    「郁金香的花语是命中注定,我认为美丽的白色郁金香与走进我灵魂中的花仙很相配,而属於我们的婚礼将要在库肯霍夫公园举行!那是世界上最大的郁金香公园。」黑飒拥她入怀,温柔的吻住她,与她唇舌相缠,心中满是想呵护她的柔情与焚烧的爱欲。

    「啊!」

    长廊外乍起一道惊呼,花水漾惊骇的张目,瞧见一位女仆呆站在廊外,她大吃一惊,窘迫的要推开黑飒。

    他却突然弯身抱起她,阻止了她後退的身躯。

    「你要干麽?」她抬起螓首,望著他的脸,惊慌的叫喊,扭动的身子被制得死紧,差点掉下的花束被她紧捧在怀中。

    女人最长舌了,想必她和黑飒拥吻的事很快就会传遍黑鹰盟的每个角落,弄得人尽皆知。

    他抱著她走往鹰飒居,突然暧昧的笑起来,神情邪气,「没做什麽,只是把你带回我的床,你今天穿了什麽『布料』?有蕾丝花边的?还是镂空的?」

    听听,多叫人脸红的话,这是她爱上的男人,狂妄嚣张又自负无礼,丝毫不把旁人放在眼里,能让他当成宝的捧在手心呵护爱怜,她算是幸福吧!

    黑飒的低笑声充满诱惑力,花水漾想著自己有多爱他,不知不觉露出甜蜜笑容,调皮地朝他眨眼,「猫纹、高衩、细丝带,你不用脱的那种,只要两个小蝴蝶结轻轻一拉——」

    黑飒重重喘一口气。

    猫纹?!他已经在想像拉下小蝴蝶结的快感,下腹顿起骚动。

    天杀的!她根本是只引人犯罪的邪恶小猫!

    情爱的节奏即将响起……

    ☆     ☆     ☆

    黑冀像子弹般冲进鹰飒居。

    「黑飒,你给我滚出来!」他急速的上楼,伴随著纷乱的嘶吼。

    「阿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花水漾的小脸倏地刷白,由绮丽世界回归凡尘,几乎是从床上弹跳起来。

    黑飒略一使劲便把不著寸缕的身子压在身下,异常晶亮的深瞳痴望她柔媚的模样,他吻著她嫣红的脸颊,「累了吧,躺著好好睡一觉,不许离开我的床。」他看她细滑的肌肤布满他贪得无厌的吻痕,充份满足了他身为男人的优越感。

    「黑飒……」

    「我也该和老大谈一谈,不会有事的,我等会就回来。」

    语毕,黑飒拿起放在床边的睡袍披在身上後便下床,走出了房门。

    他才走到玄关处的小客厅,黑冀已像发狂的野兽扑过来,狠狠的朝他挥了一拳。

    「喂,老大,你冷静点,有些事我要跟你说清楚。」黑飒闪过拳头。

    「闭嘴,你这混帐,找死!」黑冀的攻势更加凌厉,出手又快又准,他无法忍受黑飒居然夺走花水漾清白的身子,结实的拳头不断的挥向他。

    「你不想谈也得谈,大妈与李明德暗中合作,对漾下了炭疽热和情蛊,你要算帐找大妈去,至於老家伙我解决了他。」黑飒俐落地闪过他那一拳,并丢下一枚炸弹。

    盛怒中的黑冀被他的话给震住了!

    「何必这麽惊讶,大妈是个独占欲强烈的女人,最不能容忍丈夫的背叛,正因为如此,我妈妈才会被老头子踢出黑鹰盟。而今,她得知自己将过门的媳妇爱上我这个私生子,她岂会容忍漾嫁给你,成为黑家的媳妇。」黑飒走到壁橱前面,拉开一个抽屉,拿出「呈堂证物」和一封信给黑冀。

    黑冀看了手中的东西一眼,冷瞳深沉难测,他的心好似有很大一部份被硬生生挖掉了,漾漾是他的妻子,妈妈怎麽可以对她做出这种事呢?

    他要把事情查清楚,於是像一阵狂风般又刮了出去。

    回到鹰冀居後,黑冀取出未封缄的信阅读,娟秀的字迹撞击著他的心,一阵撕裂似的痛从他心口蔓延开来,他放下信,脸色像万年冰山,目光酷寒,他手指按下了录音机的Play键——

    黑冀将录音带全部听完後,跌坐在椅子上,这简直不可思议到了极点,这一刻他的脑子一片混乱,那对男女的对话,震怒了他的心神,震碎了他的灵魂,无情地带给他嗜血的魔性,愤怒的眼犹似猎豹泛著凶猛的冷光,令人不寒而栗。

    ☆     ☆     ☆

    夜晚无声的降临,明月清亮得像要映照人心深处,静夜下,有一抹孤寂的身影。

    还有机会吗?他还有机会拥有她吗?

    他怎麽忍心将她囚禁在这场婚姻中,他是不是该放过自己深爱的女人呢?

    黑冀握紧了手中的信,这是花水漾在受诅咒的绝境中写给他的信。

    阿冀:

    我深爱著黑飒,你始终以包容来看待此事,但你会包容我一辈子吗?我们是青梅竹马,曾经共筑了许多关於未来的美梦,幻想著无数个恩爱情景,并且期待这场婚礼的到来。但,我怎麽也料想不到,自己竟对黑飒那迷魅的眼神、性感庭魅的微笑、深情的轻语呢喃、温暖诱人的羽翼怦然心动!

    我不知羞耻的……爱上了黑飒!

    我一直以为自己深爱著你,直到他的出现,在他那狂烈的火焰下,我的心——被点燃,烧灼得我无所遁逃、无力推拒,我被他的爱给吞噬了。

    也许当我来到黑鹰盟时,就注定会被囚禁在黑飒温柔的羽翼中,和他紧紧相扣,这也才明了自己对你不过是兄妹之情,你只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哥哥,并不是爱人。

    从没被女人伤害过的你,面对这变调的爱情实在很残忍,而胆敢背叛你的我,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这一切就像是一场磨人又诡异的游戏……

    当你看到我的信时,也许我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一缕幽魂……

    在这场爱情里,也许我注定要死去……

    爱情虽然有苦、有痛,却也让人甜蜜,更让我短暂的人生拥有美妙的体验,落入我心成为最美的梦影。

    所以我不怪害死我的人,因为我不用为了婚姻的选择而困扰,也就不会痛苦了,你诉说永远的深情像醉人的繁星,我多麽不想伤著你!

    死前有黑飒相陪,心已足矣!

    阿冀,缘份已尽,请你谅解我,并且忘了我,收回对我的爱,再度寻找你命定的新娘,那我便安心,也寄予无限的祝福!

    永别了……

    漾漾

    黑冀有仇必报的性子在被人划开更大的伤口时是该好好反击,然而,他苦笑著,他要对谁反击呢?

    妈妈?黑飒?他最可以狠下心反击的人是李明德那垃圾,可惜他已死於蛮荒的雨林里。

    看样子,黑飒真的准备偷走他的未婚妻。黑冀隐身在另一角的阳台上,冷然的盯著从寂静黑夜中出现的黑影。

    他明了,自己羽翼下的雏鸟已寻觅到爱巢,也要为之高飞了,黑飒才是属於花水漾的命定丈夫。

    他知道他该怎麽做了!

    梦在沉睡中延伸,夜风吹起落地窗紫色窗帘的一角,一抹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影子,不动声色的溜进鹰冀居,灵活轻巧的身手穿过阳台,迅速无声的接近裹在被单下的花水漾,那抹影子停在她的床前,温柔的手拂开她的发,以修长的指间画过她的眉、眼、鼻、颊,最後他的食指细细刷过她的唇形,他以轻叹的声音呢喃道:「你是我的人,不嫁也不行了。」

    他从口袋中取出一条沾有乙醚药水的方巾覆住花水漾的鼻唇,待她完全昏迷後,那抹黑影柔情的唇覆盖住她的,印下一记怜惜的香吻後,他毫不费力的抱起她轻盈的柔软身子,将她连人带被的掳走。

    ☆     ☆     ☆

    教堂的钟声传递著庄严与祥和……

    原本要在教堂举行的婚礼被黑冀取消了。

    此刻,美得像一座花屋的豪邸,软软的羽绒床上——

    「求求你,让我回黑鹰盟。」小脸上表现出的是一股倔意。

    黑飒探舌舔过花水漾甜美的檀口,轻道:「亲爱的,办不到!」

    跟著,他的吻一路缓缓滑下,遍洒在她白玉般的身上,她滑嫩的肌肤像是抹上了一层蜂蜜,让他的唇舌舍不得停下……

    他双手有力的分开她修长雪白的双腿,腹下出其不意的一挺,完全侵入她的体内,开始律动……

    花水漾身体抽搐了一下,雪白的小脸顿时变得红通通,两片诱人的唇逸出哀求的嘤咛声,「别这样,黑飒……」

    黑飒交缠住她的十指,睨视她右手的眼眸猝然燃起两团火焰,一记狂速的冲刺,使她禁不住发出撩人的娇吟……

    花水漾的手突然被他抓了起来,他猝不及防的拔掉她中指上的订婚戒指,把它丢到窗外。

    「你怎麽可以把我的婚戒丢掉!」更狂野的激情由两腿间蔓延,害她的抗议像是小猫叫……

    「你已臣服在我的身下,还敢想去嫁别人?」黑飒低吼道。

    「今天的婚礼——唔……」她的声音被他的火热封住,热力从她的唇灼烫到她内心深处,她美丽的长发随著情潮而飘扬。

    最後他在她美丽的花园深处引爆,灿烂的火焰照亮了飞扬的两人……

    四周盈满了他的气味,花水漾愉悦地嘤咛了声,娇躯一动,找了处最舒服的位置窝著,温热的气息拂撩著她,满满的温柔让她晕陶陶……

    黑飒低低一笑,忍不住调侃,「怎麽了,又想要我?」

    「你真的是好坏、好坏……」朱唇娇嗔道,花水漾涨红了小脸,简直跟烧红的炭一样。

    「对,我就是这麽坏的男人,否则怎麽把你偷进怀里来爱,你是我的女人只能嫁我!」他不怀好意的打横抱起裸身的她。

    「去哪里?」

    「洗澡!」

    「跟你?」花水漾大惊,慌忙找藉口。「我不要!我……我好累,我要睡觉。」

    「没问题!洗完澡,我陪你上床睡。」他放浪的飞眼霎时变得越加野亮,坏坏笑著。

    老天!这色痞又想对她使坏了,此刻再来一次……她怀疑自己疲累的身子是否受得了。

    这时,一阵放轻的脚步声已移往落地拉门,同一时刻,远方扫过一道红光,在那一瞬间,窗外的一角有一个亮点的反光,「这是——」

    「小心!」就在黑飒还来不及反应时,枪声乍然响起,黑飒感觉脸颊被东西划过,他马上扑倒花水漾,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啊——」她吓得魂飞魄散。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那扇落地拉门大镜瞬然崩碎,声响震荡,忽然一颗红色圆珠子滑落到黑飒身畔。

    「怎麽回事?」花水漾面色刷白,差点吓掉半条命,她想撑起身子,无奈在颀长身躯紧压下,她完全动弹不得。「黑飒,你没事吧!是谁要杀了你?你有没有受伤?」

    「唔……」黑飒头修在她颊旁,就这麽一声,他没了回应。

    「黑飒,你怎麽了?」她推著他的肩,但是他动也不动。

    「黑飒!」她又出声唤他,他却依然不动。

    「黑飒?」她颤抖的又推了推他,结果,他被她的手劲一推,整个人跌躺到地上,依旧动也不动。蓦然间,他的身下发出嘎吱的声响,不知压碎了什麽东西。「黑飒!你醒醒,黑——」花水漾的叫声突然顿住,难不成——

    「不!」她惊骇的看到鲜血自黑飒身下汨汨流出,血液迅速扩散染红地面。「黑飒——」恐惧瞬间掏光了她胸腔间所有的空气,她嘶声呐喊,泪水有如泄洪般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一刻,她才大彻大悟,命运在自己手里,是自己的痴愚扼杀了他的幸福。

    「黑飒,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对不对?快醒过来,我求求你!」她哽咽地叫喊著。「黑飒,你醒醒,你要娶我,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从阿冀的身边硬把我掳走,怎麽可以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你说过要让我一生幸福的,我们还有好多未走的路,你怎麽舍得离开我,遗弃我俩那份紧密相连的爱……」

    终於她抛开所有的顾忌,勇敢面对自己的感情!

    「你说的,你不会放开我,我们要在库肯霍夫公园举办婚礼,我要为你穿上白纱……飒!我爱你,求求你,为我活下来,为我的爱活下来,求求你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爱你,以後我们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我要追随你到天涯海角……」她哭得双眼肿如核桃。

    「你说我是郁金香,命中注定是你的女人……醒来……求你……我不要我的未来寂寞、孤苦无依……情蛊、炭疽热事件,你用你的爱化解了无情的诅咒,让命运把我俩紧系在一起,你诉尽了满心的爱意,要让我成为世间最快乐的女子,既然对我许下诺言,就要保护我一辈子!你不是喜欢我叫你老公——老公!爱我一生,你喜欢洗鸳鸯浴,我乐意一起共浴……」她不断诉说著。

    「你说的!亲口答应我不容许反悔!」蓦地,黑飒的眼睛突然睁开,面孔还移到她眼前,与她眼与眼相对,他奸计得逞的绽出恶魔微笑,亲啄了下她的唇。

    「你……没事?」花水漾睁大泪眼,愣住了。

    看著她的大眼充满水气,他把她搂进温暖的怀里道:「别担心,我没事。」

    被季悠派来杀他的鬼面早已被黑冀擒获,黑冀给他的这一枪,是他抢走花水漾要付出的代价。

    黑飒设计了这一出戏,目的是要花水漾看清楚自己的真爱,勇於追求自己的幸福。季悠弄到天怒人怨,黑冀也因此把花水漾的终身幸福托付给他,至此拾起了兄弟情。

    花水漾紧紧环住黑飒的胸膛,用力吸吸鼻子,她瞄了地面上的暗红血迹一眼,盈盈的水眸里满是疑惑,「可你明明流了很多血……」

    「那是番茄汁。」黑飒扫了被他压碎的红色圆珠一眼,粲笑道,接著把她抱起来,来到双人式的按摩浴缸——

    「你这个疯子、神经病……你干麽诈死骗我!」确定他没事,她为之气结,拳头猛往他的胸膛招呼去。

    「别打了,你老公快被你打死了。」黑飒解下束著长发的黑色皮革,拉开系在上头的一条红色丝线,在丝线上圈成一个圆。「要你这磨人的小女人乖乖嫁我,我不使这妙计,我们的关系怎能拨云见日呢?」

    「可恶!打死算了,免得使坏吓人。」她臭著一张脸嘟嘴道。

    「不成、不成,我死了谁来宠你、谁来分享你无数个夜晚、谁来替你揉洗身躯……」黑飒执起她的柔荑,将圈成的圆套进花水漾的中指系成一个结,牵著线慢慢往自己拉近,而她则拉著线把玩。

    她笑一声後,娇嗔地嘟著唇,「你这偷亲太保……」璀璨光辉律动,她张口结舌,看傻了眼——

    是婚戒?

    一只戒环镶一排钻的戒指自黑飒掌中滑进丝线上头套进她的手指上,美钻飞舞出万道闪烁光芒,令人目眩神迷,这是Possession系列戒指,她在「伯爵」珠宝展中试戴过这款戒指,是价值上百万的珠宝。

    「喜欢吗?」他目光温柔的锁住了花水漾。「和我结婚吧,为你戴上婚戒,从此,你就是我黑飒的妻子,你的婚姻和感情已经完全属於我了,我要光明正大的娶你,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并且在你面前用我的生命起誓,我爱你,誓言生生世世爱你,永远牵扯缭绕,绝不背弃你。」

    两滴泪珠缓缓自花水漾脸颊滑下——是的,我是黑飒的!

    啊!原来泪水也会是甜的,像蜜糖一样呵!

    「我的丈夫黑飒比钻石更迷人,更炫惑我的心,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柔情万千的仰视著丈夫的俊脸,一颗心如飞上云霄,承诺道:「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也决定永生永世跟随你,我爱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他们的手上,一条美丽的绳结正环环相扣!

    黑飒吻著妻子,顽皮地轻触她的小鼻,「我可爱的小妻子,入浴喽!」

    他们双双进入水中,他微带粗茧的手掌在她肌肤上一路向下滑,不断的挑逗、爱抚、探索……

    花水漾的身子红得像苹果,浑身细胞歌唱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2006 全本小说网